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兔子的狗腿生涯

带走

兔子的狗腿生涯 两京 2189 2019-08-12 10:55:22

  等到达兔家已经过去三天了,而此时兔九也明白了基本状况,她是兔九,母,她娘叫兔白,因为她娘白,今年六百多岁,他爹叫兔小九,今年七百多岁她有八个哥哥,他们都会化形,兔九不会。

  他们说化形是为了打架方便和方便,但是平常大家没事时就还是原型。

  大哥叫兔一,二哥叫兔二,三哥叫兔三,等等以此类推,所以她叫兔九,但是她感觉自己和别人不一样,那不一样她也说不上来,她娘说因为她有那个人的内丹,内丹是什么?她不知道,但感觉很重要,因为那人又来了。

  现在她正在那人的手上,她感觉那手要掐死她。

  兔九:“大哥,你行行好,放了我吧,内丹我一定还你。要不你别掐嫩很,我疼~”

  煜:“…”看了兔九一眼然后接着走。

  “大哥,我叫兔九,那是我家,那是我父母,您甭担心找不找我。”

  煜:“聒噪,再叫拔你舌头。”

  兔九:“…”我嘞个乖乖,你咋恁凶赖!

  然后兔九知觉身体一沉,小眼往下一瞟:啊啊啊,娘娘娘,我的娘啊!然后成功的抽过去了。

  再睁开眼又回到了那个黑咕隆咚的地方,旁边坐着那人。

  兔九看了一会决定改变战略,“大哥你好!”兔九道。

  煜:“叫爹。”

  兔九:“啥?大哥,你咋上来就应爹呢?”

  煜瞅了兔九一眼慢慢说到:“我要养你,你叫我爹!”

  兔九:“…”大哥,我没说要你养啊!

  然后就在他的眼神下:“爹!”

  煜:“嗯!”并把兔九用一只手捧着,另一只手开撸。

  兔九忙道:“那爹,您看能不能讲讲这是哪?”

  煜:“不用拘谨,这里就我们俩,我们在山底。”

  兔九:“嗯,嗯?山底?那上面那是?”

  煜:“那是岩浆,也是法阵,你不用怕。”

  兔九:“…”我不怕,我怕死。

  然后气氛一阵尴尬,兔九试图挑起话题:“爹,那啥,咱出去玩吧!”

  煜:“不去,吃饱了要睡觉。快点闭眼。”

  兔九:“…”我也想睡,您能别撸了吗?秃了!

  然后兔九屈服在他的眼神之下,开始睡觉。

  兔九再次醒来是被饿醒的,然后就极没良心的推醒了她爹,“爹,您闺女饿了!”

  兔九一定不知道在煜没睁开双眼之前她差点就翘辫子了,谁还没点起床气,但是煜转念一想:这是小东西,他的,他养的,还叫他爹。忍!

  然后睁开眼,压着嗓子问道:“饿了?”

  兔九:“嗯,好饿啊!”

  说着还摸了摸肚子,其实她够不着,她胖了,在兔家那三天她嘴没闲过,但是可能因为她这个冒牌爹的内丹,她一点事都没有。

  煜问:“想吃啥?”

  兔九道:“爹给啥吃啥!”兔九一脸我那么乖你不快夸夸我的表情。

  煜:“…”他不是很饿,他也很懒一般不饿很他不去吃饭,现在有了小东西,他不能再这样了,嗯,先从吃饭开始。

  于是兔九见到了兔娘兔爹以及她的哥哥们,他们正在吃晚饭,看到煜兔爹的筷子吧唧一声掉了,她的兔哥哥们一个个都眼红脖子粗,卡着了,而她娘还好就是浑身哆嗦。

  兔九忙道:“爹娘,哥哥们大家好!”

  然后又被扭过去了,对上一张大俊脸:“我后悔了,叫爷!”

  兔九:“…”你咋这样呢?

  然后“爷,您说的对!”

  煜:“吃饭。”

  兔九:“对,娘,能不能加双筷,我和这位~爷都饿了!”在煜的眼神下兔九的嘴那是改的飞快。

  兔娘忙道:“哎,成。菜有点少了,我再做俩,一会就好。”

  兔娘心里跟跑马似的,怕做的不好,就耽误了会功夫,等兔娘从厨房端出菜来又从厨房拿来筷子递给煜道:“还望大人不要嫌弃。”说着就要去接兔九。

  煜俩眼一瞪,兔九忙道:“那啥,爷,我还不会化形,我娘喂我吃饭,您吃您的,吃好咱再走,成吗?”

  煜看了她一眼,想了片刻点头同意。

  兔九说是要喂饭,其实哪能要真喂,不过是单独一个小盘子,由兔娘为她加菜罢了。

  菜都是家常菜,也都是山间常见的,只不过兔娘手艺不错,再加上食材新鲜那味道自然不差。

  煜的饭相优雅,也吃的很慢,其实吃的也多,他在这兔子一家除了兔九都不敢多吃,所以,最后大家都看着煜吃,只不过是正眼看和斜眼看的区别。

  吃饱喝足那自然就想睡,比如兔九,比如煜。所以煜吃过后捞起兔九就要走,兔娘打着哆嗦忙到:“大人等等,这有点热水,您带回去,您和九儿回去喝。”

  煜看了眼竹筒伸手接过,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而兔九早在煜的手里睡的昏天黑地,什么时侯道家的也不知道。自此兔九和她爷开始了吃了睡,睡了吃的美好时光。

  三年后,兔九三岁了,她的体重突飞猛进,跟个球似的,于是煜的日常生活又多了一项--盘兔九。而煜则是老样子没吃胖,这让兔九很伤心,陷入了一种为什么只有我的悲伤。

  对此煜表示:“我不嫌弃你。”煜一副高冷脸。

  这一天,小兔子兔九表示不再像往常一样了,虽然她还是怕她爷,但是也是可以说的上话的!事实是上这里就他们两人!是的,人!兔九唯一的变化就是会化形了,这在这个世界是不科学的,兔九对此表示:某法啦!她有大腿!但是兔九也有缺陷,兔九人形状态不稳定,有时候是耳朵,有时候是尾巴,有时候会更糟糕。所以兔九平时也不太喜欢这个半人半妖的状态。

  兔九道:“爷!”

  煜:“嗯。”

  兔九:“我们出去玩吧!”

  煜:“…”你终于肯放过我的洞了。整天闲不住,洞里到处打的都是兔子洞。

  煜:“可以。”说着捞起兔九就要往上飞。

  兔九忙道:“爷,我不想进去,你让我看看外面。”

  煜:“外面热。乖!”

  兔九:“…”说话就说话,再撸我就秃了。

  眨眼之间兔九已经被人从怀里捞出来了。

  他们住在一座大山的山底,上面有岩浆法阵,从法阵中出来,山下则是一片荒凉。

  兔九:“爷,这外面怎么什么都没有啊?”

  煜:“我拔的。”

  兔九:“那爷我们能种点果树吗?过几年就可以吃了!”

  煜:“嗯。”

  这就是兔九感觉她能和煜说上话的原因,只要她不提回家,煜还是挺好说话的。

  兔九指着东边道:“那我们去那边瞅瞅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