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山海异兽故事

第九章 中毒

山海异兽故事 招财出没 2142 2019-09-09 20:00:00

  女孩看起来像是某家的千金,光看这拿剑的姿势和说话的语气就知道小姐脾气十足。女孩和男子过了几招,没想到的是也败下阵来。

  “这年头不自量力的人越来越多。”男子不屑道。女孩不服气了,一边打斗一边扭头有些生气的冲路籽欢说道:“喂!在一旁看着不知道来帮忙吗?”

  路籽欢左右看了看,四处无人,伸手指了指自己:“我……我吗?”

  “那还能有谁!”女孩气的直跳脚。“啊,哦。”路籽欢愣了愣连忙上前帮忙。两人的人勉强与男子打成平手。女子的体力远远比不上男子,没多久路籽欢和女孩就体力不支开始大口喘气。

  男子瞅准时机,从怀中摸出了几枚毒针。因体力不支路籽欢的动作慢了半拍,毒针没有躲过去没入了体内。

  毒针上的毒素迅速侵入了路籽欢的身体,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小心!”女孩伸手扶住了往后仰去的路籽欢,“你……你竟然……”

  男子见中毒一人,觉得胜利在望,一刀接着刺向女孩。男子的速度极快跟本来不及躲闪,如果这时候女孩松手勉强可以躲开这一刀,但是她躲开了就以为这一刀会砍到路籽欢身上。

  女孩瞬间做出了判断,站在原地不动。唉,算本小姐倒霉,这一刀本小姐替你挡了。虽然做出了决定,女孩还是有些害怕,紧紧地闭上眼睛。

  并没有感受到预想的疼痛,女孩微微的睁开了眼。男子竟已经被一条绳子绑了起来。

  “还好赶上了。”白泽从旁边的一棵树上飞了下来,身后依然跟着墨青玄。女孩上下打量了一下他们二人,这二人看起来不像是与男人一伙的。

  白泽注意到躲在女孩身后的路籽欢:“受伤了?”路籽欢脸色苍白,强忍着疼痛摇了摇头。忽然眼前一黑,身子一软向前栽了过去。

  女孩没有反应过来,伸手去接的时候已经晚了。眼看路籽欢要摔倒在地,一只手接住了她。白泽把路籽欢搂到怀里,路籽欢的小脸已经没有了一丝血色。白泽的眼神瞬间冰冷:“解药。”

  墨青玄走到男子的面前,伸手从他怀中摸出一个小瓷瓶。在男子眼前晃了晃:“这个?”“哼!”男子看了路籽欢一眼把头瞥到了一旁。

  白泽让路籽欢靠在他怀里,用内力帮她逼出了毒针,又是一口鲜血。看着地上的鲜血白泽皱起了眉,接过墨青玄手里的解药,小心的喂她吃下。

  见路籽欢的脸色渐渐恢复了红润,白泽放心了。抱起路籽欢跟一旁的墨青玄说道:“剩下的拜托你了,先带她回去了。”

  看了一眼白泽怀里的路籽欢,墨青玄点了点头。

  白泽看了一眼一直站在一旁的女孩,声音依旧冰冷:“跟上。”女孩一愣反驳:“凭什么要跟着你,你谁啊!”

  “昆仑听学已有两月,只有青丘白狐未到。如果不想让你哥知道,便跟上。”说完白泽也没有等她,直接向前走去。

  女孩一听这话,站不住了连忙追上前去,围着他连声质问:“你怎么知道我身份的?还有你和我哥怎么认识的?你别不说话啊……”

  白泽有些不耐烦了,这只狐狸怎么这么吵。撇了女孩一眼说道:“安静。”女孩还想再问一些别的事情,但不管她怎么问,白泽就是不理她,最后还用仙术封了她的嘴。

  回到玉京苑白泽把路籽欢送回了宿舍。苏依冉和路娅欢在宿舍都急坏了,苏依冉早早地就回到宿舍了,她们以为路籽欢不久之后也会回来,可是左等右等都不见路籽欢回来。因为苑规规定听学期间不许下山,所以她们也不敢声张,只得一等再等。

  见是白泽把路籽欢抱了回来,来开门的苏依冉呆愣在门口,这是什么情况?白泽见苏依冉只是愣住挡住了门口,出声提醒到:“能进吗?”

  “哦哦,可以可以。”苏依冉回过神连忙侧身让白泽进来,进屋白泽把路籽欢放到床上细心的盖上被子。“她刚刚中了毒,毒已经解了,让她好好睡一觉。”看着躺在床上的路籽欢,白泽不放心的嘱咐道。

  “中……中毒?”苏依冉震惊的睁大了眼睛,随后想到没有等籽欢又有些愧疚,“我应该去找她的。”

  路娅欢走到她的身旁,把她搂在怀里安慰的拍了拍。“天色已晚,早些休息。”白泽忽然又想什么转身说道,“你们这里少人?”“是。”

  “进来吧,你住这里。”看着门口白泽说道。门口探进来一个脑袋,是刚才的那个女孩。女孩环顾了一下四周,似乎对这里十分满意。跳进了屋子,见到路娅欢和苏依冉咧嘴一笑:“我叫江悦怿,青丘白狐。”

  路娅欢大量了一下:“路娅欢,讙族。”“你……你和那个……好像,不过你看起来大。”江悦怿看着路娅欢歪着脑袋睁大了眼睛。“路籽欢,我是姐姐。”路娅欢看了一眼床上的路籽欢回道。

  “我叫苏依冉,是……是冉……冉遗鱼。”苏依冉有些不敢介绍自己,毕竟她的身份有些尴尬,不是每个人都会像路籽欢姐妹一样。

  江悦怿先是一愣,随后脸上立马恢复了正常。白泽见她们相处的还不错,放下心回去了。

  第二天清晨

  路籽欢醒了过来,虽然已经解毒,但毒素还是对身体造成了伤害。浑身酸痛,仿佛身体要炸开了一样。

  “你醒啦!”苏依冉见路籽欢醒了,悬了一晚上的心终于方了下来,“怎么样?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

  路籽欢仔细感受了一下摇了摇头,出来酸痛外没什么不舒服的地方。“我……是怎么……回来的啊?”路籽欢仔细回忆了一下昨晚发生的事,去抓一个小毛贼,然后没有打过反而中了毒,接着白泽上神来了……

  来了之后呢?路籽欢想不起来了。也难怪她想不起来,都晕倒了想起来才怪呢。

  “当然是被冷面美人抱回来的。”一旁的江悦怿忍不住吐槽道。“你……你怎么在这!”看见坐在她床边的江悦怿,路籽欢有些惊讶。

  “哼,我怎么不能在这。自我介绍一下,本姑娘叫江悦怿,是昨晚你的救命恩人,以后也是你的同僚。”江悦怿有些不服气,见她在这里至于那么惊讶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