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你过来我不打死你

007

你过来我不打死你 宝宝爱吃雪糕 2333 2019-08-18 20:54:24

  应冷静无语的撇撇嘴,长的帅有什么用?要是你到我家看他那幅衰样,你就无法再对他产生美感。

  应冷静与许从容也算同居了十天,每天除了争吵还是吵。

  许从容一回到家,踮着脚走,一副无处下脚的样子缩着大身板恶心的说,

  “应冷静,你是不是女人啊,家里这么脏,你都不知道收拾一下!”

  许从容就是传说中没断奶的大孩子。离了妈,什么也不会做。

  应冷静为什么喜欢许阿姨呢,因为她也想要一个许阿姨这么温柔体贴的妈妈。

  小时候每次出门上学,总会听到许阿姨在后面喊,

  “容容,再喝杯水啊,不然下午会口渴。”

  “容容,你要多穿件衣服,天冷了。对了,要是上了体育课热,就把扣子解开散散风,千万不要一下子脱掉啊!”

  许从容也是贵人命薄,有事没事就感冒咳嗽。不像她,到雨里傻逼的淋上俩小时,第二天还是活蹦乱跳。

  她就是想自己病了,老妈能温柔的对她嘘寒问暖,结果等来的总是老妈的嫌弃与怒骂,好像她是捡来的孩子一样。

  她以前受不了老妈骂,就说了句,

  “妈,你要是嫌弃我,就和我爸再生一个呗!”

  “再生一个?再生一个你养啊!”老妈用鼻子孔哼气说。

  ……

  应冷静从厨房里走出来,手里拿着铲子,身上围着围裙,看许从容这B样,就恨不得一脚把他踹到外太空。

  地板无非就是脏了些,落了几个脚印,有脏乱到下不去脚的地步吗?耳边还是今天胡莉不停的夸赞声,和眼前的画面一对比,冷静的心情就十分的波涛汹涌。

  许从容就是那种在家里邋遢,出门什么都让人眼前一亮的装B风格。

  “你要做饭啦,做饭那么难吃还做!”许从容看了一眼穿围裙的应冷静没良心的谴责。

  冷静肚子里的几口血气的都要喷出来找他算帐。崩着脸斥,

  “我不做饭怎么办?外面饭菜那么贵,你吃得起吗?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别忘了你现在花着我的钱!”

  许从容瞪了她一眼,委屈的收回控诉。

  冷静刚转身回厨房,还没开火,就听到隔壁传来大叫声。

  冷静握着铲子飞速的跑过去,一头冲进浴室,双手紧握高举着铲子,一副准备好的模样急声问,

  “蟑螂吗?蟑螂在哪里?让我打死它!”

  等了半天没回音,而且浴室的地板干净的跟镜子一样,不像有蟑螂爬过的痕迹。她抬头,就见许从容双手撑在身后的洗手台上,静静的睨望着她,一脸嫌弃的神情。

  “啧,啧,啧啧啧!”许从容嘴里一边发出这种嫌弃的声音,眼神一边上下不停的嫌弃的扫视着她。

  应冷静就想,看你什么时候能“啧”完,舌头啧不坏?

  “应冷静,你看看你,你看看你这强盗的样子,土匪的气息,你还能更男人婆一点吗?你真不想嫁出去了是不是?什么蟑螂?就算有蟑螂,这个时候也是你躲在我的背后好不好?这样才叫女人。”

  应冷静收回高举的铲子,毫不在意的白了他一眼说,

  “大哥,能换句话打击我吗?天天来回这句话,我都免疫了。”翻一眼不够,又翻了一眼,严重怀疑自己白眼球越来越多,都是许王八惹的祸。

  “说吧,为什么叫!”

  许从容移开身体,指了指洗手台的一边,害怕的说,

  “你看,有头发!”

  应冷静又气的脑袋冲血了,人越气,声音越是偏低。

  盯了眼冷静躺在那里的一根头发问,

  “你就因为一根头发在这里鬼叫?”

  许从容皱眉数落她说,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最讨厌浴室里有头发,一根都不行!不是早就交待过你了吗?不止三次好不好?”

  “你怎么知道这头发是我的,不是你的!”

  “当然是你的,这头发这么短不是你的是谁的!”许从容肯定回。

  “我头发还能比你短?”应冷静尖声反问。这就污辱人了吧,大家都是短发,凭什么他说她的头发更短?

  她身为一名女生,头发短过男生,有点儿说不过去好吗?

  许从容就知道她不明白这个事实,抬起下巴,得意的看了她一眼,然后自信又自恋的甩甩头。

  应冷静暗斥,真是的,自恋男,时刻都忘不了孔雀开屏。

  许从容自认为迷人的甩完头发,等发丝一根根都立住不动后,他又自信得意对她说,

  “不然你也这样甩甩,你看你甩得起来吗?”

  应冷静石化在那里。许从容又收起迷人的模样,嫌弃的盯了她一眼说,

  “哼,我告诉你,你今天就是甩掉脑袋,你那头发丝也不会动弹半分。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太短了,根本没有活动的余地!”

  许从容说完推开她走出浴室,走到门口还命令的交待说,

  “把浴室给我收拾干净,我不想再看到一根头发!”

  应冷静气的冒血,讨厌头发是吧!

  许从容洗完澡,换了身家居服,脸上带着湿润水嫩的光泽,身上飘着沐浴露的清香。边在手上抹着保湿霜边朝餐桌边坐下问,

  “晚饭吃什么?”

  应冷静一看许从容这样,就知道他肯定抹过护肤霜。一个大男人还抹保湿霜,简直娘透了。跟他一比,她果然是个糙汉子。

  “蛋炒饭!”砰一声,一碗蛋炒饭似是从天而降稳稳的落在许从容面前。

  许从容忧虑起来,一脸愁怅的说,

  “天天都是蛋炒饭,你不腻啊!”

  应冷静坐在他对面,面无表情的说,

  “腻啊,蛋炒饭省时省力又省钱,不然你来做饭?”

  许从容伸出白嫩修长的双手无辜说,

  “怎么可能,你看我这双手是做饭的手吗?”

  应冷静睨着他那比女生还嫩的手,心中十分嫉妒的问,

  “许从容,你老实交代,你长这么大是不是连一次碗也没洗过?”

  许从容吃着蛋炒饭问,

  “难不成你洗过?”

  应冷静真想一碗饭扣在他脑袋上,合住这么久,到底是谁在天天洗碗做饭拖地啊。许阿姨简直把这小子宠坏了。

  怪不得他们绞尽脑汁的让许从容和她结婚了,像许从容这样的公子哥,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就算长的跟花一样,女人玩腻了他也会丢掉不要的好不好?

  应冷静盯着他阴阴的来了句,

  “饭里有根头发!”

  “啊!”许从容瞪大眼,立即起身端起碗迅速的把饭倒掉。倒完回来还骂骂咧咧的。

  见应冷静还在专注的吃饭,不由恶心的说,

  “喂,我们两个人的饭是一个锅里的,我的碗里有头发,你的也弄脏了啊,还吃什么吃!”

  应冷静望着他淡淡的说,

  “刚刚我只是跟你开个小玩笑,何必那么认真呢!”

  “你是说……碗里根本没有头发?那我的饭……”许从容看看应冷静,望望垃圾筒,眼露可惜之色。

  “那我晚上饿了怎么办?”他望着应冷静碗里的饭,可怜兮兮的问。

  “饿着!”谁让你那么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