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费尽周折

第十一章

费尽周折 陈鱼不落雁 3121 2019-08-19 17:32:46

  天气真的是冷了,早起出门的时候都能看到路边的草叶上凝着一层霜。

  费瑾放弃自行车,也开始坐公交车去学校了。只是公交车站离学校还有一段距离得走过去,今天妈妈又让她带了一堆水果回来,这一路上,沉甸甸的袋子让她拎得是千难万难,生无可恋,恨不能直接扔了。

  正站在路边低头摩挲着已经被勒出红印的右手,鼓着腮帮子瞪着这兜水果生闷气时,有人把她面前的袋子拎了起来,光看那只手,费瑾不用抬头就已经猜到了是谁。

  她低着头没说话也没看来人,但嘴角的笑却怎么都藏不住,越是努力想要屏住,却越是屏不住。所以不是有人曾经这么说嘛,这世界上有那么几样东西是藏不住的,比如喷嚏,比如爱情!

  “走吧,就知道傻笑!”周喆轻松阿拎着袋子率先往前走,费瑾低着头跟上他的步子。

  “除了会傻笑腿还短,除了腿短还爱摔跤……”说时迟那时快,费瑾脚下一绊,差一点摔倒,她趔趄了几步好不容易狼狈的稳住,抬头去瞪那个调侃她的人,却见他伸手虚扶着她一脸好笑的看着她,“我说我的,你也不用这么配合我吧,哈哈哈哈哈!”

  费瑾恼羞成怒作势要打他,他却不闪不避,镇定的继续走自己的路,费瑾反倒不好意思了,只好讪讪的收回手,把手背在身后,甩着随着步子一跳一跳雀跃的马尾,跟在他的后面津津有味的看他的后脑勺,觉得就只是这样一起走在同一条路上,什么都不说,就是一件令她非常非常快乐的事情了。

  但他们谁都没看到,在马路的对面,一双被嫉妒燃烧着的眼睛正在远远的注视着他们。

  学校附近有个很大的新建的公园,因为建在高教园区,所以命名为“学士公园”。里面有光滑的旱冰广场,宁静的人工湖泊,宽大起伏的草坪,还有林立的白桦林和各种果树,春天的时候,花树枝头密密的开着一簇簇的红樱白杏,远远看去有如云雾,风吹过,花瓣纷飞,美好得不似人间。

  所以春秋季天气晴好的时候,常常会有市民携家带口的到这湖边树影下扎个帐篷,挂个吊床,悠哉消磨掉一整天。

  如今已是深秋,公园里的树叶已被秋霜染成了层层叠叠深深浅浅的颜色,倒映在湖里,把清澈的湖水也染上了斑驳的秋色,兼有黄昏的落日余晖映照着,湖面上闪烁起了金光,使得深秋里湖面上枯萎的荷叶似乎也重泛了生机,透着股特别的韵味,偶尔有路过的水鸟会掠过水面,湖面的金光便像是碎了一般闪烁着,那鸟儿却早已一头扎进了荷塘深处去了……

  公园的小径被落叶覆盖,踩上去软绵绵的,在脚底下发出沙沙的声音,风吹过时,卷起了枯黄的落叶,那落叶便如同舞倦了的蝴蝶,被风拥抱着四处飘摇……

  “这里的秋色好美!”费瑾站在湖边深深的吸着带着水汽的凉爽的空气,发出由衷的赞叹:“纵然烦恼再多,生而为人,能活着欣赏到这样的美景,也是好的。”

  周喆细心的把草地上的树枝石块捡掉,又铺了厚厚的一层树叶,把外套脱下来盖在铺好的树叶上,这才抬头去看费瑾,只见女孩儿面朝着湖水站在湖边,夕阳静静照在她身上,在她身上也染了一层金光,湖面的风吹过,扬起了她的马尾,像是意识到了他的目光,她转过脸来,眼睛亮亮的,粲然一笑,美好得不像真人!

  他也笑了,眼睛仿佛只看得到她一个,这个女孩,是他的女孩!是他的女孩吗?这样难能可贵的幸福感觉,真希望可以永远停住啊!

  他伸手招呼她过来,从她的头发上摘掉一枚小小的心形的梧桐树叶,俩人肩并着肩靠着身后的大石块,一起静静的欣赏着眼前的秋景。

  “我妈回去了。”周喆随手捡起一块小石头丢向平静的湖面,激起一朵小小的涟漪荡漾开去。

  “哦!这么快……“

  “其实,她这趟过来是想要说服我跟她一起移民。”

  “移民!?”费瑾惊讶的转头去看他,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她定了定神,看了看周围,又望向周喆,“那你要去吗?”

  “你希望我去吗?”

  “我?……”费瑾低下头,一下一下的揪着地上枯黄的草茎没有说话。

  “我不想去。”周喆看着前方,两只手交握着放在膝盖上,“从小我就是这里住两年,换个地方又住两年,但是无论到,从来都没有归属感,我周围的一切仿佛都是偷来的,房子、车子、父亲,甚至我在过的每一个日子,都像是偷来的,不,是不像,就是偷来的。我永远生活中在见不得光的世界中,像只老鼠,我厌烦透了这种躲来躲去偷偷摸摸的生活!我更不想躲到更远更陌生的地方去,我很累……”他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敏姨这样做一定是有她的不得已,你别怪她,毕竟她是你妈妈呀!”

  “我宁愿不是她的儿子!”周喆突然站起来烦躁的把手里的一块石头恨恨的扔了出去,水花四溅。

  费瑾被吓了一跳,愣坐在那儿不知所措。

  周喆平复了一下心情,颓然坐下,“对不起。”

  “你,你别生气了,你如果真不想去就不要去,敏姨一定也能理解你的。我当然不希望你走,要是你走了,隔山隔海的,我们就很难见着面了,我……”费瑾结结巴巴的说,越说声音越小,最后已经轻得听不清楚她在说什么。

  周喆脸上的表情慢慢舒展,他转头看着她,眼睛里的内容很复杂。

  “啊,对了,我妈妈让我带了好多水果,你帮我一起吃掉一些吧!”费瑾故作轻松的岔开话题,从袋子里掏出一个硕大的桔子,扒掉皮,细心的把白色的经络也扯干净才递给他。

  周喆单手托着腮,一直看着她忙活,并不伸手接递过来的桔子,突然狡黠一笑,对着她张开了嘴,示意要她喂。

  费瑾从未见过这样的周喆,顿时有些不知所措,一时间红晕染到了耳根,她强作镇定的把橘子一分为二,眼睛一转,突然把其中的一半整个快速的塞进他嘴里,周喆没料到她会来这一手,猝不及防的被塞了一嘴,这橘子又大又甜,汁水又丰富,他顿时被呛得吐不出又咽不下,果汁都从鼻子里喷了出来,狼狈不堪,男神形象破坏殆尽!

  反杀成功的费瑾笑得倒在在一边草地上,惊起了躲在荷叶丛中的水鸟,手里的另一半桔子都笑得快拿不住了。

  周喆隐藏起来的孩子气顿时被激发了出来,干脆破罐子破摔,伸手抢过费瑾手里的半个桔子,打算也整个塞进她嘴里去,费瑾边笑边挣扎,脑袋乱晃,俩人闹成一团,周喆的长胳膊一兜,把她整个圈在了怀里,动弹不得。

  俩人突然都安静了下来,费瑾窝在他怀里一动不敢动,谁都没有说话,安静得几乎可以听到彼此急促的心跳声。

  少女费瑾的心里小鹿乱撞得都快脱力了,她努力的试着放缓自己的心跳和呼吸,脸红得像块烧红了的碳,她能感觉到周喆圈着她的胳膊也在微微颤抖着。

  “谢谢你,费瑾,谢谢你带给我的一切。”他轻声说,温热的呼吸就在耳边,吹动着她腮边的发丝,使得她那半边的腮帮子痒起来,但又不敢伸手去挠,正难受着,周喆柔软的带点凉意的嘴唇轻轻的落在了她的腮上,她紧张得闭上了眼睛,双手捏着拳头,手心里全都是汗……

  在回去的路上,周喆一手拎着费瑾的袋子,一手牵着她,嘴边带着些微微的笑意,费瑾红着脸任由着他牵着走,脑袋是懵的,脚步是软的,人如同走在云里雾里。她不敢去看周喆,一切像是在做梦,只有脸上的那一点柔软的触感是真的,仿佛一直一直停留在了那个地方……

  回到寝室之后,费瑾才敢伸手去触摸自己的脸颊,摸着自己的脸痴痴的傻笑了起来,怕人看见,她把自己整个的裹在被子里,在床上滚来滚去。

  从卫生间洗漱回来的许维维见状,一巴掌拍在她屁股上,笑骂道:“你疯啦?干嘛呐?”一边扒开被子来看她,只见她脸色酡红,眼睛亮晶晶的,嘴角含着个痴痴的笑,一张脸美得惊人。

  “天哪,你发烧啦?”

  费瑾笑着摇摇头,伸出胳膊圈住许维维的脖子,把她拉近自己,凑在她耳边轻轻的软软的说:“亲爱的,我!恋!爱!了!”

  许维维一脸震惊的抬起头看着她,用口型问:“周喆?”

  费瑾红着脸点头,“维维,我好开心!我真的好喜欢好喜欢他!我今天真的真的真的太开心了!”

  许维维摸摸她的脸,不禁被好友发自内心的快乐给感动了,看到费瑾这么开心和满足,她觉得其他无论什么都不再重要,人要活在当下这么简单的道理,她还是明白的。

  所以,此时此刻,她只想默默的祝福费瑾,人生总是苦多于乐,能够拥有的快乐或许长久,或许短暂,但总比永远无法拥有要好。只希望她的快乐可以长久,再长久一些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