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我们的秘密合约

22.证言

我们的秘密合约 逶迤之莫 2750 2019-10-26 15:41:37

  医院方面通知了警方乔昇醒过来的消息,乔昇的母亲和柳雪他们还在医生办公室里面咨询乔昇之后的详细情形,上次那个警察敲门走了进来。

  得知病人的身体并无大碍,他转向屋内病人家属里最年长的一位,问询道:“您是病人的母亲吧?按照程序需要征得一下家属的同意,您看?”

  “这个我还是需要先和昇儿商量一下,你也知道,他刚刚醒过来,之前的事情对他的影响想来也是非常大的,”乔昇的母亲识大体的话锋一转:“你要是方便,在这里先稍等一会,我们到病房先问问他。”

  “也好,那麻烦各位先和病人沟通一下,最好今天可以提供有效的证言,您这边毕竟作为受害者一方,我们也是希望能帮忙争取维护应得的权益。”

  暂别医生和警察,一行人从医生办公室出来,走向病房的路上,柳雪心知林若诗家和乔昇一家人的渊源,所以试探性的问道:“伯母,您觉得这件事怎么处理比较好呢?”

  乔昇的母亲丝毫没有犹豫,脱口而出说:“让昇儿自己决定吧,不管他的想法是什么,我想若诗的父母都是不会有任何意见的,毕竟...”她想说毕竟这件事的责任全都在林若诗身上,可这种话说出来还是觉得欠妥当,所以只说了一半。

  而一旁的赵小天按捺不住脾气,他接着说道:“我觉得起码要让林若诗进去待一阵子,要不然她才不会这么容易就消停了呢。”

  柳雪扭头瞪了他一眼,几个人已经走到了病房门口,推门走了进去。

  屋内的莫栩栩见大家进来时脸色都有些不悦,想了想,也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轻声问道:“是警察来了吗?”

  汤晓瑜回应道:“是啊,说需要乔昇欧巴的证言,八成是要还原事发真相吧。”

  病床上的乔昇听到这个,让赵小天把床的上半截调成和地面30°的角度,上半身随着床的倾斜也稍稍抬了起来,他现在还是觉得浑身无力,毕竟躺了那么久,身体还没有完全适应过来,但说话已经没有什么影响了,刚刚和莫栩栩讲述了梦境里的画面,其实他心里知道自己不单单是在诉说梦境,而是想借由那个似真亦幻的梦解释一下自己为什么要去见林若诗,他很担心莫栩栩会误会自己,可在大家回来之前,他终究只是讲述了梦见的场景,还没来得及再说些什么或者还没来得及听莫栩栩说些什么。

  但眼前警方那边的问题早晚都是要解决的,所以他开口道:“让警察进来吧,我现在还没办法下床。”

  “可是,昇哥你打算怎么和警察说呢?”赵小天问道。

  “照实说。”

  “对,实话实说,就说她是故意撞你的,明知道你站在车前面还开车,明显就是故意的!就是那种得不到就毁掉的变态心理,让警察把她抓起来关个十年八年的才好呢!”汤晓瑜气愤不已的说道。

  “晓瑜!”莫栩栩听到闺蜜激烈的言辞,出言遏制。

  “怎么了,我说错了吗?她这就是典型的爱之深,恨之切,栩栩,没准她当时都想连你也害死呢!估计后来觉得让你伤心更过瘾,所以才给你看手机上那个...”

  “汤晓瑜!”莫栩栩见她越说越口无遮拦,急忙出声防止她说出那件大家都还不知道的事,见众人都看着她俩,语气稍微变得柔软了一些,说道:“你要是没什么事就先回公司去吧。”

  汤晓瑜也意识到自己确实有些激动,但她心疼莫栩栩啊,那些委屈不能就这么算了。于是她看向乔昇,说道:“乔昇欧巴,不说别的,就看在栩栩这段日子尽心尽力的照顾着你,也希望你以后能对她好一点,不要再让她难过了。”

  乔昇看向莫栩栩,他又何尝想让她难过呢。

  一直一言未发的乔昇的母亲这时开口说道:“昇儿,栩栩是个好姑娘,妈妈也希望你们两个以后能好好在一起,可若诗那个孩子本质并不坏,得饶人处且饶人,咱们也没有必要再将她逼到绝境了。”

  听完母亲的劝诫,乔昇再次将视线转向莫栩栩这边,说道:“我想知道你的想法。”

  其实她想说自己并没有什么想法,这件事发展到现在这种麻烦的程度,按照她以往的脾气秉性,逃避应该是最好的选择,她以前不是没有爱过其他人,也不是没有遇到过爱着的那个人身上发生的麻烦的事,可不知为何这次她从未产生过一次要逃离的念头,而关于林若诗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她从来没有想过,就算林若诗把乔昇撞伤,让自己这段日子伤心不已,甚至用合同来要挟自己和乔昇分开,她都没有恨到要用歪曲事实来让林若诗遭受牢狱之灾。

  她知道林若诗是因为爱而失控,但也许为了爱的女人,做任何事都是值得被原谅的吧。

  这种显得自己很‘圣女’的想法她不想说出口,斟酌再三才开口说道:“我想说的是,她已经因为酒驾被关过一段时间了,而且因为这件事和光影公司也解除了合同,但当时车前面的情况我并没有亲眼看到,所以...你按照实际情况说就好。”

  还没等乔昇说什么,莫栩栩这番委婉的说辞已经被汤晓瑜看透,她反问着:“栩栩,你这个意思,就是说林若诗她已经受到惩罚了,其他的事就算了是吗?!”

  “我没有这么说...”

  “可你就是这个意思啊!”汤晓瑜气鼓鼓地看着莫栩栩。

  柳雪见状,出言劝阻说:“晓瑜,我明白栩栩的意思,她也是不希望林若诗因为这件事留下案底吧,你别这么激动。”

  “好,那就让她替别人考虑去吧,我不管了!”汤晓瑜说完转身就要往外走,赵小天见她这副模样,急忙追着一起出了病房,他总觉得汤晓瑜这么生气肯定还有别的原因。

  她俩走后,留在屋内的人一时谁都没有说话,柳雪和乔昇的母亲对视了一眼,后者心里认为这始终算是年轻人的事,自己也不好过多干涉,刚刚莫栩栩的话外之意她也听得出来,这个孩子她果然没有看错,也怪不得自己一向漠视他人的儿子能爱上她,这点从刚刚儿子醒来望着栩栩的眼神里就能看出来。

  柳雪见一直没人说话,张口打破了沉默的氛围,说道:“这个事确实像栩栩说的,只有乔昇自己知道当时的具体情形,所以这个决定还是乔昇自己做主吧,我去叫警察过来。”

  不多时门外便响起了警察浑厚的声音,边推门边说着:“如果病人现在方便录口供的话,请其他家属先到外面等一下吧。”

  莫栩栩不知道乔昇会怎样和警方描述当时的经过,但她心底相信乔昇也一定不会深究林若诗的责任,她还没有来得及通知林若诗,乔昇醒来的消息,也许内心深处她想晚一些再说,她想和乔昇再多相处一会,可警察那边一定会通知林若诗案件最终的结果,到时她就要按照承诺离开乔昇的身边了。

  走廊尽头的窗户上映射出夕阳的倒影,一抹殷红色的余晖仿佛是被天空透过玻璃洒了进来,不偏不倚得落到了莫栩栩的脚边,她沿着余晖的轮廓走到窗边看向外面的天空——原来已经傍晚了啊,分手的时候不是应该下着雨吗,今天天气这么好是不是不应该用来离别呢,那...就再让我陪他一天吧...

  莫栩栩心想,原来自己有一天也会变得这么矫情啊,她和乔昇两个人之间甚至都没有正式表达过对彼此的感情,和他在一起的这几个月回想起来也显得那么的不真实,就算自己走了,对乔昇而言或许也不会有什么影响吧。

  根据乔昇的证言,这起事故够不上故意伤人,只能按一般的交通事故进行处理,也就是说林若诗一方只需要支付相关赔偿金就可以结案了。

  而莫栩栩的手机很快便收到了来自林若诗的消息——

  你看,乔昇心里始终是有我的,就算我把他伤得那么重,他依旧没有选择告我,所以请你尽快完成答应我的事。

逶迤之莫

边上班边赶稿有点疲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