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你过来我不打死你

039

你过来我不打死你 宝宝爱吃雪糕 3359 2019-09-20 09:20:57

  应冷静回房睡觉了,许从容却立在那里气的一夜都没睡好。

  第二天应冷静和平常一样起床,洗漱刷牙,抹着许从容送的保湿霜边抹脸边从洗手间走出来,顺便看了下表,嗯,还有二十分钟了,快来不及了。

  匆忙之间抬头,发现玄关那里还立着一道人影没动。应冷静僵住,惊讶问,

  “你怎么还没走?”

  许从容穿着一身整洁笔挺的西装,手拿办公包,淡淡的看着她说,

  “等你啊!”

  等我?应冷静无比震惊。他俩早上上班可是很少碰到头的。许从容出门前收拾仪容的时间比较长,所以他向来起的早。

  应冷静永远是踩在快迟到的最后两分钟起床。洗脸刷牙换衣服对她来说顶多只用五分钟的时间搞定。

  状况有点不一般!应冷静不自觉的捂了捂自己的荷包担忧说,

  “你,你不是想找我借钱吧!”该不会这小子最近又交了什么女朋友闹的没钱花,然后一大早的等在这里找她要钱花吧。

  “快走,送你上班,一会儿要迟到了!”

  应冷静换好鞋锁上门边跟在许从容后面走,边震惊的问到,

  “送我上班?大哥,你有没有搞错,太阳没打西边出来吧!”

  电梯缓缓下降,许从容昂首阔立,面无表情的说,

  “我最近新买了车,刚好顺便送你上班!”

  “车?许从容你竟然买车了?你牛啊你,工作不到半到你就买车了,你肯定是咱们学校最有出息,混的最好的学生!”

  应冷静惊讶了一会儿,高兴的跟在许从容身边说。许从容沉着脸一言不发。

  应冷静还在高兴的叽叽喳喳,那表情比自己买了车都要高兴。

  “许从容,没想到这世上还是你对我最好了,一买了车就想起兄弟我了,还浪费你那么宝贵的时间送我去上班,我真是太感动了。我决定了,今天晚上请你吃饭好了,不能老让我为我付出啊!”

  许从容侧头盯了她一句,

  “请我吃饭?你有时间吗?你就说最近一个月,我浪费了几张电影票?”一说这话,应冷静就有点心虚了。

  这个月许从容请了她四次看电影,结果她次次都要加班没空。

  “应该有空吧,上班也要吃饭的啊!”应冷静弱弱的说。

  两人到了负一楼,大楼的停车库。应冷静眼睁睁看着那么多名车,心里无比激动。从小到大坐惯公交车的她,舍不得坐出租车的她,终于可以坐一次私家车了。

  而且这车主还是她的好兄弟许从容。

  真是骄傲啊,自豪啊。

  结果,许从容推出来的那是什么东西?只有两个轮,潜藏在大大的名车后面根本不见踪迹。

  应冷静这一大早上不知道吃惊几次了,就属这次最狠,差点咬到自己舌头。

  “这就是你的……车?”自行车?

  许从容仍然是很淡定的点点头。这个座驾也花了他一万多的人民币好不好?

  “自行车也是车?”应冷静一脸的无法接受。

  “自行车不是车吗?”许从容理直气壮的回了句。

  见应冷静还立在那里不动,又催了一句,

  “快上来!”

  应冷静磨蹭了一会儿才爬上他的后座,两手抓着他脊背的衣服,迎着平稳的车速慢慢前行。早上上班高峰期,路上行人千万种,也没人多注意他们这一对儿。

  过了好一会儿,应冷静才勉强说服自己接受这个“自行车”的事实。想到自己刚刚在电梯里开心的傻样,她忍不住幽怨的说了句,

  “楼下的大厅明明就能停自行车,你干嘛还非要把你的小自行车停到大停车场里啊!”

  “不这样的话,怎么给你惊喜呢!”许从容在前面心情愉悦的说。

  应冷静恨的掐了他的腰一下,气骂,

  “你故意的,哼,你可真是煞费苦心啊许从容,绕这么一大圈,给我那么大一惊喜!”

  应冷静下的手劲狠,许从容疼的一吸气,然后厉着声音斥,

  “别随便掐男人腰好不好?”

  “就掐就掐,怎么了?”应冷静恶狠狠的说,顺便又掐了两下,不过力道没前面一次大。

  “哼,你掐了哪个男人的腰,就要给这个男人当媳妇!”

  还想再掐他腰的应冷静一下子就缩回了手,慢慢红了脸,心跳如鼓。而前边的许从容心也砰砰跳起来,习惯吵吵闹闹的两个人,后半路竟然一句话都不说,但是却有一种更微妙的感觉。

  到了应冷静公司楼下,应冷静跳下车后挥挥手到,

  “你赶紧去你公司吧,免得迟到了,我先上去了。今天谢谢你了啊!”虽然她根本不想坐自行车上班。

  许从容大长腿骑着车踩在地上,却是稳稳的不动。望着焦急的人说,

  “晚上几点上班,我来接你!”她总是这样,做事从来没有规矩和计划,总是风风火火忙忙碌碌。以前觉得她挺烦,不知为何,许从容现在看到这样的她却觉得可爱,喜欢。

  “接我?呃……”应冷静有点儿摸不着头绪。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她小心的抬头瞧了一眼,并没有,太阳还是打东边出来的。

  这栋大楼上班的人也挺多的,眼见许从容这么帅的一个小伙子骑着自行车和女孩儿说话,大家走过路过不由的都多朝这边瞄了两眼。

  应冷静几次撞见别人的目光,有些不好意思了。她干脆的拒绝到,

  “不用了吧,我下班很晚的,再说,你骑自行车来……”

  “干嘛,嫌丢人啊?”许从容恶声恶声的问了句。

  “没有,没有!”应冷静连连摆手。以他们从小到大的交情,她即使真嫌丢人也不敢光明正大的说出来啊。

  谁他0妈不想坐个宝马X来公司上班啊。

  许从容警告的看了她一眼,又稳下声音说,

  “最好没有!放心吧,我以后肯定会买车的!”

  “我相信你!”应冷静很励志的附合。

  “所以,晚上几点下班?”

  ……

  应冷静真不想和他在大门口僵持,一副快哭的表情虚心求教问,

  “大哥,我就想知道你发什么疯,为什么一定要来接我下班?”

  “我觉得你们公司不安全!”

  “可我都在这里上班三个月了!”

  “所以呢,三个月连一次假都没放过,每次下班都超过十点。既然你这么难以做决定,就我来帮你做决定好了。我晚上八点半下班,然后过来接你。你最好九点就站在这里等着,不然我就到楼上找你们老板,问问他知不知道劳动法!”

  别看许从容看着一副好好先生的模样,说话语气沉沉的有点霸气还有点吓人。

  应冷静灰溜溜的转身离开了,她能说不好吗?她敢说不好吗?

  一天在忙碌中很快过去。今天简直比以前的每一天都忙。应冷静想着早点把自己的事做完,然后早点下班。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她刚忙完这件事,又有那件事……

  她突然发现,只要她不停止下来,就会不停的有事有事有事……

  晚上六点,因为忙碌,公司几个又是叫了一堆外卖。应冷静为了腾出时间早点下班,连晚饭都没有吃。

  挨到七点半,肚子饿的咕咕叫。挨到八点,连胃都在发表抗议。

  这期间,她瞄了陆总的办公室八眼,可陆总都是忙的头都不抬的样子。

  说早点下班?还是不说?要不就当请个假?可万一请假,老板一生气刚得到的两千块钱奖金泡汤了怎么办?

  要不就说自己肚子疼?

  应冷静眼睛一亮,突然觉得自己真是太机灵了,就说肚子疼好了,女生不是都有生理期的吗?虽然她生理期从来没痛过……

  正巧她胃也有点儿痛,肯定装疼会装的很自然的。

  咚咚咚。她想好对策鼓起勇气敲响陆总办公室的门。

  “进来!”里面传来如大提琴一样低沉好听的声音。

  这种声音简直好听的让人的耳朵能怀0孕。

  “老大,我想请假!”应冷静在公司混熟了,也和其它人一样喊陆江为老大,以前她一直恭敬疏离的喊陆总的,而老大自然的多了种亲近。

  “请假?怎么了?”陆江从电脑屏幕里抬起头,摘下眼镜蹙眉问。

  “我……肚子疼!”应冷静低下头捂着肚子说。汗,好紧张,人生第一次撒谎,都怪许从容那个抽疯的家伙。

  “疼的厉害吗?我送你去医院吧!”说着陆江就关了电脑,站起身顺手拿起车钥匙和外套。

  应冷静连忙紧张的摆手说,

  “不用去医院,就是一点儿小痛,回家躺躺就行了!”

  “那行,我送你回家吧!”陆江看她害怕的样子,以为是女生都害怕到医院打针,也没多想。

  “送我回家?”应冷静有些呆。最近她怎么行情这么好,怎么帅哥都抢着送她回家?她好想以身相许怎么办?

  应冷静就这样迷迷糊糊的被陆江送回家。

  下车的时候,陆江喊她,

  “四毛,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不要一个人强撑知道吗?”

  所有的美好气氛,都被这一声“四毛”给破坏了。应冷静心里想拿刀砍死老大。老大,难道你不知道没有女孩子愿意用这样难听的名字吗?

  “老大,你为什么叫我四毛啊!”应冷静瞅着他,有些哀怨的问。大毛二毛三毛他们,都是些不正经没节操的屌0丝,叫她四毛很正常。

  可是像老大这样亭亭玉立的大帅哥有节操有修养有气质,从他嘴里吐出“四毛”两个字,那不是很不搭吗?

  陆江伸手摸摸她的头温柔笑说,

  “有人叫你小静,有人叫你冷静,但是,只有我叫你四毛,这样不好吗?”

  这样不好吗?应冷静只感觉他温柔的声音,从嘴里吐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像钢琴上奏出来的音符那么美妙,美妙到让她忽略掉四毛是个多么难听的名字。

  不,美妙到从他嘴里吐出来的四毛,也跟钻石一样好听。

  “好!”应冷静呆呆的点头说。

  陆江开车走了,应冷静还傻站在那儿。直到一股旋风袭来,应冷静一抬头就看到许从容黑黑的俊脸。

  干嘛啊,一副想杀人的表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