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你过来我不打死你

032

你过来我不打死你 宝宝爱吃雪糕 3136 2019-09-12 08:00:00

  许从容洗完澡后,大刺刺的躺在床上,长臂长腿摆成一个大字,霸占了整个床。

  这一个星期,简直渡夜如年。他怀疑自己的身体整个都缩水了,天天那样卷着睡,手脚都不能伸直,不就越缩越小吗?

  唉,还是这样独自霸占一个床,想怎么滚就怎么滚来的得。他闭上眼,准备迎接美梦,可是眼闭了半天,还是精神奕奕。总感觉耳边缺了点什么,总觉得房间过于寂静,总觉得心境过于普通……

  他开始想,他每晚入睡前都能听到的呼息声,那样平稳规律,有时候带着小小的憨声,显的挺可爱,伴着窗外的月亮,听着她的呼吸声,他进入梦乡。

  他开始想,因为有另一个人躺在身边,他每次一躺下来就浑身戒备,怕自己不小心碰到她,也怕她故意碰到自己。

  明明理智再想最好什么事都不要发生,心里却忍不住的期待,最好你碰我一下,然后我再碰你一下……想着,他长长的悠悠的叹了口气。

  本来还想找机会再体验一下那种柔软的触感。他觉得他们俩关系那么好,如果他只是因为好奇而提出来,以应冷静的仗义肯定不会拒绝,可惜啊……

  不对,他再可惜什么啊。许从容突然一个弹坐惊的起身。

  他觉得自己太莫名其妙了,脑子进水了,竟然在一起一些不切实际不可能的事。

  算了,还是去外面喝杯水压压惊好了。

  应冷静洗完澡回到自己的小卧室,舒适的伸了个懒腰。唉,终于有自己的地盘了,终于可以好好做自己了。

  她先美满的放了个屁,然后幸福的脸埋在枕头里。她觉得放屁的声音,就是她生活幸福的信号。

  你说说,跟许从容合睡的这么多天,她连想放个屁这种小事都得忍着,做人多不痛快!

  她还担心自己睡觉会流口水,所以总不敢趴着睡。可如果不趴着睡,她就睡不香……唉,这一个星期老了很多,都是睡眠不好。

  可是趴了半天,她却仍然没有丝毫睡意。也许是因为这个房间还沾染着老妈和许阿姨的气息,有一种这已经不是她房间的错觉。

  脑子里的思绪不由的飘到和许从容在一起的时间。刚开始两个晚上,他俩睡的都不太好,可是后来,好像就不怎么争吵了。

  虽然不说话,但总有一种说不明的气氛在里面。

  那是种什么气氛呢!紧张?害羞?期待?

  连屁都不敢放,呼吸都不敢太用边,总想把自己最好的一面留给对方。

  应冷静捶着脑袋,很难理解自己现在的这份心思。她不懂这是为什么,她和许从容也不是第一次睡到一起,据她老妈说,他们两个从出生就睡在一个摇篮里。

  她老妈为了省钱没买婴儿床,就干脆把她放到许从容的婴儿床里让许阿姨一起摇,这样连人工都省了。

  应冷静记得,好像四五岁的时候,她和许从容还睡在一起床上吧。

  那时候睡的都怪好,怎么长大了,睡在一起就变奇怪了呢!

  要说她和许从容有什么不纯洁,他俩之间绝对没有暧昧。

  唉,睡不着,想来想去想的脑袋好痛。算了,不想了,出去喝杯水。

  客厅里,许从容刚倒好水准备喝,见应冷静顶着鸡窝头发走出来,吓的一惊,一口水差点呛住。

  她怎么会出来?难不成她知道自己因为她失眠?这种想法太可怕了。许从容连忙摆摆头,假装镇定的随意问,

  “还没睡啊!”

  应冷静没想到这个时间许从容还在客厅,反射性的想回去。但是转念一想,自己这样逃的太明显,于是只好硬着头皮上。

  鸡窝头发被她抓的更乱了。

  许从容一问话,她就立即慌乱答,

  “嗯,口渴,来喝水!”

  看到许从容在喝水,又加了句,

  “你也来喝水啊!”

  许从容点了头,顺便给应冷静倒了一杯水,应冷静接过说了声谢谢,转过身喝水,咕咚咕咚……她奇怪的皱眉,怎么今晚特别安静,安静到连她喝水的声音都听的这么清楚?

  她一边喝水一边悄转身偷瞄了眼许从容。这家伙喝完水,拿着抹布擦着流理台的一点水渍,明明都抹干净了,还抹来抹去的,三更半夜不睡觉,也太诡异了。

  就在她偷瞄着他时,他突然望了过来,应冷静吓的心一缩。还好杯子里没水了,不然她肯定会被吓的呛住。

  “你喝一杯水要喝这么久啊!”许从容盯着她说。

  “喝水你也要管?”应冷静斥了句,重重的放下杯子。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这么晚了应该早点睡,而且睡觉前水喝多了容易尿床……”

  “呵呵,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我听许阿姨说你十四岁的时候还在尿床呢!”

  许从容脸一羞红恼斥,

  “你懂什么,那是……”所以说,跟青梅竹马谈恋爱什么的,最没必要。因为她动不动就会揭你的老底,刺的你一身血,自己还毫无还击力。

  他刚刚在瞎想什么啊,竟然还想邀请她过去和他一起睡。竟然还想说反正结婚证都拿了,我们就试着谈谈恋爱好了。

  他真是脑子抽疯了。

  “那是什么?”应冷静踮着脚睁大眼一副很期待的模样问。

  许从容厌厌扫了她一眼,气急的说,

  “我去睡觉了,懒得跟你吵!”

  回到房间,许从容翻来滚去,滚去翻来也睡不着。而且越想越烦躁。真是好可恨,他抱着枕头捶了一番,想想应冷静踮着脚跟他顶嘴的样子,他就气的想吐血。

  真是太不解风情的。难道她没看出来那个时候他是很温柔的关心她吗?

  对着枕头发泄完一番怒气,再躺在那里的时候,心情平静许多。他脑子想了很多事,想到最初讨厌应冷静和他同房,到最后舍不得她离开这间房。

  而且第一晚,他的手不小心碰到她的……她的手也不小心握到他的……

  想着想着,他耳根又红透了,身体也热了起来。恰好这时外面传来两只猫求偶的声音,真是越听越烦燥,许从容觉得自己现在就是个畜生,他竟然对应冷静有了非份之想。

  应冷静倒是很平静,喝了水回了房间后没一会儿就睡了。

  她这个人很简单,想不通的事情就放到一边,不会让自己费力的一直想一直想的。因为她知道,不管多想不通的问题,时间总会给你答案,只是迟早的事罢了。

  实习生一般没有介绍很难找到对专业又靠谱的工作。应冷静和胡莉两个一整个暑期都顶着大太阳在人才市场跑,一个月下来,又黑又瘦,远远望去就像从非洲回来的难民。

  反观许从容就不一样了,他不知道哪里来的门路,暑假第二天就找好工作。许从容学的是金融投资专业,应冷静暗想,学金融的就是吃香。

  不像她,学的什么广告设计,到现在也没找到一份好工作。

  特别是经历了人才市场这一遭,你看人家那简历,都漂亮的像神话。什么国外哈佛大学,什么博士硕士,她一个大学毕业证都没有人的,实在不好意思和人家竟争。

  更可怕的是,这样的人才都找不到工作,你说你去哪里找工作呢。前途渺茫啊。

  难不成她将来只能在肯德鸡端个盘子?好歹她爸妈供她读大学也是为了让她找到更好的工作啊。

  老早以前就希望赶紧毕业,赶紧自己挣钱买自己喜欢的东西,可是现在快毕业了,才觉得毕业那么可怕。因为一旦毕业,你就再也没有借口伸手找爸妈要钱了。

  因为找工作,一天一天累积起来的打击,让应冷静和胡莉都塌下了肩膀。

  这天两人又没找到工作,一起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用沉默表达着悲伤。现在,连喝一杯五块钱的珍珠奶茶,都觉得是种奢侈。

  应冷静吸着,半天才吸一颗珍珠出来。胡莉突然长叹了一口气,仰头望天感叹到,

  “算了,要是实在找不到工作,我就考研继续读书好了,争取将来留校当个老师。”

  “那要花很多钱的!”应冷静瞪大眼说。这个问题她连想都不敢想,她爸妈好不容易等到她大学毕业,如果她还不去工作那不是找死吗?

  “我爸说了,只要我想读书,他就家里的田啊地啊牛啊都卖了供我读书。”胡莉说着一脸悲凄,又望着应冷静说,

  “我爸妈都是乡下人,没读过什么书,所以就觉得读书人有文化。从小他们就说,只要我想读书,无论多苦也会一直供着我。我以前的想法就是赶紧挣钱报答他们,可是小静,你也看到了。

  现在人才市场竟争压力那么大,找一份服务员的工作在江城连养活我们自己都难。说真的,我突然很明白那些年纪轻轻的人为什么愿意去当小三了。如果有一个有钱人愿意养我给我钱花,我也愿意不要名份的跟着他啊,可惜我没那么漂亮!”

  应冷静拍了拍她安慰说,

  “胡莉,你别这样想,实在不行,咱们就去应聘服务员好了,反正咱俩有伴啊,不怕别人笑!”

  胡莉垂下头,最后坚持不住的流下泪水。

  “我真的,真的不想再花我父母的钱了,不到万不得已,我真的不想走到那一步,可是小静,我现在怕找工作了,我觉得会不会我继续读下去,才是更好的选择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