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你过来我不打死你

021

你过来我不打死你 宝宝爱吃雪糕 3103 2019-09-03 08:17:00

  温娉婷到底见多了各种场面,不管有任何心事都能放在心里,任何情况下都能面上毫无痕迹,得体大方的站在那里。

  她笑的温婉大方说,

  “这位同学,我想你误会了,今天是我请从容吃饭!”

  啊?误会了?应冷静瞬间感觉自己做错事了。一转眼看到许从容那充满报复性的恨意眼神,身体竟然不自觉的抖了下。

  她刚刚一时紧张气愤说漏了嘴,活生生把许从容这么清新脱俗的人说成一小白脸形象。好像,好像许从总有警告过她,让她不要在美女面前乱说话吧。

  她真是气啊,刚刚滚烫的茶水怎么没把她舌头烫坏呢。胡说八道什么啊。

  她可怜兮兮的望着许从容求饶说,

  “我刚刚……哥,我错了。我就是一想到我天天在家吃蛋炒饭,白水煮面条,你在外面逍遥的吃山珍海味,我心里一时过不去,才说了错话,哥,你原谅我吧!”

  应冷静深深的觉得得,有错还是早点认好。不认回家就剩他俩,解决起来更麻烦。

  许从容的挠痒绝招对她从小使到大,一直管用,挠的她笑到能断气,就是这么吓人。

  那种滋味她才不想品尝,所以识实务的早点道歉为好。

  许从容的表情微微缓和了一些,还好她知道叫声“哥”挽回一下场面。

  齐阳看了看他俩,恍然的说,

  “原来你俩是兄妹啊!”心里顿时舒畅许多,扭头看向许从容就特自然的喊了声“哥!”这会儿看许从容也顺眼许多。

  小静的哥,就是他的哥啊,一定要厚重对待。

  谁知道许从容厌恶的白了他一眼斥,

  “滚,谁是你哥!”

  齐阳一脸憋闷。以前你求我叫哥,我都不叫。现在我叫你哥了,你反而不高兴,有病是不是?

  “那行,要不你当哥,我当弟!”

  “滚,谁要当你弟!”许从容又是没好气的说。

  “许从容,你文明点行吗?除了滚你不会说别的词了啊!”齐阳纳闷,以前也没发现许从容这么粗鲁的一面啊。

  连温娉婷都诧异的侧头看了许从容两眼。怎么一下子从翩翩公子变成街头混混了呢。

  “对你,文明不了。”懒得和他废话,许从容又看向应冷静嫌弃的说,

  “你看你胖的那样儿,天天让你吃蛋炒饭和面条是对你好知道吗?你本来长的就丑,再长的胖了,谁要你啊!我可不想养你一辈子!”说完不管应冷静会不会气死,拽着旁边的温娉婷就走了。

  饶是温娉婷这么有教养的人,都忍不住笑了。

  “从容,你嘴巴怎么这么毒啊,以前都没发现!”

  ……

  这边,应冷静气鼓鼓的,恨恨瞪着许从容的背影。天啦,她早上是脑子烧掉了是吗?怎么会神经错乱的以为许从容这个家伙能和平相处?

  怎么还会花心思给他做早饭?

  真是气死人了。眼泪都要气出来了,她冲着齐阳气鼓鼓的问,

  “我胖吗?”

  齐阳很果断的说,

  “不胖啊!”倒觉得应冷静生气的样子,真让他想到了青蛙,差点儿没忍住笑出来。

  应冷静气的跺跺脚,恼声骂到,

  “他眼睛瞎是不是,我一米六的身高,体重九十三斤,哪里胖了?哼,瞎子,眼里就只看得到他的女朋友,其它人都是丑的胖的是不是?”

  齐阳连连点头赞同的说,

  “对啊,许从容他就是瞎子,不然小静你这好,他怎么不知道呢,还惹我们小静生气,真是太坏了!”

  应冷静气着气着,又冷冷的撇了齐阳一眼。

  齐阳微感不妙的问,

  “怎么了吗?我哪里……做错了?”女孩儿心,海底针,齐阳不得不小心应对。

  “你不要在我面前骂许从容好不好?”

  “不是你骂他的吗?你骂我就跟着骂啊,好帮你解气啊,小静,你要知道,不管任何事,我都是站在你这边的!”

  “我知道啊,齐阳,谢谢你的好意。但是,我骂他就可以了,你不许骂,因为我不喜欢听到别人骂他!”

  好半天,齐阳才“哦”一声,他在脑海里想了几遍应冷静的话,都想不通什么意思。明明他是帮着小静骂的啊,怎么小静还生他的气?

  但是,不知道为何,他心里有点儿难过,比难过的更多的失落。很深很深的失落。

  他隐约觉得,许从容和小静的关系,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

  好在,喷香的饭菜已经上来了。

  高档餐厅的饭菜就是不一样,看着都能让人流口水。很快应冷静的怒气就消散于美味的食物当中,顾不得什么前胖啊瘦的,只想狠狠吃个饱。

  饭桌上,齐阳一边给应冷静夹菜,一边注意着应冷静的神色,自己倒是没吃几口。见应冷静吃饱了吃的开心,小心翼翼却又假装自然无意的问到,

  “小静,你和许从容是表兄妹啊,你们不一个姓耶!”

  应冷静不雅的打了个饱瘩,之前还很在意形象的她,这会儿舒服放松的也顾不得了。看着还没吃完的菜,露出可惜遗憾的神色,摸摸肚子,她实在撑不下了。

  这简直是她人生中吃的这美味的一顿饭菜,有一种死都值得的感觉。怪不得以前看那么多人为美食折腰,她还嫌那些人没胸襟没气度,现在才知道,原来她以前是井底之蛙,根本没吃过什么好吃的东西。

  应冷静吃饱喝足,浑身松散,态度也就放松许多。连说话都原形毕露,

  “谁和他是表兄妹,我和他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好不好?我祖上亲戚没有一个姓许的。他祖上亲戚也没一个姓应的!”

  这就尴尬了!齐阳都觉得自己装不下去了,提心吊胆的问,

  “那你刚刚喊他哥?”不是情哥哥吧。虽然他挺不喜欢许从容,但他知道这是出自于一种嫉妒的不喜欢。假如他是个女人,他也会很喜欢许从容的,毕竟长的那么帅。

  应冷静滑拉着手机屏幕,懒洋洋的说到,

  “我们是邻居啦,又正好同年同月生,所以两家关系就比较好。他父母对我也非常好,所以我从小就很喜欢去他家蹭饭。我刚不是惹他生气了吗?喊他哥是希望他放我一马,不然谁要喊他哥啊!”

  齐阳的心又紧了几分问,

  “你很怕他?”是因为喜欢他吗?后面一句齐阳不敢问。怕得到的答案是“是!”

  “一般般吧。你不知道吗?会咬人的狗不叫,会叫的狗不咬人。许从容就是这样的人,别看他平常没什么脾气的样子,真发起火来可狠了,连我都怕他。不过,他也不敢真拿我怎么样,因为我很计仇的,我会分批次报复给他!”说着应冷静露出小得意的神色,看起来娇俏极了。

  齐阳看着这样的应冷静,又迷人,他心里又不是滋味。和应冷静在一起这么久,每次都是他主动找话题,她不冷不热的交流着。像没话又不像没话。

  其实她不知道,他每天回去都看很多关于人际交往和追求女孩儿的书籍。因为有时候她的安静,让他也不知道聊些什么。

  总不至于两人都不说话,干坐着吧。

  可是今天她第一次话多,却是因为许从容。而且她谈起许从容的神色,那样多姿多彩,一点儿都不男生气,俨然是一个娇俏的小姑娘,充满英气。

  齐阳假装感兴趣的问,

  “那你都怎么报复他的?”

  应冷静乐吱乐吱的说起来,说到最后她自己都笑了。笑完又感慨的说,

  “一说起来,我才发现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和许从容打打闹闹这么久了。像我的同学朋友啊,因为分班因为升学,好多都散了,好像许从容一直都在。以前有段时间可气他了,恨不得把图钉都扔到他鞋子里,可是现在再想起那些事却觉得好幼稚好好笑!”

  齐阳默了默,忍了忍,他想,他自己也不是能装住事的人,便好奇问到,

  “这么说,你和他是青梅竹马了,你知道吗?我最羡慕那种青梅竹马的爱情,从两小无猜到白头偕老,多浪漫啊。你和许从容,没这种可能吗?”说完,他双眼紧张的盯着应冷静的神情。

  应冷静不再意的“切”了声说,

  “嘁,我和他啊,只要能一天不吵架,三天不打架就不错了,还什么青梅竹马!齐阳,你别看许从容在外面人模人样,在家里根本不是东西。我记得小时候有一次他买了一包口香糖,当时那牌子的广告在电视上打的特别响,我看了就非常想吃了。

  一包里面有好几片呢。我就问他要,他不给,我就抢,结果他把口香糖扔厕所里冲走,都不给我吃。齐阳,你见过这么黑心的人吗?

  除非我脑子烧掉,不对,就算我脑子烧掉也不会喜欢上那种小肚鸡肠又斤斤计较的人!”

  许从容竟然有这么恶劣的一面?齐阳微微松下心弦,微微垂下头低声说,

  “嗯,跟他一比,我感觉自己还挺优秀的。”他又抬头望向应冷静,清亮的双眸直视她说,

  “小静,我这么优秀,你要不要考虑我?让我做你男朋友好吗?我保证,将来只要是你喜欢的,我都不和你抢……”

  应冷静又开始不自然起来,不敢和人对视,偏过头结结巴巴的说了句,

  “好端端的怎么说起这个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