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费尽周折

第九章

费尽周折 陈鱼不落雁 4111 2019-08-17 09:08:29

  许维维照例在星期天的下午回了寝室。

  自从关于费瑾和周喆的流言漫天飞了之后,费瑾成了几乎大部分女生的公敌,寝室里的女生除了许维维,其他人也都有意无意的疏远了费瑾。

  她们在背后议论费瑾并做一些毫无根据的猜测时还被许维维意外撞见过,为好友打抱不平的许维维气得差一点和她们当场闹了起来,硬是被费瑾拖开了,之后也算彻底撕破了脸。

  费瑾对于其他人的说长道短并不放在心上,但一起生活在一个寝室一年多,相对来说比较亲密的室友对她的排挤和非议的确令她很伤心,表面上装作若无其事,实际上她消沉了很多。

  许维维心疼好友,但又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在一旁又急又气。反而是费瑾常常劝慰她说,也是劝慰她自己:面对流言,去做无谓的辩争不仅于事无补,反而使得自己心情也变得不好,那真的是得不偿失!既然无法阻止他人,那就劝慰自己不要去太过在意,时间可以改变一切。其实别人怎么想一点都不重要,因为那都是一些无所谓的人,重要的是自己怎么想。

  不过这个下午刚到寝室,许维维却意外的从费瑾的脸上发现了久违了的发自内心的笑容,连看书的时候也是含着一丝似有若无的微笑。

  虽然感觉到不太正常但她不敢问,只在整理东西的间隙不时的看她一眼,再看她一眼,直到费瑾被看得不耐烦了,放下手中的书说:“好啦,别看我了!走吧,我们去散散步。”

  俩人牵着手慢慢的走在实验楼背后的那条林荫道上。

  秋风起,秋叶黄,路上零星的散落着枯黄的树叶,深深浅浅的黄色叠加红砖铺就的路面,整个色调特别秋天。

  “说,有什么好事瞒着我?”许维维一到没人处就急着发问。

  费瑾却只认认真真的把玩着手中的一枚梧桐树叶,含着浅浅的笑不说话。

  许维维急了,停住脚步赖着不肯继续走,“别卖关子了,快点,告诉我啦!”

  见费瑾还是笑而不答,许维维眼珠子一转,脸上露出她的招牌狐狸笑,鬼鬼的说:“是不是谈恋爱啦?”

  费瑾闻言把手中的叶子扔到她头上,说:“别胡说!才没有!”

  “还说没有!你看你那一脸桃花,快,老实交代,什么情况?”许维维故意板起脸,“连我都瞒,还能不能愉快的做朋友啦?!”

  “其实,呃,也没什么事。反正不是你想的那样。”

  “别支支吾吾了,痛快点。”

  “维维,我好像喜欢上一个人了。”费瑾说完连耳朵都红了,低下头看自己的脚尖。

  “看,我没猜错吧!小妮子果然春心动了。”

  “许维维!!”

  “好好好,我不说了!你说,你说好不好?”许维维挡住费瑾挥过来的九阴白骨爪,顺势搭住她的肩膀。

  “谁呀?我认识吗?帅不帅?”

  “我觉得,我好像喜欢上周喆了。”费瑾慢吞吞的说。

  “啊?他!”许维维停下了脚步,“小瑾,你是认真的?那他知道吗?他什么反应啊?”

  “我不知道。”

  “什么叫不知道?”

  “他不知道我喜欢他。”

  “切,原来是单恋!不过周喆这个人好像有点复杂呢,他又那么高冷,你不是来真的吧?”

  “其实他并不是你看到的那样子的。”

  “那是哪样子的呀?”

  “……,不过我没打算要告诉他我喜欢他的事情。”

  “什么?你要继续单恋呀?单恋很痛苦的,你说你好好一朵班花,大把的优秀男生追你,你不要,偏偏要去单恋一座移动冰山,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喜欢自虐吗?这样浪费你的青春和美貌会遭天谴的!夏威岂不是要哭死!”

  费瑾没去理会许维维的调侃,抬头看着天上缓慢移动的云朵,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别人怎么想我不会去管,我自己的感觉我也不会去压抑,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这是我自己的事,我开心就好。”

  许维维默默的看着费瑾,叹了口气,心里说道:“傻丫头,我是怕你会伤心。”但她什么都没说,拉了拉费瑾的马尾,“好!作为你最贴心的小宝贝,我决定支持你!走,吃饭去!”

  对于费瑾的单恋,许维维并不乐观。

  她所认识的费瑾单纯、热情,又冲动,极容易感情用事,但也正是因为她是这样的个性,才令许维维觉得她是一个值得交往的好朋友,因为她不会对你玩心思耍心眼,和谁投缘就会一股脑的把自己的心掏出来,不遮不掩。

  但这样的个性也特别容易受到伤害,虽然面对伤害时她总表现得满不在乎,也正是因为如此,许维维才更心疼和担心她。

  许维维家住在学校附近的小区,虽然她在寝室有床位,但也经常在晚自习结束后回家住,毕竟家里的床更舒服,饭菜更可口。

  不过有得必有失,所谓鱼与熊掌不可兼得,要在家里享受的同时也要承受老妈的唠叨。

  老妈的那一套说辞,许维维基本上已经会背了。

  所以久经考验的她练就了一门“神功”,给耳朵安上了开关,一边面带微笑态度诚恳的应对妈妈的狂轰滥炸,一边神游太虚,游走在自己的世界里不受干扰。

  不过“神功”也有不灵的时候,这次走神走得有点远,没控制好面部肌肉,头点得不够及时,同时笑容稍显虚伪了,老妈的如来神掌便猝不及防的向她袭来,惊吓之下仓惶的夺门而逃。

  许维维悻悻的走在灯火辉煌的繁华街头,顺便在路边买了根雪糕边走边啃,路过隔壁“颐景花苑”时,看到一男一女两个有点眼熟的身影走了进去。

  那个女的一把乌黑的长发,身材窈窕高挑,这不是2班的吴繁漪吗?!

  怀着一颗“八卦无罪”的心,许维维偷偷跟了上去,想看看一起的那个男的是谁。

  当那个男的偏过头刷卡的瞬间,许维维看了个正着,居然是好友的暗恋对象,“冰山”周喆!

  这孤男寡女一起在晚上九点半进同一个小区,看起来关系匪浅呀!

  本着对好友负责的心,许维维急着想跟进去看个究竟,却被门口保安拦了下来。

  她借口找朋友,被要求和朋友通话,她当然没有“朋友”可以通话,只好借口打电话溜之大吉。

  回家的路上她越想越不对,但又想不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心里如百爪挠心,纠结着要不要把自己看到的告诉费瑾,这一纠结,许维维这个晚上翻来覆去的没有睡好,第二天差点迟到。

  匆匆忙忙的刚好和班主任前后脚进教室,没被抓个正着,许维维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班主任何翔在上面讲着关于下半学期文理科分班的事情,费瑾偷空好奇的看看她,趁班主任不注意,偷偷摸摸的递了个巧克力派给她,许维维冲她抛了个媚眼,用口型表示了谢意。

  早自习散了之后,许维维又在位子上纠结了半天,最后还是决定先不和费瑾说。

  毕竟事情究竟怎样她也不清楚,搞不好是误会,再加上费瑾现在只是单方面喜欢周喆,这俩人之间会不会有下一步进展都不一定,何必说这些让费瑾难过呢?

  想通了,许维维便安定了一些,开始纠结选择文科班还是理科班的事情。

  费瑾是语文课代表,英语也不错,但是数理化就差强人意了,毋庸置疑肯定是选择文科。

  而许维维每科都差不多,不好不坏的在中游浮动,按说是理科班将来高考选择专业的面更广一些,但是又舍不得和好友分开。

  最后还是费瑾的一番分析解除了她的烦恼:反正还在一个寝室住着,不在一个教室上课有什么关系,而且将来考同一个城市的大学的几率也会更高,其实也没什么不好。

  于是她们就此约定,将来去同一个地方上大学,要做彼此一辈子的好朋友。

  昨天中途跑路的后果就是今天许维维不敢回家,怕被老妈给拆了。

  偶尔住一下寝室也不错,虽然洗澡不方便,床板也比较硬,十点以后还要熄灯,但也不用听老妈的唠叨了呀!

  许维维还有一个大她7岁的哥哥,所以父母的年龄比同龄人的父母要大,如今正值更年期的老妈碰上了她这个青春期,各种碰撞,家里经常因此闹得鸡飞狗跳。

  熄灯已经半个多小时了,许维维在上铺床上还清醒的盯着屋顶看,下铺的费瑾似乎也还没睡着,不时的翻个身。

  许维维勾起嘴唇,露出一个邪恶的微笑,她把脑袋探出自己的床,一头长发倒垂着,对着费瑾的脸吹气。

  费瑾挠了挠被吹得痒痒的脸,下意识的转头去看,猝不及防的被许维维倒挂的脑袋吓了一大跳,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又赶紧捂住嘴巴。

  被吵醒的室友发出抗议的呻吟,许维维倒在自己床上滚来滚去捂着嘴发出闷闷的笑声,费瑾意识到是许维维的恶作剧,恨恨的冲着床板踹了一脚。

  许维维笑够了,蹑手蹑脚的下床来,挤到费瑾身边,试图安慰被吓到的费瑾,却又忍不住笑到浑身发抖。

  费瑾没好气的捏着她两边的腮帮子上的肉,压低声音恨恨的说:“你笑死算了,臭狐狸!”

  “好了好了,我不笑了,对不起、对不起!”许维维揉着自己的腮帮子,端端正正的在枕头上睡好,拿脑袋碰了碰费瑾的脑袋,“别生气了,我是看你没睡着想逗逗你,谁知道你这么不经吓。干嘛,睡不着呀?”

  “没有,我睡着了。”费瑾闭着眼睛回答。

  “切,别装啦,我也睡不着。”费瑾睁开眼睛转头看她,月光下她的眼睛黑白分明。

  “你怎么也睡不着?有心事?”

  “没有!”许维维叠起胳膊架在脑后,“好几天没住寝室了,感觉有点不习惯。”

  费瑾凑近她,在她耳边轻轻说道:“其实这几天我一直在想一件事。那天在酒吧我看到吴繁漪和周喆在一起,吴繁漪好像在哭,反正情绪有点激动。也不知道他俩之间会有什么事。”说到后面,她的声音有点闷闷的。

  许维维闻言抬起身子来看她,“那你怎么不问呀?”

  “问谁呀?吴繁漪?我和她又没有那么熟,而且那天晚上她后来看我的眼神怪怪的,我不敢问。”

  许维维了然的点点头,“那周喆呢?你也没问他?”

  “我怎么问得出口!再说了,我凭什么去问呀?”

  “你别想那么多呀,单纯好奇问一下不行吗?”

  “我不敢……”

  许维维怒其不争的点了点她的脑袋,叹了口气躺了回去。

  沉默了一会儿,她压着嗓子说:“其实,我也有件事情,一直想不好要不要和你说。”

  费瑾抬眼看了看她,“我俩有什么事不能直说啊?”

  “那你听了可别多心,说不定是我看错了。”

  费瑾拧着眉头的看她,一脸的纳闷。

  “但是不告诉你我又感觉心里憋得慌!”许维维转脸看着上铺得床板,“其实,我昨天也看到吴繁漪和周喆在一起了。一起进了我家隔壁的那个小区。”

  许维维说完发现费瑾看着她没反应,转头拿胳膊杵了杵她,“喂,小瑾!你还好吧?你别这样,其实路灯比较暗,可能是我看错了。或许他们家都在这个小区,一起结伴回家也有可能啊。小瑾?”

  费瑾从愣神中回过神来,冲着许维维故作轻松的笑了一下,笑容里有苦涩的味道,“我没事!维维,其实本来就是我单方面喜欢他,他又不知道,他和吴繁漪那么配,其实我有什么资格多心呀。”费瑾想笑一笑,却发现根本控制不住自己往下弯的嘴角,她声音里带了一丝哭腔,“维维,怎么办?我觉得自己真的已经很喜欢他了,我真的没想到自己会喜欢上他的,但他对着我笑的时候我觉得我已经沦陷了。如果吴繁漪真的是他女朋友,那我又该怎么办呀?”

  许维维看着好友的脸,无奈的叹了口气,伸手抱着呜咽的她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两个女孩就这样相互依偎着睡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