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山海异兽故事

第三十九章 还珠

山海异兽故事 招财出没 2024 2019-10-21 00:36:14

  “青……青玄上神……”苏依冉现在真的是抱也不是不抱也不是。连忙站起身想扶他,可墨青玄不肯躲开,伸着手再次强调着:“抱抱!”见苏依冉还是不动,墨青玄心里有些小憋屈,没办法只得自己抱去。

  一把抱住苏依冉把脑袋埋在她脖颈处,苏依冉这可被吓道了,僵在那里。墨青玄闻道苏依冉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香气,甚是好闻,轻轻蹭了蹭在她耳边小声说道:“好香……”

  这一蹭让苏依冉反应了过来,猛地推开趴在自己身上的人。“青玄上……上神,这样……有失风度。”被推开的墨青玄非常的不开心,他还没抱够呢。

  听到动静仙童赶了过来,见青玄上神大醉十分的惊讶。慌忙和苏依冉把他扶进屋里,让墨青玄在床上躺好细心的盖好被子。见墨青玄已经在床上熟睡,时间也差不多了,苏依冉准备离开去看看悦怿那边怎么样了。就在准备转身的时候,苏依冉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勾住了自己的衣角。

  低头一看竟是墨青玄的手,手指死死的拽住衣角,苏依冉试着从他手里拉回自己的衣角,可奈何实在拽的太紧。又怕吵醒青玄上神,苏依冉不敢使太大的力气。仙童看着也没有什么办法,总不能让苏依冉把袖子剪下来吧。

  “依冉小姐,要不……你留下来照顾一下上神吧。”仙童见苏依冉现在也走不了,小心翼翼的提出让她留下来。一时也走不了,苏依冉也只能应了下来。

  江悦怿这边等了一会儿苏依冉见她始终不来,只得先行一步去了白泽的寝殿。“什么!你们去找慕卿桦了!你们知不知道这样会打草惊蛇!”白泽听说他们去了慕卿桦的寝殿非常生气,真是一个看不住就开始搞事情。

  江悦怿十分的不服气,开始和白泽吵了起来:“不去怎么可能知道那个慕卿桦有问题!再说我们没有被发现啊!这么凶干什么,我们也是担心籽欢才这么干的。”白泽气的来回在屋中走动,按照他们的说法,慕卿桦肯定已经有所察觉。

  路娅欢现在也意识到刚才确实有些也失了分寸,这样冒失的前去,虽没有碰到人但按照慕卿桦的个性肯定会察觉到那根断掉的天蚕丝。上前拉住还想继续争吵的江悦怿,这事怕真的是他们做错了。

  白泽沉思了一阵,叹了口气说道:“好了,这事便这样吧,我出去一趟,籽欢这边给你们照看一下。”说完便走出了院子。见白泽走远一直在旁边的苏四爷才敢说话,“这小子生气真是吓人呦。”又看看床上的路籽欢接着说,“不过对着闺女是真的不赖。”

  白泽从寝院出来便直接去找慕卿桦,来到她的寝殿门前仙童进去禀报,看来慕卿桦回来了。一进屋便看见慕卿桦侧卧在贵妃椅上,穿的也是极为凉爽。“不知白泽上神前面,有失远迎。”慕卿桦见白泽来了,从贵妃椅上坐了起来,拿起桌子上的酒壶给他倒了一杯。

  慕卿桦算的算的上是天界少有美人,不过平日里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这种香艳的风格白泽还是第一回见。虽是香艳但白泽心里却没有丝毫的波澜,眼神也没有往慕卿桦身上瞅去,微微侧头:“既然卿桦上神今日不适迎客,我便改日再来拜访。”

  见白泽真的要走,慕卿桦连忙从椅子上起来,上前从后面抱住他。“白泽,你真的没有什么感觉吗?”被抱着的白泽微微皱起了眉毛,拳头也微微攥紧:“没有。”听到这个答案慕卿桦的眼神黯淡了下来。

  “我这样你都没有不动心吗?我到底和她差在哪里,为什么我做什么你都看不见!”白泽伸手把慕卿桦的手拉了下来,转身认真的看着慕卿桦的脸:“慕卿桦,这就是你做的事吗。”慕卿桦底下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轻笑一声:“呵,她不就天天穿成这个样子,你不喜欢这样吗。”

  听到此话白泽忍不住了,甩开她的手十分生气的说道:“慕卿桦!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自己这样还要怪别人吗!”看来他真的不该来。听到白泽的话,慕卿桦笑得更大声了行动开始变得疯疯癫癫的。

  “哈哈哈……白泽!你说我?天界何人不知我喜欢你!我次次讨好与你,你又是什么反应!而那只讙呢!她做什么你都喜爱!不管犯多大的事你都护她周全!我呢!你可想过我的感受!”

  白泽见慕卿桦精神不太正常,抑血珠的事还是等明日再说吧。正准备转身离去,慕卿桦忽然又叫住了他:“你这回前来可是要回她的珠子。”

  听到珠子的事,白泽停下了脚步转过身看着她。只见慕卿桦从怀中掏出抑血珠扔给他,白泽连忙接住,这么轻易把珠子给他白泽有些难以理解,十分疑惑的盯着慕卿桦。见白泽如此的不信任,慕卿桦满脸的失望,苦笑一下:“不信吗。”

  白泽看看手里的珠子,冲她行了一礼,郑重的道谢:“谢谢。”见慕卿桦不回答他,白泽便转身回去,留慕卿桦一人在屋中喝酒,这酒还真是好东西,喝几口便可以忘掉所以事情。

  拿到珠子白泽连忙飞奔回去,一进屋没来得及向众人解释,第一件事便是把抑血珠挂回路籽欢的脖子上,见抑血珠回来了,江悦怿表示十分的惊讶,连忙小声的问道:“你从哪找到的?该不会……你去慕卿桦那里偷的啊。”

  见路籽欢的小脸渐渐恢复血色,呼吸也渐渐平稳了下来,看来情况应该算是稳定住了。可白泽还是有点不放心,慕卿桦突然这么轻易的还会抑血珠,白泽怎么想都觉得有些蹊跷。找来三爷又仔细检查了一番:“没事啦,这闺女的脉象现在十分平稳,健康的不得了。”

  听到苏三爷的话,白泽这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现在就等路籽欢自己醒过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