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费尽周折

第三章

费尽周折 陈鱼不落雁 2965 2019-08-13 18:31:33

  自“还披肩事件”发生后,这位新来的周喆同学便被班里的男生给孤立了。

  这些男生里大多是夏威的死党,夏威爱玩,且手头松,人大方,又是体育健将,男生们大多跟他聊得来,所以他虽然成绩一般,但在班里也算有点威望。

  但他似乎并不在意,也从不主动和班里的同学接近,连正常的聊天都很少有,更是从来不参加各种集体活动,一直都是独来独往。

  而女生们虽然对他没有太大恶意,但他那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的模样,也令她们只敢远观而不敢轻易接近,唯有吴繁漪偶尔会过去和他说几句话,大家冷眼旁观,见他并不抗拒但也丝毫不见热情。

  而费瑾自从那次2班教室里经历了那场莫名其妙的羞辱之后,便当作是完全不认识这个人,如同从未曾有过交集一样。

  这个周末,费瑾那身为主任医师的妈妈和一家塑料制造小厂东主的爸爸都因为忙于工作的事情没能在家,反正回家也是一个人,还只能吃泡面或外卖,费瑾干脆就没回家,至少学校里还有同学和老师为伴,食堂也有饭可以吃,对于这样的生活她早已经习以为常了。

  中午时分,她拎着个饭盒,慢吞吞的走在前往教师食堂的路上。因为是周末,学校里人并不多,除了几个家特别远的学生依然住校,其余的基本上都回家了,还有就是住校的一些外地的老师,所以学生的大食堂在周末是不开放的,大家都在教师食堂吃饭,不过小食堂的菜会特别好一些,这也算是留校的另一个好处吧。

  “你好,同学!哎,同学!”听到身后的叫声,费瑾下意识的回过头去,意外的发现叫她的居然是周喆的那位气质出众的妈妈,她身边站着的自然是那坨“冰块”,戴了一顶压得低低的棒球帽,没有打招呼。

  “阿姨你好!”略微踌躇了一下费瑾忙打了个招呼,再怎么样,人家妈妈并没有得罪她。

  “太好了,我们又碰面了!你还没吃饭吧?”

  费瑾向她晃了晃自己的饭盒,“正要去吃呢。”

  “那一起吧,我们去外面吃,阿姨请客。”

  “不用了阿姨……”想到要和这坨“冰块”一起吃饭,费瑾顿时毛骨耸然,怕自己会消化不良,立马拒绝。

  “别拒绝我,上次害你受伤,给阿姨一个机会补偿吧?”周喆妈妈拉住她的手一副不容拒绝的样子。

  “真的不用了……”

  “走吧走吧!”周喆妈妈不由分说的搂着费瑾的肩膀就往校外走去。而周喆则手插在口袋里,慢吞吞的跟在后面。

  费瑾尴尬的被硬拉着往前走,一路上左顾右盼,唯恐会遇见同学老师,恨不能把脸藏进领口去。

  她们学校附近还有几所大学,近几年随着房地产的开发,原本冷清的高教区附近增加多了不少居民小区,久而久之这边便形成了一个小商圈,开了不少服装店、餐厅、咖啡馆,其中不乏价廉物美的,所以尽管是周末,人流也并不少。

  他们三人走进一家看上去环境较为舒适的西式餐厅,坐定之后,费瑾依然有些不安的环顾四周,不经意的瞥到帽檐下周喆的嘴角泛着丝嘲弄的微笑。

  感觉到了她的目光,周喆转头看向窗外,顺便举手遮着口鼻轻咳了一下,顺便把那丝嘲笑也一起给咳掉了。

  费瑾收回目光,正襟危坐,有些拘谨的用手指抚弄着面前刀叉上的纹路。

  “同学,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我叫郁敏,你可以叫我敏姨。”

  “敏姨好!我叫费瑾,妈妈都叫我小瑾。”

  “好,那我就也叫你小瑾吧。你有什么忌口的食物吗?”

  “没,我什么都吃。”

  “真好!什么都爱吃最好了,很健康的。不像我家周喆,这不吃那不吃!”周喆眼睛看着窗外,假装什么都没听到。

  “对了,敏姨,很不好意思,上次您借我的那条披肩被我呃……不小心弄丢了,大概多少钱,我赔您。”

  一边正喝水的周喆突然呛咳起来,郁敏转脸诧异的看了他一眼,一边帮他拍着背一边回头看着费瑾说:“披肩?哦,那个呀,丢了就丢了,没关系的,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别放在心上。”

  费瑾还想说什么,这时食物上来了,费瑾看了看还在清着嗓子脸色显得有些不自然的周喆一眼,便打住了话头,低头默默的吃东西。

  回学校的路上只剩他们二人,一前一后沉默的行走着。

  “周喆!”

  前面的背影闻声停住了,但是没有回头也没有回话。

  费瑾只好对着背影说道:“你为什么那么讨厌我?”

  周喆顿了顿,转过身来看着她,认真的想了想,说:“我没有讨厌你。”

  “那你为什么……”

  没等费瑾说完,立刻他又接着说道:“但我也不喜欢你。换句话说,不只是你,其他人对我来说也一样,我对你们谈不上喜欢或讨厌。”

  “难道你没有朋友吗?你不喜欢交朋友吗?”

  “不喜欢!”他回答得非常快,“我喜欢一个人呆着,我不喜欢说太多,我讨厌麻烦的事情,和人交流太麻烦。”

  “和人交流太麻烦?所以你就罔顾他人感受,随心所欲的说或做一些伤害别人的事情吗?”

  “如果你指的是上次的事情,不好意思,我并没觉得我做得有什么不对,我把我的意思已经表达得很清楚了,但是你却是还是继续纠缠,这样让我感觉很麻烦,为了减少麻烦,我只好接受你的意见,接受了你想要还给我的东西。至于我怎么处理,我觉得和你其实并没有关系,你完全没必要那么介意,你完成了你想要完成的事不就可以了吗?”

  “可是……”

  “没什么好可是的。对不起,你现在已经在给我麻烦了,我不搭理你,我就什么都不用说;而现在,我回答了你一个问题,你立马又有第二个问题出来了,这就是麻烦。我今天已经有些累了,先走了。”

  他的声音不疾不徐,语调很平淡,似乎只是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说完了他想说的,他便自顾自离开了。

  费瑾被绕进了他的奇特的逻辑里绕不出来,怔怔的愣在了原地,眼睁睁看着他慢慢走远。一阵风吹过,路边梧桐树对着她舞动着无数的手掌,乱纷纷的热闹着,如同她此刻的思绪。

  正低头想得入神时,眼前突然出现一个冰激凌,抬头一看,只见夏威顶着一头精心打理过的“乱发”,扬着一双浓眉,桃花眼里含着笑看着她,左边的脸颊露出了一个长长的酒窝,给这张稍显桀骜的脸添了几分稚气。

  不可否认,夏威的形象是真的不错,高大、阳光、帅气之类已经被用俗了的词语都可以用在他身上,几乎像个从日本漫画里走出来的美少年,看上去似乎调皮捣蛋,但有时候又会露出几分诚挚的天真。

  “毒日头底下想什么呐这么入神?”

  “没什么。”费瑾看了看他,低头错身闪开。

  “喂,冰激凌快化了,帮忙吃了吧。”他拿着冰激淋冲她递了递。

  “你自己吃吧。我不爱吃甜的!”费瑾皱着眉头看他。

  “你不吃甜的,我更不吃了,这就是女人吃的玩意儿!!”

  费瑾白了他一眼,伸手接过冰激凌,“女人吃的玩意儿你还去买?买的时候就不嫌丢人啦?你这是赤裸裸的性别歧视!”

  “歧视谁我也不敢歧视你呀!”夏威嬉皮笑脸的应对着她的调侃,“周末怎么没回家?我刚才就看见你了。”

  “在哪儿看见的?”是费瑾喜欢里面带点果仁的巧克力冰激凌,她吃得津津有味,边吃边问。

  “你们进那家餐厅的时候我就看到了,你还鬼鬼祟祟的到处看。”夏威双手插在裤兜里边走边踢着脚下滚动的小石子。

  费瑾闻言心思一移,便被呛到了,“谁鬼鬼祟祟的了?!”她边咳边说,一句话说得破破碎碎的。

  夏威边笑边帮她拍背,“好了好了,我说错了,你是光明正大的四处张望,一点也不鬼鬼祟祟!你和他们很熟吗?”

  费瑾的咳嗽终于止住了,她躲开他的手,边掏出纸巾擦咳出了眼泪的眼睛,边说,“其实也不是很熟,就是之前偶然认识的,主要是和他妈妈认识……咦,关你什么事呀问那么多?”费瑾反应过来发现自己说太多了。

  “因为你觉得不应该瞒我所以就不由自主的告诉我了呗!”夏威嬉皮笑脸道。

  “滚!不和你说了,我回寝室了。都怪你,害得我快咳死了!”费瑾背对着他扬了扬手,便快步走进了寝室楼。

  夏威站在原地看着她走远的背影,脸上得笑容就慢慢的收了起来,眼神里若有所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