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山海异兽故事

第二十七章 忽然的关心

山海异兽故事 招财出没 2020 2019-10-05 20:00:00

  慕卿桦在屋内一招手,屋外的东西直接飞到了她的手上。慕卿桦拿起那几张白纸看了看,皱起了眉头,这不就是几张白纸吗,耍她?

  手指轻轻划过纸的边缘,没想到这纸还挺锋利,慕卿桦手指被划出一道口子。鲜血从指尖溢了出来,慕卿桦静静看着自己手指上的鲜血忽然有了一个想法。把手指渐渐地移到白纸上面,慕卿桦看着自己一滴鲜血慢慢的滴到白纸上面。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白纸上竟然显出了字画。慕卿桦仔细翻看了一下这几张白纸,脸色变得凝重,连忙把这几张纸收好,起身走出屋子。屋外忙着打扫的仙童见她出了屋,一个一个心惊胆战的纷纷向她行礼。“刚才是谁把那东西送来的?”慕卿桦扫视了他们一眼问道。

  “是……是我。”刚才那个去敲她门的仙童上前走了一步。“是什么人送来的?”“是……是顾胤太子送……送的。”顾胤?慕卿桦还真没想到会是他。“今晚你们不用守夜了,都回去吧。”“是。”

  夜里,慕卿桦的寝殿里还点着一盏油灯,四周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慕卿桦坐在桌前喝着茶,倒不像是要睡觉的样子。忽然院外的树枝晃动了一下,从树上跳下一个人来。

  “很准时。”慕卿桦看也不看的说道。那人幻化去身上那身夜行衣,这才看清,来者就是天界的三太子顾胤。“你好像不是很惊讶。”顾胤信步走到桌子的另一旁,看了一眼桌子说道,“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连杯茶水都没有?”

  慕卿桦手一扬,桌上的茶壶自己动了起来,沏了一杯茶水放到顾胤的跟前。顾胤拿起喝了一口说道:“好茶。”“在玉京苑我的仙童没有不认识的人,你这么直接出现还真是大胆。”慕卿桦并没有厉害顾胤的故意调侃。

  “那纸的文字只有卿桦上神的鲜血才能看到,保护的如此严密我怕什么。”顾胤还是一脸玩世不恭的样子。“什么条件?”慕卿桦看着顾胤这个样子,她知道平常那个看起来沉稳的样子是他装出来的,可这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呢?这个男人可没有那么简单。

  “卿桦上神果然爽快,我喜欢。”顾胤脸上浮现出笑容,伸出一个手指说道,“就一个要求我要让这件事闹大。”“这事闹大对你有什么好处?”慕卿桦有些想不明白,这件事和他丝毫关系都没有。

  听到慕卿桦问多余的问题,顾胤的脸上立马变了,声音严肃且冰冷:“你不是也想她出事吗,我给了你筹码,剩下的和你没有关系。”慕卿桦还想再追问些什么,但当她对上那双透露着凉意的眼睛的时候,她什么话都问不出来了。

  “还有什么问题吗?”就那么一刻,顾胤的脸上又恢复了玩世不恭的样子。仿佛上一秒是慕卿桦自己的幻觉一般,连忙摇了摇头想让自己保持清醒。

  顾胤见慕卿桦摇了摇头,觉得十分满意起身就要走,刚走又忽然想到了什么转过身来,笑盈盈的说道:“啊,差点忘了,消灭证据。”手一扬,本来在慕卿桦衣服里的那几张纸飞了出来,在半空中自燃烧成了一团灰烬。收拾完证据顾胤再次向慕卿桦告辞:“我期待你的好消息,告辞。”

  慕卿桦在顾胤走了好久之后才缓过神来,刚才是怎么了?为什么见到顾胤会有晕眩的感觉,顾胤不是龙族吗,不可能会狐族的魅惑本领。看来是她小看他了,这个人不好对付。

  接下来的几天,慕卿桦一直在想怎么对付路籽欢的事。顾胤给的那几张纸上面写着关于抑血珠的事,看来路籽欢那会的失控不仅仅是功力失控那么简单。越想越觉得不对劲,顾胤应该是没有骗她。

  “路籽欢,下课你留一下。”慕卿桦在下课前叫住了路籽欢。路籽欢一听到自己又要被留下绝望的叹了口气,趴在桌子上不想起了。“籽欢,你没事吧?”见卿桦上神要把路籽欢留下,苏依冉十分的担心。倒是江悦怿十分的幸灾乐祸,在一旁说道:“哎呀,依冉你不用担心她,肯定又是哪里惹卿桦上神不开心了呗,我看着回卿桦上神就应该好好罚罚你,让你涨涨记性。”

  “我这几天怎么啊,一下课就要往白泽上神那里跑,哪有功夫惹她不开心。”路籽欢趴在桌子上反驳道。

  路娅欢在一旁看着,她觉得今天这事有些反常,但又说不上来哪里反常,慕卿桦找自家妹妹的茬也不是第一次了,为何这一回她觉得没有找茬那么简单:“小心点。”路娅欢惹不住提想到。

  就连不爱说话的姐姐都提醒她,这让路籽欢有些哭笑不得:“哎呦,我顶多就是又触犯什么苑规了呗,你们这是干嘛,多大点事啊。”就连姐姐都关心起来了,路籽欢觉得她们这回反应有些过头了,连忙安慰她道。

  “好啦,我走啦,我这就去看看她这回能整出什么,放心,我会小心的啦。”为了不让她们在这里瞎操心,路籽欢连忙让她们先回去,自己到要看看慕卿桦这回又要干些什么。

  “卿桦上神。”路籽欢在静听堂的院子里找到正在喝茶的慕卿桦。

  “坐。”慕卿桦见她来了便又另沏了一杯茶让她坐下。这个举动倒是让路籽欢很奇怪,怎么突然间变得友好的许多。

  路籽欢慢慢坐下打算看她下一步要干什么。“在白泽那里侍奉的还好吗?”怎么又突然关心起这个?这下路籽欢更搞不懂了,这不按常理出牌啊。

  “还……不错。”路籽欢现在是满脑子的问号,到底要干嘛?“上回听闻你功力失控,现在可好些了?”慕卿桦又问道。“劳烦卿桦上神费心了,早就已经好了。”“是吗,以后还是要小心一点,这可不是儿戏。”听着慕卿桦这一句句关心的话,路籽欢不禁打了个冷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