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甲甲追爱记

第二章我们分手吧

甲甲追爱记 蛤米娅 2186 2019-08-16 13:06:20

  我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眼瞎了。手里的保温杯,被捏得咯咯作响。

  女的长得有点像……我唯一的闺蜜陆雨晴。

  男子笑容里好像有我独享了十年的宠溺。

  谁能想到,一个人视力太好,竟然能狗血地遇到这样锥心刺骨的“大好事”。

  我随手将保温杯砸在地上,拎起连衣裙的裙摆,完全不顾形象,“嘭”地一脚踹开了咖啡馆的大门。

  可能是动静有点大,咖啡馆里所有人都对我侧目以对。

  那两个人也在同一时间看到了我,惊讶得目瞪口呆。

  “甲甲,听我解释。我和晴儿只是喝个咖啡。”莫庭生上前一把抓住我的手臂,试图解释,或者掩饰。

  “晴儿,喊得这么亲热!你怎么也不觉得害臊。我就请问一下,你们两个的棺材是要翻盖的还是滑盖的?”

  我边说边转身面对陆雨晴,顺手一把拎起她,正想甩一巴掌时,莫庭生一把将我从背后抱住,紧紧钳住我的双手。

  “很多事情我不知道怎么解释”

  他死死的环住我,下巴扣住我肩膀,声音从牙缝中挤出:“甲甲,我们分手吧。”

  我扭过头,呆呆地看着他,老娘眼睛是瞎了,怎么连耳朵也聋了?

  “有种再说一遍!”我恨得咬牙切齿。

  “甲甲,求你放过我们两个!”陆雨晴在我面前较弱地哭着求情。

  “艾玛,什么时候我倒是成了棒打鸳鸯了?陆雨晴,你是我见过的容量最大的铅笔盒了,装那么多笔你不累吗?少在我面前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是不是准备摆好POSE让我装13?”

  网上流传过一个“闺蜜数据”,说男朋友与闺蜜搞在一起的概率是45%,63%的男人对女友的闺蜜心动过。今天我算是绕不过去这恶心的闺蜜定律了!

  “图甲甲,你说话不要太过分了!”莫庭生用尽全力锁住我的双臂,就像在困住一头发了疯的野兽。

  “庭生跟你在一起太累了,你就放过他吧!”陆雨晴哭得梨花带雨,真是一百朵白莲花也装不成她的模样。

  “陆雨晴,你个绿茶,我告诉你,我和莫庭生要分手是我俩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插嘴?你锤子长在脑壳上,怎么不去世博会展览啊?”我用力挣扎出莫庭苼的怀抱。

  “你………”陆雨晴仿佛受到惊吓似的,躲到莫庭生身后。

  “甲甲,你能不能脾气好好改改,不要像个炸弹一样说爆就爆,行不行?”

  “嫌我脾气爆?当年是你莫庭生当着全校面非要把我生米煮成熟饭,现在生米煮成爆米花,你就说米不好了?我就不明白,绳子涂了蜜还会打滑,你的舌头咋不能?放过你们?莫庭生,你摸摸良心说,当年你放过我了吗?”

  莫庭苼皱着眉,倒吸了一口凉气,道:“那时候追求者太多,我年少无知,想着如果可以跟你在一起,那些女孩就可以不那么缠人了……甲甲,对不起。”

  “你是把我当成挡风玻璃了?”心口被莫庭生的每一个字都戳出一个洞,血流不止。

  “十年来,难道你是一直在欺骗我的吗?”我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

  “莫庭生,你骗一年也好,两年也好,大不了我们打一架好聚好散。可是你一骗骗了我十年。”我强忍着泪水继续道,“一年两年,咱们就当过娃娃家,五年十年,你是把自己当忍者神龟了还是把我当海绵宝宝了?”我现在终于明白一个道理了,狗永远是狗,人有时候却可以不是人

  我紧咬着牙、忍着即将决堤的眼泪问道:“你,难道从来没有爱过我吗?”

  这是我心里的最后一道防线。

  “甲甲,我喜欢你,你可爱、耿直,但那不是爱!甲甲,你懂吗?”莫庭生说得轻描淡写。

  电视剧里演了那么多渣男,没想身边竟然也有同款,渣得雷同,渣得如此随心所欲。

  我一巴掌拍在桌子上,许是用力过猛,眼看咖啡店里单薄的实木小桌子瞬间被劈成两半,吓得直径200米内无人敢靠近。

  好像身体比脑子更难控制,终于,我还是使出了浑身的力气,一个回旋踢正中了莫庭生的面庞,又一圈捶上了他的心口。

  招招夺命,我是真动了杀心。

  自小习武,我学到是礼义廉耻,学到是有始有终。今时今日,这一腿,是敬你莫庭生始乱终弃,这一拳,是敬你莫庭生背信弃义。

  一腿一拳,莫庭生瞬间满脸挂彩,料想胸间必定被踢断三根肋骨。

  他明明能钳制我,明明能躲开,但是他没有。明明踢中的是莫庭生,为什么自己胸口会那么那么疼,掏心挖肺的痛。

  没错,他做了这样的事情,恐怕连道歉都是多余的!要做渣男,不彻底不行。

  看着莫庭生趴在劈裂的桌子旁,陆雨晴含着泪将他抱在怀里,那情深深雨蒙蒙的模样,让人心生怜悯。

  哈哈,怜悯?有趣、可笑!谁来怜悯我?

  有一种欺骗,叫穿鞋量身高,拉屎称体重,莫庭生说过会爱我图甲甲一辈子!

  一辈子,说好的一辈子呢!

  我终于彻底崩溃,竭斯底里地咆哮起来:“莫庭生,你这个骗子!世界上最大的骗子!”

  曾以为我折到了崖畔的一枝花,后来才知道,竟然是人海一粒渣。

  十年,说好的十年之约呢!莫庭生,就算你死了,也还不了我十年的青春啊。

  咖啡馆的保安一拥而上,我以一敌十,横扫所有劝架的保安。

  我满身瘀伤,满心破碎,已丧失了所有理智。

  “甲甲,再不走警察要来了。”莫庭生捂着胸口一口口吐着血,一边竟然还能留口气劝我离开。

  他转身对着保安道:“一会儿我会买单赔偿,让她走。”

  这句话,可能是莫庭生最后的良知了。

  我不愿离开,怕走出这一幕,与莫庭生十年的光阴再也回不去了;但我必须离开,只有逃出有莫庭生的世界,我才能找到活路。

  我掏出口袋里精致的包装盒,从里面拿出本是定情信物的玉如意吊坠,泪如雨下。

  “相爱如意”,凭什么我图甲甲得不到如意的爱情!

  “莫庭生,你会后悔一辈子的!”

  我不愿意让这对狗男女看到我的眼泪和哀怨,飞奔逃出了咖啡馆。

  我的脑袋里全是空白,我的眼睛里一片汪洋,握紧的拳头,指甲深深掐进肉里,我却没有一点感觉。心痛,痛到麻木了一切。

  在路边的橱窗里,我看到了倒影里的自己:丢掉了高跟鞋,破碎了连衣裙,似一只战败的野兽,满面灰土。

  赤脚踩在冰冷的地面上,那种刺骨的冷让我浑身都颤栗了起来。

  做狗不好吗,我为什么要做人?好好活着不好吗,为什么要谈恋爱,还TM一谈谈了整整十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