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费尽周折

第十一章

费尽周折 陈鱼不落雁 2974 2019-09-27 09:45:25

  在回去的路上,俩人都没有说话,车里只有音乐在轻轻流淌,放的居然是费瑾最喜欢的一首老歌,“我们一直忘了要搭一座桥,到对方心底瞧一瞧,体会彼此什么才最需要,别再寂寞的拥抱……”

  费瑾想起了多年前的那个晚上,出租车上的相对无言,当时听到的也是这首歌,听得她泪眼婆娑,肝肠寸断,却只能死命的隐忍,少年人的骄傲,和对于失去的不舍在一起纠结交错,那种矛盾挣扎,想抓抓不住的无可奈何的感觉实在是太折磨人了,如今想起来内心还不免刺痛伤感,如果可以的话,真想穿过时间隧道,去抱抱当年的那个无助的女孩。

  她转头看正专心开车的周喆,他的侧颜一如当年,高挺的鼻梁,轻薄凌厉的嘴唇,利落的下颌线,修长的脖颈,感觉到了她在看他,他眉毛微扬,抿了抿嘴,略显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露出了右边的那颗虎牙,显露出几分少年人才有的腼腆稚气,嘴角的笑纹加深了,脸上多了几分沧桑,也多了几分成熟男人的魅力。

  “这首歌我印象太深刻了,你知道当时在车上,你哭得那么厉害,我都知道的,但你也不肯理我,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你,只好在心里一直骂自己混蛋,但又没办法,唉……”他习惯性的皱了皱眉头,“我后来找了很多这个歌手的歌来听,听多了就喜欢上了她的声音,而且她的很多歌歌词都写的极好,细腻、深刻、又不做作,这一听就听成了习惯。”

  费瑾低头抿嘴笑,“真没想到你还有这么感性的一面。”

  周喆转头看了她一眼,“怎么,是不是在你心目中我就是一个冷酷无情的机器人啊?”

  “嗯,差不多吧!”费瑾故意想了想后认真的点点头。

  “哇,太伤人了!”周喆夸张的捂住胸口作受伤状。

  俩人同时笑了起来,气氛轻松起来。

  歌里在唱:“别再寂寞的拥抱。”

  到家后,费瑾坐在自己房间的梳妆台前,注视着面前放着的两个小方盒子,浅蓝色的里面是铁芬尼的钻戒,并不夸张,大概两克拉左右,只简单的镶嵌在一个白金环上,很是戴得出去;另一个盒子的边缘由于岁月和多次的摩挲而显得有些残旧,那颗小小的玻璃奶嘴挂坠静静的躺在里面,看着久违的它,费瑾微笑起来。

  周喆说,这个迟到的求婚她可以不用马上回答,但是希望她能够认真的考虑一下,作为他来说,人生那么苦短,错过了一次,两次,真的再也不想错过第三次了。

  门一响,妈妈进来了,费瑾急忙把盒子收到抽屉里去。

  “吃饭了。”

  “哦,好。我马上来。”费瑾有些紧张,说话都结巴了。

  一家三口沉默的吃着饭,保姆阿姨在小房间哄小立夏睡觉。

  “狒狒今天还乖吗?”

  “嗯,很乖。比你小时候乖多了!”

  费瑾笑了,“爸,妈,有个事情我想征求一下你们的意见。”费瑾迟疑了一下,有点不知道怎么开口。

  费厂长垂着眼皮咽下嘴里的食物,说:“你就答应了吧,周喆这个孩子挺好。”

  费瑾诧异的看向淡定的老爸,一时语塞,“咦,你们怎么……”

  “我们已经知道了。”靳医生温柔的看着女儿,夹了一筷子糖醋藕放到她碗里,“昨天周喆就和我们联系过,我跟你爸在小区楼下的咖啡馆里跟他碰了个面,他说今天想跟你求婚,虽然不确定你会不会答应,但是他想先求得我俩的同意。这小伙子想事情细致,礼数也周到,只是命不太好,吃了不少苦,你们之间这些年的事情我们也大概的了解了,绕了这么大一圈,看来是缘分没断。夏威也是好孩子,对你那是没话说,只可惜……唉!你还年轻,人生还很长,碰到个真心对你好又疼爱狒狒的人不容易,只要你能幸福,爸妈没意见,但这个事情最终还是得你自己来拿主意,你已经不是孩子了。狒狒还那么小,一个完整的家庭对于她的成长也是有利的,你自己好好考虑考虑吧。”

  “妈。”费瑾看着父母,喉头发紧,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吃饭吧,菜都凉了。周喆有时间的时候让他来家里吃饭。”

  费瑾点点头,吸了吸鼻子低下头去吃饭,今天的菜真咸呀,连饭都是咸的。

  三个月的产假过去了,费瑾也恢复了上班,父母便带着狒狒和保姆阿姨一起回了宁波,他们走的那一天,费瑾抱着狒狒狠狠的哭了一通,可是没办法,宁波那边父母已经离开太长时间了,狒狒还那么小,她自己也无法边上班边带孩子,只得忍痛送他们离开了。

  家里一下子又冷清了起来,费瑾握着宝宝没带走的小玩具发呆。约了许维维下午2点去做美容,差不多时间快到了,她换了件衣服拿包出门了。

  许维维如今大了好几号,看上去像一座移动的小山,小狐狸变成了一只胖狐狸,虽然圆润了几分,脸盘子由葵瓜子变成了西瓜子,但看上去油光水滑,气色极好。

  俩人躺在美容床上,美容师在脸上做轻柔舒适的按摩,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突然许维维想起了什么,说:“你知道吗?前段时间周喆买房子了,好像是间别墅。”

  费瑾随口“哦”了一下。

  许维维有些急,“哦什么哦呀!他公司楼上的公寓那么大,一个人住住已经超级无敌舒服了,干嘛还去买个大房子啊?你有没有听说什么啊?比如女朋友什么的。”

  “不知道呢。”

  “唉呀我的妈呀,真的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了,你说他是不是要准备结婚啊?这也太快了吧?不知道是哪个女人这么有手段,哼,死刘奕,问问他他也什么都不知道,说什么老板的私事他不敢多问。朕要他何用!”许维维气呼呼的。

  两个美容师被许维维的一通连珠炮似的话给逗得“扑哧”笑出了声,费瑾忍着笑说:“行啦,你那么着急干什么!难不成你要休了刘奕,带球嫁给周喆?买一送一好划算哦!”

  “呸,你个没良心的,还有心思调侃我!我还不是为了你才着急……”许维维没好气的横了她一眼。

  费瑾没说话了,沉默了好一会儿,她突然说:“周喆向我求婚了。”

  两秒钟之后,许维维带着满脸的按摩膏身手灵活的坐了起来看向气定神闲的费瑾,吓得美容师赶紧收回自己正在操作的手。

  “好啊!你个费瑾,这么大的事你现在才跟我说,还害我这么着急,太不够朋友了!”美容师急忙请她躺回去。

  “我还没考虑好就先不跟你说了。再说了,你着急的是他买房子的事情,关于这件事我真的毫不知情……”

  许维维伸腿过来恨恨的踹了她一脚,嘴里骂道:“装傻充愣,死丫头坏透了!”费瑾笑着躲避,“小心你的肚子姑奶奶!”

  闹了一阵,许维维转了转眼珠问:“那你怎么想的?准备答应吗?”

  “我还没想好呐。”

  “唉呀我的姐姐,虽然说以前他做的事情是有些不地道,但终归是有苦衷的,这些日子他怎么对你的我们可是都看在眼里的,你别不知足,这么优质的一个钻石王老五如果被人抢走了,有的你哭呢!”

  “……其实,我主要是考虑狒狒。”

  “狒狒还那么小,什么都不懂,给她个爹,她就认了!”费瑾听她说得粗俗,忍不住扬手拍了她一下。

  “话糙理不糙啊!再说了,我看狒狒喜欢周喆,你看,每次他来,狒狒就很愿意让他抱,老盯着他看,还冲他傻笑,按我说啊女儿的品味都随妈,她肯定也是喜欢这一型的……”

  “越说越离谱了,有点正经好不好!”

  “不过说真的,狒狒要出生的时候,第一时间出现的是他,要做手术,签字的也是他,医生都以为他是孩子爸爸呢,我看他对狒狒是很上心的,一定会疼爱狒狒。”

  费瑾没有接话,她又回想起生狒狒的那个时候,周喆的到来对她来说如同天神降临,依靠着他,她便觉得安心了许多,那条喂她吃下的巧克力,那个关键时刻果断有力的签名,宝宝出生后的忙前忙后,仿佛事事都与他息息相关,如果他真的是孩子的爸爸就好了!费瑾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赶紧把注意力集中到美容师的按摩手法上。

  “哎,我听说周喆买的是个面积不是很大,但是院子很大的小别墅,叫‘桃李春风’,听说那儿环境很好。唉呀,住在这样的地方,想想就觉得幸福!”许维维做陶醉状。

  会幸福吗?自己和他真的会有幸福吗?费瑾在心里问着自己,她没有答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