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费尽周折

第一章

费尽周折 陈鱼不落雁 2057 2019-08-30 22:54:42

  回忆那么绵长,拽着费瑾深深的陷在里面无法自拔,她的喉咙干巴巴的,手里还死死的攥着梳子,眼神凄惶又茫然。许维维怜惜的看着好友,叹了口气,上前把梳子从她手里拿出来,一下一下的帮她梳着头发。

  “你怎么打算,还要去吗?”

  “他……他是一个人来吗?”

  “不知道,于子健只说他会来。这么多年了,你还没放下?”

  费瑾低下头,双手微微颤抖着捂住自己的脸,杳无音信的八年,能淡忘的早就淡忘了,但这个人却如同用烙铁深深的烙在她心里,像一个硬硬痂,一直都在那儿,何曾放下。

  临走前看着她的那个眼神,有眷恋,有无奈,有不舍,她看懂了,叫她如何忘得掉?

  如今,时隔八年,他居然又回来了!八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如此匆忙的离开,连说声再见都来不及?为什么吴繁漪会和他一起退学?他们又为什么会一起出国?太多的疑问需要解答,她憋在心里那么多年,无论如何她也要去问个清楚,探个明白。

  费瑾放下捂着脸的手,眼神慢慢坚定,她看着镜子里的许维维说:“我去。”

  许维维有一辆小小的绿色的MINI one,复古的车型颇为趣致,她又一向喜欢作复古的打扮,开着这辆车看起来倒是相得益彰。

  今晚她扎着高高的马尾,小小的黑色露肩短上衣搭配高腰黑底白圆点的大摆裙,穿一双红色玛丽珍小红鞋,狐狸眼画了粗重上扬的眼线,热烈的大红唇,看上去如同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香港女明星,衬得身边一身白衣的费瑾清淡得如同一幅素雅的水墨画。

  费瑾已经脱去了少年时脸上的那点婴儿肥,如今显得一张脸轮廓分明、眼若寒星,黑压压的一头直发从来未曾追随过潮流去染或烫,夏天嫌热干脆就剪掉了,如今只到肩膀的位置,白净的脸上脂粉未施,只淡淡的抹了层珊瑚色的哑光唇膏,在许维维的艳光映照下却也未曾失色半分。

  当两个女孩走进预定的包厢的时候,先到的男士们都欢呼起来,有的还夸张的吹起了口哨。

  许维维装模作样的在门口停住脚步,向他们招了招手,学玛丽莲梦露的样子抛了个媚眼送了个飞吻出去,欢呼声更大了,还伴随着敲桌子的声音,费瑾站在一边摇头失笑,原本紧张的心情被这么一闹松弛了不少。

  还是那些熟悉的面孔,这些同学在高中时其实并不十分亲近,却因为在这陌生的城市一起生活了多年,彼此已经成为彼此的一种习惯了。

  费瑾随手拎了瓶福佳坐到角落慢慢的喝着,而性子跳脱的许维维早已按捺不住,冲上去点了首歌,“梅兰梅兰我爱你”的在那儿扭着腰唱起来,假装自己是旧上海舞厅的歌女,惹得现场的气氛十分热闹。

  突然包厢门一动,进来个人,费瑾心一颤,手里的酒瓶子差点脱手,来人高个子大长腿一脸的笑,费瑾定了定神,才发现进来的是夏威。

  高三下半学期,夏威突然有一个月没来学校,后来听说是离家出走了,后来被家里找回来之后就重新去念了高二,之后一改吊儿郎当的样子,和那群狐朋狗党也不再来往,收拾了心情用心念书,后来居然考到费瑾所在的大学来,和费瑾做了四年校友。

  这四年来,他一直扬言要继续锲而不舍的追求“学姐”,其实身边也一直没缺少过女朋友,而他们之间的关系反而相较于高中时代更亲近了些,毕业后也是经常一块儿玩,算是一个圈子的朋友,只是因为关系暧昧,总是成为大家取笑的对象,反而当事人并不在意,一副彼此有默契的样子。

  夏威嬉皮笑脸的跟大伙打了招呼,边走边随着歌声扭动,一步跨上小台子,站在正唱歌的许维维身边手舞足蹈,他一向会打扮,又有一双会笑的桃花眼,在台上俨然舞男模样,大家都鼓掌起哄,费瑾也笑不可抑,对正看着她的夏威举了举酒瓶子。

  一曲终了,夏威揽住许维维的腰,许维维弯身下腰,一起做了个夸张的谢幕姿势,笑着走回到位子上。

  许维维被于子健拉住一起玩骰子,夏威随手拿了一瓶啤酒走到费瑾身边坐下,拿酒瓶子碰了碰她的酒瓶子,自顾自喝了一大口,靠在沙发背上吐了一口气。

  他侧过脸看了看费瑾,只见她含着点微笑着看正在唱歌的人,头跟着节奏微微点着,闪烁的灯光下,她的眼睛里仿佛含着星光。

  他转开眼睛,又喝了一口酒,“你听说了吗?”费瑾转头看他,“周喆回来了。”

  费瑾笑了一下,低头拿了张纸巾擦拭着自己的手指,“听说了。说是今天会过来这儿。”

  夏威审视般的看看她的脸,“你们这几年都没联系?”费瑾摇摇头,头发从耳后散落下来,她又把头发挽到耳后,眯了眯眼睛,“没。”拿起酒瓶喝了一口酒。

  许维维踩着高跟鞋摇摇晃晃的走过来,“死鱼子酱,快被他灌死了!夏威,你去给我报仇!”夏威领命而去。“小瑾瑾,我给你点了首歌,快去给哀家献歌!”

  费瑾捏了捏她又红又烫的脸颊,起身走到小台子那儿坐下,歌的前奏已经出来了,是她最爱的一首歌,她的声音略微沙哑,唱起来别有一番风味。

  “固执的7-11,尾声啦夏天,太亮的霓虹灯,天空的颜色好浅,傻子才争吵啊,落叶是树的风险,情感是偶发的事件,用偏方治好失眠……吞下寂寞的恋人啊,试着辛苦的去了解,却是遗憾、少见,有谁如愿,真是让人不甘心啊!越是相爱的两个人,越是容易让彼此疼,疲惫了,放手了,不值得,不,要了……”

  不知什么时候,周围变得格外安静,只有歌曲的旋律和她略显沙哑的歌声。正低头唱歌的费瑾有点意外的转过头去看,却看到有个人站在人群外,静静的在那儿看着她,她手里的话筒突然刺耳的尖叫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