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费尽周折

第五章

费尽周折 陈鱼不落雁 2682 2019-08-14 11:03:00

  就快到中秋节了,月光如水流泻,透过薄薄的窗帘照在费瑾的床头,照得她了无睡意,干脆起来靠在床头闭目养神。

  室友都睡熟了,静谧的空气里,舒缓悠长的呼吸声此起彼伏。

  费瑾缓慢的起身,在宽大的棉睡裙外披了件外套,趿上拖鞋,蹑手蹑脚的打开门走了出去。

  宿舍区大铁门内有一块空地,种了些花草树木,放置了几张石桌石凳,平时常用来被学生们用来晾晒被子衣物,偶尔课余也有学生也会结伴在这里闲坐看书聊天。

  此刻夜已深,空地没有人,只有树影森森、秋虫唧唧,路灯昏昏暗暗,好在有大月亮,驱走了不少阴霾。

  费瑾找了条石凳蜷腿坐下,抱着膝,下巴搁在膝盖上,在月亮底下默默想着自己的少女心事。

  正想得出神,突然听到身后有树叶被踩到的“悉悉索索”的声音,这大晚上的,在这通常有着各种“故事”“传说”的校园里,任她胆子再大也不禁汗毛竖立,跳起身来转头低喝:“谁?”

  脚步声停了下来,费瑾双手紧抓着衣襟,眯着她三百度的近视眼死死盯着声音的来源处看,昏暗中模模糊糊的只看到有个瘦高的人影站在树底下。那人似乎被她的喝问惊了一下,愣了愣又若无其事的拍拍自己身上的落叶,继续向她走过来。

  “谁?咦,是你,周喆?”费瑾提着的心放了下来,轻轻松了一口气,埋怨道:“大晚上的你干嘛在这儿吓人呀!”

  周喆皱着眉头看着她,似乎在思考该怎么回答她的问话,“我没有想要吓人。我只是在那儿坐着。”他淡淡的说道,并指了指身后的大树。

  费瑾倏然反应过来似乎自己才是后来的闯入者,她的脸上一热,下意识的抬手摸了摸脸,幸好是大黑夜!

  黑暗中,她似乎看到他笑了一下。

  费瑾讪讪的搓搓自己的脸,“你干嘛半夜不睡觉在这儿坐着?”

  “那你呢?”周喆的言下之意就是“你自己还不是一样还来问我”,但紧接着他便又回答道:“睡不着的时候我喜欢来这儿清净一下。”

  “呃,哦……那个,你,最近还好吗?”费瑾犹豫了一下,艰难的问道。

  他沉默了一下,空气里有种凝重的感觉。“你这是在表示关心我吗?”没她回应,他又冷笑了一下,飞快的说:“还是说只是好奇?想多知道些内幕?”

  费瑾对他的反应先是愕然,而后又有些生气,刚刚她还觉得他和以前有点不一样了,似乎有了些温度,但为什么转瞬间他又变回到浑身带满了刺,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了!

  “为什么你总是这样?总是刻意的曲解别人的好意?总是拒绝别人的关心?总是觉得别人会伤害你?你这个样子让我觉得你那天挨揍不是没有原因的!“

  “好意?关心?那个别人是指你吗?”他冷笑,“哈,我被揍当然有原因,你对这个原因也好奇吗?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们都是怀着猎奇的想法想要来刺探别人的隐私,但是麻烦请不要打着关心的旗号!”说着他拨开挡在他面前的费瑾准备离去。

  穿着软底拖鞋的费瑾冷不防被推了一把,往后一退刚好踩在了一块突出的石头上,脚一歪便摔倒了,手下意识的往地上一撑,顿时感觉到一阵刺痛。此刻她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无语的抬头问苍天:为什么每次碰到他,她都要受一次伤?

  意识到自己把费瑾推到了,周喆愣住了,收回正要走开的脚步,回过身来想要扶起她。

  费瑾避开他伸过来的手,自己挣扎着爬了起来,对着月光低头研究手掌上的伤口。

  一阵难堪的沉默之后,他突然说话了,“其实,那天来打我的人是我爸的老婆派来的人……”

  这句乍听起来有点拗口,且信息量巨大,费瑾一时有些犯迷糊,努力的消化着他说的话,都顾不上手上的伤口,待她灵光一闪明白过来时,顿时傻在了原地,只睁大眼睛呆呆的望着他。

  月光下的他茫然的看着前方,面色看似平静,但紧握着的拳头和微微颤动的肩膀暴露了他掩盖在平静表面之下的不忿和耻辱,他艰难的说道:“我生活的世界是个不正常的世界,每个人都不正常,我也不正常。所以不要试图接近我或者了解我,离我远点。”

  他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月亮在这个时候躲进了云层里,他低着头把脸埋在阴影里,费瑾看不清楚他脸上的表情。

  “我先走了。”他轻轻的说。

  那天晚上费瑾忘了自己是怎么回到寝室床上的,只记得那晚的月亮似乎一直挂在窗口,看着她,直到她朦胧睡去。

  枯燥乏味的校园生活还在继续,校园里学霸们继续当着学霸,无聊的人也继续在聊着八卦,而八卦的当事人早已经不是当时的心情。

  就拿费瑾来说,别人的交头接耳无论是否关乎于她,她都已经不那么在意了,她一如既往的抬头挺胸、步履轻松的在校园里穿行,唯一小小的变化可能就是在路过2班教室的时候心情会变得忐忑,眼神总是不自觉的穿过玻璃窗,准确无误的落在那个座位上的那个身影,有时候冷不丁撞上对方的视线,心脏就会漏跳一拍,心里的秘密仿佛被看穿了,立马匆匆收回目光,心如鹿撞。

  有时候看到他正低头忙于看书或做功课,她就会静静站在那儿注视几秒,看着他那习惯性微微皱着的眉头,和支着额头的修长干净的手指,内心似乎得到了某种满足。

  与此同时,费瑾没有看到这个教室里的另外一道看向她的眼神,那眼神里满含失落,还有悲伤。

  这个周五,费瑾又没有回家,父母都很忙,忙到都没时间和她交谈,电话已经成为她和父母之间唯一的沟通工具。

  吃过晚饭,她照例一个人在操场上带着耳机用MP3听英语原声电影练听力,一边遛圈消食,正走着,眼前一群人挡住了她的去路。抬眼一看,为首的是2班的王超,他是夏威的铁哥们,一向焦不离孟孟不离焦,今天夏威却不在,看他们的样子似乎是特地来找她的。

  费瑾摘下耳机,问道:“找我有事?”

  “明天夏威生日,晚上六点‘异时空’,你会来吧?”王超叼着根烟吊儿郎当的斜乜着眼看着她说。

  费瑾低头笑了一下,说:“帮我祝他生日快乐吧。我没接到过他的邀请,我也没时间去,不好意思。”说着她戴上耳机想要离开。

  王超扔掉烟蒂,一手扯住她的耳机线,“别这样,夏威平时怎么对你的?他生日你去一下怎么了?我们做兄弟的说好了要给他一个惊喜!”

  费瑾又是诧异又有点生气,她用力扯回自己的耳机线说:“惊喜?是指我吗?我是惊喜?!你们懂不懂得尊重人!对不起,我不当惊喜。”说着转身想要离开。

  “你现在搭上那个上海小白脸,也不怕得罪了人被一起揍?哦,对哦,已经揍过了!真是对苦命鸳鸯啊!”王超在她身后怪声怪气的喊着,那群男生闻言都哄笑起来。

  费瑾转身瞪着他,半晌才说道:“跟夏威说,他生日我不会去,你们就不要费心了。还有,是男人就别学女人传八卦,呈口舌之快算什么好汉!”费瑾戴上耳机,慢慢跑远了,她心里气得要命,握着的拳头指甲都掐进了肉里,但是她努力的强装镇定,一直到跑到离开那群男生的视线的地方才停下来,靠在墙上喘粗气,心里有着说不出的委屈。

  难听的话,你是可以选择不去听,但是架不住别人一定要到你面前来说,边说还边想看看你的表情是否精彩,这样的恶意,怎么会不令人受伤?她连这么几句话都受不了,不知道周喆在面对比她听到的要难听百倍的话时,是怎么去面对,又是怎么去习惯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