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费尽周折

第十章

费尽周折 陈鱼不落雁 3715 2019-08-18 12:46:01

  秋天快结束的时候,费瑾又见到了那位美丽的郁敏女士,才几个月没见,她似乎消瘦了许多,身上的风衣空空荡荡的,形销骨立,看上去甚是憔悴。

  刚好是午休吃饭时间,她正站在2班的教室后门走廊上,压低了声音对着周喆说着些什么。只见她抓着周喆的胳膊,表情复杂,有焦急,有无奈,还有凄楚,似哀求,又像是逼迫,竭力的在说服着周喆什么,费瑾隐约听到“算妈求求你了”几个字。

  而周喆面无表情的趴在栏杆上,对他妈的话恍若未闻,紧紧抓在石条栏杆上的发白的手暴露了他在极力抗拒的内心。他直直的看着远方,眉头习惯性的皱着,一言不发。不时有路过的学生好奇的打量他们。

  费瑾躲在门口看了一会,没有过去打扰他们,转身往教学楼另一侧的楼梯走去,快到楼梯口时,她又忍不住回头去看了一眼,见郁敏一手掩着口鼻,低着头似乎在垂泪,周喆则手肘支在栏杆上用手捧着低垂的脑袋,挺拔的背佝偻着,似不堪重负。

  一定是出什么事了!

  费瑾内心忐忑,这种想要关心却无从下手的无力感让她很是抓狂。她在楼梯上来来回回的徘徊了数次,犹豫着,等到她决定回头再去看看时,走廊上早已空无一人了。她有些懊恼自己的优柔寡断,随即,她又想到周喆上次借她擦鼻涕的那块手帕还在自己的包里,洗干净以后一直没找到机会还给他,正好有了借口可以去找他,也许他会愿意向她透露心里的烦恼。反正她只是单纯的想关心他,希望可以帮助他安慰他而已,不必有什么心理负担!她对自己做着心理建设,并重重的点了点头,仿佛这样就会又多了一些勇气似的。

  因为是周末,下午课结束后,同学们便都纷纷回家了,费瑾借口老师找她还有事,让本想等她一起走的许维维先回去了。

  等到人走得差不多了后,她给妈妈打了电话说学校有事情会晚点回家,就凭着记忆往周喆住着的公寓走去。向来不擅长认路的她居然幸运的没找错地方。

  到了门口,保安帮她接通了他家的可视门铃,没有人接,应该是还没回家。费瑾无奈,向保安大叔道了谢后,走到大门口的花坛的台阶上坐了下来,决定一定要等到他回来为止。

  太阳还照在身上的时候没感觉,等太阳下了山,深秋的凉风一吹,就感觉到冷了。只穿了件薄毛衣的费瑾打了个哆嗦,热量在迅速流失,肚子也开始饿了,她缩了缩脖子,把毛衣袖子拉下来,蜷缩着用细细的胳膊把自己圈起来,感觉上似乎稍微暖和了一些。

  她抖着腿,左顾右盼,等待中的身影还是一直都没出现,眼看着天暗了下来,她有些焦虑,正考虑着要不要先回家算了,突然就听到了那个熟悉的声音:“你在这里干嘛?”费瑾惊喜的抬起头来,眼睛亮晶晶的看着面前的人,咧开嘴笑:“你终于回来了!”

  “我问你这么晚不回家呆在这里做什么?”周喆的脸上带着点疲惫的神色。

  费瑾站起身,谁知蹲坐得太久,腿已经麻掉了,这一站起来就感觉腿伸不直,脚掌更是如被千万根针扎一般,她顿时以一个可笑的姿势僵在了原地,摇摇晃晃,眼看站不住又要坐回地上去了……

  周喆眼疾手快,一把拉住她,帮着她站稳,费瑾忙把住他的胳膊,一边轻轻的活动着自己的脚,两个人就这么站了好一会,路过的行人都回头好奇的打量他们。

  终于等到脚上的麻痛感觉散了一些,费瑾试着走了两步。

  “我可以离开了吗?”周喆皱着眉头看着她。

  费瑾不好意思的放开抓着他的手,“你等一下,”她从包里掏出那块麻质的手帕递给他,“这个还给你,谢谢!”

  周喆奇怪的看了看她,接过手帕“哦”了一声,就准备转身离开。

  “哎!等一下,我还有事想找你。”

  “什么事?”

  “我今天看到你妈妈来找你了。你们遇到什么事了吗?我看你心情很不好的样子。如果有什么事你可以找我聊聊,嗯,可能有些不开心的事情说出来就好了,两个人商量着也许可以解决问题……”

  周喆的脸色慢慢的沉了下来,眼睛布满了浓浓的阴霾,他冷冷的看着费瑾,“你对别人的隐私就那么好奇吗?”他逼近一步,盯着费瑾冷笑,“你想知道些什么?你以为你是谁?!谁让你自作主张来管我的事情的?”

  他的声音听起来不大不小,还是很平静,却透着一股刺骨的寒冷,直直的不可防备的向着费瑾戳过来。费瑾如同鞭子被狠狠的抽了一下,冷风噎住了她的喉咙,一时语塞,她愣愣的看着他,感觉自己又忽然不认识面前的这个人了,他还是那个在晨光里对着她笑的那个少年吗?

  “女人是不是都爱犯贱?给个杆子就喜欢顺着往上爬。你想干什么?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周喆低下头看着她,嘴角含着丝嘲讽的冷笑,从牙缝里挤出声音,“你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关心我?想了解我?还是想投怀送抱?”

  费瑾的眼睛睁得大大的,里面慢慢的蓄满了泪水,她没想到自己的一番好意会遭受到这样的羞辱,也没想到这个冰冷的人身上还长满了冰冷的尖刺,毫不留情的戳得她浑身伤口,无地自容。

  她用力推开面前这个人,转身离开,在转头的瞬间,眼泪成串的掉落下来,被晚风吹落到了他的手上,触手冰冷。

  周喆的脸上闪过一丝痛苦的表情,看着那个踉踉跄跄跑远的小小的单薄身影,他闭了一下眼睛,摔了一下头,迈开步子追了上去。

  当费瑾的胳膊被抓住的时候,她的眼睛已经哭得通红,抽抽噎噎的看着他,用力的往后退,使劲儿的想抽回自己的胳膊,可怜人小力微,怎么都抽不回来,心里的委屈便越发的不可收拾,她顾不上他人侧目,干脆就放开了大哭起来。

  这一哭是天地变色,鸟雀无声,周喆被面前这个一反常态“哇哇”大哭着的姑娘给惊呆了,一筹莫展的他头痛的叹了口气,一手合上她大张着嚎啕大哭的嘴巴,一手掏出那块刚还回来的手帕,对着她的眼睛鼻子乱擦了一气,费瑾的哭声顿时被噎在了喉咙里,一抽一抽怒不可遏又不可置信的拿红肿的眼睛瞪他,鼻子嘴巴也是又红又肿,看上去又是可怜又是可笑。

  还没等她回过神来,她冰冷的身体就被拥进了一个温暖的,散发着药皂气息的怀抱中,他修长有力的手臂环着她,下巴搁在她的头顶,把她的哭泣闷在了怀里。两个人就这样静静的在风中拥抱了良久,四周围的声音都消失了,天地万物间仿佛就只剩下他们两个。

  周喆又把她带回了自己的公寓,安排她在沙发上坐好,拧了一把热毛巾给她擦脸。一场大哭耗费了费瑾仅剩的那点能量,整个人像是电量耗尽了的玩具娃娃般,变得愣愣傻傻的,任由着他摆布。

  接着他又给她下了碗面,推到她面前,她也乖乖的接过筷子,一吃起来就感觉到肚子早已饿扁了,看她孩子般吃得香甜,他的眼睛里多了些温度。

  看她吃差不多了,周喆沉吟片刻,似乎在思索该如何开口。

  “费瑾,你知道吗,这世界上我最爱的人是我妈,但我最恨的人也是我妈,因为是她导致了我处在现在这样的境地,她让我和别人不一样,因为她自私、懦弱,我恨她,但我又可怜她,有时候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她。”费瑾听着不由的放下了筷子,抬起头呆呆的看着他。

  “她让我讨厌这世上所有的女人,觉得她们卑劣,自私,虚荣,浅薄,虽然她是我的母亲,她生了我,还尽她的能力试图来保护我,但我还是恨她,恨她的不自爱,甚至恨她为什么要把我带到这个冰冷残忍的世上来……”周喆的声音有些微的颤抖,他停了下来,低头盯着自己紧紧交握的手一动不动,许久都出不了声。

  费瑾小心翼翼的伸出一只手去,轻轻的放在他的手背上,感觉到了他在微微颤抖。看着这样痛苦的周喆,自己心里的那一点委屈早已消散,只感觉心里又酸又涨,涨得发痛,眼圈又开始红了……她忍着泪,试图安慰他,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伸出另外一只手,用细细的手指努力的包住他的手,觉得这样也许可以给他一点点的安慰。

  周喆怔怔的看着这双包握着他的手,慢慢的抬起头看向她,额前的头发垂下来显得有些凌乱,深沉的布满了血丝的眼睛里还闪着些微的水光,有点憔悴,还有点软弱和无助,和平时总是冷静疏离的他很不一样。

  看着这样的他,费瑾的心像是被一只手大力的扭了一下,站起来绕过桌子来到他身边,鼓足勇气,把他抱在了自己小小的柔软的怀抱中,他靠在她怀里一动不动,时间仿佛在此刻凝固了。

  突然手机铃声响起,打破了凝固的气氛。

  “这一切没有想象的那么糟……”

  响起的是费瑾的手机,显示是妈妈,费瑾连忙接起电话,边听边走到窗边去。

  原来已经是晚上八点了,妈妈问她怎么还不回家,她匆忙的看了眼周喆,低声回说学校有事情,并表示马上就回家了。接完电话,她从沙发上拿起包,低头对着周喆轻声说:“我要先回家了,你自己,要好好的。”

  周喆也跟着站了起来,拿起钥匙和钱包,“不行,现在太晚了,还是我送你回去。”

  语气坚决,不容拒绝,费瑾只得由他。

  跟在他身后,看着他干净帅气的后脑勺,心里偷偷的泛出了一丝甜蜜。

  在出租车上周喆一直握着她的手没有放开,他的手大大的,暖暖的,费瑾有些贪婪的享受着这片刻难得的温馨,直到下车的时候,他的手还没有放开。费瑾的手心里已经冒汗了,而且这个时间点,小区里还有不少人人在散步,指不定就会碰到熟人,费瑾轻轻的挣开了他的手,顺便偷偷的在衣服上蹭了蹭手汗。

  走到她家楼下俩人默默相对了片刻,空气中似乎能隐隐嗅到晚桂独有的浓到化不开的馥郁甜蜜的香气。

  周喆低头看着她,伸出手帮她把被风吹乱的头发拨到耳朵后面去,“快进去吧。”他低低的嗓音略带了点沙哑,显得格外的温柔。

  费瑾脸上微微发热,她抬头羞涩的笑着点点头,“那我上去了,你也早点回去吧,好好休息,下周见。”

  周喆拿下巴点点防盗门,说:“你上去吧,我看着你上去。”

  费瑾轻声说了声“再见”,转身跑进了楼道。

  三步并两步的跑到楼上,没来得及搭理妈妈的询问,先冲进自己房间的窗口,探出脑袋去看,见他还站在楼下,远远看去,路灯下他的身影被拉得长长的,看上去格外孤单。

  她的心不由得又疼了起来。

  看他又站了一会,便转身慢慢离开了……

  “看什么呐?吃饭了没?”妈妈端着一盘葡萄进来,好奇的看着她问。

  “没什么。”她转过身,跑过去抱住妈妈温暖柔软的胳膊,心情复杂的把脑袋搁在妈妈的肩头,低声说:“妈妈,我爱你!”

  “哟,这是怎么啦?这么大还撒娇!”

  “妈妈我很爱你!”

  “好,爱我爱我!妈妈也爱你。”妈妈一下一下用手温柔的摩挲着她的脑袋,感觉这个养了16年的女儿仿佛又变回了那个柔软可爱的流着口水咿咿呀呀的小奶娃娃,对她有着无限的依恋和绝对的信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