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费尽周折

第二十一章

费尽周折 陈鱼不落雁 2560 2019-08-29 09:11:30

  转眼已是十二月底了,天气真正开始冷了,今年冬天一直阴雨不断,江南地区特有的湿冷寒气几乎能渗入骨髓。

  临近高考,功课也愈发繁重了,教室背后的黑板上,硕大的倒计时数字像座山那样矗立着,教室里的气压特别低,黑压压的一片低伏的脑袋,只听到刷刷的翻书做题声。

  胡乱塞了几口饭,趁着午休时间,费瑾约了许维维跑去顶楼广播站温暖的机房看书,那边清净,也没有来自周围的无形压力。

  这大冬天的中午,居然闷闷的打起了雷,还有闪电,吃过饭就下起了暴雨。她俩刚一路小跑的跨进教学楼,身后的雨势就大了起来,俩人劫后余生般的面面相觑,如今这十二月的脸也这般善变啦?。

  楼道里很安静,除了雨声就只听到俩人的脚步声,快到门口时突然听见有人说话的声音,她俩互相看了一眼,恐怕是有人和她们一样想法,已经捷足先登了。

  待走近门口时,里面说话声越发清晰,声音听着有些耳熟。费瑾一愣,顿住了脚步,顺手拉住了正要推门进去的许维维,对着她摇了摇头。许维维疑惑的看看她,好奇的透过门上的小玻璃窗看进去,发现里面说话的人居然是周喆和吴繁漪。

  费瑾拉着她的手示意她赶紧走,许维维不肯走,对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侧耳细听。

  里面的两个人并未意识到附近有其他人,再加上暴雨声的掩饰,所以说话声并未刻意放轻,即使没有靠近门口,费瑾也能清晰的听到里面的对话。

  吴繁漪的声音有点激动:“你看你的脸伤成这样,那个夏威是不是有毛病啊这么针对你!是因为费瑾吗?”

  费瑾突然听到自己的名字,心脏大力跳了一下,忍不住也靠近门上的小窗看了进去。

  自从上次分手以来,她没有再正面和周喆打过照面,在教室里总是低着头进出,尽量的避免去看教室最后一排的那个位置。今天再次细看周喆的脸,她呆了一呆,他似乎更瘦了,眉骨和颧骨锋利嶙峋,人瘦得有些脱形,嘴角眼角还有好几处的淤青和破口子,更显得整个人憔悴不堪。

  看着他的模样,费瑾心里微微抽痛,忙转开眼神退开了一步,背靠在墙上发呆。

  “周喆,你走吧!为什么一定不肯离开这里呢?为什么不肯听敏姨的话呢?!”吴繁漪的声音里带着丝哀求。

  而周喆的声音还是一贯的平静无波:“去哪里有区别吗?我不想去。要去她自己去好了。”

  吴繁漪的声音里带上了点哭腔:“你难道不知道他们主要想对付的是你吗?那个女人的手段你又不是不知道,这次你爸情况这么不好,你留在这里很危险的。我们一起去好不好?反正你和费瑾已经分手了,你还在犹豫什么呀?”

  许维维回头担心的看看费瑾,费瑾低下头面无表情。周喆沉默了一会,说:“我不会去的。她想怎样就怎样吧,我无所谓。”

  “周喆!!你不为自己考虑,也为你妈考虑一下呀!万一你出事的话……”吴繁漪的声音颤抖起来。

  “我也不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了,有本事她就弄死我。其实这和你没什么关系,你也别掺和进来,对你没好处。”

  吴繁漪绝望的啜泣起来,周喆叹了口气没有再说话。

  不知什么时候,雨已经停了,四周安静的出奇。

  费瑾拉了拉许维维的袖子正准备离开,门却突然打开了,看到站在门口的她们,周喆愣住了,费瑾也只傻傻的看着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吴繁漪站在周喆背后深深的打量着费瑾。

  还是许维维反应最快,立马结结巴巴的说:“我们来自习,刚刚刚到,我们什么都没听到……”她这一解释还不如不解释,费瑾无语的看了看她,直接拉着她走进了广播室。

  吴繁漪在她们背后大声说道:“费瑾,求你离周喆远一点吧,你害他害得还不够吗?因为你他承受了什么,你知道吗?”

  费瑾停住脚步,站在原地死死的捏着手里的书,许维维气不过,回头想过去找吴繁漪理论,费瑾一把拽住了她,轻轻摇了摇头,许维维瞪了吴繁漪一眼,只好悻悻作罢。

  机房的暖气嗡嗡的运转着,僵冷的身体暖和了许多。费瑾慢吞吞的拿了本书胡乱翻看着,过了好一会,许维维探头去看,发现她正对着面前摊开的历史书发着呆。

  许维维戳了戳她的背,“别把吴繁漪的话往心里去。”

  费瑾背对着她摇了摇头。

  “你是不是在担心周喆?他脸上的伤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听吴繁漪的意思好像是被夏威打的,要不我去找夏威问问?”

  费瑾双手托着腮,皱着眉头轻轻的摇了摇头,还是沉默着。

  许维维咬了咬笔头,晃了晃脑袋说:“我总觉得周喆这个人太深沉,似乎藏了很多秘密,总觉得他身上一定会发生什么大事。吴繁漪说让他走,好像是有人要害他,应该不会是夏威吧?也不知道是要去哪里?唉,算了,你们分手了也好,他那个性你继续和他在一起估计也会很累的。别胡思乱想了,快看书吧。”

  费瑾还是没有说话,只低头对着书,目光没有焦点,书上的字个个像在跳舞,乱哄哄的,如同她纷乱的心,怎么也安静不下来。

  放学后,天放晴了,费瑾来到操场的篮球场,她让许维维帮她约了夏威在这里见面。

  她到的时候,夏威正一个人在玩篮球,看到她,他丢下篮球走了过来,背对着夕阳,逆光下脸上的表情模糊不清。

  走得近了,费瑾发现这个原本总是阳光灿烂的少年也瘦了,脸上越发添了阴郁,脸上手上也都带了伤。费瑾看着他抿了抿嘴唇,原本想要来质问的,见了他的样子却不知该如何开口了。

  “你来是想问我为什么要打周喆吧?”还是夏威先说话了,“是,我是打他了,我就见不得他目中无人的样子!你为了他生病,值得吗?”

  费瑾闻言抬头看向他,愕然道:“我生病关他什么事啊?”

  夏威把脸转向一边梗着脖子说:“他不抛弃你,你也不会生病啊!”

  费瑾好气又好笑,“我们分手不正是你乐意看到的吗?如果不是王超那天对他说那样的话,我们会分手吗?”

  夏威冷笑了一下说:“一个大男人,被人威胁几句就怂了,什么玩意儿!再说王超说的难道不是事实吗?我就看不惯他鬼鬼祟祟没有担当的样子……”

  费瑾想也不想,一巴掌挥了过去,夏威没躲,这一巴掌结结实实的打在他的脸上,打完费瑾自己就懵了,站在那儿傻傻的看着他。

  夏威笑了一下,没去管自己被打的脸,甩了甩头发,“我承认王超说的话过分了点,但我打周喆我觉得我没打错!他心里就他们家那点破事,至于吗?他当你是什么?想要就要,想不要就不要了!”

  说到最后,他的声音大了起来,眼睛睁得大大的盯着费瑾。他最大的不忿就是眼睁睁看着自己喜欢的女孩,为了别人变得憔悴不堪,自己却无能为力。在他看来,他和费瑾的痛苦就是周喆一个人造成的。

  “对不起!”费瑾的眼圈红了,“但是,我的事不用你管,你什么都不知道!求你了,别管我了!”费瑾低着头。

  夏威静静的看着她,苦笑着摇了摇头,没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费瑾愣愣的看着他走远的背影,眼睛里慢慢充满了泪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