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山海异兽故事

第三十六章 看病

山海异兽故事 招财出没 2010 2019-10-15 23:43:10

  路籽欢一直在昏睡着,路娅欢倒是没有太多的担心,至少睡着不会有太大的危险。白泽对外说是重伤昏迷不醒谢绝探望,但仍有人不相信他这种说辞,白泽自己也知道这种理由维持不了几天,还是赶紧找到让路籽欢恢复的办法。

  苏依冉更是头疼,不光要照顾昏迷的路籽欢还要去照顾那群老鬼,江悦怿见她忙不过来便来帮忙。“饭已经做好了,赶紧坐下来吃饭!”江悦怿叉着腰冲着院中那几个四处溜达的老人喊道。

  真是不让人省心,魔界的人到了这边看什么都稀奇,就一上午的功夫就把院子搞得一团糟。“哎呀,大闺女这么爆的脾气。”其中一个老头摇着脑袋。江悦怿真的是气到无语,苏依冉这时端着菜出来了出

  端着菜出来,见江悦怿的小脸通红关心道:“怎么了?”

  江悦怿气呼呼的指着院子里说道:“依冉,你看看……”看到院里一片狼藉苏依冉的小脸变得严肃起来。见苏依冉变脸了那群老头们立马老实了起来,刚才还在嘚瑟的老头现在一脸笑意的凑了上来:“冉冉啊~”

  “六爷爷,你们吃完饭赶紧把院子收拾回原样。”苏依冉无奈的看着老头说道。“得嘞,冉冉做的饭好香啊。”老头听小孙女发话了,赶紧给剩下几个老头使了个眼色,一群老头急冲冲的冲进了屋子在饭桌前坐好。

  “爹,你怎么也和他们一起闹。”苏依冉看见最后进屋的人更加无奈了。最后进来的是一个中年男子,中年男子满脸的坦然:“长辈之命不敢不从。”“我看明明就是你自己也想。”苏依冉对于这群老顽童和一个正在向老顽童靠拢的人一点也没有当。

  没想到让人闻风丧胆魔界第一将领苏陌俞在自家女儿面前这个模样,江悦怿看着桌前吃的正香的老人们摇了摇头,转身跟苏依冉说道:“依冉,我去看看路籽欢。”“诶,等一下,我和你一起去。”苏依冉叫着她,去厨房取了点东西,“走吧。”看见苏依冉手里提着的篮子,江悦怿十分八卦的笑了:“唉,原来是担心某人还没吃饭啊。”

  “你别瞎说,我是怕籽欢醒来没东西吃。”苏依冉十分不好意思。见她脑袋都要扎到地底下去了,江悦怿也不闹她了。

  “那闺女还没醒呐,”听到苏依冉她们要去看路籽欢,苏陌俞叫住了她们,“让你三爷去看看吧。”苏依冉的确十分担心路籽欢的状况,可是路籽欢的情况特殊又不好贸然的请一身前去,一时间不知道应不应该拒绝。

  老人看出苏依冉有些迟疑,放下碗筷拍拍自己的胸脯说道:“冉冉,相信三爷肯定能给你朋友治好。”“可是……”“就你,别再给人家治的已睡不醒喽。”其他老人忍不住吐槽道。“诶,你们这群老不死的,谁不知道在魔界我医术第一,还没有我治不好的病!”老人又吵了起来。

  场面又失控了,苏依冉叹了口气连忙上前劝架:“好了好了,三爷爷请您去便是。”得到孙女的首肯三爷跟打了胜仗一样,从其他几位老头狠狠的翻了白眼,昂首阔步的走了出去。

  一人要来其他几个也嚷嚷了起来,苏依冉是在拦不住只好让他们都跟来了。来到白泽的寝院,苏依冉跟白泽解释了原因,白泽表示同意,小家伙已经睡了好几天,这么不吃不喝的一直睡觉身体肯定撑不下去。

  老人扒开路籽欢的眼球看看了,又诊了一下脉。“身体没什么事,不过……冉冉,这闺女脉象乱啊。”三爷皱着眉毛说道。听到脉象混乱白泽连忙着急问道:“可以医治的方法?”“此脉象是天生的,这闺女以前应是用什么东西抑制住了脉象,怎么……”

  “丢了,在考核的时候。”路娅欢站在一旁轻声说。三爷一听连忙点点头:“那就好办了,找到那东西再带在身边便是。”“不能全愈吗?”路娅欢一直以来最大的愿望便是希望自己妹妹的怪症能够治愈,这些年一直翻阅典籍也没寻到方法。

  这到让三爷有些为难,摸着胡子一边想一边说:“天生便有的脉象,要想改起来……让我想想……”“死老头,要不会治就说不会治,咱在想别的办法。”其他在门外围观的老头忍不住说道。“别打搅我!让我好好想想……”三爷冲着其他几位摆了摆手,“也不是……没有办法,只不过要慢慢调理。”

  听到这个消息路娅欢高兴坏了,上前就要给三爷行一个大礼,三爷连忙扶住她:“哎呀,这时干什么呀,这闺女的病我肯定给治!”这些可都是自家小孙女的密友,看着又都这么讨人喜欢,三爷自然没得话说。

  “不过这调理也要花一阵子,现在最主要还是要找到那抑制她脉象的东西。”“可谁知道那珠子现在在什么地方。”江悦怿还以为路籽欢这是有救了,这么一看还是要找到抑血珠啊。“大闺女,你们是要找个珠子不?”这时在外面围观的六爷忽然说话了。

  “刘爷爷见过?”苏依冉没想到还真有线索。“也不知道是不是你们说的那个珠子,我在山下的时候见和你们一样穿衣服的小子偷偷给野鸡了一颗珠子。”六爷仔细回想这当时的场景。“野鸡?”江悦怿听到满头雾水。

  “应该是卿桦上神,她们凤凰一脉打伤了刘爷爷的左脚,所以……”苏依冉一边小声解释一边偷偷注意白泽的反应。然而白泽并没有太在意,现在小家伙的事才是最重要的,谁管他凤凰到底是不是野鸡呢。

  路娅欢详细的给六爷描述了一下抑血珠的样子,六爷听后重重的点了点头说:“没错了,就是那个!”这下让在场的几个人更加疑惑了,怎么会在慕卿桦哪里?难道她已经知道路籽欢的秘密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