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费尽周折

第十四章

费尽周折 陈鱼不落雁 2936 2019-08-22 15:57:02

  期末考试考完就是文理分班。

  费瑾如愿分入了文科班,许维维也选择了理科班,令人意外是,费瑾从分班后的文科班班级名单中居然看到了周喆的名字!

  作为全年级名列前茅的优等生,选择文科无疑是一种任性的浪费行为。

  周喆在分班前因为选文理科的事情,已经被班主任私下沟通了若干次。直到分班名单下来了,班主任还是不死心的把他叫到办公室,给他最后一次抉择的机会。面对班主任殷切期盼的眼神,周喆还是不为所动的表示“不改初心”,而后冲着一脸“恨铁不成钢”表情的班主任欠欠身,施施然的离开了。

  面色平静的从办公室出来,却被突然从眼前冒出来的费瑾给了吓了一跳。

  费瑾抓着他就往食堂跑,饭菜是她和许维维一起早就打好了的,只是她一直抓耳挠腮的没心思吃,非要先去把周喆找来问清楚不可。许维维懒得管她,便自顾自先吃了。

  在位置上坐定后,费瑾很自然的把大鸡腿和红烧鱼往周喆面前挪了挪,对许维维投来的哀怨眼神假装看不见。

  催着周喆别饿着赶紧吃饭,自己却不吃,只眼神热烈的盯着周喆,桌子下的腿不由自主的抖动着。

  周喆扒了口饭,对着费瑾盯着他想问又不敢催他的眼神有点咽不下去,干脆放下了碗筷,好笑又无奈的说:”来吧,想问什么就问吧。问完我们好好吃饭行不行?“

  “为什么,你怎么会选文科班?”

  “我为什么不能选文科班?”他的嘴角含了丝戏谑的微笑。

  “明明你可以……你不是……可是……反正……”费瑾有些语无伦次。

  “其实很简单,就为了能离你更近一些,可以一起上课、吃饭,这样不好吗?”周喆轻描淡写的说。

  坐在边上正默默吃饭的许维维猝不及防的被喂了一把狗粮,来不及咽下的饭跑岔路进到了肺里,顿时惊天动地的狂咳起来,边咳嗽边端着碗哀怨的挪到了边上的一张空桌子去,用行动表示单身狗受到了一万点暴击伤害,真没想到这“冰山”发起糖来简直不遗余力!

  费瑾张着嘴呆呆的看着他,脸上的红晕一点一点的蔓延开去,一直到了耳根,两只小巧的耳朵都快烧成透明的了,她感到自己心口的位置涨鼓鼓的,似乎有什么东西要冲破了跳出来,是快乐?惊讶?满足?幸福?也许都有吧!她开心得想笑,但又极力的想隐藏起自己的情绪,脸上的肌肉因为矛盾得表情都快扭曲打结了……

  周喆忍俊不禁,他没想到自己的一个不算重大的决定,居然会给这个女孩带来这么大的触动。他把筷子递到费瑾手里,温柔的说:“快吃饭吧,凉了对胃不好。”隔壁桌刚刚缓下来的许维维闻言,顿时肉麻到毛骨悚然,默默的往旁边又转动了45度角,心里念叨着:眼不见为净。

  费瑾又羞又喜,脸红红的,眼睛亮亮的,笑得像个没心没肺的傻子。她听话的拿起筷子低头扒了口饭,突然又想到了什么,使劲儿咽下后说:“那我们以后是不是可以考同一个大学,是不是还能继续在一起……念书。”

  “嗯,是。”

  “那你有空的时候就辅导我功课吧,我怕会跟不上你考不上。”

  “嗯,好。”

  寒假开始了。

  周喆没有马上回上海,而是继续留在自己的那间小公寓里。

  他不喜欢上海的“家”,那里其实比这小公寓更不像个家,三百多平米的大平层,说话都仿佛有回声,冷清干净得不像是有人居住的样子,只有保姆阿姨偶尔在那里工作,碰到会和他说两句话。

  母亲总是很忙,平时很少能见到她,忙些什么呢?他也不知道,也许忙着出国度假,购物,聚会,谁知道呢!父亲就更不用说了,从小到大,他也没见过他几次,要不是偶尔会在网络或电视上看到有关于他的消息,周喆都快忘记他的长相了,他在这个“家”里的唯一的痕迹也许就是卫生间的那支牙刷吧。

  留在这里,同样是一个人住,但至少不需要去面对那份冷清,况且,现在这里还有费瑾在。

  费瑾的这个寒假特别忙碌。以往一到放假,是赶都赶不出去的,一天到晚的宅家里看书玩游戏;而现在,自寒假开始就没在家里呆过完整的一天,根本呆不住。父母也不知道她在忙些什么,本身自己工作忙,没时间去管她,她又从小就是一个特别独立特别不需要人管着的孩子,也就不太去操心。只费厂长偶尔会抱怨一句:费瑾,你一学生怎么天天的比你妈还忙啊!费瑾嘴上“唔唔”含糊的随便应付着,转身就提上鞋子又出门了。

  是啊,太忙了!忙着学习!忙着恋爱!忙着享受美好而短暂的年华!实在太忙了!老父亲,我真没时间来理你!

  每天上午是费瑾的受虐时间。周喆是个优秀的老师,解题方法新颖,语言简洁,复杂的题目到了他的嘴里,三下五除二的就能被解剖分析得清清楚楚,但是这位也特别的冷面无私,费瑾学累了想开个小差,摸个鱼,都会被严厉的敲桌子外加利剑般的眼神蹂躏,不得不打点起十二分精神来。是啊,毕竟她是打算和学霸考同一家大学的人呢!

  到了下午,就该费瑾神气活现了。周喆来这边读书也有整一个学期快五个月了,对这个城市却还是非常的不熟悉,因为他不逛街,除了必要的事情,或者偶尔去书店逛逛,生活轨迹几乎就是公寓学校两点一线,单调得如同苦行僧。自小在这里长大的费瑾自告奋勇,号称要带他玩遍甬城!

  这个冬天不太冷,常常是阳光灿烂的好天气,美好得如同在春天。

  他们骑着自行车,穿行于大街小巷,城隍庙吃小吃,去鼓楼逛老街,有时候会在喜欢的咖啡馆里消磨掉一整个下午,路过宠物店去逗弄小猫小狗玩儿,兴致来了两个人会跑去KTV唱到喉咙嘶哑,或者去游乐场玩遍所有项目,包括旋转木马……

  但费瑾最喜欢的还是两个人一起窝在周喆的小公寓中,下载一堆的电影,抱着薯片爆米花看到天昏地暗,一起笑,一起唏嘘,一起烧脑子,吃饭?外卖有的是!偶尔周喆会去附近超市买些菜,简单的烧一下,或是煮个加料版超级豪华方便面,吃得费瑾眉开眼笑!

  说句实话,在做菜方面,靳医生实在是没什么天赋,费瑾常常好奇做出那么难吃的菜的靳医生怎么还能把她给养得白白胖胖的,还能这么多年都让老爸没有怨言,是爱吧!所以根据遗传,费瑾不出意外的也是做得一手烂菜。

  费瑾感觉这十来天虽然天天经受精神和肉体的双重蹂躏(别想歪),她不仅没有累瘦,反而好像还胖了,双下巴都出来了!比如今天,吃的是周喆特制的拿手菜可乐鸡翅,费瑾一个没收住,又吃撑了,躺在地毯上动弹不得。

  “我不行了,我不行了……”她抱着肚子喊。

  周喆边收拾桌子边无奈的笑。

  “你一定在里面下药了!要不怎么会这么好吃,吃得我都停不下来!你一定是想撑死我好继承我的成绩单!快把解药献上来,我可饶你不死,你可知我乃西天如来佛祖座下大弟子菠萝菠萝蜜是也……”

  费瑾躺在地上闭着眼睛胡言乱语,正编得高兴,嘴巴突然被一个软软的东西堵住了,她猛地睁开眼睛,看到周喆的喉结近在眼前,又慌忙紧紧闭上了眼睛,小说里不是说接吻的时候要闭上眼睛吗!周喆的嘴唇软软的,轻轻的贴着她的,她能感觉到了他温热清新的呼吸,呼吸里仿佛有甜丝丝的薄荷糖的味道,这就是初吻吗……她在心里叹息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仿佛很久很久,周喆放开了她,她不敢睁开眼睛,脸红成个大番茄似的闭着眼睛继续躺在地上装死,手心里紧紧的握着一手的汗。

  “这解药还管用吗?”他低低的声音在她脑袋的上方响起,她慢慢的睁开眼睛,抬头往上看,正好对上周喆看着她带着笑意的眼睛,脸上也是微微的透着红。

  她不好意思的捂住眼睛笑了起来……

  这是一个蜜桃味的,属于他俩的美好寒假。费瑾在多年后还是会常常回想起这段日子,那时候的他们,彼此的眼里只有彼此,那相视着微笑的年轻的脸,温暖的手,青涩的吻,悸动的心,再是愁肠百结也会忍不住微笑起来,这段记忆一直被完好的保存在她内心的最深处,就算经历再多的变故,也未曾让它损伤丝毫,那是她最珍视的宝贝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