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费尽周折

第四章

费尽周折 陈鱼不落雁 2591 2019-09-20 17:47:12

  当天气开始回暖的时候,费瑾已然是大腹便便的了,快八个月的她居然在这个时候害起喜来,而许维维那边也传出了怀孕的喜讯,两个孕妇凑成一堆,一起抱着垃圾桶,吐得个翻江倒海,天昏地暗。

  许维维的个性一向开朗随和,成了孕妇之后,奇怪的毛病却多了起来,口味更是变得刁钻古怪,以前从来不碰香菜,但凡菜里有一丁点一丝丝,她都得挑出来,现在倒好,人家香菜是调味点缀用的,她是一斤一斤的当沙拉凉拌着吃,只是苦了刘奕,常常大半夜满大街找吃的,有时候好不容易买来了,她闻了闻,又不想吃了……

  有时候刘奕还要被差着往费瑾家送,费瑾常常对着这些炸知了、泡椒田螺之类的食物哭笑不得,她闻不得油腻荤腥,转头便吐了起来。

  有一段时间里她只喝的下鲜榨果汁,如此下来,她的体重不增反降,消瘦的四肢衬得肚子看上去大得出奇,急得靳医生团团转,绞尽脑汁的想办法给她弄吃得下去的东西。

  好不容易这迟来的孕吐总算是过去了,还没等靳医生松口气,费厂长却在家中伤到了腰,就弯腰捡个垃圾,一下子起猛了,这腰就直不起来了,躺床上动弹不得,翻个身都难,身边也没个人照料吃喝,只能天天点外卖,去开个门也得一点一点的挪过去,疼出一脑门子的汗。

  费瑾心疼爸爸,立马逼着让妈妈赶紧回去照顾爸爸,没好利索前不许回来,反正她现在能吃能喝的,离预产期也还有一个多月,该准备的东西也都准备得差不多了,许维维刘奕他们住又得近,有什么事情一个电话就行了,她拍着胸脯保证一定会把自己照料得好好的,让妈妈放心。

  靳医生愁眉苦脸的看着她,挫着后槽牙直嘀咕“这不争气的老头子真会找事情”,思想斗争了一番,还是放心不下病在家里的“孤老头子”,去超市买了一堆吃的用的,把冰箱塞得满满的,又给费瑾煮了一锅红枣银耳汤冻在冰箱里,让她自己每天早上热一热喝,才千叮咛万嘱咐的回去了。

  妈妈走了,留下一室宁静,费瑾忽然之间感觉有些不太适应,鼻子也酸了起来,她晃了晃脑袋,扶着腰从沙发上慢慢的爬起来,给自己榨了一杯苹果汁,一边慢慢喝着,一边走到阳台去。

  她不太擅长养植物,原先夏威养的那些小多肉差不多都死光了,只那盆硕大的常青藤长年搁在阳台外头,风吹雨淋的居然郁郁葱葱的活下来了,藤曼一路垂下去,都快挂到楼下邻居家的窗口了。

  阳光洒在身上暖暖的,令人萌生“活着还是好的”的幸福感。

  夏威和她一样,都不喜欢那种高层楼房,不喜欢那种孤高寒冷的感觉。所以他们结婚前把房子买在了这个十年前造的老小区,小区里的树如今都已经长得又高又大的了,一到春夏,满目清凉,探出阳台就能看到楼下孩子们在嬉戏,老人们坐在树荫下晒着太阳大着嗓门聊天,又热闹又亲切。

  他们家在三楼,不高不矮刚刚好,夏威常常会不顾她的反抗硬要背着她上楼,他总说,“才三楼而已,就我这体质,可以一直背你到六十岁!”

  费瑾听他吹牛,伸手揪住他的脸颊往两边扯,边笑边说:“回去就写下来!说好要背到六十岁就必须到六十岁,不许赖!我到时候变成个大胖子了,你也得背!”

  “好,背,一定背!”说着夏威托着费瑾的手突然松了一下,吓得费瑾尖叫起来,发现他是在故意捉弄她,她气得拿胳膊勒住他的脖子,作势要勒死他。打打闹闹的两个人,突然发现楼道口被挡住去路的白发老奶奶正看着他们笑,两个大孩子顿时一起不好意思起来……

  费瑾靠在栏杆上想得出神,不自觉的泪盈于睫,手里的果汁已经变成了铁锈色。突然被汽车喇叭声惊醒,转头看去,只见许维维正冲着她拼命挥手,旁边站着拎了大包小包的刘奕,驾驶座开门下来一个周喆。她也忙冲着他们挥了挥手,转身进屋去帮他们开门。

  “我们是奉命来探视你的。”许维维气喘吁吁的坐到沙发上,“你这儿连电梯都没有,累死宝宝了!”

  “总共就五楼,安什么电梯啊!”费瑾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一边招呼周喆和刘奕坐,“孕妇就是要多走走路,活动多了体力好,适当的做点轻量运动,像孕妇瑜伽之类的,生宝宝的时候会更容易一些,痛苦也会少很多,医生说的。”

  刘奕一边把带来的食物饮料放到冰箱里,一边扬声说道,“运动是不可能运动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别说现在怀孕了,没怀孕的时候,客厅距离厨房冰箱十米都不到,人家都不愿意走那两步,支使我支使得可顺手了!”说着他无奈的摇了摇头。

  “刘奕!!哦,你终于说出心里话了!你是不是不乐意让我支使?是不是想反抗?”许维维佯怒。

  “哪儿能啊!乐意得很!夫人有什么指示,小的立马去办!”刘奕走过来坐到许维维坐着的沙发扶手上,伸手宠溺的摸了摸她的脑袋。

  费瑾微笑的看着他俩,手里慢慢的削着一个橙子,故意叹了口气说,“唉,也不知道这橙子够不够酸,我觉得我可能需要一个柠檬。”却没看到另一边的沙发上,正默默看着她的那道眼神。

  周喆突然起身走了过来,径直从她手里接过那个被削得没剩下多少果肉的可怜的橙子,垂着眼干净利落的把剩下的皮削干净,把果肉切开放到盘子里,插上牙签,又拿了一个削了起来。

  “小瑾,你这削皮的技术也太差了,一斤橙子你能留下三两果肉算好的了!”许维维大声的嘲笑她。

  “今天刘奕在,我且饶你,哪天你落单了,哼哼,看我怎么削你!”费瑾磨着牙恨恨的说。

  “唉呀,怪不得靳阿姨走之前这么不放心,再三叮嘱我们常来看看你,照顾你,你这生活能力真的很一般,确实需要个人照顾,这样吧,我把周喆派给你支使,你放心使用吧!”

  “说什么呐!”费瑾伸手拍了一下许维维的膝盖,“我自己好好的,哪里需要人照顾啊!你们不用担心我,真的!”

  “是的,我答应过阿姨了,这段时间我会每天来接送你上下班,菜我会经常买好了带过来,你不要自己去买,有什么事情就跟我说,我会去办。”周喆放下切好的橙子,拿湿巾擦了擦手和水果刀,语调平静但不容拒绝的说,像是在说一件极小的事情。

  费瑾张口结舌的看着他,不知道要怎么拒绝。

  “行啦,小瑾,说实话,你现在这个样子一个人在家我们真的都很不放心,你就体谅一下大家的心情,暂时让周喆来帮帮忙吧!”许维维看着她说。

  “是啊,费瑾,你现在没人照顾真的不行的,太不方便了。公司反正里有我在,周总空余时间比较多,你不要有心理负担。”

  周喆突然不满的横了说话的刘奕一眼,调整了一下坐姿。

  刘奕低头笑了笑,许维维忍不住趴在他的肩上笑得肩膀一抖一抖得,费瑾也抿着嘴笑起来。

  周喆清了清嗓子,“好了,就这样说定了,明天上午八点,我会过来接你上班。”他站起来冷着张脸,拿手指点了点刘奕,“现在我去做饭,你过来打下手。”

  刘奕立马站起来跟着去了厨房,许维维捂着嘴巴笑得滚倒在沙发上,费瑾看着这个促狭鬼,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