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费尽周折

第七章

费尽周折 陈鱼不落雁 1945 2019-09-23 22:45:15

  宝宝出生这天刚好是农历立夏,费瑾便给她取名叫“费立夏”,小名就叫“狒狒”。

  靳医生一直嫌弃费瑾取名字太随便,对“狒狒”这个小名也很不满意,她爱不释手的抱着软糯糯的外孙女笑得见牙不见眼,“叫什么‘狒狒’,我们又不是猴子,谁说我们夏夏长得像猴子,你自己才长得像猴子呢!看这鼻子眼睛长得,以后啊肯定是个小美女,像外婆,夏夏,对不对呀!”

  费厂长眼馋的坐在一边看着,几次想伸手接过来,都被靳医生有意无意的给闪开了,他也不敢抢,只好眼巴巴的看着。

  “夏夏!我还虾虾呢!”费瑾在偷偷那儿嘲笑靳医生,却猝不及防的吃了一招铁砂掌,“啊,痛!妈!这么对待刚做完手术的病人,有没有医德呀!”

  靳医生不理她,一颗心全都放在了外孙女身上,一副有孙女万事足的样子。一边的费厂长越靠越近,嘴里不满的嘟嚷着:“也让我抱一下嘛!你这人怎么这么霸道的,来,给我抱一下!”

  靳医生抱着宝宝一闪,“就你这粗手粗脚的样子,别把我家夏夏给摔着了!以后吧,以后再给你抱。来,小许,你抱抱看,就当预习了。”

  许维维小心翼翼的接过这个软绵绵的热乎乎的小生命,看她眨眼睛,看她皱眉头,看她打哈欠,忍不住热泪盈眶,不住感叹生命的奇妙。她转头看看躺在病床上依然面容憔悴的费瑾,心底暗暗叹息,这对可怜的母女,如今可以相依为命了。

  她见周喆站在一边一直没说话,只默默的注视着费瑾,经过这一夜,他明显也憔悴了几分,衣服皱皱的,下巴上冒出了短短的胡渣。

  “来,你来抱抱。”她把宝宝递给周喆,周喆看着小婴儿有点紧张,犹豫着不敢接手,“没事,别紧张,来,抱抱。”许维维鼓励他。

  他迟疑着伸手把小婴儿接了过来,怀中这个小小的折腾了一夜的小婴儿这会儿安静得像个天使,在小小的襁褓中甜蜜的睡着了。他的胳膊僵硬的保持着一个姿势,生怕惊醒了她,可能感觉到被抱得不舒服,小立夏突然眉头一皱嘴巴一扁,似乎要醒过来了,但转眼又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很给面子的又睡着了。

  周喆原本紧张得屏住了呼吸,看她又睡着了,这才松了一口气,悄悄的拿肩膀蹭了蹭鬓角流下来的汗。

  靳医生在一边看得乐了,赶紧上前把他怀里这个抱得千难万难的小宝宝给接了过来,“好了,你们都辛苦了,赶紧回去补个觉。特别是维维,还怀着孕呐,辛苦你们了!周喆,你也累了,赶紧回去睡觉去。”

  “阿姨,我没事,早上眯了一会,您也一夜没睡,我先送您回家休息一下吧,再回来陪费瑾。”周喆说道。

  “不用!我们人这么多,又有医生护士照顾,能有什么事!我待会儿在这边睡一下就好了,你们都还要工作,赶紧回去休息,休息好了再来,开车注意安全。”靳医生不由分说把他们都赶了出去。

  费厂长看他们都抱过一轮了,心想怎么着也得轮到自己了吧,赶紧说,“是啊,你们辛苦了,赶紧回去休息!来,我来抱!”

  靳医生依然不搭理他,只管自己逗弄着孙女,这时护士进来了,要带宝宝回去集体宿舍睡觉了,靳医生才依依不舍的把宝宝交给了护士,对费厂长说:“你看,不是我不给你抱,护士说要睡觉去了,你就下次再说吧。”

  “就出来这么一会儿,都让你给霸占了!哼!”费厂长气呼呼的扶着腰坐回椅子上,虎着一张脸不再搭理她,把护士都给逗乐了。

  人都走了,热闹的病房安静了下来。

  “爸爸的腰还好吗?”

  “他没事了,能吃能睡,就是矫情!”

  “我怎么矫情了!我不是已经好了嘛!都能带孩子了!”费厂长还在为没能抱到宝宝而生气。

  费瑾笑了,“爸,妈也是为了你好,你腰刚好,千万可不能再累着了,等完全好利索了再抱吧,有的是机会。妈,你们也累了一夜了,赶紧去睡会儿吧。”

  “伤口疼吗?”

  “嗯,疼!”费瑾撅了撅嘴,在父母面前,她仿佛又变回了那个生活在他们羽翼下的小姑娘。

  “唉,可怜!等于生了两次,受的罪过大了!”靳医生心疼的帮费瑾理了理头发,拿湿纸巾给她擦了擦脸,“你知道吗?你的手术同意书是周喆那孩子给签的。”

  “为什么让他来签呀?”费瑾惊讶的问。

  “医生说难产要剖腹,需要孩子爸爸的签字,我也是慌了,就心里想着这没爸爸该怎么办?当时情况急,那刘院长把周喆当成孩子爸爸了,我也不好解释什么,周喆这孩子啥都没说,直接过去就把字给签了……唉呀对了,手术费还是他垫付的呢,回头别忘了给他。”

  费瑾点点头没说话,只觉得心里很乱,她突然想起周喆抱起她往外冲的那个时候,他看上去条理清晰,头脑冷静,但她明显的能感觉到当时他抱着她的胳膊是颤抖的,心脏跳得很快,还差一点被医院的台阶给绊倒,当时她痛得脑袋发晕,但还是清晰的感觉到了他当时的紧张和焦虑。

  费瑾闭了闭眼睛,重重的呼出一口气,转头去看妈妈,只见爸爸和妈妈都已经歪在沙发上睡着了,头发有些凌乱的,眼下有乌青,显然是累着了。

  走廊外传来产妇的哭喊声,有新生儿的啼哭声,还有人在声声喊着“老婆、老婆”,那应该是孩子的爸爸吧!夏威,如今你是否也在天上看着我们?眼泪潸然而下,费瑾把脸埋进枕头,更多的泪水涌了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