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费尽周折

第六章

费尽周折 陈鱼不落雁 2716 2019-09-22 10:26:07

  医院是早就物色好了的,是靳医生的一位大学同学开设的附带了月子中心的私立妇产科医院,贵是贵了些,但胜在这医院环境优雅舒适,设施完备,医生资历深厚,护理人员也都是非常有经验,且服务上乘。靳医生曾说:生孩子是女人人生中需要度过的一道最艰难的关卡,能获得多一点的安全保障和尊严维护,花多一点的钱无所谓的!

  刘秉风院长是一位慈眉善目的女士,她有着二十多年妇产科医生的资历,亲自过来帮费瑾做了细致的检查后,用温暖柔软的手拍了拍她,微笑着安慰她不要太过于紧张,虽然有早产的迹象,因为日期但离预产期很近,胎儿已经完全成熟,所以问题并不大,现在还没有到时间,宫口还没开,先安心的躺在床上休息,好好保存体力才是最要紧的。

  刘院长的声音温和而坚定,听着能令人心安。费瑾渐渐放松下来,安静的靠躺在病床上,一边闭着眼睛养神,一边忍受着腹部传来的阵痛,护士帮她垫高了臀部,来防止羊水的继续流出。

  刘院长说话的过程中,周喆全程盯在一边,聚精会神的听着,院长出去的时候,他也紧跟着出去了。

  “院长,麻烦请等一下。”

  刘院长回身看着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

  “不是,我只是想请教一下,她现在一直这么痛,要痛多久啊?有什么办法可以缓解一下。”

  刘院长听完忍不住笑了,“小伙子,这还真没办法,女人生孩子就是这样,再痛也要硬扛下来,所以说,男人要多心疼妈妈和老婆啊,不过看得出来,你是一个好老公。别担心,我们的护士都非常有经验,不会有什么问题的,阵痛是生产前正常的现像,你现在能做的就是好好陪着她,说说话分散一下注意力,有爱人陪在旁边,产妇感觉会好一些。还有,可以吃点巧克力,既可以补充体力,也能放松心情。”说完院长拍拍他的肩便离开了。

  四周很安静,走廊上的对话清晰的传过来,费瑾闭着眼睛,有眼泪从眼角缓缓流下,渗进了枕头中。护士以为她是太疼了,安慰她说:“不要哭了,你看你先生多紧张多关心你,多想想开心的事情,想想你们的宝宝马上就要来了,熬一熬,很快就会过去了。”

  又一阵痛楚袭来,费瑾紧锁眉头,把手指塞进自己的嘴巴里,更多的眼泪流下来,流进耳朵里,又顺着耳朵流进了脖子里,凉凉的,像一条虫子在蠕动着钻进了心里,细细的啃噬着,“夏威,夏威,你怎么忍心丢下这样的我,自己先走了……”

  护士过来拿纱布给她擦了擦眼泪,笑着安慰她,“还是痛得厉害吗?再忍耐一下,宫口才开了两指,咦,您先生他回来了,那我先出去了,有事情的话就按铃找我,您太太比较怕痛,您要好好安慰她哟!”护士微笑着出去了。

  周喆走得有些气喘,忙忙的冲护士点着头,走过来拿手帕给费瑾擦汗,看到了她的眼泪,又帮她擦眼泪,费瑾把脸转向墙壁,不想让他看到自己脆弱流泪的样子。疼痛又稍稍缓解了些,周喆撕开什么东西的包装,递到她嘴边,“我给靳阿姨打过电话了,她晚点会到。许维维我让她先别过来了,反正过来也帮不上什么忙,让她明天再来。来,你吃一点吧,吃了会好受些。”

  费瑾点点头,睁开眼睛转过脸来,看到递到她嘴边的是一条巧克力,他还真去买巧克力了!

  “是医生说的,吃巧克力可以补充体力,也可以缓解疼痛,来,吃点吧。”

  她低头咬了一口,巧克力在嘴里缓缓化开,里面有她喜欢的果仁,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她感觉真的似乎好了一些,心里的郁气散了些,肚子也似乎痛得不那么令人难以忍受了,就这样一个喂,一个吃,一大条巧克力居然都被她吃下了肚。

  这样疼一阵缓一阵,随着频率不断的加快,疼痛也在加剧,到了晚上九点,费瑾感觉自己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了,宫口却还只开了六指,她快要崩溃了,她多么希望眼睛一闭这一刻就已经过去了,但事实是时间仿佛凝固了一般。

  许维维和刘奕还是过来了,许维维握着费瑾的手,看着她痛苦的样子,想想自己在不久的将来也要承受同样的痛苦,不禁泪眼婆娑,俩孕妇颇有惺惺相惜之感,令两个男人想笑又不敢笑。

  终于晚上十一点,宫口全开,费瑾被推进了产房,医生、助产士、护士鱼贯而入,费瑾自己躺在产床上,看着围绕着自己的医生护士,感觉自己如同待宰的羔羊,这时又一阵强烈的疼痛如潮水般涌过来,她没有精力继续胡思乱想,忍不住惨叫起来。

  刘院长一直在旁边鼓励她,让她集中精神用力,不要喊叫,节约体力,她咬住嘴唇忍住疼痛,半抬着身子拼命的往下面用力,可是这个孩子似乎特别的倔强,怎么都不肯出来,费瑾感觉自己已经没有力气了。

  医生的声音好像越来越远了,费瑾躺在床上,像一条在河滩上搁浅的鱼,只会张着嘴一口一口的抽着气,被汗水湿透的头发紧紧的贴在额头和脖子上,她感觉自己极其疲倦,像一口气跑了五公里一般,浑身脱力,就想这么睡过去,突然医生扇了她一个巴掌把她打醒了。

  “不要睡,继续用力呀!”医生对着她喊,“加油,快出来了。”

  “医生,我不想生了,太累了,我好辛苦……”费瑾喃喃的说着,眼睛半闭。

  产房外,靳医生和费厂长也已经赶到了,看不到女儿,也听不到产房里面的哭喊声,他们不禁心里发慌,费厂长一叠声的问着:“小瑾在里面吧?怎么没声音了?怎么了这是?医生呢?护士呢?”

  “叔叔,阿姨,你们别着急,医生在里面,没事的,肯定没事的。”周喆安慰着夫妻俩,自己的手却筛糠似的控制不住的在抖,他把手藏进裤兜里,心里一点底都没有,求助似的看向许维维他们。

  许维维赶紧过来抱住靳医生的胳膊,“靳阿姨,小瑾的宝宝很乖的,她最疼妈妈了,一定会乖乖出来的,很快的,才进去一会会儿,您别着急,里面还有好多医生护士在呢!”

  “对对对,生孩子是要很久的,老刘是这方面的专家,有她在一定没问题的,没问题的。”靳医生紧紧握着许维维的手,身为医生的她虽然心理素质比一般家属要强,但一想到里面躺着的是自己亲生的女儿,也不由得不紧张,她的小瑾又是那么的怕疼,小时候削铅笔削到了手都要哭半天的,这生孩子的痛可非一般的痛可以比较的。

  周喆和刘奕把焦虑不安正原地转圈的费厂长带到靠墙的椅子上让坐下,“叔叔,您腰伤刚好,要多注意休息,外孙来了还等着您来抱呢!”刘奕故作轻松的笑着说,试图分散他的注意力来缓解现场气氛,周喆去走廊尽头的自动贩卖机上买了几罐热饮,分给他们。

  这时产房的门被推开了,刘院长气急败坏的走出来,“老靳,小瑾骨盆太窄,她也没力气了,孩子出不来,要剖腹,叫孩子爸爸去签字吧。”

  靳医生愣在那儿,“难产?这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只能剖腹了呀!这种时候你怎么也这样!赶紧签字去。”刘院长有些着急,皱着眉头看向周喆,“你是小靳爱人吧,快跟护士签字去,我去准备手术。”说着刘院长又转身回了产房。

  靳医生张着嘴站在那儿不知所措,有句话含在嘴里没有说出来:“这孩子没有爸爸。”转头却看见周喆正在护士拿过来的手术同意书上签字,签完了字,周喆抬头正巧对上靳医生的视线,他对她安抚的微笑了一下点了点头,靳医生的眼泪顿时如开了闸的洪水一般奔泻而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