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费尽周折

第二章

费尽周折 陈鱼不落雁 2295 2019-09-17 10:53:53

  靳医生回去之后立马向单位打报告,申请了半年的年假,打点了行装,丢下费厂长,独自去了上海。

  费瑾知道妈妈的脾气,看着挺随和,但有些事情上一旦固执起来,九头牛都拉不动,既然拒绝不了,只得安心享受妈妈的照顾,只是可怜爸爸要一个人过一段冷冷清清、自生自灭的生活了。

  有了妈妈在的家,看上去就更像一个家了。生活不再凄苦孤单,家里也有了温度,每天回家就有热汤热菜,到处都干干净净的,透着舒适,费瑾有时候恍惚着,感觉自己像是回到了学生时代。

  靳医生把遛狗的活也接了过去,坦克不用说,自然是乐意的,刚开始的时候还有点怕生,但它个性一向温厚亲人,很快就和靳医生熟悉热络起来,后来发现这个人每天都会陪着自己,还常常会带它去楼下草坪玩,立马化身小狗腿,整天屁颠屁颠的跟在她的身后。

  费厂长一个人呆在老家也不肯闲着,早早的就买了一车的婴儿用品运过来,其中还有一张梦幻公主风的粉色婴儿床,到了之后撸着袖子各种拼装,把那间改成婴儿房的客卧给挤得满满当当。

  费瑾别的倒也罢了,只看着这张婴儿床有些哭笑不得,这万一要生的是个小子,躺在这样的婴儿床上,不知道会不会有心理阴影!而费厂长则非常有气势的一挥手说:“肯定是个女儿,长得一定跟我女儿一样好看,我就喜欢女儿!”说着就眯着眼睛哈哈大笑起来,仿佛想象中的那个粉糯糯的小孙女已经就在眼前了。

  过了五个月,肚子就吹了气似的鼓了起来,费瑾也开始减少了自己的工作量,每天晚出早归,每天由许维维或妈妈陪着一起遛遛狗,做做孕妇瑜伽,甚至还笨手笨脚的学着打毛衣,可惜这方面她着实没什么天分,织了没几行,不是错针了就是漏针了,要么就是线团缠在一起解不开了,最后只好泄气的丢在一旁,去买现成的完事。

  这孩子的到来就像一剂良药,每个人心里的伤都在被慢慢治愈。

  费瑾的心情也越发开朗起来,她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未出世的孩子身上,买了各种育儿指南看,还常常把给小朋友准备的小袜子小衣服拿在手里端详,看着看着就会忍不住笑起来。

  “妈,怎么会这么小?这么小真的能穿吗?”她举着一双勉强塞进她两根手指的小袜子乐不可支。

  靳医生白了她一眼,把刚打好的豆浆递给她,把小袜子接过来,“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别给撑坏了!刚生出来的小孩子就是这么小呀,都从这么小长起来的,你自己也是!”她没好气的说。

  “太神奇了!”费瑾笑着摇摇头,喝起了豆浆。

  这个周六是约定做第四次产检的日子。

  吃过早饭,费瑾穿了一身米色宽松的针织连衣裙,外面套了一件乳白色的羊绒大衣,围了一条浅米色粗格子羊绒围巾,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准备出门,刚开门手机就响起来了,是周喆。

  “我到楼下了。”

  之前的几次产检都是许维维开车陪她去的,这次许维维提前跟她打了招呼,周末单位组织去海南开年会,她实在走不开,费瑾让她别担心,反正有妈妈陪着去,她自己一个人去都没问题,没那么娇贵。

  谁知许维维居然把老公的上司给派来给她当司机,说是怕阿姨人生地不熟的自己开车不方便,反正周喆闲着也是闲着,给他派点活儿,发挥点“余热”。

  “所以,今天就由我来负责接送你们。”周喆解释着。

  费瑾有些不好意思,“真的太麻烦你了,我其实……”

  “好了,快上车吧,外面冷。”周喆温和的打断了她,走过来打开后排的车门,示意她们上车,“阿姨,小心碰头。”他提醒正偷摸着打量他的靳医生。

  车里暖气开得很足,靳医生帮着费瑾把围巾和外套脱下来,周喆还是不爱说话,凝神开着车,车载电台里轻轻的放着音乐。

  “这谁呀?也是你们同学?”靳医生凑在费瑾耳边问。

  费瑾躲开了一下,拿手揉了揉发痒的耳朵,嗔怪的看了妈妈一眼,清了清嗓子,“介绍一下,这是我的高中同学周喆。周喆,这是我妈。”

  “阿姨,您好!”

  “你好,你好!小周啊,谢谢你特意来接我们,上海这路况,说实话让我自己开车,我还真有点心里犯怵。多亏你了!”

  “应该的,阿姨。以后有需要可以随时叫我。”周喆看着后视镜里的靳医生回答道。

  “唉呀,那怎么好意思呀,你们年轻人工作都很忙的。”

  “我不忙,我很闲的。”

  “啊?哦……很闲啊,很闲好啊!”靳医生狐疑的看了他俩眼,又拿眼睛去问费瑾。年轻人很闲,难道不用工作的?难道是待业青年?待业青年还能开这么好的车?

  费瑾看出了妈妈的疑问,也不解释,忍着笑转开脸去看车窗外。

  又多看了周喆两眼,靳医生像是想起了,突然什么问了一句,“你以前是不是来过我们家?”

  周喆把着方向盘的手顿时歪了歪,赶紧凝神把住,尴尬的点了点头,“阿姨,您的记性真好。”

  “妈,我都说了是我高中同学。”

  靳医生拍了拍费瑾的手背,“对了,我想起来了,是有一年过年,他来过我们家,说是来给你送什么礼物,我们才刚回来,他就急急忙忙的走了,饭也没吃。”

  周喆尴尬的笑了笑,“是,没错,那就是我。”握着方向盘的手心里慢慢沁出了汗水。

  “你看,我没记错吧……”

  “妈,妈,医院到了,我们先下车吧,让他去停车。”费瑾赶紧打断话题,扯着靳医生下车。

  “你老实说,他是不是跟你高中时候好过的?那次生病也是因为他吧?”靳医生的思路并不受她打岔的影响,继续问道。

  “唉哟,妈妈,都多少年前的事情了,我生病和他有什么关系呀!”

  “切,你以为妈妈看不出来?你生病发烧的时候可是说了不少话!”

  费瑾张着嘴呆住了,绞尽脑汁回忆自己当初说漏了什么,却什么也想不起来。

  靳医生狡黠的笑了笑,“想瞒我,你还嫩着呢!怎么,那时候和你分手,现在又想来追你啊?”

  费瑾回过神来,感觉被妈妈给套路了,急忙分辨,“妈,您真想多了,我们现在只是同学,普通朋友!就算曾经我们有什么那也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别再提了啊!再提我生气了!夏威不在了,我以后只想好好的把宝宝养大,别的都不想!”说着她负气独自快步走开。

  靳医生心里隐隐有点后悔,没敢再多说什么,也快步追了上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