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费尽周折

第一章

费尽周折 陈鱼不落雁 3684 2019-08-12 20:49:18

  那个夏天的雨水特别多,老天爷一不高兴就“哗啦啦”的来上一场,洗得路边树的叶子都绿得发亮。

  这不,那骑着自行车正疯狂往学校冲的白衣女生费瑾就猝不及防的被一场突如其来的雷阵雨给遭遇了。

  随着沉闷的雷声,原本明亮的中午霎时间乌云密闭,天边还有闪电在隐现,天地犹如陷入了混沌,路灯纷纷自动点亮,路上的行人也加紧了脚步,或者躲进了路边的商铺,或者早有防备的打起了雨伞。

  在一片缤纷的雨伞和滚滚车流中,那个还在继续狂蹬着自行车的小小白色身影显得分外的狼狈。

  雨珠子顷刻间落了下来,黄豆般大小的雨点砸在路面上激起一阵一阵尘土的味道,砸得身上、脸上隐隐作痛,打得人眼睛都睁不开来,费瑾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眯着眼睛继续努力的蹬着自行车,身上的衣服是早已经湿透了……

  突然身后有汽车突然按了一下喇叭,刺耳的喇叭声令费瑾猛地一惊,刚好自行车正过一个小水坑,一恍神,车把子没抓紧,连人带车就摔在了泥水里,身后的汽车也跟着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急刹带起的泥水洒在费瑾身上,狼狈不堪!

  费瑾坐在泥水中,一时间手脚酸麻站不起来,膝盖和肘关节那儿火辣辣的作痛,“真倒霉!”她喃喃的咒骂着,发丝糊在脸上,心里的火气一阵一阵的往上窜。

  正咧着嘴“嘶嘶”作响的检查着自己的伤口,却发现头顶上多了一把雨伞,持伞的那只手修长白净,骨节分明,顺着撑着伞的手往上看,一张干净的少年的脸,一对清秀的眉眼,只是这眉眼间透露着浓浓的不耐烦,那不耐烦仿佛是在说“你这人怎么这么麻烦”。

  费瑾手撑着地,吃力的用颇为不雅的姿势从地上爬起来,在裤腿上蹭了蹭手上的泥水,捋了捋糊在脸上的头发,火大的冲着撑伞的男生抱怨:“喂,你,怎么开车的?!这大下雨天的,突然按喇叭,会吓到人你不知道吗?我还要赶着去学校,耽误了事情你负责吗?看你的样子应该还不够年龄领取驾照吧?不会是无证驾驶吧?”说着费瑾叉着腰怒气冲冲的瞪着对方。

  撑伞少年看了看她,突然嘴角一抽,古怪的笑了一下,侧过脸去,不再去看她。

  被无视了?费瑾好不容易按捺下去的火气又腾地冒了上来,一时间血液冲上大脑,气得手都颤抖起来,眼圈也不争气的红了,偏偏天生不是个吵架的料,口干舌燥的正僵持着,她突然感觉肩头一暖,发现身上多了一条柔软的披肩,有一个柔和的声音对着她说:“同学,真是对不起,吓到你了。先到车里避一下雨吧,有没有哪里痛?我们先带你去看医生。”

  费瑾回头一看,只见一位身材高挑气质优雅的女士站在她身后,脸上带着歉意的笑温柔的看着她。面对这样的笑脸,原本就虚张声势的费瑾心里的那股火立马偃旗息鼓,她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不用不用,我没事。”说着挑衅的看了男生一眼,那意思是:你看,我就是要个简单的道歉而已,我又不是碰瓷讹钱的。

  男生还是没看她,只偏着脸把雨伞举在她们头顶。

  “还是先上车吧,先将就着擦干一下,你这样会着凉的。”

  费瑾原本还想拒绝,刚想把披肩拿下来还给那位女士,可这低头一看,原本已经收回到心脏的血液顿时全都涌到了脸上,原来身上这件薄薄的白衬衫被大雨淋湿后紧紧的贴在她发育良好的身上,连内衣上的蕾丝都清晰可见,怪不得那个男生看了她一眼就把眼睛转开了,原来是自己后知后觉,连走光了都不知道,还只顾着跟人吵架。

  费瑾大惊失色之下涨红了脸,赶紧用披肩牢牢裹住自己,不再多说废话,一头钻进了车里,缩在角落,恨不能变身为地鼠,在面前挖出个洞来钻进去再不要出来。

  车外那位优雅的女士说:“小喆,你帮这位同学把自行车锁起来放到那家超市门口,我们先去医院。”

  右侧的车门打开了,一只手摊到她面前:“钥匙。”费瑾一言不发的掏出钥匙递给他,自己继续装地鼠。

  透过车窗外的雨帘,她看到那个男生把她的自行车牵到超市面前一个可以避雨的角落,上好锁,走了几步又回头看了看,过去把摔歪了的车座用力拧拧正,这才往回走,费瑾赶紧收回自己的目光。

  车子徐徐启动,费瑾缩在后座一语不发,努力的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同学,那我们先去医院,等处理好了再送你去……呃,对了你要去哪里呀?先告诉我地址,我等一下要搜一下导航,我不是本地人,这边的路不熟悉。”那位女士边开车边询问。

  “不用了阿姨,我就一点擦伤,不用去医院,我去学校医务室擦点药就可以了。我赶着回学校,能麻烦您送我去学校吗?”

  “这样啊。真的没关系吗?你是哪个学校的?”

  “我是六中的,就前面左转,第二个红绿灯右转就到了。”

  “这么巧!正好我们也是去六中,哎,说不定你俩还有可能是同学呐!你高几了?我们今天是来给周喆办转学,他高二……”

  “和不相干的人说那么多干嘛!红灯了!”话没说完就被相当不耐烦的打断了,车里顿时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气氛很奇怪,费瑾也不敢再开口说话,只好转头“专心”的隔着满是雨珠子的车窗玻璃观赏沿途熟悉的街景,一心只盼望着能快点到学校,赶快去换掉这一身令人尴尬的衣服,离开这个尴尬的处境。

  车子终于开进了学校,费瑾道了谢后便匆忙离开了,一路小跑的她丝毫都没有意识到她将会这对母子之间发生怎样的纠葛,她的人生可能因此而被改写。

  费瑾匆匆忙忙的先赶去宿舍换了衣服,呲牙咧嘴的自己在伤口上擦了点酒精,胡乱贴了几个创可贴,再匆匆忙忙的赶去教室,在自己的位子上坐定后,尴尬的冲讲台上的班主任咧嘴笑了笑。

  班主任何翔横了她一眼,整了整手里的讲义说:“那最后希望新学期我们继续合作愉快。”走出教室前对班长丢下一句“别忘了给我们第一天就迟到的团支部书记转达一下班会精神”,说着便迈着大长腿自顾自风流倜傥的离开了。

  “啊哈哈……费瑾,你今天那一跤摔得挺漂亮啊!”班长于子健大声嘲笑她,“太有损我们班班花形象了吧?我们要求换人!”

  “鱼子酱你不是好人,居然敢嘲笑我家小瑾瑾,小心我跟你拼命!”号称是费瑾脑残粉的许维维走过来挤开于子健,顺便黑了他一把,“班花就算不是瑾瑾也轮不到你家繁漪,她是人家班哒!哦,不对,她也不是你家的,你好像表白被拒绝了!”

  “许维维,信不信我杀人灭口!”

  “喂,鱼子酱,你看到我摔跤也不过来帮我撑场面,害我摔跤的那个家伙简直盛气凌人!气死我了!你看我这伤!”费瑾举起胳膊展示她的伤口。

  “我在公交车上下不来。再说了,有帅哥给你撑伞,多好的邂逅场面呀,比琼瑶还琼瑶,我怕我的出现会冲撞了你这么浪漫的雨中情缘,你看我这么玉树临风、帅气逼人……”

  许维维忍受不了于子健的油腔滑调,做了个恶心的样子,抄起一本书追着他打,“我让你玉树临风,我让你帅气逼人,我打得你喇叭花流鼻水!”于子健嘻嘻哈哈的边身手敏捷的躲避边溜出教室去了。

  吃过晚饭,许维维和费瑾一人手里拿着个冰激凌在操场上遛圈,已经是九月份,算是秋天了,虽然白天暑气还是很重,但那场不期而至的大雨冲淡了些许炎热,大雨过后,傍晚的天空显得特别的通透,天的尽头还缀着层层叠叠色彩绚丽的晚霞,女孩儿们年轻饱满的脸颊在晚霞的映照下透着健康美丽的粉色……

  “哎,我跟你说呐,我今天碰到2班的夏威了,他问起你呢。”许维维舔了口甜筒,满足的眯着眼睛。

  “问我干嘛?我跟他又不熟。”费瑾“咔嚓咔嚓”嚼着松脆的蛋皮。

  “他摆明了就想追你嘛!上个学期就各种打听你。”

  “对这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幼稚男生我没兴趣。”

  “什么呀!不带这么诋毁人的,人家篮球健将,还是富二代,又高又帅,他们班的女生基本上都是他的迷妹。对了,”许维维突然凑到她耳边轻声说,“老班喜欢的那个吴繁漪看起来总是一副高冷女神范,据说也喜欢夏威,她们家好像和夏威家很熟,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哟!”

  费瑾对天翻了个白眼,无所谓的说:“跟我有什么关系。爱谁谁!”

  许维维把最后那口蛋卷里包裹着巧克力的冰激凌小心翼翼的放进嘴里,边咀嚼边含糊的问:“这么优质的校草级的男生你都没兴趣,那你喜欢什么样的呀?”

  费瑾停下来,伸出手擦去许维维粘在嘴边的巧克力酱,笑嘻嘻的说:“我呀,就喜欢你这样的!”

  “哈,真的假的?咱们班花居然看上我啦?不胜荣幸!美人儿,那你就从了老衲吧……”许维维伸手抱住费瑾的脖子,夸张的撅起还粘着巧克力的嘴唇做出一副色迷迷的样子,费瑾尖叫一声逃开去。

  “啊,小心!”许维维还没来得及提醒她,费瑾已经一头撞上了一个人,并反弹了回来,一屁股坐在地上‘

  今天出门前没翻黄历?怎么老摔跤,真是见了鬼了!

  她边揉着自己的脑袋边抬头看去,背着夕阳的光,对方的脸并不能看得很清楚,但他捂着自己肩膀皱着眉头用嫌弃的眼神看着她的表情却格外的眼熟,“卧槽,不会吧,这么巧?”费瑾真的有见了鬼的感觉,居然又是他!

  许维维赶紧过来扶起费瑾,边忍着笑问:“你还好吧?”边帮费瑾拍着身上的土。

  费瑾嘴里“嘶嘶”作响,嘟囔着说:“今天真是遇见大头鬼了!怎么哪儿都有他呀!”

  “怎么啦?那人你认识呀?咦,走了?真没风度,撞了人也不道歉!”许维维蹙眉看着走远了的那个背影。

  “今天迟到就是他害的,唉,算了,算我倒霉!八成是跟他八字犯冲!走走走,回去洗澡去了。”费瑾悻悻的甩甩胳膊,回身朝寝室走去。

  “真认识呀?矮油,不错嘛,是帅哥呢!”许维维追上去嬉皮笑脸的拿胳膊杵了杵她说道。

  “就知道帅哥、帅哥!”费瑾没好气的狠狠戳了戳她的脑门,一副恨铁不成钢样子。许维维不以为忤,胡乱摸了摸被戳痛的额头,抓着她问个不休,俩人拉拉扯扯的一起向前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