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你过来我不打死你

019

你过来我不打死你 宝宝爱吃雪糕 3626 2019-09-01 08:17:16

  警察站起身喝斥一句,许从容这才收回自己的拳头,不甘的坐下。

  他从进了派出所后,就在后悔自己当初没听妈妈的建议去跆拳道好好学武。不然,他今天肯定能把这六个浑蛋打的落花流水。

  更气应冷静这个东西,平常在他面前不是很嚣张不可一世吗?今天怎么就焉了?乖乖的站在那儿缩着头任人欺负?

  等都安静后,警察的目光放到应冷静身上,上下打量,似乎在判定刚刚那个男生说话的真实性。

  说真的,应冷静一眼望上去,真不是个漂亮女孩儿。

  似乎猜到警察在想什么,许从容恼火的站起身拍着桌子冲警察吼,

  “你有没有搞错?谁是好人谁是坏人一眼就能看清楚?你这种眼光很污辱人知道吗?我妹妹是什么人我最清楚!”

  应冷静红着眼睛感动了的看着他。这一刻,许从容就是她心里的英雄,最最伟大的人。警察看着她时,她就知道警察在想什么,她因为自卑不安的低下头。

  因为她也知道,自己不是那种漂亮的女生。被非礼的过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肯定不好意思说。她几乎断定,警察会相信那些男生的话。

  就连许从容都说过她是飞机场,男人婆,不会有男生喜欢她,更不会有人想占她便宜。

  结果在她最最孤立无助的时候,这个曾经最讨厌的人,竟然站起来,愤怒的帮她说话。

  千言万语也无法形容她此刻内心中的满足与感激,她只知道,原来,这世上还有一人,会这样义无反顾坚定的相信她。

  原来,被人相信,是这么幸福美好的感觉。

  让她无惧任何人的眼神与恶劣的话语。

  警察生气的低斥,

  “你冲我发什么脾气,好人会到那种地方去吗?”

  “警察先生,我朋友失恋,打电话给我,我担心她的安全,才和我哥一起去酒吧找她的!”从一场慌乱中,终于恢复神志与理智的应冷静,平缓而冷静的说。

  警察扫了她一眼又哼一声问,

  “那你们怎么和他们认识的?”

  “我哥去舞池跳舞。我朋友胡莉喝醉了,把他们认成熟人。他们一直灌我朋友酒,我朋友就醉晕了。后来他们就让我喝酒,我觉得那种地方不安全,我朋友都醉了,如果我再醉了,就没人管我们了,于是我不喝,然后他们就强迫我喝……”

  笔录做完了,警察看他们还是学生,要求让人来保释他们。

  这时候应冷静和许从容默契的对视了一眼。他们害怕家长,更何况是这个时候。

  可胡莉又是外地的,父母也不能马上赶过来。

  许从容想了想说,

  “我给娉婷打电话!”

  “可以吗?”应冷静不安的问。许从容冲她点点头,回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

  半个小时后,温娉婷就到了。她穿着一身白色的裙子,一步步走来又有气质又优雅,就跟仙女一样。让应冷静无端的自惭形秽低下头。

  她跟警察说话的时候,声音柔而不媚,客气礼貌而不显讨好,一副落落大方的贵家千金气质。旁边另外六个坏男人都看直了眼。

  警察对这位美女态度也是十分的好,走的时候还站起来送人。

  应冷静最后只记得,许从容这个漂亮女友只要一说话,其它人连呼吸都安静了。

  最后许从容和温美女走在前面,应冷静吃力的拖着胡莉往外走。而后面刚刚对温美女很亲切的警察,这时正对着六个男生不耐的喊,

  “你们几个,保释人什么时候来?再不来你们就拘留十五天了!”警察半威胁恐吓的说。

  “马上,马上!”几个男生一改之前的嚣张,这会儿求饶讨好的说。

  应冷静拖着胡莉吃力的从里面出来时,就见许从容和温美女站在一辆白色的车前面。

  只听许从容客气的说,

  “娉婷,今天晚上麻烦你了!”

  “没事,反正我也在看书温习还没睡。你身上的伤真的不要紧吗?还是赶紧去看医生吧!”

  “不碍事的。真抱歉,因为一团乱,这么晚了不方便送你回家。”

  “没关系,反正我有司机接送。对了,那个女生,是你什么人啊,我感觉你很再乎她的样子!”

  应冷静见他俩都转头望了过来,偏过头想找个地方躲,可惜找来找去都没地方躲。偏偏这时候喝醉的胡莉还在梦中大喊,

  “男人都他妈不是东西!”

  应冷静脑袋恨不得垂到地上去。

  许从容先是皱眉,看到应冷静无地自容的模样,又忍不住笑了,笑的温暖的说,

  “她啊,就我一个妹妹,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感情很好,跟亲兄妹一样。”

  温娉婷看着他笑的温暖的模样,总觉得这种笑和面对她时的笑,格外不同。可又说不清哪里不同,只是无端让她心里涩涩的。

  上次,也是因为这个女生,算得上他们刚确定恋爱关系的时候,从容竟然跟着这个女生头也不回的走了,完全忘记她的存在。

  还害的她被齐阳笑话。

  而这次,这么晚了,他们又刚恋爱,以许从容的绅士风度,肯定是要送她回家的。结果他却要送别人回家。

  “哦,是妹妹啊,怪不得了!”温娉婷假装不在意的说。心里却有了决定。从容,如果下一次,如果再有下一次,你让我感觉到别的女生比我重要,那么我们就没办法继续了。

  因为,我一直只习惯当女主角,而不是配角。如果我不能成为你生命里的女主角,那么我情愿不要。

  “很晚了,我先走了!”温娉婷优雅的挥挥手,许从容为她拉开车门,然后目送着车子离开。

  刚刚还如清风般温和的人,一走到应冷静旁边就浑身都是戾气。

  应冷静也知道今天委屈他了,大气不敢喘一声。出租车来了,良心发现的许从容终于帮着她把胡莉搬到车上。

  这么晚了,胡莉又醉成这样回学校也不方便,只好跟她回家晚上和她一起睡了。

  应冷静接了盆热水,回房间给昏睡的胡莉擦洗好后,许从容也冲完澡穿着睡衣从浴室出来。

  临了,应冷静要关房门时,许从容也要回房间时,突然想起什么回头问了句,

  “你今天……没事吧!”问完,许从容都觉得自己多此一举,应冷静一向强壮犀利,能有什么事。

  因为这一句问话,应冷静握在门把手上的手突然顿住。她垂着头安静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突然让许从容感觉不好。

  他往门边走近几步,又忐忑的问,

  “你不会真有事吧!”仔细想想,他冲过去及时,应冷静衣着完好,应该没出什么事啊。可她现在一副受委屈受凌辱的模样又是怎么回事。

  应冷静垂着头,早已湿了眼眶。她压着哽咽,低声平静说,

  “你背过身去!”

  两人一向对着做习惯了,要搁平常,许从容肯定还嘴打击奚落什么的,可见她状态不对,许从容也没多说,只是愣了一下,便乖乖的背过身。

  当她从背后,用双手紧紧拥住他,把脸埋在他后背时,许从容心里一震,才想起今天从他开始打架,到进派出所后,应冷静就很不像平常的应冷静。

  他开始紧张,开始担心,心不停的下坠找不到着落点,抓住她的手慌张的问,

  “是不是那些畜生做了什么?你放心,我明天就去找他们算帐……”

  “你别动别说话,我就想抱抱你!”应冷静训斥又温柔的渴求说。

  许从容竟然像个呆子一样,真的不动了。

  过了一会儿,他感觉到他后背的衣服湿了。他知道是她哭了。他的心情也突然变的很难过,透不过气,又毫无办法。

  这一次,他没有咋咋呼呼喊着,应冷静,你弄脏了我的衣服。

  应冷静哭的时候,比她生气的时候更难让人对付。

  冷静趴在许从容的背上,紧紧抱着他,这时才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他们两个是亲人,是相到依靠的那种亲人。

  虽然他们没有血缘关系,虽然他们平常总是斗嘴,总是和对方抬扛做对,可是关键的时候,他们就是可以成为那种互相相信依靠的亲人。

  应冷静没有兄妹,她是独生女,所以这个时候,她特别感激许从容的存在。有这样一个如兄长的人,愿意保护她,相信她。

  今天那个男生不止把手放在她的胸0上,他还顺带捏了揉了,那一瞬间让应冷静震撼,又感觉十分的恶心。

  她觉得她可以接受男生盯着她看,或者不小心撞一下,可是那个人恶意的揉0捏,她还是分辨得出来的。关键这种细节要怎么和人说啊。

  她就是觉得恶心,太恶心了。那样做有什么好处呢。她不懂那个男生的心理,他这样恶心的碰人一下,他是会长胖十斤,还是钱包里的钱会鼓?

  她一直觉得这世上最坏最讨厌的男生就是许从容,今天她才明白,原来坏的人可以那么坏。

  许从容也是男生,她好想问,好想知道男生为什么要这么做,可是她无法问出口。

  就这样抱着他,紧紧依靠着他,让眼泪,让他身体的温暖与安全感,冲走掉她心里的肮脏记忆吧。

  “喂,你别哭了,你再哭我都要哭了!”许从容突然焦急的说。

  应冷静抬起头,抹抹眼泪笑说,

  “把你衣服弄脏了,你今天怎么没骂我!”

  许从容不管这些,只是盯着她问,

  “你还好吧!”

  应冷静望着他笑笑说,

  “没事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只是我心理太脆弱了!”

  许从容看着她哭红的眼睛,有些心疼。他和应冷静一起长大,特别知道她是什么人。和电视上那些勾心斗角不同,他们生活的环境很平凡。

  生活里除了在电视上看到坏人,身边一个坏人都没有。了不起去买菜的时候被小贩坑两毛钱的菜钱,这就是他们能遇到的“坏人”。

  也许因为应冷静一直和他不对付,又男生气的性格,让他忽略了,她其实是这世上最单纯最善良的女生。

  她不会说假话,不会虚伪,不会装模作样,不会贪慕虚荣。

  酒吧的一切,对他们来说就像另一个世界,她应该被吓到了吧。在她男孩气的外表下,还有一颗女生的心呢。

  她是女孩儿,需要被保护。许从容头一次这样深深的意识到。

  他也决定了,明天就去练打拳,下次再遇到这种情况,上什么派出所,直接把那些混蛋打趴下。

  “好了,没事了,乖乖睡一觉,不管发生什么事,有我在呢,别怕!”他说着伸手揉揉她的头发。

  他的鼓励让应冷静低落的心迅速回温,关上房门躺在床上,即使身边的胡莉呼呼大睡,也依然不影响她的美丽心情。

  耳边都是许从容那句温暖的话,不管发生什么事,有我在呢,别怕。

  别怕,别怕,别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