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婢女谋

第七章 试毒

婢女谋 轻风缕缕 2027 2019-09-08 15:11:48

  “谁给你们胆子,竟敢在主子们眼皮底下偷懒。”

  众人听到佛柳的话,惊得像受惊的猫一样,一眨眼就成排地跪下,胆颤心惊地向她请安道:“佛柳姑姑好,奴婢/奴才知错了。”

  面对众人这一操作,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的千琉璃一下愣在原地,众人这反应实在太敏捷了。还跪的这么有队形。

  看了眼刚还在她面前的主厨,一眨眼时间就已经完成请罪这一流畅动作,这流畅的简直就像一个惯犯一样,更没想到这秋红的动作也丝毫不差,东珠就更历害了是第一反应过来的人。

  千琉璃快速反应过来,敏捷地动作非常标准地跪下,“奴婢知错了”跟上东珠她们的语速,虽然一眨眼时间,但是还是被佛柳捕捉到刚才站的鹤立鸡群的她。

  这时东珠偷望左手边位置见不是琉璃,右手边也是不是琉璃。心里咯噔一下,“糟了,琉璃不会愣在原地没反应过来吧。”东珠怀着忐忑的心情跪着,默默地在心里祈祷着千琉璃有在人群中跪着。

  佛柳目光在琉璃身上停留了好一会儿,似是要看穿琉璃般,想到大小姐的性子,知道现在最重要的事,快点给大小姐端菜回去,冷冷哼了一声才道:“还不滚起来去干活。”

  “谢谢佛柳姑姑的不罪之恩”众人才这心有余悸起来快速跑向自己职位,一言不发地干活。

  这下厨房里就只剩千琉璃、刘福、东珠、秋红柳绿,青枝、翠青,杏芳,梨香等几个。

  “刘福,这香味最浓的那道菜在哪,赶紧地给大小姐端去。”

  不等刘福发话,秋红便先发制人,“佛柳姐姐,琉璃这个贱婢不安好心,想对大小姐不利呀。”

  佛柳一直都没将秋红放同一阵营的人,要不是娘亲叮嘱过,之所以大夫人与大小姐留着她是有大用处,她不会得到大夫人和大小姐的重用,她早就替大小姐收拾秋红了,那等她在这后院嚣张。

  这番便自然不会信秋红的鬼话,便看着刘福等着他答复。

  见佛柳当着外人面前对自己这么漠视,让自己难堪尤其是在琉璃这个贱人面前,藏在衣袖里的双手紧握,抿唇,垂敛眼皮遮住眼里那股恨意。

  一直观察她俩的千琉璃,当然发现了两人之间的风涛暗涌,呵,看来秋红果然如我料那般与三大大丫鬟之间不是传闻中那样相处融洽呀。

  刘福硬着头皮道:“佛柳姑姑,实在是菜里有一味,奴才闻所未闻的……菜,这还不知道它能不能食之,得有人先试菜才行。”

  “试菜之人最佳人选这得是琉璃,这菜可是琉璃自个做的,她做菜没道理让别人替她死吧,要死也是她。”秋红又抢了刘福的话。

  刘福对屡次抢他话的秋红早已心生不满了,只是碍于佛柳在,不好失了体面容量,只得压下不满。

  其实对于后院里的波涛暗涌,李福还是有几分心知肚明,特别是大夫人与苏侧夫人之间的,偏偏这秋红没有自知之明,不夹好尾巴做事,还是到处惹事非,没有一点她主子苏侧人半分处事风格,也没有她娘半分脑子。

  李福不得暗讽传闻中精明的苏侧夫人,为什么会派秋红这个蠢货来做奸细,一点都不精明的样子呀。

  这女人多了就是麻烦,还好自己只有自家婆娘一个,想起彪悍婆娘,李福抖了下身子,可惜是个母老虎。

  佛柳扫了秋红一眼,但是秋红这会儿低着头,至于无法从得知她眼里藏着怎样的波涛暗涌。

  佛柳只得先叫了几个丫鬟过来,选几样菜先给大小姐端去垫下肚子,顺便让人把这边的事也告知大小姐。

  在大院里地位低下没有任何背景的丫鬟的性命,都是一文不值,像对待猫狗一样随手可摘。

  佛柳从出生就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自然也不例外,根本不会把琉璃这丫鬟的性命看得很重。

  佛柳目光扫向琉璃:“愣着干嘛,快试菜。”然后再对李福吩咐:“你再赶快去外面请一大夫来,看这菜是否慢性毒。”

  虽然知道这野葱没毒,但对佛柳这样的处置安排,或者是当下对丫鬟奴才性命视如草芥的社会,头一次真实地感受到揪心不平衡,还有一丝惶恐。

  强忍着眼里的泪意,拿一饭碗把菜中的野葱挑出,挑到有一嘴的时候才停下一口放嘴里细嚼慢咽。摆脱丫鬟身份的信念也更强,甚至有点迫不及待了。

  佛柳跟东珠等人,屏气凝视着千琉璃的一举一动。

  特别是东珠眼眶发红,眼眶里渐布满泪水,赶紧低一下头闭眼把泪水憋回去了,又继续观察琉璃的脸色,垂在两侧的手紧紧捏着裙摆。

  原佛祖、玉皇大帝、观音菩萨保佑,琉璃挺过难关,大难不死什么的东珠在心里求了个遍。

  秋红眼里充满得意,在心里还诅咒着琉璃被毒死,这一定是剧毒呀,是剧毒,是剧毒。

  就这样隔了两三息时间还不见琉璃身上发生任何的不适,秋红快被气死了,东珠暗舒了一口气,就连梨香跟杏芳都暗舒一口气,偷偷地在捏捏裤子擦掉手心里的汗。

  佛柳虽然表面冷静,心里却如热锅里的蚂蚁,希望李福请的大夫快点到,不敢让大小姐久等太久。

  还好没多久,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大夫与李福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地跑来。

  一等大夫跑近,佛柳吩咐他检查这野葱是不是毒物,李大夫喘着气看了野葱,这才闻到满园的野葱味。

  不用银针试了,喘着气对佛柳道,“姑娘,此物没有毒,我此前有见过野猫野狗食过,均无性命之悠,无任何不适之处,只是从来不想可以炒这么香。”

  东珠顿时暗呼一口气,一脸庆幸地看向琉璃,看到琉璃一脸平静,顿时崇拜地看向琉璃,暗呼刚才真险,难得是琉璃还处变不惊的样子。

  秋红不死心道:“大夫不可现在就妄下定论,万一是慢性毒呢,只是你还没有发现而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