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你过来我不打死你

035

你过来我不打死你 宝宝爱吃雪糕 3122 2019-09-15 08:00:00

  “吃饱了?”看到人终于放下筷子,陆江跟提醒别人自己还存在一般的出声问了句。

  应冷静满足的擦着嘴说,

  “饱了!”又笑眯眯的说,

  “陆总,公司的午餐真是好!”

  陆江刚想说,这不是公司的午餐,是我的午餐。大毛二毛他们去洗手间经过这里,一看到那啃的根根漂亮匀称的骨头,就知道这骨头肯定是精挑细选的。

  不禁豪嚎着,

  “老大,我们中午都吃豆腐白菜,你给四毛吃白骨啊!”

  “是啊老大,我们跟你这么久了,你怎么这么区别对待啊!二毛,果然是女生好啊,你看咱们老大这么没人性的人都知道给女生买肉吃!”

  二毛也绝望同情的抱着大毛说,

  “算了大毛,要不咱俩也去改性算了!”

  ……

  面对两人唱戏一样的调侃台词,陆江只是擦擦嘴,淡淡的放下筷子问,

  “你们两个都忙完了?晚上不用加班了?”大毛二毛听闻此言立即闪电一样的遁走。

  应冷静眨眨眼,还以为自己看错了,怎么刚刚面前有人,一眨眼人就不见了?

  陆江又提醒的说,

  “别愣着了,快去整理东西,收拾一上午了东西还没收拾好,真磨蹭!”

  应冷静默默的工作去了。因着老板这一句,她整整忙到晚上九点才下班。她捶打着后背下班时,大毛二毛三毛他们还趴在电脑前忙碌。

  第二天公司总算整理的差不多了,陆总又将各种发票给她,还说以后每个人从公司支取钱都要从她这里走。应冷静半知半解的点头。

  等到算帐那天,好多钱对不上号,陆江拍着桌子发大脾气,

  “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每笔钱都要有单子,每笔钱都要记帐上。你告诉我,你一个大学生,为什么连这么简单的一件事都做不好?你到底有没有认真的工作?”

  大胡子骂起人来还挺凶,骂的应冷静都缩到墙角去了,还勇敢的挺着没哭。估计他骂人的声音大了,大毛二毛都闯了进来,护在应冷静面前,劝老板不要那么凶。

  这件事总算暂时过去。

  一天陆江口渴,想买瓶可乐,身上没带钱,找应冷静拿五块钱去买可乐。应冷静拿出纸条慢条斯理的说,

  “您等等,我记个帐!”

  陆江急的冒汗,又气的拍桌子催,

  “五块钱也记帐?你抠什么抠?”应冷静静静的看了他一眼,不知咋回事,看爆燥龙一样的陆江安静了下来。等应冷静写好条子后他还签了字。

  从那以后,他就是死也不在应冷静那儿支钱。

  到了第二个月底公司出帐时,应冷静表现极好,一分钱都没出差错,笔笔帐都对得上。但是却被全公司的人喊“应抠门”。

  是的,为了几毛钱,她得罪了所有人。

  大毛拿十块钱下去买文件夹,回来她问文件夹多少钱,七块三一个。那还有二块七的找零呢?大毛翻着白眼,受不了的从裤袋里掏出二块钱。边掏边问,

  “四毛啊,就二三块钱的事,要不要这么上纲上线啊!”

  “还差七毛!”应冷静包青天一样坚定的语气说。

  这年头谁还用毛毛钱啊,大毛被应冷静盯的没办法,只好跑下来,跑回先前买东西的便利店,厚着脸皮让刚刚收银的女服员把他先前的七毛钱还给他,人家女服员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眼神看他。

  大毛说,为这七毛钱,他连媳妇都娶不上了,这事他记四毛一辈子。

  二毛中午没吃饭,管应冷静拿钱买碗泡面,应冷静非要他写条子,二毛觉得写条子就跟卖身一样,非不写。心想自己就是找老大张口,老大也会给他五块钱买碗泡面啊。

  结果这个小助理,差点跟他打起架,最终也没要到五块钱。

  二毛鄙视说,

  “四毛,你要去当狗,铁定是最忠实的狗!”

  公司帐对于对上了,陆江拍着应冷静的肩膀夸赞的说,

  “做的好!”

  大毛竖起大拇指佩服的说,

  “真不错,咱们公司开了半年,这可月可是第一次算清楚帐!四毛,还是你牛!”

  其它人也都给她点赞。可是他们都不知道,应冷静接这份财务的工作有多累,特别是这四个男的,伸手就找她要钱,不给他们钱,还对她人身攻击朝她不停的浪费唾沫,现在知道夸她了?

  才工作两个月,应冷静觉得自己成熟到了四十岁。面对四个不修边幅,除了工作就没正经的大男人,皮笑肉不笑的说,

  “还得谢谢你们的配合!”

  不止财务这块,应冷静还要做考勤。应冷静做了半个月的考勤,才知道原来她没来公司之前,公司根本没有过考勤。从她来的这天,才开始做考勤。

  公司是个四室一厅的大房子,其中有一室就给他们四个男生做为宿舍。相当于他们每天上班就跟起床到厕所的距离差不多。

  上班时间是八点整,他们总喜欢踩着八点这个点揉着眼睛起床。结果迟到了三十秒,这个月的全勤没了,就开始向她求情。

  先是夸她漂亮,所有美好的词汇都往她身上用,见她不买帐,又试着给她讲道理,做人的人情往来啊,今天你帮我,明天我帮你,今天你方便我,明天我方便你,妹妹啊,不要这么死板之内的,见她还不买帐,就开始各种骂各种诅咒了。

  呵,万事开头难。他们骂完发完脾气,知道这个月的全勤奖没有了后,好像也认命了。到了第二个月重新开始时,大家都提前五分钟进来手动打卡。对此陆江十分欣慰的说,

  “终于改掉这些狗子赖床的毛病了!”

  应冷静沉沉的望了他一眼,心中暗想,老板,你知道为此我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吗?她现在觉得她一个月三千的工资也太低了。

  当然,还不止这些。时间长了,她发觉陆江陆总经理简直是个魔鬼,他太知道怎么样去挖掘一个人所有的能力了。

  应冷静上班后,先是让她整理东西,给所有物别都分门别类,贴上标签。然后让她做财务做考勤,等她都掌握熟练后,呵!又开始让她买菜做饭。

  有一就有二,菜做的上手后,又让她帮忙洗一次衣服。先是一次,接着就是每次。不过陆总还算有人性,只让她给他大老板一个人洗衣服。

  每次大毛二毛私底上让她也帮忙洗衣服,就会得到老板苛刻严厉的批评。

  应冷静进公司第三个月,公司接到一个大单,有多大应冷静不太清楚,据大毛所说,接了这个单子,他们公司半年不接业务公司也不会倒闭。

  陆总一高兴,给他们每人发了两千块的奖金。两千块啊,应冷静就这样压下了辞职的念头。

  从她进明鑫上班三个月以后,没有早于晚上九点下过班,没有过过纯正的周六周日。记得有一次许从容好不容易大方一次请她看电影,结果电影票都买了,陆催命又催她回公司帮忙。

  从那以后,应冷静周六周日就不敢有什么计划,明明说是放假,也是随时待命中。

  这种天天人不如畜的生活,应冷静早就受够了。原本冲着一月三千块的激情早没了。好几次想辞职最后却没辞职,也不过是习惯了“四毛”这个称呼。

  她是公司里唯一的女生,所以地位自然不一般。陆总跟她没什么交集,一切都是公事公办的。但大毛二毛三毛他们几个,却让她在工作中多了很多笑料。

  他们三个就跟逗逼一样,每天各种段子,各种催泪感人的表演。只要不在电脑前,就是一副不正常的样子,常常让人笑的肚子疼。

  有时候他们三个说话也难听,甚至也搞荤段子,但是照顾她的时候绝对不含糊。他们没女朋友,有什么女性的礼品和优惠卷也都给她。

  在应冷静心底,他们都跟哥哥一样亲切。况且男生的性格都比较直,有什么说什么,大家相处的也自在,没有什么职场的勾心斗角,应冷静也不必时时考虑自己什么说的对,什么说的错。

  就是吧,陆总太会压榨人了。

  最近竟然又让她学起了表格。简单的表格她当然会做,可是人家让她学的那是好难的表格啊,好几种颜色的线,还有好多陌生的名词与说话,还要算什么率……

  应冷静一个头两个大。有次陆总亲自坐在她的电脑前教她,教一遍问她会不会,她说不会。陆总嫌弃的说,

  “你们大学生连个表格都不会做?”应冷静心里想骂人,妈0的,这哪里是什么表格啊,这明明是物理推算好不好。她上学时就偏科,数学不好,物理更不好。你让她写个文案还差不多?

  结果陆总让她多学习,最后还送了两套专业做表格的书给她,让她天天看。

  应冷静好想哭。明明离开学校不就离开书,离开学习了吗?为什么她每天都在学,在学?而且,她不是做总经理助理的吗?为什么她身上兼那么多职?

  但是此刻,这些眼泪都被两千块钱的奖金淹没了。她想,还是等到大学毕业证拿到手之后再考虑换工作的事吧,毕竟留在明鑫的工资很可观啊。

  虽然上司严厉不好说话,但他出手阔绰啊。再者,像大毛说的一样,他们都是公司的老员工,等公后公司做大了,他们可都是骨干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