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费尽周折

第二章

费尽周折 陈鱼不落雁 2805 2019-08-12 20:59:19

  201寝室晚上的卧谈会照例在十点钟熄灯后按时召开了。

  “哎,你们知道吗?今天2班又来了一个极品大帅哥哟!”素有狗仔队长之称的方盼盼首先开腔了,她的关注点永远都是女生最感兴趣的八卦,比如哪班有帅哥,哪班有美女,帅哥有没有女朋友,谁和谁在一起偷偷谈恋爱,谁又被谁甩了……所以有她在,女生们是永远不会缺少话题。

  “大波,什么帅哥呀?有多帅?”方盼盼是个人缘好人面广消息灵通的胖女孩的,而且从来不以自已的身材为耻,寝室里的女孩儿们都亲切管她叫“大波”。发问的是大波的上铺,正“咔咔”吃着薯片的丁玲珑。

  “也还好吧,我觉得一般,没夏威帅。”对面上铺的商英边打着手电看小说边淡淡的插了一嘴。

  “英英,你见过呀?什么样子的?说说,快说说!”一拿来和校草比,吃瓜群众的好奇心却彻底被挑了起来。

  “你们知道什么,人家是魔都来的,气质跟我们这儿的男生完全不一样。帅可不是光看五官的,那是种气场,由内而外的!感觉不像是一般小市民家庭出身的。”大波神秘兮兮的说道。

  “那有什么,人夏威家也有钱呀!再说了,那么有气场有身份的人物干嘛从大城市跑来我们这种小地方上学呀?”

  “那能一样吗?夏威家是有钱,但他爸开的只是奔驰。你知道那帅哥今天是坐什么车来的吗?玛萨拉蒂!档次差的不是一点点好吧!今天一起来的那女的拎的包可是爱马仕的,一个包可以换一辆中档车呢!”

  “只是奔驰!哈哈,大波,你膨胀了!”

  “这么贵啊!这帅哥不会是被富婆包养的吧?”

  “难说!不过那富婆挺漂亮的,气质不错,被这样的富婆包养也不错啊!”

  “干嘛,你也想被包养?那得找干爹,不过干爹很少有帅的,还是帅哥占便宜呀!”

  女孩儿们说得兴起,口无遮拦起来。

  “你们别胡说了!”一直没吱声的费瑾忍不住插嘴,“人家是母子。”

  “咦,你怎么知道的?你认识他们吗?”一向不爱八卦的费瑾居然突然爆出大家都不知道的内幕,女孩儿们不禁好奇的追问。

  “呃,算是认识吧。”费瑾不禁后悔插了这一嘴。

  “什么叫算呀?认识就认识,不认识就不认识,说说嘛,怎么认识的?”

  “唉,真好,美女就是占便宜,高富帅也比别人认识得快!”商英酸溜溜的说。

  “哎呀,你们怎么那么八卦呀!别说了,待会儿把宿管老头招来了。”许维维帮着费瑾岔开话题。

  “老头没那么早来,说嘛,费瑾……”

  突然门口传来一声熟悉的咳嗽,女孩儿们立马屏息收声,大气不敢出,卧谈会就此提前结束。

  费瑾暗暗松了口气,心里越发后悔,原本就和人家不熟,只是意外的遭遇了,也算不上认识,却一不留神就说漏嘴了,不知道会被人编排成什么样子呢,烦躁!她翻了个身,面对墙壁,抚摸着手肘上的擦伤,慢慢睡去。

  早上一进教室,先来的正上早自习的同学都用异样的或暧昧的眼神打量费瑾,费瑾和许维维面面相觑的走到自己的位置。

  一打开桌板,费瑾就知道为什么大家都这么奇怪的看她了,课桌洞里赫然放着一瓶旺仔牛奶和一包旺旺煎饼,牛奶罐上还贴着张纸条,上面写着:“旺仔会替我看着你吃完。祝好胃口!”

  费瑾不禁感到一阵恶寒,大夏天里冒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这种肉麻的事情除了夏威,别人估计都做不出来。

  费瑾冲许维维眨眨眼,许维维过来一看就明白了,说:“不吃白不吃,刚好没吃早饭。”俩人“咔嚓咔嚓”的一起把饼干分着吃完了。

  “对了,维维,待会儿你陪我去趟2班。”

  “干嘛?去向夏威致谢呀?”

  费瑾轻拍了许维维一下,“什么呀!昨天我不是淋湿了嘛,那个周喆的妈妈借了我一件披肩,感觉挺贵的,你陪我一起去还给他。”

  “周喆?谁呀?”许维维一脸迷糊。

  “什么记性呀!就是昨天我撞到的那个人,新转学过来的。”

  “哦,那帅哥!喂,明明是你没告诉我人家叫周喆,还赖我记性差!”

  “你就说去不去吧?!”

  “去去去,我陪你去,姑奶奶!顺便去谢谢人家夏威的早餐……”

  “要谢你自己谢去!”

  “不好吧,人家明明想要的是你的谢!”

  “小蹄子皮痒啦?”

  来到一门之隔的2班后门,正站门口往里张望,坐后排的坏小子们看到她们开始起哄,“喂,夏威,看看谁来看你啦!”

  其中的一个高个子男生转过身来,看到费瑾,眼睛一亮,伸手推了一把身边起哄男生的脑袋,扬了扬神气的浓眉,起身冲她走来。

  费瑾不由得心里一阵慌乱,“呃,我不是找你!那个,帮我叫一下你们班那位新来的同学好吗?”

  夏威停住了脚步,尴尬在脸上一闪而过,但立刻恢复了自然,悠然把手插在牛仔裤口袋里,坐在后排的桌子上,眯了眯眼睛,带着点冷笑,大喊了一声:“新来的,有人找!”

   坐倒数第二排的那个理着干净短发的脑袋迟疑了一下,转头看了看费瑾,“有什么事吗?”

  费瑾略迟疑,“你来一下,我有点事情找你。”

  周喆皱眉,但还是放下笔走到后门口。

  费瑾把手里的装着披肩的袋子递给他说:“这是你妈妈昨天借给我的披肩,已经洗干净了,麻烦你帮我还给她,谢谢!”

  周喆并不接,他又皱了皱眉头说:“她已经回去了,我最近也见不着她,披肩你留着吧。”

  “不行!这披肩看样子挺贵的,还是还给她比较好。”

  周喆不再说话,从她手里接过袋子,转身回去了,路过垃圾筒时顺手把手里的披肩连袋子一起扔了进去,走回自己的位置,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般的坐下继续看自己的书。

  费瑾目瞪口呆的看着他这一连串的动作,脸上的笑僵住了,脑门上的筋狠狠的跳了几下,她攥了攥拳头,不顾周围好奇的探究的或者嘲弄的眼神,咬咬牙走到周喆桌边,“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只是想把阿姨的东西还给她,你怎么能给扔了!”

  周喆把手里的书一推,抬眼看着她说:“阿姨?哪位谁是你阿姨?我们是亲戚吗?还是说跟你很熟?”

  费瑾张口结舌,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继续平静说道:“好,首先我已经告诉你不需要还,但是你说你一定要还,那我替她收下了,但这东西既然还给我了,我怎么处理应该和你没有关系吧?你为什么还要过来质问我呢?凭什么?”说完他便不再看她,只低头看自己面前的书。

  费瑾被突如其来的抢白了一通,原本嘴巴就笨,一时间脸红得快滴出血来,眼泪也不争气的冒了出来,她实在不明白自己是什么地方招惹到他了,居然被如此无礼地对待,心里很是愤怒又是委屈。

  正一边冷眼看好戏的夏威一看到费瑾的眼泪,就坐不住了,他大长腿一踢,踹了边上的凳子一脚,走到费瑾旁边,瞪着眼睛冲正看热闹的同学吼道:“看什么看!都不学习啦!”同学们悻悻的转过脸去,不敢言语却都竖起了耳朵。

  “新来的,脾气不小呀!冲人家女孩子撒气,是不是男人啊?”

  许维维过来把气得呆在原地掉眼泪的费瑾拉到自己身边,帮着腔,“就是,这算什么呀!简直莫名其妙,欺负女孩子算怎么回事?招你惹你了?”

  “道歉!是男人就赶紧道歉!把东西去捡回来!”

  “这和你没有关系,请你们全部都离开,不要在这里妨碍我,我要看书了。”周喆没有理会他们的质问,依旧语气平静的冷冷的说道。

   三个人都气怔了,还是费瑾先冷静了下来,她拉住正准备上前的夏威,哑着嗓子说了句:“周喆,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了。”转身牵过许维维的手逃似的离开了2班的教室,留下一教室的窃窃私语和一脸茫然不知所措的夏威,以及那个丝毫不为所动的冰冷的背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