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我们的秘密合约

9.出演MV

我们的秘密合约 逶迤之莫 5588 2019-10-05 01:11:45

  “栩栩,你这次和两大顶级流量合作拍摄MV诶!太棒了吧,说不定你就可以就此出道了!”

  莫栩栩觉得汤晓瑜现在激动的都有点胡言乱语了,自从在枫姐那里答应了任煜晨的拍摄邀约之后,已经过去了一周的时间,这期间赵小天告诉她,乔昇也会特约出演,因为本身光影和Y.L公司早几年就达成了合作共赢的战略协议,加上莫栩栩现在又是乔昇的妻子,在她接到拍摄邀请之前,光影公司其实就已经收到了合作邀请。

  今天汤晓瑜是带着剧本和歌曲demo来找她的,上面关于她的戏份非常简单,没有任何台词,而且任煜晨针对于她书里写的故事几乎完全的进行了还原,短短得几行歌词就将一整本书的主要内容表达出来了,莫栩栩发自内心的佩服任煜晨的创作才能。

  汤晓瑜走后,她在房间里认真的又看了一遍剧本,她还记得自己当初写这本书是在看到了任煜晨的照片之后,不管是暗光还是明曦,其实都是描写的同一个男孩,书中写的是这个男孩的双面人生,而歌曲改编唯一的变动就是,任煜晨将这个故事变成了双主人公的模式,他和乔昇分别出演其中的暗与明。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任煜晨的关系,尽管自己的书被进行了改动,但她反而觉得这样也很有意境。

  至于她出演的则是故事中唯一的一段感情部分的女性角色,莫栩栩不擅长写感情戏,所以大部分的创作里面或是男主人公或是女主人公都几乎没有任何谈恋爱的戏码,这本书也是一样,这唯一的一段感情部分,也是出现在主角针对学生时期的一段回忆里。

  MV的筹备工作进行的很顺利也很快速,莫栩栩被告知这场拍摄只需要进行两周的时间,拍摄场地选在了郊区的影视城,工作人员说本来想在一所大学里面进行的,但是学生们都已经开学了碍于两个大明星的身份,为了不影响学生的学习,所以只好到影视城拍摄更为方便一些。

  第一场戏是由乔昇出演‘暗’的部分:性格清冷的男生,每天都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淡淡得望着窗外,从不把其他同学放在眼里,也不关心别人的任何事。

  莫栩栩看着造型师给穿着高中校服的乔昇整理发型,心想这个角色的性格设定可真适合他,简直是本色出演,她敢打赌这人在上学的时候绝对就是这个拽拽的样子。

  “怎么样?是不是看着很简单?喏。”任煜晨走过来递给她一瓶水。

  “谢谢,这样看着好像确实不难。”莫栩栩接过来,看着他也已经换上了一身校服,俨然一副高中生的模样,说道:“下面是你的戏吗?”

  “是啊,拍MV其实比拍电影电视什么的容易多了,不需要说什么台词,歌声也是后期配上的,只要摆摆造型做一些和歌曲意境对应的动作表情就好了。”

  莫栩栩知道他是在帮自己缓解紧张,微笑着说道:“听你这么说,我就觉得容易多了。”

  任煜晨也笑着回应说:“那就好,我先过去准备了。”

  第二场戏就是任煜晨饰演的‘明’的部分:教室中间的男生身边总是围绕着很多同学,大部分时间他们互相嬉笑、玩闹,也会做一些小小的无伤大雅的恶作剧。

  这个镜头结束,就该莫栩栩出场了,她的角色是一个转校生,为了突显高中女生的清纯模样,造型师将她长长的头发梳成了两个低马尾。副导演拿过一个单肩背的帆布包递给她,让她不要紧张,就从教室门的位置低着头走进去,等到饰演班主任的那个人说完‘这是我们的新同学’之后抬起头看向前方就可以了。

  确实非常简单,这段完成之后今天就没有莫栩栩的戏份了,所以剩下的时间她可以静静得坐在台下看其他人忙前忙后,但是因为出了这场戏,自己还是另一场戏的‘主演’,所以但凡乔昇不拍摄的时间里她都要坐在他身边,并且偶尔还要装出一副关心爱人的模样。

  毕竟片场也是容易生出是非的地方,这是赵小天刚刚过来提醒她的,不禁让她想到人生如戏全靠演技这句网络流行语。

  ——

  好在后两天都没有她出场的镜头,莫栩栩决定待在家里赶稿。

  而片场那边——

  “诶,莫姐今天没来吗?”赵小天在帮乔昇整理服装的时候问道。

  “没有。”

  赵小天刚想继续问些什么,就见任煜晨走了过来,赶忙打了声招呼,后者坐到一旁的椅子上,看向乔昇也问了刚刚和赵小天一样的问题:“你家的小作家今天怎么没过来陪你?”

  乔昇听他这么问,转过头看向他,冷漠的应道:“好像不关你的事吧。”

  闻言任煜晨只是轻笑了一下,说道:“你这语气要是被别人听到,又该传言我们不和了,是吧,小助理?”

  赵小天一直在听着他们的对话,此时只好尴尬的打着圆场:“煜晨哥你别介意,昇哥没有别的意思。”

  “我当然知道他没有别的意思,开个玩笑。走了,该开机了。”

  见他走开,赵小天对乔昇说:“昇哥你好像不是很开心?”

  “没有。”

  他们今天拍摄的是‘暗’在学校门口的小弄堂里被几个人堵截,碰巧经过的‘明’出手相帮,两人携手一起将那几个小混混打跑之后,瘫坐在地上相视一笑的镜头。

  虽然是场打戏,但放在MV里面不过半分钟的时长,所以只要做做样子就好,开机前道具组拿了一些泡沫制成的假砖块和木条放在拍摄场地,化妆师给两位主演的嘴角和额头画上受伤的仿妆,并把之前穿着的校服蹭上一些脏的痕迹。

  准备就绪之后,几名群众演员和两名主演分别站到指定的位置,导演从眼前的摄像机屏幕中看着所有演员都已经按照走位站好,便对着对讲机喊了一声:action!

  摄影机的镜头里:光线暗淡的后巷里,此刻一片狼藉,几个高中生模样的人对峙着,几秒钟之后不知是谁先朝对方脸上挥出一拳,场面立刻一发不可收拾,混乱中不知是谁拿起地上的一块木板砸向‘暗’,后者迅速用右手臂抬起挡了一下,以防木板伤到自己头部。正和另外一个人打斗的‘明’余光看到这边的情况,立刻脱身过来相助,两人发起狠将几个打扮流里流气的人最终打跑了。浑身疲惫的二人靠着身后的墙瘫坐在地,看向彼此相视一笑。

  所有的镜头一气呵成,工作人员上前收拾现场,还赞叹着主演的演技,但坐在地上的两个人被扶起来的时候,乔昇身边的工作人员突然惊呼了一声:出血了!

  这一声惊得众人立马停止了手里的动作,纷纷围上前去查看情况,赵小天也赶忙跑过去,此刻乔昇的右前臂正不住地滴着血,原来刚刚群演慌乱中拿到了一块道具以外的真木板砸向了他,木板上残留的铁钉在乔昇抬手遮挡的时候狠狠的划伤了他的手臂,留下了将近十公分长的伤口。

  工作人员赶忙将乔昇送到就近的医院打了破伤风抗毒素并清理了伤口,导演嘱托赵小天将乔昇送回家休息两天再回组拍摄。

  进门的时候莫栩栩刚好下楼来准备吃点东西,看到赵小天和乔昇进来,问道:“今天怎么这么晚,有夜戏吗?”

  “莫姐,昇哥受伤了。”莫栩栩这才注意到乔昇手臂上的纱布,她听赵小天说了今天拍摄的始末,然后后者告诉她由于这两天乔昇的戏份需要暂时停拍,所以明天和后天会先拍任煜晨和她的戏份。

  临走的时候赵小天放心不下的嘱咐了她好几遍要记得睡前给乔昇换药,才推门离开。

  被安排了任务的莫栩栩想着刚刚已经回了房间的乔昇,觉得出于人文关怀,她现在好歹应该给人家弄点吃的,其实也是因为她自己已经饿得不行了。

  到厨房里面找了半天,能供她支配且她会支配的好像只有生鸡蛋和面条了。

  莫栩栩打开手机百度了一下鸡蛋和苗条的关键词,鸡蛋面的做法便首先被搜索出来,她照着上面的步骤做好成品,盛到碗里,小心翼翼的端在手上走到乔昇房门前。

  “睡了吗?”她轻声问道。

  “进来吧。”

  莫栩栩用身体倚着门进到里面,将手里的碗放在桌子上,“那个,我来给你换药,你要不要先吃点东西?”

  乔昇看着桌子上碗里冒出的热气,没有说话,其实他回来的路上已经吃过东西了,现在并没有食欲。

  但他依旧点了点头,轻轻说了声:“好。”

  莫栩栩见他此刻靠在床边,虽然嘴上答应,但并没有起身下床来吃的意思,目光扫到胳膊上的纱布才反应过来说着:“啊,我端过去吧。”

  把碗放到床边的小柜子上面之后,她接着说道:“我先去把药拿过来,帮你换一下,面还有点烫,刚好晾凉再吃。”

  说完便转身出了房间,赵小天把装药的袋子放在客厅的桌子上面了,莫栩栩拿到之后回到乔昇的房间,坐在床边缘的位置,伸手将床上的人的右手臂轻轻的抬起,小心翼翼的揭开上面的纱布,看到伤口的时候,她惊得说出了口:“这么严重的吗,伤口这么长,看起来也有点深啊。”

  “还好。”

  “你不疼吗?这看起来肯定很疼啊。”

  “习惯了。”

  莫栩栩心里闪过一丝心疼的感觉,原来演员真的不止是表面上那么风光无限,他这句淡淡的回应,听起来就像是经常受伤的感觉。

  想到这,手上的动作变得更加轻柔小心起来,乔昇静静地看着她给自己擦消毒药水,上药,贴纱布,其实那么深的伤口怎么可能一点感觉都没有,但自从出道以来,拍戏时受的大大小小的伤不计其数,他真的已经习惯了,但眼前的女孩看起来好像在心疼自己,这种感觉让他内心最柔软的地方被触动。

  莫栩栩当然不知道乔昇心里在想什么,换完药之后她自然而然的端起床边柜子上的碗,准备喂床上的人吃饭。

  “你在干嘛?”乔昇看到她的举动,问道。

  “你右手受伤了,没办法拿东西吧?”说着拿起筷子挑了几根面条,凑近乔昇的嘴边,“应该不那么烫了,你尝尝。”

  见对方没有张嘴,莫栩栩继续说道:“本大小姐第一次做饭伺候人,给点面子好不好,来,张嘴。”

  “你当我是小孩吗?”

  “有时候我真的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这脾气是遗传的吗?”莫栩栩佯装生气,把碗放回桌子上面,“你就不能稍微平易近人一点点吗?”

  “听起来你对我有很多的不满啊?”乔昇玩味的看着她。

  “说实话虽然一开始我觉得你像个冰块一样,但是咱俩也相处快两个月了吧,你也会在我愁眉不展的时候给到我启发,受伤的时候也会给我做饭吃,而且我查了一下你做的那些都是对脚伤有好处的东西,这么说起来你也是个会关心别人的人啊。”

  “你想多了,我...”

  莫栩栩打断他的话,继续说道:“你看你看,你这个人就是嘴硬而已,一点都不坦率。”

  “坦率?”

  “对啊,你长这么好看,习惯众星捧月的感觉了对吧,但是你身边都没有几个真正的朋友你没发现吗?”

  “我不需要那种东西。”乔昇冷漠的答道。

  莫栩栩无奈的叹了口气,说:“是是是,你不需要,你什么都不需要行了吧。”

  “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觉得我跟你虽然是因为合约要相处六个月,但是同住一个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我们就当做朋友一样相处不好吗?像这样你受伤了我帮你换药喂你吃饭,就是因为我把你当做朋友照顾啊。”

  “所以你想跟我做朋友?”

  “可以这么说吧,总比两个陌生人住在一起自在一些,对吧?”莫栩栩说到这,讨好般地冲乔昇笑了笑。

  乔昇认真地看着她的脸,又问了一遍:“你确定要和我做朋友?”

  这严肃的一问,让莫栩栩反倒怯懦起来了,看着床上的男人,小心翼翼得反问:“不...行吗?”

  “算了,你先喂我吃面吧。”乔昇微微调整了坐姿,他这一说,莫栩栩就当做他是默认了自己的提议,开心得再次端起桌上的碗,一点一点地喂到乔昇嘴里。

  一碗面吃完,喂饭的那个人胳膊已经酸的不行了,但眼见自己做的面都被吃完,不免内心升腾起一股成就感,她站起来一只手拿着碗另一只手捡起装药的袋子,对乔昇说:”那你早点睡吧,我回房间赶稿了。“

  ——

  由于乔昇受伤,所以接下来先拍摄莫栩栩和任煜晨的那场对手戏,剧情先是两个人坐在河堤边,静静得望着远处的河流,接着转至下一个镜头任煜晨骑单车载着莫栩栩在放学的路上路过这片河堤。

  第一个镜头很顺利就拍完了,下来休息的时候任煜晨问她乔昇的伤怎么样了。

  “没什么事了,昨天在家休息了一天,我给他换床单的时候他还搭手来着。”

  “那就好,不过,”任煜晨凑近她耳边说道:“什么叫你给他换床单?”

  莫栩栩心想坏了,这种说法确实让人一听就不是睡同一张床的感觉。

  “乔昇,你怎么来了,伤口没事了吗?”身旁工作人员的声音适时的响起,莫栩栩二人转头看向乔昇。

  “没事了。”

  见他看向莫栩栩的位置,工作人员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笑着走开了。

  莫栩栩正要问他怎么到片场来了,就听到导演叫她和任煜晨的名字,只好先过去进行拍摄。

  坐上单车后座的时候,莫栩栩听到骑车的人嘱咐了自己一句:坐稳哦。还没来得及反应,单车就向前移动起来,莫栩栩本能得扶住了前面人的腰以防自己掉下车。

  “两个人的表情高兴一点,笑得幅度大一点!”

  “对对,就这样!煜晨稍微骑快一点。”

  “好,可以!栩栩用手环住煜晨的腰,看前面看前面!”

  单车上的两人听着导演的指挥,做着动作和表情。

  “好!非常好!可以了停下吧!”

  听到指令,任煜晨用双脚刹住单车,回头冲后座上的女孩说下来吧。

  两人一起走到一旁,副导演过去跟两人说因为今天拍摄的比较顺利,比预计结束时间早了两个多小时,所以导演决定加一场戏,为了凸显三个人物的情感纠葛,把原来莫栩栩和乔昇需要演的那场相拥的戏码,给她和任煜晨也加了一场,副导演说这样MV会更有看点。

  她本想拒绝,但看到任煜晨无所谓的点头答应了,她觉得如果拒绝反而显得有点怪异。

  但这场戏是突然加的,剧本里面没有,要怎么演让她有点纠结,所以趁着休息的几分钟时间,她找到正被化妆师补妆的任煜晨,问道:“一会那场临时加的戏,我应该伸出两个手臂,还是这样一只手好一些?”一边说着,她一边伸出自己的胳膊摆出姿势进行演示。

  任煜晨对身边的化妆师说了一声:好了,谢谢。然后从化妆镜前面站了起来,走到离莫栩栩还有一步之遥的位置突然伸出手将她使劲拉到自己怀中,双手顺势环到了她的腰上,说道:“这样就可以,更自然一些。”

  而莫栩栩还没来得及反应,身体便已被放开,任煜晨朝着她身后的方向说:“别误会,教学而已。”

  莫栩栩回头看到门口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乔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