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我们的秘密合约

24.“你走吧”

我们的秘密合约 逶迤之莫 4904 2019-10-27 14:57:39

  转天汤晓瑜也没有来医院看乔昇,莫栩栩想这样也好,以密友对自己的了解,可能会当场戳破自己拙劣的演技也说不定。

  赵小天早早的就到了医院,他推开病房的门,把手里买好的早餐放在桌子上,自己拿出其中的一份吃了起来,边砸吧嘴边问着:“昇哥,你今天看起来好像心情还不错啊,是不是感觉身体好一些了?”

  莫栩栩走到他的旁边,拿出一份早餐放在手上,走回到病床旁,将包装纸撤下递给乔昇,她自己没有心情吃什么,听到赵小天问她为什么不吃,只好笑笑说还没有睡醒没什么胃口。

  乔昇接过她手里的食物,放在嘴里咀嚼起来,赵小天考虑到乔昇刚刚醒过来,所以体贴得买了一些很易消化的食物。

  “没什么大碍了。”

  “可以下床走路了吗?”赵小天问道。

  莫栩栩听他这么问,赶忙说道:“现在还不能着急下床走路,刚才他趁我还没醒的时候想下床,差点摔倒,医生说他腿部还不能太过用力,可以坐在床边先把腿放在地上尝试弯曲再伸直那样动一动,但是不要操之过急。”

  “嗯嗯,还是慢慢恢复比较好,我昨天上网查了查,像昇哥这种情况其实也用不了多久就会好的。”

  “小天,你们公司里面最近没什么事吧?”

  “没什么事啊,昇哥还需要在医院休养几天,所以雪姐让我多来照顾一下,也是怕莫姐你太辛苦了。”

  “那...”莫栩栩想着应该怎样措辞才能显得不那么突兀,“这几天你多来照顾一下他,其他的都没什么问题了,要是做检查的话也会有专门的护士过来安排,就是做复健的时候你要注意在旁边看着,不要让他摔倒,还有晚饭的话最好吃一些流食,他现在的肠胃功能也需要慢慢调养,不能吃太刺激性的食物,喝水也尽量喝温一些的水,记得住吗?”

  赵小天被这一席话弄得摸不着头脑,想问她为什么要交待这些,做乔昇助理的这几年,比这些更复杂的注意事项他都习以为常了,只是莫栩栩这种像是要托付他的语气让他觉得很奇怪,但还没等他张嘴问出来,床上的乔昇已经率先张开了口。

  “你在说什么?”乔昇把手里吃了一半的早餐放在一旁的桌子上。

  “是啊,莫姐,你这话说的就好像这几天要不在这了一样。”

  莫栩栩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门旁边的柜子那里,拉开柜门找出自己的挎包,没有看向屋内的另外两个人,试图用随意的语气说道:“没什么啊,最近一直在医院,好久没回公司了,有些事要处理一下,所以这几天要辛苦小天照顾一下啦。”

  “啊,吓死我了,莫姐,我以为你要干什么去呢,是不是要开始写新书了?”赵小天长舒了一口气。

  莫栩栩没有回答他,继续在柜子里翻找着自己的物品,一些简单的衣物和日用品被她整理进了袋子里,见柜子里面已经没有属于她的东西之后,才轻轻的将柜门合上。

  乔昇斜倚在病床上,看着她的这一系列动作结束,才终于开口道:“不对吧?”

  莫栩栩还保持着面向柜门的动作站立着,故作轻松的笑着说:“什么不对?”

  “你要去哪?”

  手机铃声适时的响了起来,循着铃声莫栩栩走到放置着早餐纸袋的桌子旁,看到屏幕上显示的名字,紧张的接了起来:

  “我马上就下去了.....嗯,好的.....东西不多,没事,我自己拿下去可以的.....那好吧,一会你上来接我......嗯嗯,先这样。”

  这是一场没有导演没有彩排没有任何指导的戏,她明白自己不能露出任何马脚,可不知究竟是由于过于紧张还是因为强烈的心痛,握着手机的那只手开始不住的颤抖起来,她用空着的另一只手反握上来,才发现原来自己的双手如此冰凉。

  她不自觉的咬了一下自己的下嘴唇,轻声说道:“那...我先走了。”

  说完便把手机放进上衣的口袋里,再次向门口的方向走去。

  “等一下、”

  被乔昇叫住,她停下自己的脚步,但并没有回头,她不敢回头。

  “莫栩栩,你到底要去哪?”

  赵小天听到刚刚她接的那个电话,也觉得有些不太对劲,见莫栩栩没有回答乔昇的问话,也跟着追问道:“莫姐,你刚刚是在和谁讲电话,怎么感觉...嗯,感觉有点不太像是要去公司呢?”

  “我...我只是觉得,我该走了。”

  赵小天听到她这答非所问的答案,扭头看了看病床上的乔昇,见后者没有说话,他继续问道:“什么意思啊莫姐,什么叫你该走了?”

  “我的意思是说,合约已经到期了啊,我本来早就应该按照合约规定离开了不是吗?”

  “可是那个合约,”因为心急,赵小天一瞬间没有组织好语言,他停顿了一下,才继续说道:“可是现在你和昇哥不是已经有感情了吗,雪姐也没有再提过那个合约日期的事情了啊,大家都已经心知肚明默认你们两个是真的在一起了啊。”

  莫栩栩咬了一下牙,转过身看着赵小天反驳道:“但没有人问过我的意见啊。”

  “你的意见...难道,莫姐你不同意和昇哥在一起吗?”

  乔昇听着他们两个人的对话,见莫栩栩一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心里忽的一沉,盯着她的脸说道:“如果你要走,就把话说清楚。”

  莫栩栩感觉到他的目光,但依旧不敢扭头看过去,沉吟般说道:“好,那就说清楚,你想听什么。”

  “按照合约限期离开是借口对吗?”乔昇笃定地问道。

  “对。”

  “那你告诉我,真正的原因是什么?”

  莫栩栩调整了一下心情,才终于看向了病床的方向,换上接近质问的语气开口道:“我在成全你啊,成全你和林若诗,你不是跟她说,可惜不是她,陪你到最后吗?我在帮你不留下这个遗憾。”

  乔昇被她问得一愣,说道:“什么可惜不是她?”

  “不记得了?你自己给她发的信息都忘了吗,好,无所谓,你就当我是怕了吧,我真的很讨厌这么麻烦的事,以后她还是会不停的找我的麻烦的,为了一个男人我不想活得这么累。”

  莫栩栩说完,把目光从乔昇的脸上移开,不再看他。

  而乔昇听她说完,已是眉头紧锁的模样,反问道:“你真的这么想是吗?”

  “是啊,而且跟你一起生活的这几个月,你每天话也说不了几句,还总是爱命令我,我真的早就受够了。”

  “莫姐,你在说什么啊,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果然自己拙劣的演技要被看穿了吗?连赵小天都发现了端倪,我要怎么演下去呢——莫栩栩心里开始有些胆怯起来。

  就在她不知道怎么回答之际,病房的门被敲响了,门外的人敲了两下也没管屋内有没有回应就直接推门进来了,他当然知道里面肯定是有人的,刚刚和莫栩栩的通话已经印证了这一点。

  而他的出现,给了沮丧的莫栩栩极大的安慰,她感觉自己马上就要功亏一篑了,但屋内的另外两个人见到他却不甚欢迎。

  “你来干什么?”乔昇不客气的问道。

  任煜晨并不在意他不悦的语气,微笑着回答说:“我来接栩栩啊。”

  说着弯腰提起了放在门旁不远处地上的袋子,问向面前的莫栩栩:“这些是你的东西吗?”

  莫栩栩顺从的点了点头。

  “那,我们走吧?”

  赵小天见莫栩栩跟着他正欲向外走,紧忙出声道:“煜晨哥,你要带莫姐去哪啊?”

  任煜晨笑着说:“小天啊,我觉得你还是先好好照顾乔昇吧,其他人就先不要担心了比较好。”

  “其他人?”乔昇说道:“这里只有你才是其他人吧?”

  任煜晨心里知道乔昇没有这么容易放手,于是将手上提着的袋子放回脚边的地面上,扭头看向对方,略带挑衅的轻笑说道:“哦?是吗?那这可要看栩栩怎么认为了。”

  说着他拉过身旁莫栩栩的手,感觉到了她手心里冒出的冷汗,轻轻用了一些力道试图安抚她波澜的情绪,才继续说道:“栩栩和你一直都不是真正的夫妻,大家都心知肚明,按照合约规定,协议期间她不能和别人有恋爱关系,所以我们一直都保持着距离,但合约期限早就过了,她一直留下来照顾你算是情分,但我不想再等下去了,现在你身体已经没什么大碍了,我要带她离开。”

  莫栩栩心想如果任煜晨去拍电影,一定也会票房大卖吧,但是此刻她没有任何心情来夸赞他的演技,屋内的气氛让她一分钟也待不下去了,这时她听到身后的方向传来乔昇冷若冰霜的问话。

  “莫栩栩,他说的都是真的吗?”

  莫栩栩感觉到自己被拉住的那只手上传来了稍重一些的力道,于是尽力克制住自己颤抖的语气,“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所以,你确定要跟他走?”乔昇一字一顿的再次问道。

  身后突然传来一阵跌落到底声响伴随着赵小天的惊呼:“昇哥,你没事吧,快起来,你还不能下床啊。”

  莫栩栩赶忙扭头看向乔昇,他正被赵小天搀扶着重新躺回床上,刚刚他是想下床来挽留我吗?莫栩栩被这个想法刺痛了内心,双脚不自觉的想要走过去看看乔昇的情况。

  但任煜晨加大了力度拉住她的手,侧头低声耳语道:“别过去。”

  莫栩栩将身体重新转回面对病房门的方向,努力克制自己不去看另一边,回答着刚刚乔昇的问题:“乔昇,自始至终你也没有说过你爱我,不是吗?我们的关系本来就是假的,现在结束不是更好吗?”

  赵小天将乔昇的身体扶回到病床上,现在他忽然感到自己有一丝气愤,不满道:“莫姐,我不明白,之前那段时间我看着你和昇哥相处的点点滴滴,那些怎么可能都是假的啊?”

  “对不起,小天,让你们大家失望了。”莫栩栩歉意的说。

  “原来,你比我会演戏。”乔昇冷笑了一声,说道:“演技逼真到我都相信了。”

  莫栩栩心下一惊,还没来得及反应,乔昇接下来的话却让她在盛夏的八月感到浑身冰凉刺骨。

  “你说的对,那些全都是虚假的,我们都在演戏而已。”

  不是这样的,那些日子我都是真心在和你相处啊——莫栩栩在心底呐喊着。

  她将头稍稍抬起,试图不让快要决堤的泪水掉出眼眶,下嘴唇上被咬出的血腥味传进口腔。

  乔昇也不再看她,扭头看向窗外,眼神里却似乎没有了任何焦距,隔了半晌才幽幽地说了几个字:

  “你走吧。”

  莫栩栩感觉身体里的血液因为这几个字而急速地冷却了,心脏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捏住,窒息的厉害,明明现在是酷热的炎夏,整个身体却像极了秋风中晃动的枯枝,脑海中唯一清醒的认知告诉自己应该赶快逃走,可颤抖的四肢却像扎根在了原地,无法挪动半步。

  任煜晨松开她的手,双手扶上她颤抖不已的双肩,将她带出了病房,然后才又返回病房拿走了还放在地上的物品。

  他牵着莫栩栩的手一路从医院出来,为了避免遇到其他人,他们是从消防通道直接走向专用停车场的,六神无主的莫栩栩直到坐在车里身体都还在不住的颤抖着。

  任煜晨将她的东西放进车的后备箱,绕回到驾驶席那边拉开车门坐了进去,他没有发动车引擎,也没有开口说什么,只是轻轻的用右手从莫栩栩的脖颈和车座之间的缝隙穿过,揽过她的肩头靠向了自己的胸前。

  莫栩栩就这样被拉到他的怀里,终于止不住的抽泣起来。

  任煜晨的车窗上贴着防偷拍的保护膜,所以并不担心会被记者拍到,他用手轻拍着莫栩栩的肩,虽然知道这样也是徒劳,不会起到任何安抚的功效,但此刻他只希望莫栩栩能尽情的哭个痛快,刚刚在病房里面乔昇没有再看向她,所以不知道她有多么努力在克制自己的情绪,可近在咫尺的自己全都看在眼里。

  昨天接到莫栩栩电话的时候,他还在忙着录歌,经纪人说八月暑期档有部电影的宣传曲需要他来演唱,莫栩栩的电话使他不得不中断录制,电话里面莫栩栩说想请他帮忙演场戏。

  一开始他还开玩笑逗她说自己片酬可是天价哦,但莫栩栩的语气让他觉得事情好像不太简单,直到听她讲完大致的经过,他第一时间就进行了反驳,倒不是觉得这场戏难演,虽然他以乐队组合形式出道一直从事歌唱事业,但长期拍摄MV也让他演技早已纯熟,他也不在乎欺骗乔昇和其他人,但他在意的是莫栩栩这么做的话,她自己的内心承受得住吗?

  明明深爱一个人,因为这种原因要狠心离开,一定要做这种决定吗?

  他问过莫栩栩就没有别的办法来妥善解决吗,莫栩栩则是用沉默代替了回答。

  他在去医院之前,也曾经装作无意的试探过自己的经纪人,如果自己有一份假婚姻合约被曝光,粉丝知道之后会怎样,得到的答案是——那你就只好去街头唱歌了。

  莫栩栩要牺牲自己的感情,保全乔昇的事业和地位,他能够理解,配合演出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

  可他最怕发生的就是像现在这样,莫栩栩这样痛彻心扉,而他却什么也做不了,这种无以复加的心疼感让他很难受。

  狠狠哭了出来的莫栩栩并没有感觉自己好些了,她心里针扎一样的疼痛感怎么也得不到丝毫缓解,尽管这分手的场景她已经提前在心里演绎过几次,但真的发生的时候依旧难以忍受。

  她调整了坐姿在副驾驶上坐好,刚刚哭过的嗓子显得十分沙哑:“先离开这里吧。”

  任煜晨并没有问她想要去哪里,将车子发动之后便迅速驶离了医院的停车场。

  车在马路上飞驰着,沿途的风景从莫栩栩的眼前一闪而过,她把车窗打开一条缝,听着风声呼啸。

  今天也不是下雨天,原来并不是所有的分手都会配上下雨的天气啊。

  莫栩栩望着天空,耳边的风里都似乎夹杂着无言的烦躁,甚至裹着一股疼痛的感觉,她也不知道现在要去哪,就这样漫无目的的开下去吧,开到能逃离这个城市的地方。

  都结束了吗——莫栩栩闭上眼睛,眼泪顺着脸颊再次滑落下来。

逶迤之莫

真实分手发生的场景其实是在火车站门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