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费尽周折

第八章

费尽周折 陈鱼不落雁 1640 2019-09-03 13:23:24

  突然咖啡馆闯进来了一个人,门上挂的铃铛的余音还未消,那人已经风一样的冲到了他们桌子跟前,是吴繁漪!

  她站在那儿发丝凌乱,如同燃烧的怒火般狂乱飞舞着,双拳紧握,呼吸急促,眼神灼灼,脸上的表情阴冷得吓人。

  费瑾有点被吓到了,一时反应不过来,坐在那儿抬头呆呆的看着愤怒的吴繁漪,不知所措。

  周喆站起来抓住吴繁漪的胳膊,试图让她坐下来,吴繁漪用力甩开周喆的手,看都不看他一眼,只死盯着费瑾不放,她从牙缝里挤出质问:“为什么你会和他在一起?”

  费瑾脸色煞白,她站了起来,“繁漪,你别误会……”

  “误会?误会什么?误会你们之间有暧昧?误会你们背着我在幽会?别装了!如果不是你对他没有死心,你为什么要对着他哭?你凭什么哭?!你就会哭!就会装!我都已经告诉你我们要结婚了,为什么你还要来插在我们中间!为什么你不肯放过他?为什么你们,要背着我在一起!!”吴繁漪歇斯底里的吼着。

  咖啡馆里的人都向他们看了过来。

  “我……对不起,我先走了。”费瑾颤抖着手拿起自己的包,跌跌撞撞的冲出门去了。

  吴繁漪不肯善罢甘休,还想要追出去,周喆用力拉住她的胳膊,把她摔进沙发里,“闹够了没?”

  吴繁漪眼睛里都是泪水,她看着周喆说:“这才是你不想结婚的理由对吗?我就知道,我一直都知道,你把我当傻子,这些年你根本没有放下她,否则你也不会拿那个破挂坠当宝贝一样藏着了!这么多年了,我每天都陪在你身边,却还是比不上她跟你在一起的那半年吗?!周喆,周喆,你不能没有良心!”

  “对,我不能没有良心,我会对这件事情作出解释,一切都是误会,我们只是碰巧遇到的。”周喆闭了闭眼睛,“好了,你放心,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的。现在,先跟我回去。”周喆不由分说,半拖半抱的把吴繁漪带出了咖啡馆,留下身后一片哗然。

  回到自己小小的房间里,费瑾木然的坐在床沿,脸上肆虐的泪痕已经干涸,眼球因为睁得太久了干涩得像是转不动了,一闭上,酸涩刺痛的感觉便向全身蔓延开去……

  她突然扬手狠狠的甩了自己一巴掌,脸上顿时火辣辣的作痛起来,她想打掉自己挂在脸上的屈辱和羞耻,但是好像并没有用,她叹息着呜咽,歪倒在床上,肿胀的脸蹭在床单上刺刺的疼,眼泪又缓缓的无法控制的流了出来,洇湿了大片的床单。

  吴繁漪的那些话还在她耳边,就像这记响亮的耳光,打得她抬不起头来,脑袋里嗡嗡作响。

  是啊,现如今,她已是局外之人,他们的世界已经不容许有她的存在了,即便只是作为一个朋友。

  而且事实上,她自己心里也明白,她这辈子都无法把周喆当作一个普通朋友来对待,她根本做不到,心里想得再清楚明白也没有用,周喆永远都是那个最特别的存在,永远都是她想要接近但又无法接近的存在!

  这漫长的八年都没能让她忘掉他,如今人在眼前,又让她如何能做到视而不见?她当然做不到!

  但是她又能怎么做?她根本做不到去抢去夺去争,否则她自己的耳光都可以扇死自己,那么,她只能避开,避得远远的,这样才能稍稍顾全自己的那一点可怜可悲的自尊吧?

  ……

  周喆把吴繁漪送回了她的住处,一路上吴繁漪不再哭闹,脸上的戾气也已褪去,只神情漠然的坐在一边,仿佛一尊美丽的雕像,一直到家都没有再说话。

  周喆头痛的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牵着她把她带到卫生间,拧了一把热毛巾帮她擦了擦脸,又擦了擦手,不知道是因为热毛巾,还是因为周喆难得的温柔,吴繁漪冰块般凝结的脸慢慢融化了,她看着他,眼泪不断的掉下来,怎么都擦不干。

  一直以来用来伪装自己的那些坚强和独立的表象纷纷破碎掉落,她慢慢靠向周喆,双手环着他的腰,抓着他的衬衫放声大哭,她哭得从未有过的脆弱!

  周喆叹息着,用胳膊拥住她哭得颤抖的身体,心底发酸,说到底,他是亏欠着吴繁漪的。

  照顾哭累了的吴繁漪睡下后,他打车回了自己的住处,刚进门就接到了一个电话。

  电话那头的人简洁的向他报告了几项事宜,他面色沉重的考虑了良久,对着电话说了一句:“先不要轻举妄动,等我的指示。”便挂断了电话。

  房间里没有开灯,只有月光冷冷的从窗外照进来,黑暗中,房间角落月光照不到的阴影里似乎有鬼魅在蠢蠢欲动,他静静的坐在那儿,真相用来遮丑的外衣快要被剥落,应该用不了太久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