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你过来我不打死你

025

你过来我不打死你 宝宝爱吃雪糕 3354 2019-09-07 08:19:00

  齐阳先唱了。先点了一首很深情的抒情歌,他声音超好听,唱的又深情,就跟原唱歌手一样,应冷静都听呆了。

  等他唱完,她立即陶醉的鼓掌说,

  “齐阳,你唱歌好好听啊,再唱一首好不好?”

  齐阳笑了,一连唱了十首歌,嗓子又干又哑。

  他坐下,胳膊自然往应冷静肩背上一搭说,

  “小静,你知道吗?和你在一起最舒服。每次唱歌都是一大帮人,不好一个人老抢麦,所以散场的时候还觉得不尽兴。可是今天我一个人一直唱啊唱的,却感觉孤单,没趣。

  热闹,也要两个人才好啊,你唱吧,就算唱的不好我也不笑你!”因为唱歌人很放松,齐阳的态度就很随意。

  应冷静也听嗨了,好几首熟悉的歌时,她也默默跟着哼唱了。

  她觉得自己也不能一直这样见不了世面,不合群吧。今天唱的不好也就在齐阳面前丢脸,以后要是工作了,和同事们聚餐,她还这样唯唯喏喏的,多不好啊。

  想着,她就点头。点了首老歌《星星点灯》,然后前奏响起的时候,她又紧张的一口气喝了杯啤酒。

  因为太紧张,中间那里根本唱不上去,总感觉气喘不上来一样。其实她在家洗衣服时唱这歌挺顺的,还觉得自己能去参加好声音了呢。

  一首唱完,她有点默,齐阳却双手连连鼓掌,一直好说听。

  她本来挺没自信,觉得自己唱的挺差的,可是齐阳那么热情又真诚的说好听,她就真的觉得自己唱的也还不错啊。

  于是她又点了两首梁静茹的歌,越唱状态越好。到最后唱的都舍不得放下话筒了,唱嗨的时候还忍不住和齐阳举杯相碰。

  她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啤酒,她觉得很开心很开心,从来没有这样开心过。好像从前的委屈,心酸,难过,不痛快……所有负面情绪都随着歌声飘走了。

  迷迷糊糊里,她只记得齐阳捧场的样子,他总是笑着说她唱的好听,总是让她唱,总是包容她的模样。

  那一刹,她觉得,他是世间最好的男孩子。

  而她,因为自己能遇到这样一个好的男孩子,感动的哭了。

  声音唱哑了,发泄的太痛快酒喝的太多,人也轻飘飘的。可是她好开心啊,好快乐啊,快乐的停不住的哭。

  她趴倒在齐阳怀里,脏兮兮的眼泪打湿了齐阳胸0前的衣服。齐阳这个傻瓜还在头顶一遍遍担心的问,

  “小静,怎么了,怎么哭了啊,别难过了好不好?以后有我,我肯定不会让你不开心的。”

  他温柔的话语,一直一直安慰着她。

  应冷静好想任性的沉浸在这种温柔里,永远不清醒。

  她才不要理,她才不要理……不要理那些反对的声音。

  有谁能确定,谁的爱情,就一定能从开始到老?

  只要能确定,那一刻是幸福的就好啊。

  每一次的眼泪,都是躲在被窝里偷偷哭,都是在厨房里做饭时,忍不住的掉下,然后迅速抹去。从来没有一个胸膛,让她可以这样踏实的依靠放肆的哭泣着。

  她紧紧揪着他的衣衫,好像要哭掉前二十二年的眼泪。

  最后不知道哭了多久,终于泪的睡着了。

  昏暗的灯光下,齐阳心疼的看着进入梦乡里却满面泪水的女孩儿。心里有一股说不出的疼痛,看到这样的她,就想起姐姐离开那半年他的样子。

  也许,他们是同样的人,都是那种表面看起来快乐,内心却有很多伤口很悲伤的人。

  所以他们爱唱歌,爱把伤心快乐寄在歌声里。

  这样静坐了不知多久,齐阳一看时间,已经晚上十点多了,时间过的可真快啊。

  想了想,齐阳抱着应冷静在会所的楼上开了间房。到了房间把小静稳妥放好在床上后,正准备去洗个澡,突然听到异样的声音。

  竖起耳朵细听了会儿,才发现好像是手机铃声。他寻着声音找了会儿,好像是小静背包里传出来的声音。

  果然,手机从背包里掏出来时还在响,拿到手里都有些发烫。

  铃声没人接自动挂了,一看来电显示,居然三十多通,都是许从容一个人打来的。

  神经病啊。他气恼的把手机丢到床上。正气闷着,手机又响了,他怕吵醒沉睡的了,立即接了起来,往窗口那边走。

  “干嘛,追命连环call啊!”

  许从容手机都打没电了,连着充电器打的电话。好不容易打通了,居然是齐阳这王八接的,心里更别提多气了。声音不带一点儿客气的怒吼,

  “你说我干嘛?我还问你干嘛呢。我告诉你,应冷静不是你以前认识的那些女孩子,你想玩去找别人。你要是敢动她一根汗毛,我就……”

  齐阳还没听到过佛系许从容气到失去理智的声音,扭头看到在床0上安睡的应冷静,笑眯眯的说,

  “哦,这样啊,小静现在正睡在我的床上怎么办?”

  电话那端只有剧烈起伏的呼吸声。

  “……对了,她还喝了很多酒,她喝醉了一直不停的喊热,不停的脱衣服!”其实小静喝醉了酒很乖,就是哭的样子让人心疼。

  而他以后不会让她再喝酒了,因为他不想看到她哭,那种感觉比用刀刺他还要痛。

  “王八蛋,你在哪儿!”许从容怒吼的声音传过来,几乎要震破齐阳的耳膜。他不禁把耳边的手机往旁边移了移。

  真是的,声音大到都不用开免提,拿远远的都能听到。

  齐阳没说话,那边就气的语无伦次的吼,

  “禽0兽,她还小,她还是学生,你敢对她做什么过份的事,我绝对不会放过你,我会把你……”后面一直是脏话,齐阳听不下去了,直接挂了电话。

  挂完电话他还在神思,他是那么差颈的人吗?瞧许从容骂的那些话,那种超不相信人的态度。

  这床0上要是换作其它女孩儿,他就是没想法也会被激的生出一点儿想法来,不然怎么对得起许从容骂的“禽0兽”二字。

  玛逼!电话刚挂断,又急急响了。齐阳不接,他还挺有耐心,接二连三的打。

  齐阳也恼了,接起电话就不客气的说,

  “许从容,你吃饱了撑的啊,半夜不睡觉老打人家骚扰电话!”

  “睡你妈!我警告你,你不说你在哪,我现在就报警!”

  “许从容,你急什么?你一大学生没点儿生理常识啊,我真要想做点什么你来得及阻止吗?你不知道让人怀个孕只要六秒就够了!别激我啊,一会儿我生气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来!”

  “再不说你在哪,我明天就拿把刀在校门口砍死你!”那边气的恶言恶语。

  “好,你非想知道是吧,我在会所酒店,有本事你一家一家的找啊!”说完齐阳挂了电话,免得那神经病一直打来,他这次聪明的把手机给关机了。

  进浴室前齐阳还暗想,是呀,刚刚怎么那么笨呢,早把手机关了不就得了?不过难得听到许从容气疯的声音也挺不错,可惜没录音。

  不然发给温娉婷那个作女也挺好的啊,让她知道她的现男友这么关心的别的女生,她心里铁定痛快不了。

  慢悠悠的洗完澡,围着浴巾,齐阳又叫了瓶红酒,房间所有的灯都关了,只开了身旁茶柜上的一盏小灯。

  晕黄的灯光下,他一边品着红酒,一边远远看着小静睡着的模样。

  脑海里是她的各种表情,第一次的凶狠,第二次的针锋相对,第三次的冷漠,第四次的不耐烦,第五次的感动落泪……再到今天。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却没有觉得难捱。不知道是不是红酒太过美味,他觉得此刻的气氛极好,心情极好。

  不管是灯光,还是倒影,以及远处规律平稳的呼吸声,都让他觉得这个夜晚格外的安宁美好。

  可是很快这份安宁就被门外咚咚咚的敲门声打破。

  他恼怒的站起身,边走边拉紧身上的浴袍。瞧这敲门声的急颈儿,肯定不是客服,他们没那个胆儿。

  难不成是深更半夜来打劫的?哪个劫匪还敲门的。

  门一打开,许从容见齐阳穿着一身浴袍,气的理智全失,一拳狠狠砸到人脸上。

  齐阳还没看清来人,就被人给打了。他手刚捂着脸,就把大力金钢似的许从容伸手推倒在一旁。

  许从容看到床上昏睡的应冷静,气的每个毛细孔都要爆炸。

  没有思想,只有本能。他嘶吼了一声,然后一脚踢在床头柜上,一脚踢在茶几上,又几脚踢翻几把椅子,正要抡起椅子砸到液晶电视上时……

  被他一系列疯狂举动,吓到呆愣的齐阳,终于回过神来,上前紧搂住他的腰哭喊,

  “你疯了,这电视好几个万,你砸了老子陪不起!”

  “那就砸你!”许从容阴狠狠吃人的说。

  齐阳吓的身体一软,赶紧松手,乖乖往后一站。

  啪啦,液晶电视不经砸,碎成渣渣。齐阳仿佛听到流血的声音。

  他赶忙过去弯腰掀开被子,然后立正站好,老实的举手说到,

  “我发誓,我什么都没做,你看,她衣服都还穿的好好的!”

  眼见许从容脸上的怒气没那么狠,齐阳又愤愤不平的补充了句,

  “我有你想的那么禽兽吗?”

  许从容白了他一眼,站到床边,想弯腰抱起应冷静。齐阳却适时的伸手按住他的手,许从容微微一侧头,杀气腾腾。

  齐阳搞不懂,自己明明什么也没做,在许从容面前心虚什么呢。

  “那个,你误会我了,砸掉的电视,是不是你赔?”

  许从容咬牙暗讽,

  “齐富二代缺这点儿钱?”

  齐阳挺胸无辜说,

  “我缺啊!”

  许从容喷火龙一样咆哮,

  “缺钱你还带女生开这种总统套房?去死吧!”说完踢了人一脚,许从容就抱着应冷静大跨步走了。

  齐阳看着他们的背影,唉……他今晚真的什么都不打算做的,就想浪漫一下而已。谁叫他是真的喜欢小静呢,他不会在小静糊里糊涂的情况下占小静便宜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