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费尽周折

第三章

费尽周折 陈鱼不落雁 2185 2019-09-18 19:38:29

  停好车后,周喆坐在位置上发呆,空调开得有点大,他感觉浑身燥热,熄了火,烦躁的脱掉外套,顺手解开袖扣挽起袖子,从口袋里掏出烟和打火机下车,靠在车门上,低头点了一支烟,深深的吸了一口,浮躁的心这才慢慢沉淀下来。

  汗下去了之后,这寒冬腊月里的风吹在身上就有些冷了,周喆突然狠狠的打了个喷嚏,掏了掏口袋发现没带手帕,打开车门想找纸巾,却只有一个空盒子,挠挠头皮有点无语,身后递过来一包面巾纸。

  转看头一看是靳医生,他连忙接过,抽了一张擦了擦鼻子,带了点鼻音说:“谢谢阿姨。”

  靳医生微笑着点点头,促狭的说:“哭啦?”

  周喆有点哭笑不得,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鼻头红红的站那儿傻看着靳医生,倒是惹得靳医生笑出了声。

  笑完了,靳医生敛了脸上的笑容,叹了口气说:“我和费瑾的爸爸工作都忙,我这个女儿从小被我们散养着长大,居然没长歪,算是个好孩子,只是真没想到命这么不好。”

  她又叹了口气,声音渐渐有些低沉,“我从没指望她有什么大出息,只盼望她能平安幸福的过完一生,遇到个喜欢的人,过自己喜欢的日子,这样就行了。夏威也是个好孩子,对她好,小瑾嫁给他我是很放心的,可谁能想到这么个好孩子就这么早早的去了……”

  靳医生的声音哽咽了起来。周喆忙抽了张纸巾递给她,她打开纸巾擦了擦眼睛鼻子,深吸了口气,“唉,还给她留下个小的,说实话我是真心疼,幸好还有你们这些好朋友在陪着她、帮着她,我也不能老呆在她身边照顾她,她也嫌我罗嗦,有些事情你们能劝解的就多劝劝她,别让她钻了牛角尖,毕竟,她还这么年轻……”

  靳医生语不成声,眼泪纷纷掉落下来,周喆又忙抽了张纸巾递给她,他想了想说:“阿姨,费瑾对我来说一直是个特别的女孩子,她很善良也很有勇气,曾经她给了我很多帮助……现在我有能力做到的,只要她有需要,一定会全力以赴的,您不要太担心。”

  靳医生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诚恳的眼睛,拍拍他的手点了点头,“我来帮她拿手机,刚落车里了。天气凉了,你多穿点,别感冒了。”她拍拍周喆的肩膀,从车里找到手机后就走了。

  周喆看着她的背影,心情纷繁复杂,一种久违的陌生的温暖感觉在心里缓缓流淌,他慢慢伸手按住自己的胸口,很久都没有动。

  医生说费瑾身体各项指标都很正常,就是稍微瘦了点,可以适当的吃胖一些,做完四维彩超,医生笑眯眯的说,“宝宝看上去发育得很好很健康,接下来胎动会比较频繁,有时候可以和他进行互动,但不要太久,宝宝在肚子里也是会累的。”

  费瑾拿着彩超做出来的宝宝的照片惊叹不已,那小小的脑袋上五官轮廓鲜明,小手小脚都清晰可见。

  “妈妈!”费瑾呜咽着看向妈妈,“你看,她长得真好看,小小的一只,她怎么那么小,我得把她养大一点才行……”

  靳医生的眼泪也被她给勾出来了,她笑着抹泪,摸了摸费瑾的脑袋,“真是个傻孩子!”

  转眼就是春节了,为着避免费瑾大着肚子还要经历奔波劳累,只好辛苦费厂长奔赴上海,一家三口在费瑾家中一起过年。

  年三十晚上的团圆饭,擅长厨艺但轻易不下厨的费厂长很是露了一手,八个冷盘,八个热炒,加上一条红烧大黄鱼和一大盘清蒸大闸蟹,把一张不大的餐桌摆得满满当当,赢得了前来蹭年夜饭的刘奕许维维夫妇的无数高质量马屁,刚坐下来准备开席,又多了个来蹭饭的,周喆拎了瓶酒带着浅浅的笑也来了。

  费厂长早就听靳医生说起过他,立刻热情的招呼他入席,靳医生转身去添了一副碗筷杯盏。只费瑾稍显局促不安,悄悄的拿眼睛去瞪许维维,她知道一定是许维维让他来的。

  经历了上次周喆送她产检,为避免父母产生什么误会,费瑾尽量的避免和周喆有接触,谁知好死不死的许维维居然在这种特殊的日子把他给招来了。

  许维维假装看不到她眼里飞出来的小飞刀,只乐呵呵的招呼周喆入座,还给他夹了一堆菜,“过年怎么可以一个人呢!你看我俩都厚着脸皮来了,你别这么不自然,费瑾不会嫌弃你来蹭饭的,她没那么小气!你看,你来就来,还带这么好的一瓶酒,哇,是唐.佩里农?我们能蹭一口喝不?”

  许维维边咋咋呼呼的起身找开酒器,边嬉皮笑脸的跟周喆说着话,顺便活跃着气氛。

  “这瓶我就是带来晚上喝的,这香槟口感不错,阿姨说不定您也会喜欢。我还带了一箱,放玄关那儿了,您自己喝或者送人都还可以,算是给您二位拜年贺岁了。”周喆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

  “哇,一箱唐.佩里农!大手笔呀周喆!”许维维夸张的喊着。

  “行啦,你安静点!”费瑾忍不住伸手把许维维扯回位置坐好,给她夹了一块糖醋排骨塞嘴里,肉有点大块,许维维猝不及防被塞了一嘴,想说话说不出来,嘴巴只得努力包着这块肉,费力的咀嚼着,大家看着她的窘迫样儿,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还是刘奕心疼老婆,赶紧倒了杯酒递给她,得逞的费瑾在一边“呵呵”笑着,一转眼却看到身边坐着的周喆也是一脸的忍俊不禁,笑起来的他眉眼舒展,依稀看到了少年时候的周喆在晨光下的那个灿烂笑容。

  她的心脏猛地跳动了一下,急忙转开眼睛,掩饰着伸筷子去夹一块芋艿吃,谁知那芋艿太滑,她使筷子的技术一向又比较蹩脚,这一下怎么都夹不起来,心里一着急,脸就红了,还是身边的周喆干净利落的帮她把这块千难万难都夹不起来的芋艿给夹到了她碗里,她讪讪的收回筷子,低头吃自己碗里的芋艿,其他人心照不宣的笑了一下,但都没说什么。

  晚餐的气氛温馨又热闹,有许维维这个活宝在,再加上费厂长的插科打诨,餐桌上时不时的爆出笑声,外面不时传来烟花爆竹的声音,这个年过得是气氛十足。费瑾发觉自己又重新会笑了,她已经许久没有这么轻松,这么快乐的吃一餐饭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