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我们的秘密合约

7.蜜月

我们的秘密合约 逶迤之莫 4975 2019-10-03 17:41:46

  婚礼结束之后,连同柳雪在内的所有人都前后回国去了,柳雪走之前事无巨细得嘱咐着赵小天和这对新婚燕尔,而莫栩栩只注意听了一下蜜月的路线,其他的都没有听进去。

  情人崖、海神庙、圣泉寺、乌布、大秋千、天空之门、金巴兰海滩、蓝梦岛、精灵沙滩——这些地名听起来都如梦似幻,非常吸引人,莫栩栩想着到时一定做好笔记拍下照片,留下这些难得的素材。

  说起来她这个人还是第一次独立出远门旅行,之前每次都是汤晓瑜做足所有准备:出门要用的东西,订好的路线和酒店等等都不需要她自己操心,尽管这次有另外两个人同行。但...

  但是乔昇就跟不存在有什么区别!而且还不如不存在,选取的路线时间已经尽量避开人多的时间,但乔昇只要出现的地方,女性生物的目光都会追随过来。甚至在顺着海神庙的大殿台阶往上走的时候,有只猫跟着他们,莫栩栩看都没看就条件反射的认为那一定是只母猫。

  看着前面那个自带天生异性吸引力的男人背影,莫栩栩无奈地对身旁的赵小天说:“你们家这位大帅哥有点过于惹眼了吧,这也不用刻意去拍什么蜜月照片传到网上了,时时刻刻备受关注啊。”

  “莫姐,这下你知道昇哥的魅力了吧,在国内可能你认为都是他的粉丝在追随他,其实不管是不是他的粉丝,认识不认识他,但凡见到这样的男人出现,任谁都会忍不住多看两眼的。”背着背包的赵小天认真地说道。

  “是是是,你昇哥魅力大过天,但是他就不能稍微掩饰一下嘛,我看人家明星出街不都是戴个口罩什么的嘛?”

  赵小天笑道:“但是雪姐有吩咐,说这次就大大方方在外面逛就好了,莫姐你快过去昇哥身边,跟他一起并肩走,我在后面拍几张你俩的照片,这可是我这次的重要任务。”说着便从背包里面找出相机拿在手上,催促道:“过去吧莫姐,亲密一点哦。”

  莫栩栩更加无奈的快步追上走在前面的乔昇,两人呈并排的位置继续走着,但彼此都没有开口说话。

  后面跟着的赵小天见状便大声喊了一句:昇哥,你回头!

  闻声,被叫到的男人正欲回头的瞬间,相机快门被按下,看着镜头里男人侧脸像是看着旁边女子的模样,赵小天满意的收起相机,心想道:我可真是个抓拍奇才啊哈哈哈哈。

  领略了天空之门的奇观之后,蜜月的行程已经过半。

  赵小天的拍摄任务照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基本已经出色完成,接下来安排的地点是蓝梦岛——位于巴厘岛东南边的一个小岛。

  蓝梦岛海水清澈可见,岛上椰树茂盛,居民多以种植海藻为生,生活安详和乐,莫栩栩想着这样的一个岛应该用不上大家的演技,终于可以好好的玩两天了。

  赵小天租了山上的一间独栋别墅,安置好行李,拿着岛上的宣传页给另外两个人介绍了一下这里的风土人情,由于已经接近傍晚时分,三人决定先吃晚餐。

  晚餐过后乔昇说不想出去便回了房间,莫栩栩咂舌道:这人的原则还真的就是能不说话就不说话。

  ”莫姐,你想去哪,我陪你去溜溜吧。“赵小天说:”昇哥估计是有点累了,你别介意啊。“

  ”我不介意啊,“指着宣传页上微型瀑布的图片,莫栩栩转而说道:”这个恶魔的眼泪看起来很有看点啊。“

  ‘恶魔眼泪’其实是一个海湾,岸上礁石,海水干净,但海浪很大,海浪拍上海湾的时候雾气升腾,阳光下还能看到彩虹;海浪褪去之后,海水顺着岩石淌下,就形成了无数个微型瀑布。

  两人到达的时候天色已经略微暗淡了,更给这个地方平添一丝神秘,赵小天看了一圈发现游客已经寥寥无几,便说:“莫姐,咱看看就回去吧,明天白天再来。”

  “好。”嘴上答应着,但莫栩栩还是准备好好得看一看,她记得之前自己写《伊顿公寓》的时候里面有个描写神秘海域的场景怎么写也觉得不满意,当时如果看到了‘恶魔眼泪’,一定会写得更身临其境的,回去怎么也要改一改那段。

  一边构思着小说情节一边围着岸边慢慢踱步,并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拍下各个角度海岸以及海浪的照片。

  而赵小天此刻也拿着手机:“好的,雪姐你就放心吧,照片都拍好了,是是,都是按照你说的...”

  此时天色已经彻底黑下来了,莫栩栩打开手机的闪光灯,蓦地发现前方崖石下方有两个巨大的空洞,便想走近一点仔细观看这犹如仙境般的场景,但突然拍打过来的海浪激起了数米高的水柱,她心里一惊,急忙向自己后方躲闪,右脚后撤的时候被一块碎石绊倒,手中的手机随即脱手甩了出去。

  还好刚刚开了闪光灯,此刻亮光刚好能显示手机所在的位置,并不远,莫栩栩看到那束亮光就在距离自己不过一米多远的位置,她从地上站起来小心翼翼的走到亮光近处,伸手准备捡回手机,但就在左脚迈出去准备着地的瞬间忽觉脚下一空,此时想收回脚步已经来不及了,向前行进的惯性导致她身体顺势跌落下去。

  大一寒假的时候有次社团组织去滑草,莫栩栩想到那次滑草时的体验,站在人造假山顶上乘上滑草设备,后面的工作人员轻轻一推,自己便被设备带下了山坡,速度快得能听到耳边呼啸的风声。

  但这次不一样,她没有安全的滑草设备,跌落的山坡也不像滑草场那样平坦畅通,唯一的好处是似乎没有那么高而已。尽管感觉起来只有短短的十几秒钟,但周遭的碎石矮灌木仍旧让她遍体鳞伤,好在跌落的瞬间她本能的用手臂护着头部,所以在身体停住的时候检查头部并没有什么大碍。

  麻烦的是当她想要站起来看看怎么离开这里的时候,左脚刚一使力便疼得冒出了冷汗,她不得不重新坐回地面,用双手摸了一下两只脚踝——完了,左脚脚踝明显比右脚肿了许多,应该是掉下来的时候扭伤了。

  适应了四周黑暗的坏境之后,莫栩栩逐渐能看清周围一些事物的轮廓,她先是回头看了看自己掉下来的山坡,大概有两层居民楼那么高,还好角度比较倾斜,自己算是滑落下来的,否则现在可就不是仅仅扭伤脚踝的程度了,而眼前都是一些树木,以矮灌木为主,也有很多其他的高海拔树木,但是她也不知道那些都是什么树,周遭的地理环境她并不十分清楚,但是她想起酒店的宣传页上有相关介绍。

  她还记得描述这个小岛情况的内容,既然已经被开发成以旅游业为主发展的地方,应该不至于有野兽什么的,但自己不会野外急救知识,不知道脚扭伤应该如何救治,唯一确定的就是肯定不能马上走路,当然了,能确定这点,是因为她尝试站起来的时候根本疼得无法动换。

  不知道赵小天能不能发现自己,莫栩栩冷静得想分析一下现在如何自救:手机没有拿到,而且刚刚跌落的位置就是悬崖的另一侧,距离大概也就三四米远的样子,自己能听到巨大的海浪声拍击着海岸,甚至刚刚看到的巨大的空洞将海浪声形成了回声,这种声响自己就算求救呼喊也于事无补,只能等到退潮之后了,可什么时候退潮呢,不会要等到天亮吧。

  想到这,莫栩栩突然觉得自己有点难受起来了,正常来说一晚上露宿在外也不是什么难事,而且她自小也不怕黑,但按照时间推算一下的话,从和赵小天出来,到自己摔下来应该才过了将近两个小时,但温度明显下降了许多,尽管她穿得很厚,但在这山里坐着,地寒风硬,气温也开始变得越来越冷,如果这样的情况到半夜可能...她不敢想下去了。

  而另一边的别墅里。

  “什么叫找不到了?”男人愠怒得问道:“你们去哪了?”

  被问道的男孩将刚刚出游的事简短的描述了一遍,说道:“我看莫姐对恶魔的眼泪那么感兴趣,就想趁天黑之前看完就回来,但是中间雪姐给我打电话,海浪声太大了,我就找了个稍微安静一点的地方接电话,挂掉之后再找莫姐就不见了,天也黑了,打她电话也没人接,就想是不是迷路了,围着那里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昇哥怎么办啊...”

  听罢,乔昇起身穿上外套,边穿边回头对充满内疚站在一旁的赵小天说:“走,去找这里的负责人。”

  ——

  “你们先别担心,我们这里有岛上的居民组成的搜救队,大家一起去找一找。”从赵小天租的独栋别墅下来,距离不远的地方有一幢小木屋,此刻乔昇二人正等着小木屋中的人打电话联系搜救队。

  “这里真的有搜救队?”赵小天喜出望外地问道。

  打完电话的负责人回答道:“是啊,你们不知道,恶魔的眼泪近些年总是出事,之前也是有个女孩为了看那个海浪拍上海岸的瞬间,失足掉到海里了。”

  “那那那,救回来了吗?”一句话弄得赵小天紧张兮兮。

  可能是自知多言,小岛的负责人话锋一转,说道:“搜救队马上就准备好了,咱们还是先去找人吧,兴许并没有掉到悬崖下面。”

  一行人围着海湾仔细寻找着的同时,身处山坡下的莫栩栩忽然想到乔昇那个不苟言笑的家伙发现自己丢了,会不会很开心,没准他发现这个大麻烦终于自己消失了开心得正拍手叫好呢。

  不对,他那种人,不知道是不是天生就不会笑,难道是面瘫?莫栩栩这么想着就咯咯得笑了起来。

  “怎么,你撞到头了?”

  莫栩栩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吓得差点站起来,但脚踝的刺痛感让她立马停止了动作,看清来人正是刚刚她在心里嘲笑的人之后,有点心虚地说道:”你,你怎么突然就出现了?“说完左右看了看,又抛出一个问句:”你怎么找到我的?“

  乔昇拿着手里的手机晃了晃,闪光灯的亮光照到脸上,莫栩栩眯着眼睛接着问道:”你找到了我的手机?那你怎么下来的,怎么没有听到动静呢?”

  “问题还挺多,”说着把手机扔到对面坐在地上的人怀里,居高临下地说:“那边有条路能走上去。”说完转身就走,但走了两步感觉并没有人跟上来,于是便又停了下来。

  “我脚扭伤了,站不起来...”

  乔昇听到这句话,转身走到莫栩栩的脚边,右脚后撤蹲了下来,然后把手上的手电筒递给对方并说了句:拿着。

  刚接过手电筒,莫栩栩就感觉自己的左脚被一只手轻轻抬起,乔昇把她的裤管向上卷起,并褪掉了她的鞋袜,莫栩栩知道他是想检查自己的伤势,所以也跟着认真得看起来,而乔昇看到她的脚踝处时眉头一紧。

  已经开始肿胀了,必须马上进行包扎然后冷敷,乔昇帮莫栩栩穿好鞋袜,后者问道:“那个,很严重吗?”

  “还好。”

  莫栩栩并没有听出乔昇回答里安慰的意味,但听到这样的答案心里确实多少放心了一些,“那你能扶我起来吗?”

  “你现在不能走路。”

  “那你去叫人来,我在这等着。”

  “不用了。”

  “什么不用...喂!”莫栩栩感觉自己突然被横抱了起来,男人有力的手臂环在自己的腰上,自己被公主抱了,想到这,刚刚还被冻得快没有血色的小脸立马浮上一抹蔷薇色,而怀抱着自己的男人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沉稳且小心得走着,莫栩栩脸靠在男人的胸膛上,对方有力的心跳声忽而让自己莫名的安心,其实乔昇这个人也没想象中的那么冷酷无情嘛——莫栩栩神经放松下来,接着沉沉地睡着了。

  等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别墅的床上了。

  “莫姐你终于醒了,饿不饿,想不想吃点什么,我去给你做。”一醒来就听到赵小天急切的话语。

  见对方没有说话,赵小天担忧道:”莫姐,是不是还是不舒服?你昨天晚上发高烧,医生说应该是你的脚伤加上山里的寒气引起的,给你输了退烧药。”

  “现在几点了?”莫栩栩挣扎着坐起身,脚部传来的疼痛感让她倒吸一口凉气。

  “已经下午3点多了,你几乎一天一宿没吃东西了,我去给你弄点粥喝吧。”

  “好,谢谢。”

  “对了,莫姐,昨天是昇哥把你找到的,而且...”赵小天笑着说:“是他抱你回来的哦,你还记得吗?”

  莫栩栩想到那个温暖的怀抱,假装咳嗽了几声,掩饰尴尬:“记得,帮我谢谢他。”

  “还是莫姐你自己说吧,我先出去了。”

  没过多久就响起了敲门声,莫栩栩以为是赵小天来送吃的,说了声:进来吧。

  没想到端着粥进来的居然是乔昇,他走到床边把粥放下之后什么都没说,转身欲走。

  莫栩栩想,不管怎么说都是人家救了自己,说声感谢也是应该的,便脱口而出:“谢谢你救了我。”

  听到的人随即愣了一下,但并没有多言,嗯了一声算作回应便推门出去了。

  这个人不会是喝冰山露水长大的吧,怎么冷漠成这样啊,算了算了,好歹人家昨天救了自己,不过...他真的对谁都这个样子吗?如果躺在这里的是那个林若诗呢...

  ——

  回国的时候莫栩栩是坐着轮椅出现的,汤晓瑜紧张的问东问西,听到赵小天说到乔昇英雄救美的情节,两人笑得开心无比,“小天,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

  “遵命,赵小天一定不辱使命!”

  回到公司赵小天将拍到的照片交给柳雪,当天晚上,网上便铺天盖地出现了‘栩栩如昇’夫妇的各种亲密照,而莫栩栩受伤,被乔昇救起的情节也被添油加醋写得着实生动。受伤的当事人看到新闻的报道哭笑不得,她居然不知道自己是坠崖的时候千钧一发之际被乔昇救起的?不过她也知道这只是种营销手段罢了,柳雪之前已经明确地表示要借由她和乔昇的这场假婚姻造势,将乔昇的人设从高冷男神转型为专情宠妻的成熟男人形象,这也是时下粉丝比较热衷追捧的。

  汤晓瑜告诉她,新书的企划案已经完成,让她专心进行创作就好,题材还按照最擅长的悬疑类写,只是由于已经订了主角是乔昇本人,所以创作人物的时候最好以适合他为基准,莫栩栩当然知道这个情况,但她觉得自己这次怕是要写出一个冷漠无情的主人公了。

逶迤之莫

接下来是暧昧的同居小日子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