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律师男神这生物

036:落水,意外还是人为?

律师男神这生物 思弦公子 3323 2019-09-29 19:00:00

  她手托着白皙的脸颊,靠在椅背上,朝沈律的方向靠了过来。

  沈律合上了手里的电脑,将咖啡放在两人之间的座椅扶手上,隔开了一块小天地。

  “你也是去M城?”沈律再次确定了下。

  姚佳雯拿勺子在咖啡里搅着,“当然,沈律师去哪里,我就只能跟到哪里咯。”

  话的尾音轻轻上扬,女性魅力十足,又不显得轻佻。

  若说在H市谁能配得上沈律,除了陆南乔,就是这个姚佳雯了。

  且姚佳雯是律政世家姚家的继承人,她哥姚佳骏是做地产投资的,偌大个姚家落在姚佳雯的手中,也是块不小的肥肉。

  诺衡是沈律一手打造的新牌律所,业内认可度虽高,但不比纵衡多年传承。

  心里转过千般念头,沈律突地笑了笑,“诺衡和纵衡竞争了这么久,你一定要跟我抢生意?”

  作为诺衡的合伙人律师之首,沈律已经不轻易接案子了。

  凡经他手的,都是大案,离奇难解的案件、骇人听闻的官司……

  而这次的案子,是涉案金额高达上亿的一个企业并购的纠纷案,姚佳雯手段不俗,愣是从沈律的手里,夺到了一半的律师代理权。

  “和沈律师这样的对手竞争,输了,不会让人太丢面子。”

  姚佳雯笑吟吟的,但半分不让。

  又聊了几句,广播里响起登机的提示音。

  登机前,沈律拧了拧眉心,似有些心神不宁般,拨了个电话出去。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您稍后再拨……”

  电话里传来机械的女声,他诧异了下,叶小柠的手机从来都是24小时不关机的。

  他身侧的商陆又催促了他一遍,沈律深吸了口气,开了飞行模式登上飞机。

  罢了,他又不是她的监护人,下个月时桦回来,她……就跟他没什么关系了。

  这个认知让沈律心底有些难以言喻的压抑,心似被什么东西戳了下。

  “商陆。”沈律唤了声:“你觉得……陆南乔,她……”

  他的声音带着几分艰难,哪怕是经受上亿的案子时,都没见他这般紧张过。

  商陆平时虽然话少,但还是善查人意的。一听自家BOSS这语气,瞬间来了精神。

  “其实陆检察官和姚律师都很好啊,论私人感情,你和陆南乔也算是青梅竹马了,但论家世背景,姚佳雯背后的律政世家更能给你带来帮助。”

  沈律将安全带的金属扣件扣好,瞥了他一眼,“算计得这么清楚,你家那位知道?”

  商陆可宝贝他那小女友陈小嗔了,上次小小嗔半夜想吃怡悦山庄的葡萄,他愣是连职场西装都没换,驱车跑去十几公里外的郊区给她摘。

  “跟她,哪用得着算计。”商陆脸上划过一抹宠溺,察觉到不对又咳了咳,“不是,三哥,我不是说您的终身大事需要算计。”

  两个人私下聊天时,商陆比沈律小四岁,也顺理成章地叫他一声三哥。

  “姚佳雯心思太深,况且,我和相忆多年的交情……”

  晓相忆是他兄弟,对姚佳雯的心思掩盖得虽然好,但他既然看得出,就知道朋友妻、不可欺的道理。

  “陆南乔也不错啊,听说是从底层做起的,一步步往上爬,听说现在是检察官兼他们检察院院长的助理,陆家陆东晟和陆西辞都在寰宇任职,陆北琛在风投那一块也很强势,虽然花边新闻比较多,甚至和小柠她们学校的一个女生纠缠不清……”

  商陆虽只是个助理,但脑子灵光,过目不忘,高考的市状元。

  “叶小柠……”沈律喃喃地说,商陆说了一大堆,他就听到这三个字。

  “叶小柠怎么了?”商陆问。

  沈律看向商陆,“商策留在H市,让她没事的时候,帮我照顾下叶小柠。”

  商陆轻笑,看了眼沈律翻阅报纸浏览新闻的动作,“三哥,你还真是当保姆上瘾。”

  沈微微小时候是这样,沈骏小时候,老大忙着方锐科技的事,也是他带着。

  沈律翻着报纸的手一顿,摘了黑超,问他:“你平时……送陈小嗔,都送什么东西?”

  言外意,送女朋友都送什么东西。

  商陆愣住,暧昧兮兮地看他:“三哥,你是要给陆南乔买东西?”

  看不出,他还挺上道儿的。

  “不过……”商陆想了想,“小嗔才大一,陆南乔是职场女强人,这风格不符吧。”

  “谁说我要买东西给她?”沈律语气不善,“给高中生的。”

  “噢。”商陆恍然大悟,“给叶小柠的啊,那……买套高考模拟题?”

  【叶小柠:商陆哥你这样容易注孤生,直男癌晚期了吧。】

  沈律的眉头拧得更紧了,那丫头现在改了性子,平时除了刷题就是看书。

  算上家里刚添的书架,一共三个书柜,都摆满了她的资料和习题。

  “要不,买几件衣服送她?包包、化妆品,或者首饰?女生不是都喜欢这些么?”

  商陆不大懂高中女孩子的心思,他女朋友陈小嗔脾气犟得很,相当独立,和叶小柠这种软萌型的肯定不同。

  “嗯。”沈律应了声,靠在椅背上,闭目浅眠着。

  **

  叶小柠手里是一根蒲公英,她捏下根绒毛,吹飞,捏下一根绒毛,再吹飞……

  反复数次。

  立秋以后,夜风很凉,池塘里的大鲤鱼欢快地游着,银杏树黄灿灿的叶子随风摇曳,她心底的烦闷才散去几分。

  她起身,背后却突然有一个巨大的力道,叶小柠站立不稳,“啊”地一声,直接掉入了水中。

  水很凉,五六米深的池塘,说深不深,但说浅也不浅。

  叶小柠只感觉自己被四面八方涌来的冰冷刺骨的水包围着,水疯狂地朝口鼻灌去。

  “啊——救命!”

  她是旱鸭子,在水里扑棱着,求生欲让她下意识地去抠岸边的石头。

  但岸沿离水面也有近一米高,根本够不到,被蒋知夏抓伤的皮肤也被水泡得刺痛起来。

  意识逐渐被抽离,叶小柠被水波冲得离岸边越来越远。

  “噗通——”一个身影跳入水中,拖着叶小柠的身子就往岸上带。

  费了好大的力气把人拖上岸,殷瑶抹了把脸,呛出几口池塘里的水。

  顾不上自己湿透的衣服,殷瑶把昏迷不醒的叶小柠平放在鹅卵石地面上,立刻按压她的胸口。

  这丫头,也不知道灌了多少水在肺里。

  按压了几下,殷瑶又拿过刚刚被她扔在岸边的手机,拨了个120出去。

  她翻出叶小檬的微信,发了条消息过去【叶小柠溺水了,来学校小花园。】

  叶小檬住的天府公寓离学校很近,不过十分钟,她已经赶到。

  风衣下穿着粉蓝色的睡衣,头发胡乱披散在肩头,刚洗完澡湿哒哒的,脚上是一双拖鞋。

  叶小檬蹲下,吃力地扶起叶小柠,立刻按压她人中,“怎么回事?”

  她把毯子裹到叶小柠身上,又扔了件干衣服给殷瑶。

  殷瑶也不含糊,披着衣服,将叶小柠翻了个个,让她头朝下,方便吐出呛到胃里的水。

  “我来找她的时候,发现她掉进了那个池塘里,已经打了120,你照顾她下,我走了。”

  殷瑶匆匆离开,袖管还在滴水,束在脑后的高马尾也沾了水草。

  叶小檬还想问些什么,叶小柠却咳了几声,双眼迷离地睁开了眼睛,眼里满是惊恐。

  “傻柠,你怎么了?”叶小檬拍了拍她的脸,吃力地扶住她。

  “啊!”叶小柠惊叫一声,如梦初醒,“有人、有人在背后推我,就……就是我站在那的时候!”

  她黑白分明的眸子里此时写满了惊魂未定,死死地扯着叶小檬的袖子,左手指着一个方向。

  叶小檬那张与她如出一辙的俏脸,顿时阴沉得能滴出水来。

  “是谁?”这已经不是开玩笑的范畴了,那个推叶小柠下水的人,分明是想要她的命。

  “我、我没看清他的脸,但是,他的力量很大,我、我……”

  叶小柠瑟缩了下,睁着惊惶的眼看着叶小檬,大脑已经丧失了思考的能力。

  来的医生是姜怀安,看到浑身湿透的叶小柠,差点没给跪下。

  沈三哥有多宝贝那丫头,甚至不惜和陆北琛对立,他不是不知道。

  趁着姜怀安给她做临时检查,叶小檬手抄风衣口袋,在叶小柠刚刚指的那一片空地上转了转。

  地面上,静静地躺着一支GUCCI限量款的橘粉色唇釉,用了不到一半,七成新。

  叶小柠从不用口红,而殷瑶常用的牌子是迪奥,她不追求奢侈品,不会花几千块去买唇釉。

  “我、我不要去医院!”叶小柠惊惶的声音传入她耳中,叶小檬忙把那支唇釉放进兜里,走了过去。

  “医生,她怎么回事?”

  姜怀安穿着白大褂,“病人肺部呛水,我的建议是留院察看,避免感染,你劝劝她吧。”

  “小檬,我、我不要去!”刚经历了被人推下水的事,叶小柠只想找个无人的角落待着,哪里还敢去人多眼杂的医院。

  姐妹同心,叶小檬知道她的心思,叹了口气,“医生,那这样,过两天我带她去医院检查,这样可以吗?”

  姜怀安又嘱咐了几句,也没多加为难。

  叶小檬发了条消息给年怀瑾【年队,打扰一下,能不能拜托你一件事。】

  彼时,年怀瑾正蹲在警局,吃着泡面,对着白板上受害者的人物关系发呆。

  这桩案子,局长下了死命令,十天之内,必须破案。

  身为第五大队的队长,年怀瑾鸭梨山大。

  年怀瑾忙得胡子拉碴的,回了个【???】

  自从那次省实验高中512寝室女生坠楼案后,机缘巧合之下,他加了叶小檬的微信。

  檬檬有点酸❤【我和我姐现在在学校,太晚了打车不安全。】

  檬檬有点酸❤【能不能麻烦你送我们回天府公寓?[拜托][拜托]】

  檬檬有点酸❤【如果你在忙的话,就算了。】

  年怀瑾从堆满卷宗的茶几上摸出自己的车钥匙和外套,【定位发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