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我们的秘密合约

8.同居

我们的秘密合约 逶迤之莫 8692 2019-10-04 17:27:41

  为了了解乔昇塑造人物的形象,莫栩栩听取主编枫姐的建议,决定当一次追剧少女。

  让乔昇名声大噪的电视剧是《王战之时》,大致讲述的是在架空的战国时代,以连北国和司南国的两国战乱为背景,乔昇饰演的连北国太子在国王被敌国杀害之后,历经劫难最终复仇并成功让敌国臣服归顺的故事。

  莫栩栩顺便查了相关资料,当时这部剧一经播出稳居各大卫视收视率冠军,而乔昇更是凭借此剧荣获年度最佳新人男主角和最受欢迎新人男艺人双项奖,之后接连出演了很多部影视剧作均获得不错的成绩。

  这么厉害啊——莫栩栩心想,反正乔昇平时很忙不怎么在家,不如就用客厅里面那个大屏幕电视看好了,她拿着手机从二层卧室出来,走到客厅连接上智能电视,这电视剧一共28集,刚好这几天要养养脚伤,两全其美。

  这天莫栩栩正翘着脚吃着水果看着电视,正演到乔昇饰演的太子听到下人来报自己父王的死讯,只见屏幕中的古装扮相男子隐忍泪水的情景被镜头拉近,屏幕外的莫栩栩放佛也被男子的情绪所渲染,眼泪随时都要掉出眼眶。

  但就在这时,大门突然响了,电视里的男人出现在门口,莫栩栩赶忙拿起纸巾抹了抹眼泪,看了看电视上显示的时间:奇怪,才下午5点多,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

  不过她并不打算问出口,毕竟这两天的相处经验告诉她——乔昇可能根本当她不存在。

  但是当着本人的面看人家主演的电视剧,未免多少有些尴尬,莫栩栩拿起遥控器关掉电视,站起来准备回自己的房间,但她的脚伤还没有完全好,下楼还好,但是上楼梯的时候颇费一些力气,平时乔昇回来的时候基本她都已经回房间了,所以上楼梯略显狼狈的样子,乔昇还是第一次见到。

  “你怎么还没好?”

  听到身后的男人开口,要不是这个房子里面只有她和他两个人,莫栩栩完全不敢置信乔昇居然主动跟自己说话了,而且还是句听起来像是关心的问话,她停住自己的动作,回头看向对方,说道:“好多了,就是上楼梯还有点费劲。”

  “这几天先住楼下吧。”乔昇面无表情得说道。

  “楼下哪里,沙发?”

  “我房间。”

  莫栩栩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乔昇,紧张到结巴:“我我,我干嘛要睡你房间?”

  见她这样,忽然心里燃起一丝逗弄她的冲动,乔昇慢慢走了过去,踩上莫栩栩所在的台阶下面两阶,伸出双臂扶在前面的楼梯扶手上,将莫栩栩禁锢在扶手和自己的身体之间,而后者见状惊得急忙向后靠去,但狭窄的楼梯上已经没有更多的空间能让她躲避了。

  男人起先没有说话,只是上下打量着眼前女孩的脸颊,女孩此刻惊慌失措得瞪着眼睛防备得看着自己,就像一只正被陌生人逼近而竖起全身软毛企图防御的小猫。

  他将脸凑近女孩的耳旁,轻轻反问着:“你说呢?”

  温热的气息呼到自己的耳畔,莫栩栩感觉到自己被挑逗了,反应过来之后忽然觉得莫名有些生气,她用手推了身边的男人一下,男人顺势靠到身后的扶手上,接着说道:”你以为要干嘛,让你睡楼下养好脚伤,我这几天放假需要好好休息,你在楼下看电视太吵了容易影响到我,我先去房间拿点东西。“说完便转身下楼去了。

  还以为是好心怕我上楼不方便,原来是为了自己,但...想到刚刚近在咫尺的脸,自己当时是心跳加速了吗?不可能不可能,绝不可能,一定是因为吓到了。

  乔昇的房间陈设很简单,色调也和客厅差不多,莫栩栩心想大明星的房间原来这么简便的啊,不过也是,他在家的时间基本都是用来睡觉的,看起来床就非常舒服。

  转天莫栩栩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中午了,昨晚一直看电视到半夜,一口气把剩下的几集全都看完了,这个电视剧确实引人入胜,连莫栩栩这种不爱看电视剧的人也迫不及待的看完了结局。

  等等,好像昨晚还梦见了乔昇,准确的说是梦见了乔昇饰演的太子,梦中他被敌国派来的女奸细所伤,但因为心存爱意,所以太子最后还是放女奸细走了,而梦中拿着剑的女子正是自己,乔昇那满含不忍的眼神还残存在脑海之中。

  莫栩栩闭着眼甩了甩头,想甩掉这个画面,饥肠辘辘的感觉帮到了她,所以她决定起床去做些吃的,自从搬进乔昇家里之后吃饭都是靠赵小天汤晓瑜他们解决的,因为乔昇的身份,她被禁止叫外卖,自己又不擅长做饭这种事,如果赶上没人有空来送饭的时候,她就只好吃些速食充饥了。

  洗漱好打开房间门就闻到一股饭菜的香气扑鼻而来,

  “小天还是晓瑜来了吗?”

  见没人应答,莫栩栩径直走到餐桌那里,桌子上果然摆放着饭菜,还冒着腾腾的热气,她四下张望了一下并没有见到第二个人,刚坐下准备吃饭,手机就响了。

  是汤晓瑜打来的电话:

  -栩栩,你怎么样,好些了吗?

  -好多了,你没来啊,我还以为你在呢。

  -没有啊,我今天要跟枫姐讨论一下你上本刚完结的那本书的宣传推广策略,这两天可能不能过去看你了。

  -这种事我也不是很懂,每次都要麻烦你和枫姐操心。

  -你跟我客气什么呢,对了乔昇欧巴这几天怎么样啊,你们的新婚同居生活过得甜蜜不甜蜜?

  隔着手机汤晓瑜不怀好意的笑声都传进了耳朵,莫栩栩翻了个白眼准备结束通话。

  -行了吧你,没什么其他事我挂啦,不过你以后再来送饭,问问小天今天是在哪里买的,比你们之前带来的那些闻着香多了。

  -嗯?赵小天给你送饭去了?不对啊,刚刚我还跟他通了电话,问他今天过不过去,他说今天有事也去不了啊。

  挂断之后莫栩栩有些纳闷,但她还是决定先吃饭,吃完之后收拾了碗筷,她决定构思自己的小说框架,按照合约规定,这次的小说会被改编成电影,情节设定上就需要配合电影的时长,这是她第一次尝试,不免有些无从下手。

  考虑再三她决定请教一下已经拍过很多电影经验丰富的专业演员,犹豫着拿起手机给乔昇发了微信:不好意思打扰你休息,你在房间吗?

  过了几分钟才听到手机‘叮’一声,打开回复:嗯。

  莫栩栩用两个大拇指继续敲着手机屏幕:因为没有为电影创作的经验,所以想请教一些问题,现在方便吗?

  这次回复很快:等下.

  没过一会,身着藏蓝色套头毛衣和同色系裤子的乔昇就从楼上下来了,路过餐桌的时候用余光扫了一眼,莫栩栩正坐在客厅中央的沙发上抱着笔记本电脑苦思冥想。

  “你想问什么?”乔昇走到沙发的另一侧坐下。

  “是这样,我在想是不是电影的时长比较短,所以我需要配合着写得篇幅短一些呢?”

  看见莫栩栩认真发问的模样,乔昇直接回答道:“不是,你该怎么写就怎么写,不要被束缚住。”

  “可是...”

  “你知道东野圭吾吗?”

  “知道啊,他是我最喜欢的作家之一。”

  “如今他多部作品都被翻拍成电影,但他写的时候并不知道之后会被拍成电影,”乔昇说到这,站了起来,“如果提前被外界因素束缚的话,那成品一定不是你最想要的样子。”

  莫栩栩抬头看着乔昇回去的背影,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保持自我,心无旁骛。

  ——

  这天莫栩栩刚刚起草完小说故事大纲的开头,就看到电脑屏幕右下角突然弹出的广告——任煜晨新歌《Escape》首发,快来听听吧~

  鼠标点开广告,页面跳转之后,点击播放按钮,曲调激昂的前奏立刻响起,是任煜晨一贯的风格曲风,莫栩栩停下手里的工作戴上耳机认真听了起来。

  感觉到有人轻轻敲了自己的头一下,莫栩栩抬头看到乔昇站在自己旁边,便摘下耳机,问道:“有事吗?”

  “你手机响半天了,吵死了,”乔昇看了看桌子上的电脑屏幕,恍悟道:“怪不得听不到。”

  “不好意思,刚在听歌。”莫栩栩起身准备去拿放在床上的手机。

  “我看你脚好的差不多了,回你自己房间睡吧。”说完就直接走了,留下被命令的那个人一脑袋的问号。

  电话是赵小天打来的,说是想问一下有没有什么想买的东西。

  半小时之后赵小天就出现在乔昇家里了,先是询问了一下莫栩栩的身体状况,得知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之后,说道:“莫姐,其实我这次是带着任务来的,雪姐让我跟你说个事。”

  “什么事?”

  “后天下午昇哥有个活动,需要你陪同出席。准确来说是光影的周年庆酒会,每年3月底都会举办的,公司的艺人都要出席,没有特殊情况家属都需要一并陪同,昇哥其实每年都是自己去的,但是今年不一样,所有人都知道他已经结婚了,所以...”

  “我知道,这是合约上的一项。”莫栩栩接话道。

  赵小天见她并没有很抵触的情绪,便继续说明:“公司把周年庆选在每年的年初也是因为年初是各项工作展开的阶段,到时会邀请很多时下正当红或者有潜力的其他公司的艺人参加,所以这也是一出很重要的戏,雪姐让我跟你说,还是要演好昇哥的新婚妻子的角色。”

  “好,放心吧。”

  之后赵小天大致说明了一下需要注意的事项,两人就此话题才结束谈论。

  不知不觉就到了晚饭的时间,莫栩栩忽然想到前几天的饭菜,问赵小天:“对了,小天,前几天你从哪里买的饭啊,特别好吃呢。”

  “前几天吗?我最近都没有过来啊。”赵小天纳闷地问道:“什么菜啊?”

  “就是有丝瓜炒猪脚那次啊,还有桃仁粳米粥来着。”

  听莫栩栩说完,赵小天愣了一下,突然看着她神秘兮兮地笑了起来,“是不是还有鲜榨柳橙汁?”

  “是啊。”

  “莫姐,那是昇哥给你做的啊。”见莫栩栩狐疑的表情,赵小天接着说道:“真的,前几天我看见他用手机百度食谱来着,而且他这几天休息也是因为...”

  “赵小天!”还没说完话的赵小天被乔昇突然喊到名字,只听后者命令道:“谈完了就出去买点吃的回来。”

  见乔昇不想让自己说出来,他心领神会得答应着便出了门。

  ——

  光影传媒的周年庆于两天后的晚上7点举行。

  莫栩栩和乔昇从保姆车上下来的时候,被眼前的阵势着实吓了一跳,冲上来的记者举着不计其数的麦克风还有闪光灯,她只在电视里看到过这种场面,一般都是什么电影节或者颁奖典礼走红毯时才会出现的场景,如今自己身处其中还真是有些许不知所措。

  “乔昇先生,请问今年第一次不是单身参加光影的周年庆,是不是感觉很不一样啊。”

  听到记者的发问,乔昇先是没有回答,而是牵起身边莫栩栩的手,紧紧得握在自己的手心,稍后才平静得说道:“以后的每一年我都不是自己来参加了。”

  记者听到这样的答案,也甜蜜的笑了起来,转而问向乔昇身边的女孩:“莫栩栩小姐,听说蜜月的时候你不慎受伤了,能不能跟我们说说当时的情况呢?”

  莫栩栩想起来之前柳雪嘱咐她的话,回答记者道:“当时真是多亏了乔昇,有他在身边就很安心呢。”说完靠向身边的男人甜甜得弯起了嘴角。

  一直到走进会场,外面的记者才被迫停止了问题,因为这属于是光影公司内部活动,所以记者等媒体人员并不能进入到会场里面,莫栩栩终于才松了一口气,但她知道今晚的演出这才算刚刚开始。

  会场内部装饰的非常华丽,甚至可以用奢华来形容,场地的中央两侧摆放了两排长桌,上面摆满了各种酒类和食品,但实际上吃东西的人寥寥无几,大部分人都身着礼服端着高脚酒杯在和别人谈论着什么,见到乔昇进来,一些人停止了交谈,三三两两得走过来打招呼,莫栩栩只好一直维持着微笑陪同在身边。

  这样的状态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直到感觉脸都笑僵了,莫栩栩才终于逮到一个机会:乔昇被光影的高层叫过去不知道谈论着什么,她借口去厕所走开了,由于穿着晚礼服没有带表和手机,她不知道现在几点了,也不知道还要多久酒会才会结束,正想着怎么打发这无聊的时间,自己就被林若诗叫住了。

  “你好,又见面了。”

  没办法,莫栩栩只好礼貌的还以微笑:“是啊。”

  “我看乔昇师兄在和老板谈事情,你自己在这很无聊吧?”

  “还好,这里挺有意思的。”莫栩栩心口不一得答道。

  林若诗笑了笑,接着说道:“没办法,师兄毕竟人气很高,公司今年的安排肯定又是以他为主,难免大部分时间都要嫂子自己在家待着了。”

  这话说的,他那种冰山在家还不如我自己在家待着舒服呢,莫栩栩心想这种话当然不能说出来,但她也实在不想和林若诗在这继续聊下去,这个女孩让她看不透,说话总是无法分辨出其中的真正用意。而且‘嫂子’这个称呼让她有些不自在。

  见莫栩栩没有说话,林若诗又说:“怎么了,是我说错什么了吗?”

  “没有,没什么。”

  这场尴尬的对话让莫栩栩比刚才表演假笑还别扭。

  就在这时她听到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哟,若诗,你在这干嘛呢,理文他们正找你呢。”

  说话的正是Y.L炙手可热的歌手任煜晨,林若诗见到是他,便说:“好啦,我这就过去了。”

  见她走远了,任煜晨扭头看向莫栩栩,开口说:“你就是莫栩栩?”

  “嗯,我是。”莫栩栩轻轻点了两下头,这么近距离的和自己喜欢的偶像说话,让她难免有些紧张。

  “想出去透透气吗?”突然的提议让莫栩栩愣了一下。

  “可以吗?”

  “跟我来。”

  任煜晨带着她绕过酒桌和人群,走到会场入口处另一侧的小门,两人从小门出来,眼前是一处半圆状螺旋向上的楼梯,莫栩栩用手抓着礼服裙的下摆,跟着任煜晨上了楼梯,上面是一个露天阳台。

  任煜晨率先走到阳台边,靠在扶手上望着夜色笼罩下的天空,天上的几颗肉眼可见的星星闪着神秘的光,莫栩栩看着眼前的景象,内心闪过一个想法,莫非刚刚他是有意在替自己解围吗?

  “刚刚,谢谢你。”

  “不用谢,看得出来你不是很喜欢这种场合。”

  莫栩栩也走到阳台边,把胳膊搭在栏杆扶手上,欣赏着宁静的夜景,两人一时间都没有说话。

  不知道过了多久,旁边的男人用低沉的嗓音微笑着问道:“你不回去乔昇身边吗?”

  被问到的人扭过头看向男人,其实莫栩栩不知道该用男人还是男孩来形容任煜晨,眼前的人有着一双比天上的星星更为深邃迷人的眼睛,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加上嘴角此时噙着的那一抹放荡不羁的微笑,显得是如此的调皮而又邪魅,莫栩栩一时间盯着这张脸入了神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而任煜晨仿佛见惯不惯,嘴角弯曲的角度更加明显,甚至笑出了声:“莫栩栩小姐,看够了吗?”

  莫栩栩这才回过神来,满脸绯红的低下了头,但并没有马上回答,她还不想回去,与其去表演乔昇的亲密爱侣,不如在这安静得欣赏夜景,而且身边站着的是任煜晨啊,这种情景让她内心不免有一丝欢喜。

  像是为了掩饰尴尬一般,她抬起头说道:“对了,我听了你的新歌,很好听。”

  “是吗,谢谢,”见眼前的女孩这般模样,任煜晨接过话题开玩笑道:“看起来你好像是我的粉丝啊。”

  “是啊,我一直挺喜欢你的,”话一出口,莫栩栩忽然发觉措辞有些不太好,“嗯...我是说我一直挺喜欢你的歌。”

  任煜晨笑了笑:“你这么说我很开心,真的。”

  听到他这么说,莫栩栩也笑了,她抬起头看向对方,鼓足勇气说:“其实,我之前有本书是以你为原型写的。”

  “真的吗,书名是什么?”

  “暗光与明曦。”

  “好,我记下了,回去一定找时间看一看。”

  写这本书的时候,莫栩栩从没想过,有一天可以这样面对面的跟任煜晨本人推荐,她今晚真的很开心。甚至出于作家的想象力她甚至觉得如果是和任煜晨签订的秘密合约,她一定会真的爱上他吧,起码好过现在每天和一个不苟言笑的男人共处一室,想到乔昇,莫栩栩忽然想到赵小天之前说的那些话。

  ——莫姐,那是昇哥给你做的啊。

  他真的会给我做饭?简直难以想象那个冰山站在厨房里面摆弄着锅碗瓢盆柴米油盐的画面。

  “在想什么,笑得这么开心?”任煜晨见她都笑出声了,问道。

  还没等莫栩栩回答,楼梯处传来另一个男人的声音:“晨,你果然在这。”

  说话的人是唐信,莫栩栩记得之前新年歌会上,晓瑜有指着他给自己介绍过,对方看到任煜晨身边的自己也愣了一下,接着说道:“走吧,咱们该回去了。”

  “好,你先过去吧。”

  唐信点点头,又看了一眼莫栩栩的方向便转身走了。

  任煜晨说:”走吧,回去了。“

  两人回到会场的时候,会场前端的舞台上正有人在拿着话筒讲话,莫栩栩没有兴趣去听讲话的内容,她在会场的人群中搜索着乔昇的身影,任煜晨低头在她耳边说:”乔昇在那边,你过去吧。“说着还指了指他俩的斜前方的方位,说完便径自离开了。

  莫栩栩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没想到正对上乔昇的如炬的目光,他的身边还是有人在围着他交谈,但不知怎地那道目光让她内心升起一丝心虚,她绕过前面的人走到乔昇身旁,对着周围的几个人礼貌的微笑。

  “这是乔昇的妻子吧,听说是位畅销书作家,有才华啊。”旁边一个深灰色西装微胖的男人对着她说道。

  莫栩栩只好客气的回应着:“谢谢。”

  那男人转向乔昇继续说道:“你们栩栩如昇夫妇现在可是让人羡慕得不行啊,什么时候给咱们娱乐圈再生一个小乔昇出来啊?”说完,他身边的另一个男人还配合着大声笑了起来。

  莫栩栩被这个话题弄得面红耳赤,而乔昇还是一如往常的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看了一眼莫栩栩,转过头对着刚才说话的男人,说道:“现在还不是时候。”

  酒会结束两人回到住处的时候已经接近半夜了,莫栩栩一进屋就径直向二楼的楼梯处走去,晚礼服让她全身紧绷不舒服,她想先去洗个热水澡然后换上一身舒爽的衣服。

  “酒会消失了一段时间,你去哪了?”乔昇突然的发问让她停住了脚步。

  “没去哪啊,酒会太闷了,找到个露天阳台透透气。”

  “和谁?”

  莫栩栩想都没想,说道:“和任煜晨啊。”

  乔昇走近她的时候,莫栩栩感受到一股低气压,她听见他用命令的语气说:“以后不许和别的男人独处,尤其是他。”

  “不是说媒体不让进入酒会吗,应该不会被拍到的啊。”

  “我说不许就是不许。”说完,乔昇便转身走到自己房间推门进去了。

  开什么玩笑,什么人啊,合约上没有这项规定啊——莫栩栩此刻气得想去踹乔昇的房门,他这是什么意思啊,我又不是他的仆人,凭什么命令我啊。

  ——

  转眼三月悄然而去,四月翩然而至。

  莫栩栩这几天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构思新作的种种细节,她也不知道楼下那位大明星最近的动向,她也不关心。

  这天她下楼来准备拿点吃的上去,刚下来就看到乔昇坐在楼下的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本封面有些眼熟的书在看,而且好像看得很入迷,所以没有注意到她过来。

  “你在看我的书?”莫栩栩看到乔昇拿着的正是最近才出版的她执笔的《伊顿公寓6号》。

  “小天拿给我的。”

  莫栩栩忽然有点好奇乔昇这样的人对自己的书会是什么评价,便直接问道:“你觉得写得怎么样?”

  “这本一般,没有前...”乔昇说了一半停下了。

  “没有前什么?你还看了我别的书?”莫栩栩有些不可思议。

  “我是说没有前因后果的,看得不明所以。”

  “什么啊,你是不是没仔细看啊,”莫栩栩说着坐到乔昇旁边,用一只手抢过对方手里的书,翻到结尾那几页,“你看,这里我交待了整个案件的起因,就是嫌疑人的犯罪动机。”

  “我还没看到结尾,你就给我剧透?”

  “所以啊,你不能没看到结尾就随意评判我写的没有前因后果啊。”

  “那你觉得一上来描写的被害人的死亡就是后果?”

  “是啊,嫌疑人因为报复杀了她,还不算结果嘛?”

  “你把书给我,”莫栩栩乖乖得把手中的书递给他,乔昇翻到中间的部分继续说道:“你在这里写到被害人高中期间有可能是校园霸凌的制造者,被霸凌的人成年之后计划报复她,结果是把她杀害了,这样的结果是你这本书想要塑造的?”

  莫栩栩不明所以的没有回答。

  乔昇继续说道:“但我认为你想要表达的并不是这样的结果。”

  “我...”犹豫了一阵,莫栩栩才说道:“好吧,我其实是想写出让读者明白校园霸凌是多么不可取的行为这样的效果。”

  “所以我认为你这本书写的前因搭不上后果。”

  莫栩栩撅起嘴,心想:好吧,你赢了,我当时写这本书的想法居然被看透了?

  但她仍然嘴硬的说道:“你还真是直言不讳啊。”

  “我可不希望你下本书写成这样,到时我出演的时候可是会很为难的,”乔昇转头不再看她,后面跟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以后别在我面前撅嘴。”

  “又怎么了,撅嘴怎么了?”

  她当然不知道这个男人真正的想法,刚刚她的表情让乔昇想到了婚礼当天的那个吻的触感。

  此刻他们身后的落地窗透出初春温暖的阳光,乔昇不再理会她,莫栩栩则回头将下巴放到沙发的靠背上,感受着窗外明媚的阳光,心里突然应景的想到一首温暖的诗词:

  我说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笑响声点亮了四面风;

  轻灵在春的光艳中交舞着变换。

  此时昨晚熬夜创作的困倦感一股脑袭来,莫栩栩就这样靠在沙发上睡着了,由于身体的放松不多时便袭遍全身,本来搁在沙发靠背上的姿势轻轻滑落,乔昇感知到旁边女孩的趋势,向其微微倾靠,同时将手中的书放置在自己身体的另一侧,腾出双手接住女孩的肩膀,顺势让她面朝上躺在了自己的双腿上,已进入熟睡状态的女孩感觉找到了一个比刚刚更为舒适的姿势,满意得哼唧了两声。

  乔昇看着枕在自己双腿上的人——恬淡白净的脸庞,淡色的眉毛,挺秀的鼻梁和淡红的双唇,虽然现在双眼紧闭,但平时那双清澈的眼眸此刻浮现在自己的脑海中,挥之不去。他用右手拂去女孩额前几缕凌乱的刘海,露出光洁的额头,缓缓得低头吻了上去。

  莫栩栩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擦黑了,她躺着沙发上,客厅里面很暗,她伸了个懒腰起来开灯,然后拿起桌子上的手机看了一下,上面有一条未读的微信消息——我有工作。

  是乔昇发来的,莫栩栩看了看时间已经晚上8点多了,心想大明星的生活也不容易啊,这么晚还要去工作。

  她起身准备到冰箱里看看有没有什么吃的,发现餐桌上已经有做好的饭菜了,莫栩栩忽然想到之前脚伤时的那次,后来从赵小天那里得知是乔昇亲自做的,现在看着桌上的饭菜,不知怎么一股异样的感觉油然而生。

  也许...正常的婚姻生活也不过如此吧,而且好像乔昇这个人虽然表面上冷冰冰的,仔细想想其实也不算坏。

  ——

  两周之后莫栩栩突然接到主编枫姐的电话,让她到公司去一趟。

  到达G.R公司大楼,莫栩栩乘电梯到达主编办公室,没想到推门进去的时候,任煜晨居然坐在里面,见到她进来,枫姐招呼她坐下,介绍说:“栩栩啊,这是Y.L的任煜晨,你应该知道吧?”

  没等莫栩栩回答,被介绍的人主动说道:“你好大作家,又见面了。”

  房间里面除了他们三个人以外,还有一个没见过的人,是个看起来非常圆滑世故的男人,见莫栩栩有些发愣,便开口说道:“有件事想请莫小姐帮个忙,其实是这样的,我们晨晨最近写了一首新歌,是受您之前写的一本书的启发,作词作曲都是由晨晨独立完成的,我听了demo非常满意所以公司决定主推这张EP,这次来是希望莫小姐能协助MV的制作事宜。”

  “MV的制作?”莫栩栩听得一头雾水,转头看向主编。

  还没等枫姐开口,坐在一旁的任煜晨解释道:“我来说吧,我看了你写的那本《暗光与明曦》,看完之后有感而发两天就写好了一首歌,歌名就叫做《暗与明》,希望你能出演MV的女主角。”

  “可,我不是专业演员啊。”莫栩栩眨着眼睛回道。

  任煜晨从椅子上起来,走到她的面前,微笑着反问道:“但没有人比你自己更了解自己写的故事,不是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