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费尽周折

第十八章

费尽周折 陈鱼不落雁 2022 2019-09-13 13:18:05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又过去了一年,这一年许维维也结婚了,对象是刘奕。

  刘奕怎么也没想到,三十六岁高龄的自己居然有一天会无可救药的爱上一个比自己足足小了近十岁的,说话快人快语,笑起来像只小狐狸的姑娘。

  第一次见到许维维是在医院的手术室外面,当时的他因为周喆突然被人袭击,生死未明而自责得想揪光自己的头发,许维维的出现像是一道光照突然进了他的心里。

  虽然当时的她根本没有多注意到他,只是一直在安抚紧张的费瑾,但她温柔而坚定的语气也安抚到了他,他的满腹焦虑似乎也因此被驱散了。

  后来费瑾的婚礼,他也应邀参加了,又看到了那个姑娘,她穿一身轻粉色的薄纱伴娘服,带着一脸的笑轻快的转来转去,忙东忙西,微微上扬的狐狸眼里的快乐满得像是要溅出来了一般。

  婚礼上那么多的人,而刘奕的眼睛里只看得到她一个。

  之后他便一直对她念念不忘,刚开始是一旦空闲下来就会想起她,但凡看到长得有几分像她的女孩子会忍不住注目,到了后来,好端端的在忙着工作,或是正在开会中,也会突然走神,惹得一众部下紧张不已,认为他们的刘总这魂不守舍的样子,一定是出了什么状况。

  后来还是细心的周喆看破了他的心事,不动声色的把写了许维维联系方式的便签纸贴在了他的办公桌上,顺便还在那纸条上画了个有着鄙视眼神的表情包。

  拿到纸条,刘奕开心得直咧嘴,他挠了挠头皮,把她的手机号码小心的保存到自己的手机里,把手机放回西装的内袋,用手轻轻的按了按胸口装着手机的那一块,又不由自主的傻笑起来。

  他有几分不好意思的看了看左右,清了清嗓子镇定了一下,用手掌搓了搓自己快要收不住的笑脸,握着拳头给自己鼓了鼓劲儿,决定开始追求许维维。

  第一次接到刘奕电话的时候,许维维一脸茫然,还以为是什么登徒子,但是电话里他的声音很好听,微微低沉的男中音,又稍显急促而诚恳的自我介绍,让她没有即时挂断电话。

  刘奕在商海浮沉多年,行事一向周全果断,真定下心来去追求自己心爱的人,采用的策略和手段不是一般的毛头小子可以相提并论的,他的追求温柔而坚定,真诚而不显浮夸,务实但又有适当的小浪漫。

  但是因为刘奕是周喆属下的人,许维维顾虑到好友的感受,一次次的拒绝了他,但在心里却也一次次的,越来越深刻的留下了这个成熟稳重、宽厚儒雅的男人的身影,一向快乐的小狐狸的脸上也因此添了几许惆怅和烦恼。

  后来得知了消息后的费瑾,拿手指狠狠的戳着她的额头说了她一通,“你也太拘泥了,就算她和周喆曾经有过什么,那又和刘奕有什么关系呢?更何况,我和周喆现在也只是关系朋友,过去的事情早已经过去了,夏威都已经放开心胸了,不知道你许维维在那儿纠结个什么鬼!”

  被骂过了之后,许维维松了口气,终于放下了心理包袱,接受了刘奕的追求。俩人本来就已是郎情妾意,欲说还休的了,这窗户纸一捅破,立马就双双坠入爱河。费瑾后来没少因为这件事情嘲笑她。

  刘奕年长了许维维近十年,到了老房子快要着火的年龄,原本就年年被家里人诸多催促,现在好不容易找到心目中的那一位,自然就是奔着结婚去的。

  而许维维又是一个性格开朗,外型靓丽让人一看就喜欢的女孩,加上情商高嘴巴甜会说话,更是把刘奕父母哄得服服帖帖,对许维维这个准媳妇自然是一百个满意,于是短短一年多时间,他便欢天喜地的迎娶了自己的这位小新娘。

  刘奕心细会疼人,婚后的许维维心情愉悦,生活滋润,变得越发的漂亮了。费瑾看着好友容光焕发的模样忍不住想要打趣她:傻丫头当初真放弃了这只蜜罐子,这会儿不知道上哪儿哭去!

  许维维一根手指绕着额角的一缕头发,狡黠的说:“其实吧,他是没那么容易放过我的!”说着得意的眯起眼睛笑。

  费瑾看着好友一脸幸福满足的模样,也忍不住笑了,为她能在正确的时间里遇见正确的人而感到幸运。

  婚后生活平稳幸福,俩人也会常常像没结婚之前那样,相约着逛街购物,吃饭喝茶,坐在街边看人来人往,市容繁华。

  刘奕或夏威出差的夜晚,俩人就会约好了,买上一瓶好酒,到男主人缺席的对方家中,喝酒聊天,或者看一部电影。

  俩人都很喜欢看《四个婚礼和一个葬礼》这部英国电影,也因为这部电影一起爱上了休.格兰特这个极富魅力的英国男人。

  “你说,真爱存在吗?”许维维喜欢喝过酒之后微醺的感觉,她晃动着杯子里的红酒眼神没有焦距的闲闲的问。

  “当然!”费瑾喝完杯中最后一点酒,舔了舔嘴角。

  “当然什么?有?没有?”许维维追问。

  “当然是有啦!你和刘奕不就是嘛!”

  “但是人家说:人常常爱的是一个人,与之结婚的又是另外一个人。”

  “你管人家怎么说。”费瑾闭上眼睛,在沙发上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

  许维维若有所思的转了转眼珠,有点睁不开眼睛的感觉。“那你觉得呢?你爱夏威吗?”

  “当然。否则我干嘛要嫁给他!”

  “那……那这样真好!”

  “嗯,这样很好。我们都要好好的!”

  费瑾拿杯子碰了碰许维维的杯子,“为了真爱!”

  “为了真爱!”

  许维维咭咭笑着,仰脖把酒喝干,倒在地毯上的那靠垫堆里昏睡了过去。

  费瑾蹒跚着爬起来,把杯子收到水槽里放好,拖了一条毯子给许维维盖上,自己摇摇晃晃的走到阳台,点了一颗烟,眼睛看着遥远的星空,陷入了沉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