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你过来我不打死你

027

你过来我不打死你 宝宝爱吃雪糕 3312 2019-09-09 09:33:38

  许从容还是比较了解应冷静的为人的,眼里容不得沙子。那之后不管齐阳怎么解释,怎么出现在应冷静面前,应冷静使终无动于衷。

  一个月后齐阳出国了。这个消息让其它认识齐阳的人震惊,毕竟要好的朋友都没听他说过要出国,只有应冷静听到这消息松了一口气。

  她的第一次恋爱,失恋了。也不知道这场别人眼里报复性的恋爱,算不算得上真正的恋爱。不过想到齐阳曾经带给她的温暖与快乐,生气难过之后,她还是挺感激齐阳。

  至少,他是这世上最用心的一个骗子。

  像胡莉说的,像她们这么普通平凡的女孩儿,能被那样阳光帅气的男人呵护一天就不错了。而齐阳他,呵护了她那么多天!

  不知道女生是不是天生的矫情,齐阳在的时候,她觉得齐阳骗了自己,用感情耍弄自己,完完全全的把他判了死0刑。

  可是等齐阳走了,想到他每一次的苦苦等候,着急的表情,还有临走前痛心的表情问的那句,

  “应冷静,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

  喜欢过吧,只是她的喜欢很自私,在不受伤害的前提下,才会喜欢上别人。

  每每想起这些,她的心里总是很遗憾,觉得自己不够勇敢,害怕付出,害怕再次上当,最重要的是,连她自己也不相信齐阳会喜欢上她这种女生。

  她更相信,齐阳是为了报复许从容才故意接近她。

  失恋后的第一大变化,就是她变的喜欢唉声叹气,喜欢发呆,面露愁容。每次这个时候,许从容那张讨人厌的脸就会近在咫尺,一脸认真的说,

  “应冷静,装什么忧郁啊,你不适合装忧郁!”

  应冷静气的拿起鸡毛掸子,在家里把许从容追的上窜下跳。要不是这个讨人厌的家伙,她现在还沉浸在美美的恋爱里呢。

  好端端的干嘛要揭穿齐阳,难道他不知道女生天生喜欢被骗吗?

  实在是太可恶了!奇怪的是,她天天打骂许从容,不给他好脸色,按理说这家伙宁可死在外面,在操场打球到夜里十二点,也懒得回家的。

  可是他不知道是不是猜中她心里很讨厌他,为了刷新她心里承受的极限,天天拼命的出现在她眼前。

  竟然还开始学下厨房!

  “你干嘛啊!”她看着走进厨房的许从容意外问。

  “给你做饭吃啊!”许从容笨手笨脚步的戴着围裙自然说。

  “确定不是给我下毒?”

  许从容白了她一眼然,然后开始打鸡蛋,倒油,把搅好的鸡蛋倒进去……虽然他的动作有些慢,步骤倒是一步没错。

  最后炒出来的蛋炒饭,看起来也秀色可餐。应冷静知道,这肯定是许从容第一次下厨房。在家里许阿姨是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宝贝儿子下厨房的。

  “快吃饭吧!”许从容把蛋炒饭端到应冷静面前。

  应冷静看了旁边高高的他一眼,又看看碗里的蛋炒饭,越看越觉得诡异。明明她最近对许从容没什么好脸色,这家伙还破天荒的给她做饭吃?

  “唉呀,我不吃啦,不饿!”她找着借口,眼神闪躲的说。总觉得一不小心吃了这碗饭,就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越想越可怕,应冷静觉得还不如干脆跑回卧室安全。她这么想着,也这么干了,谁知道才站起来,就被许从容大力给按了回去,霸道的说,

  “必须吃,还得吃完一粒不剩!”这可是他第一次下厨,她竟然这么不赏脸?

  天不怕地不怕的应冷静被这碗蛋炒饭拦住了。她望着饭犹豫不决,最后又仰头看向许从容,人家是一脸固执的神情。

  应冷静不禁有些恼火的推开他,

  “你疯啦许从容,我说不吃就不吃,干嘛非要逼我吃!你不是有女朋友吗?不在外面约会天天跑回来碍我的眼,你烦不烦?”

  “我碍你的眼?”许从容错愕的指着自己的鼻尖。他这张脸帅的随便一张照片都能去当壁画好不好?

  应冷静偏过头不理。一副生气的表情。

  许从容边生气的脱围裙边往餐桌上扔,气急的斥责,

  “应冷静,你真是好样的。要不是看你失恋的份上,怕你想不开,我才不会浪费我的宝贝时间天天陪着你打转!”

  应冷静心里一哗啦,好像这才一下子明白最近许从容天天在她面前的原因。好像还给她买早餐,还给她买她最喜欢的牛奶,还为她洗过几次衣服吧……

  “喂……”她扭头刚叫了一声,“叭”一声,客厅门狠狠关上了。

  应冷静僵在空中的手慢慢收回来。小声叨了句,要不要这么大脾气啊。

  再看看眼前的这碗饭,好像也没这么可怕了。她拿起勺子细嚼慢咽的吃了起来,嗯,味道还不错。

  许从容刚气冲冲的下了电梯到楼下,手机响了,是温娉婷打来的。

  约他一起出去坐坐。许从容正好被应冷静气的不行,暂时不想回去,就答应了温娉婷。

  夜色如水,江边清新的空气吹拂过来,耳边还有优雅的小提琴声,更添浪漫。这是靠近江边的一家露天吧台,一到晚上客人极多。温娉婷觉得这里气氛好,很适合情侣,便和许从容一起过来了。

  服务员递来菜单,温娉婷柔声问许从容点什么,许从容说随便。温娉婷意外的多看了他一眼,又柔声说,

  “橙汁好吗?”

  “随便!”仍然是那种很冲的声音。

  美好的心情与气氛,好像一下子被许从容的冷硬话语给破坏掉。

  不一会儿,果汁端了上来。温娉婷望着许从容好看的眉眼问,

  “你最近很忙吗?我约了你几次,你都说没空!”

  “还好吧!”

  “你有心事?”

  “没有!”

  ……

  长长的一段沉默,温娉婷已经心情不佳了,可对面的人还没有看出来,还沉浸在自己的情绪当中一样。

  “我觉得我们好不容易出来约会,你可不可以把你的全部心思都放在我的心上?毕竟我才是你的女朋友。”温娉婷楚楚动人的双眸,望着他耐心提议。

  许从容这才惊觉自己失态,偏过头低声说了句,

  “抱歉,是我不好!”江面的风徐徐吹来,他心里的那股烦燥也稍减一点儿。脑海里还是那张英气的脸,她红唇一张说,你不要天天在家里碍我的眼好不好?

  他就有那么讨人厌吗?真是不知好歹的家伙。

  又是沉默。没有甜蜜的对视,没有温馨的对话,这算是约会吗?

  温娉婷觉得和许从容在一起后,她一直在掉价,而她发现了这个问题还在纵容。

  她一直小心维系着他们的感情,不敢戳破,可是她今天真想问个清楚。

  “从容,能告诉我你心里在想谁吗?”和我约会的时候,心里想着谁?

  许从容奇怪的瞟了她一眼,心想,我们还没结婚呢,你就开始管我了?连我脑子里想谁都要操控!

  “这段时间,你的态度,你的冷漠,让我很没有安全感!”温娉婷低下头,有些挫败的说。

  许从容喝着饮料,自然的说,

  “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应冷静失恋了,我怕她想不开,得多陪陪她!”

  “可你们毕竟不是亲兄妹啊,男女有别。我才是你的女朋友,你应该多陪陪我才对。”话说到这个份上,温娉婷也不想再包容。她吃应冷静的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许从容双眸沉沉的望了温娉婷一眼,温娉婷一脸无辜,不觉得自己哪里说错了。

  她的五官精致,风吹过来,发丝微乱,一副楚楚动人的模样,可是许从容却觉得她不再漂亮。不是那种可以抓住他的漂亮。

  此时此刻,他只觉得面前看似高贵的女人很普通,或许一开始他们就都错了。他们都不了解彼此,只不过被对方美丽的皮囊所获。

  “我不止一次的告诉过你,应冷静是我的妹妹,是我的家人。”

  “呵,所以在你心底,是她重要,还是我重要?”温娉婷凉凉一笑,她只再乎这个。

  许从容平静的说,

  “在这个世上,我的家人永远都最重要!”

  温娉婷不可置信的望着他,

  “你的意思是,她比我重要喽?”

  许从容冷漠的没有答话。

  “许从容,你说话?”好像已经有答案了,可温娉婷非要问一个结果。

  许从容淡淡的望着她,只是委婉的说了一句,

  “你只是我的女朋友!”

  他所有的话连在一起就是,应冷静是我的妹妹,是我的家人,我的家人永远都最重要,而你不过是我的女朋友。

  那一刹,温娉婷的眼泪就要滚出自己的眼眶。可她狠狠的收起了自己的狼狈,假装镇定而潇洒的说,

  “好,我们分手!”

  “好!”沉默了十秒,男生答。好像在说“好”字的那一刻,他的内心也是解脱的。好在,他有听妈妈以前嘱托他的话,不要随便跟一个女生发生关系。因此,这段恋爱以分手划上句号,他心里也没过多的罪恶感,顶多是欠她几顿饭钱。

  温娉婷拍下两百块钱,起身踩着高跟鞋砰砰砰的离开了。

  许从容一个人起身,一个人慢慢走回家。虽然是分手了,可是他的心里也很失落,甚至有不解有迷茫。仔细想想,他和娉婷一开始在一起也是因为相互吸引,两个人也很合得来也很开心,为什么到今天为变成这样?

  一直这样落寞的走回家里,客厅的灯还开着,却没人影。许从容抱怨了句,

  “睡觉也不关灯,浪费电!”

  等他走到卧室门口,看到门中央贴着一张黄色的便利贴。上面写着,

  “哥,你做的蛋炒饭很美味,谢谢你!”然后是一个爱心和拥抱。

  看着这张纸片,许从容不自觉的笑了。想到应冷静吃饭时的满足表情,一整晚的郁闷和失落都没有了。

  是啊,他们那么熟悉,熟悉到只是一个词在嘴边,脑海里就自动浮现出对方的表情和动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