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婢女谋

第三章 母女夜话

婢女谋 轻风缕缕 2051 2019-08-18 18:44:32

  “其实之前,我们这里还有一个叫桃红的,就因为私下嘀咕了她一句性子飞扬跋扈,被她不知从哪知道了,就因为这一句嘀咕,她便刁难红叶整整三个月,没任何背景的红叶最后受不了这种折磨,便上吊自杀了这件事才结束了,因为她手段历害,还有冯侧夫人作为靠山,从此,大家对秋红更加小心翼翼,不敢有任何得罪,反而还有很多人巴结她。”

  千琉璃觉得,自己可能已经被秋红这条毒蛇给盯上了,提高地位已经是势在必行。

  “看来,我得吃一段时间的苦了,东珠,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东珠握着千琉璃的手,帮她祈道。“希望她忙的没时间找你麻烦。”

  千琉璃也握紧手中她的手,回她一抹微笑,对来到这陌生世界第一眼看到的及第一印象很好的人,总有一种雏鸟情结。

  “东珠,你在丞相府有多久了。”

  东珠一脸你怎么话题跳跃这么快的表情看着千琉璃,想了一会儿。“四年了”

  “那你现在几岁。”

  东珠想到自己生辰快到了,浑身充满开心、期待的氛围。“还有两个月我就满十岁了。”

  好小的小姑娘,要是在现代还是个小学生呢,自己这身躯应该也跟她差不多大,具体年龄多大还不知。

  东珠一脸你好可怜看着知琉璃,叹了一口气。

  “琉璃,其实你是什么都记不得了吧。”

  千琉璃有点心虚地垂眸,故作不知所措的语气。“我!我!”

  东珠赶紧道:“琉璃,别怕,你不知道的,我都告诉你。”

  闻言千琉璃快速抬头,睁大眼睛眼含期待,语速极快,“那你知道,我是活契还是死契吗。”

  对于千琉璃这种突如其来的转变,东珠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但一时又想不好出一个词来形容此刻感受。

  很快想到两人低等的身份联想到将来极有可能的命运,心情就跌落谷底,从来她身上散发出一股消沉的气息。

  “我们都是被从人牙子处买来的,根本没有赎身的可能,最好的结局也就是被主子看上当个姨娘罢了,现在是我们还不如家生子的地位高。”

  东珠现在这样实在太消沉了,琉璃看着心疼,赶紧给她来个安慰。

  “东珠,做丫鬟虽然很苦,但是在漫长丫鬟路上,我们总有那么一丁点快乐时刻,我们现在就只需想快乐的事就好了。”

  “我发现你失忆了之后,心情都变得轻松许多,难道也是因为你把从前不快乐的事都忘掉的原因吗。”

  是整个灵魂都换了,但是不能说,“呃,是,应该是样吧。”

  糟了,给带偏话题了,看来只能暂停这个话题了。

  芳媛苑大小姐闺房,十岁的上官婉宁白嫩嫩的一团,梳着双螺髻,细眉凤眼,樱桃小嘴,此时眼带怒火。

  “娘亲,秋红这个刁奴在我后院是越发的不像样了。”

  而坐于她旁边的娘亲李玉菀,也就三十岁左右,与她一样有一双漂亮的凤眼,白皙的脸蛋,气质富贵逼人,身旁还站着一位体态丰盈的老妇,这老妇是这大夫人奶娘李秋菊。

  李玉菀听了上官婉宁的话,非但没有生气反而一笑。“我儿不气,娘亲就怕她不嚣张。”

  上官婉宁一脸疑惑不行的看着李玉菀:“娘亲,我不懂。”

  上官婉宁笑着摸一摸她的头:“乖呀,娘亲会慢慢教与你,说不定呀,以后你会比娘亲更历害。”

  上官婉宁催促道:“娘亲,快说说。”

  李玉菀宠溺道:“好好,这秋红越嚣张我们拿捏的把柄就越多,到时收拾起来也更合理合情,咱们拿捏住了秋红命脉,冯侧夫人身边的得力能手刘嬷嬷不就任由我们摆布了。”李玉菀越说,嘴角也越咧越大,提到冯侧夫人时眼里闪过一股狠辣。

  上官婉宁对这一幕是习以为常,她知道娘亲与冯侧夫人就像不死方休的仇人。

  由于父亲的偏爱,她对于冯侧夫人母子二人也是极为憎恨。

  李玉菀很快收好情绪,对着上官婉宁道:“宁宁,你可想好要谁来顶替秋红的位置。”

  女儿将来肯定会进宫当妃子甚至是皇后,如今婉宁已经十岁了,离进宫的日子也就四五年了,后宫争斗不比府里简单,身边能人更是不可缺。

  婉宁如今身边的丫鬟,将来能陪同进宫的甚少,能当心腹丫鬟又能力极好的也就奶娘之女佛柳一个,这心腹丫鬟自当府里自小培养才为妥当。

  上官婉宁沉思了会儿,把院子里所有丫鬟脑子里过一遍:“娘亲,暂时还没有合适人选。”

  “娘亲听说,这秋红最近又针对一位丫鬟了。”

  “是呀,娘亲有什么问题吗。”

  虽然不是自己稀罕的丫头,但打狗还看主人,上官婉宁一想当秋红那贱丫头敢在自己院子兴风作浪,就想将她乱棍打死。

  之前那叫桃红的丫鬟太无能了,没能使秋红伤半分就被弄死,希望这次这丫鬟不让我失望。

  李玉菀睡下眼帘想会儿,看着婉宁呵呵一笑,“宁宁,咱们就拿这秋红当磨刀石,看能不能在你的院子里磨砺出把锋利刀刃来。”

  上官婉宁深思一下娘亲的话,便明白娘亲的想法,“娘亲的意思是,女儿好像明白了。”

  李玉菀欣慰一笑,“宁宁果真冰雪聪明。”

  李氏也从旁大赞:“大小姐,奴婢觉着这全京城才女千金中最数你最聪慧了”

  上官婉宁被夸得娇羞一笑,“女儿觉得天下女子,娘亲才是最聪明的,女儿不及娘亲十分。”

  李玉菀被女儿夸得高兴,“天色已晚,娘亲便回屋休息去了,你也早点睡。”

  便起身往屋外走,李氏也便紧跟着大夫人的脚步出去了。

  芳柳院,孙侧夫人的院子,孙侧夫人身姿妖娆的像没骨头似的侧躺在睡椅上,手撑着头,“奶娘,大夫人院里那贱丫头怎样了。”

  虽说话不中听,但语气却是十分柔和,便知这个女人也不简单。

  “回夫人,那贱丫头命硬的很,不过她自称不记得当时的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