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费尽周折

第六章

费尽周折 陈鱼不落雁 1962 2019-08-15 14:02:58

  这一夜费瑾睡得并不安稳,直到凌晨三点才迷迷糊糊睡去,睡到正酣时,突然听到敲门声,她翻了个身没去理会,敲门声还在继续,轻轻的,却很坚持。

  费瑾叹了口气,闭着眼睛爬起来,顶着头乱发慢吞吞的去开门。

  大周末的,室友明明都不在,难道是谁突然回来了,还没带钥匙?

  “谁啊?”她揉着眼睛问。

  “你好费瑾!睡醒了吗?我给你带午饭了。”不熟悉的声音令她突然清醒,来人让她很是意外,“吴繁漪?”

  吴繁漪举了举拎着的肯德基袋子,“不能请我进去吗?”

  没睡够的费瑾脑袋转得比平时慢了半拍,傻看了她半天后问道:“请进!但是你为什么要给我带饭呀?”

  吴繁漪笑了一下,露出右边的一颗虎牙,“因为我有事想求你帮忙呀。”

  费瑾听她这么一说,就不好意思继续让人家杵在门口了,忙把人让了进来。

  吴繁漪是高2班的女神,173的高挑身材在全校女生中是鹤立鸡群般的存在,一头浓密黑长直是她的标志,虽然不是学霸型选手,但因为长得明眸皓齿,身材高挑匀称,且浑身遍布艺术细菌,弹得一手好钢琴,屡屡在学校文艺汇演中展露风采,所以在学校里都有着极高的知名度,几乎没有人不认识她,走在路上更是如同明星般自带光环。

  平时她和费瑾并没有什么来往,只因费瑾是学校团委的宣传干事,所以经常会因为各种文艺演出之类的事情和她有接触,一来二去也算是点头之交,但最近俩人并没有什么交集,所以她到寝室来找她,还帮她带饭的“亲密好友行为”令费瑾很是意外和不解。

  但吴繁漪貌似很坦然,进来后就自然的坐到费瑾的床沿,把袋子里的食物取出来在桌上放好,给饮料插上吸管,看见作为主人的费瑾反而手足无措的站在一边,不禁笑了,露出雪白的牙齿,冲她扬了扬手中的汉堡包,“来吧,我们开动吧!”

  费瑾拖了把椅子坐到吴繁漪对面,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一小口一小口食不知味的咬着手里的汉堡,一时间房间里只听到咀嚼食物的声音。

  “对了,吴繁漪,你刚才说要找我帮忙,是什么事呀?”

  “哦,是这样的。”吴繁漪放下手里的汉堡,清了清嗓子说,“夏威今天生日,他拜托我请你一起去。”

  费瑾闻言呛了一下,赶紧喝了一口可乐,放下手里的汉堡,她蹙眉道:“他干嘛非要我去他生日会啊?我都说不去了,我和他的那帮朋友也不熟,去了也没意思。再说了,就算真想邀请我,为什么不自己邀请我?我也好当面拒绝他,省得你们一个两个的来当说客。”

  “面对自己在乎的人,总是会特别的紧张,怕被拒绝,不是吗?”吴繁漪微笑着看着她,“这段时间他特别沮丧,心情一直都很差,跟家里也大吵了一架,又什么都不说,他妈妈很担心他,让我私下里探探底,我大概的知道症结所在,就是因为你。但这种事情真的很难劝的,他如果做得到,早就放手了,实在是太喜欢你了。尽管他不说,但我们都知道,如果他看到你去参加他的生日会,一定会很开心,就算只是作为一个普通同学去参加,所以我才厚着脸皮来拜托你,希望你不要怪我冒昧。”

  “我真的只把他当作普通同学,普通朋友,他大可不必想太多……”

  “费瑾!”吴繁漪突然握住费瑾的手,“费瑾,夏威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很要好的朋友,看到他这样颓丧的样子,我真的很不忍心。你就当参加一个普通好朋友的生日会吧!不可以吗?就当陪我去了,好吗?我知道昨天王超他们很过分,他们那群男生不会说话,你别往心里去,我替他们向你道歉。”

  “你别……唉,不用这样的!”费瑾的紧紧的被吴繁漪握着,诚恳又带着几分哀求眼神令她无法招架,“好吧,我答应你一起去。但我不能呆到太晚。”

  “没问题!”吴繁漪开心的笑起来,露出两个深深的梨涡,显得格外的甜美,费瑾看着她的如花笑靥,心里不禁感叹:好一个美人儿!为什么夏威不去喜欢这样的大美人,一定要来喜欢我呢?

  “太好了!谢谢你费瑾!那你先休息一下,那我们七点钟一起出发,待会儿你陪我先去选个生日礼物,一言为定咯!我先走了。”可能担心费瑾返回,她快速说完便起身迈着轻快的步伐离开了。

  费瑾回头只来得及看到她的一角裙角飘过门口,脚步声渐渐远去……但她没看到的是,一走出门口,吴繁漪脸上的笑容就敛得干干净净,眼睛里闪过一丝嘲弄和阴霾。

  费瑾味同嚼蜡的吃完剩下的午餐,坐在桌前发了会儿呆,心里有些茫然,又有些后悔,昨天那么义正词严的拒绝了王超,今天还真不知道怎么去面对晚上的生日会。

  夏威喜欢她的事情其实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从高一开始一直到现在,闹得沸沸扬扬,高二段的学生基本上人尽皆知。

  他的“喜欢”太高调,太张扬,常常会令费瑾浑身紧张,不知所措,虽然她已经数次明明确确的表示不能接受,但他还总是锲而不舍的送各种小礼物小零食,出尽百宝的想要讨好她,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样子,不知道是真的太喜欢她了,还是因为求而不得的不甘心。

  直到这次周喆被打事件的发生后,他才突然安静消沉了下来,费瑾依稀感觉到一些,但她没有心思去在意,去关心,因为这不是她可以控制的,她的一颗心此时莫名其妙的系在某个人身上,根本无暇顾及其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