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律师男神这生物

035:你敢发誓和殷瑶她舅没半点关系么

律师男神这生物 思弦公子 3001 2019-09-28 19:00:00

  “我的耐心,有限。”

  陆北琛穿着略显风骚的粉色长款风衣,转身欲走,墨镜下的蛇眸对上站在几米之外的叶小柠。

  她走近,小拳头攥得很紧,陆北琛却好整以暇地靠在树上。

  叶小柠出其不意,一脚狠狠地踢了过去,陆北琛不备之下,真的被她踢中了小腿,疼得嘶了一声。

  欲发作,叶小柠却叉腰骂道:“渣男!谁准你这么跟她说话的?”

  很奇怪不是?明明蒋知夏和她关系一般,但她偏偏忍不住冲了出来。

  陆北琛风衣口袋里的手拿出来,左手小指戴了一枚尾戒。

  “她?你在说谁?”陆北琛的潇洒身影站得笔挺,好奇地打量着叶小柠手指的方向。

  叶小柠顺着他的视线望了过去,刚刚蒋知夏站着的地方……空无一人。

  “沃日!”叶小柠爆了句粗口,转身就跑。

  她踩着双木板凉拖,却偏偏跑得像安了个电动马达。

  陆北琛傻眼,见惯了各类的女人,清纯的妩媚的冷清的温柔的……

  但像叶小柠这种真性情的,他还是第一次见。

  一口气跑到了宿舍楼五层的走廊,她才松了口气。

  叶小柠弯下腰,揉着自己酸痛的小腿,刚被蒋梓修带到操场上操练完,现在为了躲陆北琛又跑了这么大一段路,她腿快断了。

  她低着头喘着粗气,直到视线里出现一双浅蓝色的系带露趾高跟凉鞋。

  蒋知夏!

  落荒而逃的蒋知夏!

  她为她出头,她却落荒而逃的蒋知夏!

  “喂!”叶小柠很生气,扯着她问:“你到底什么意思?我是为你抱不平,你跑什么?害得我尴尬死了。”

  蒋知夏脸上还挂着浅浅的泪痕,眼下泛着乌青,声音有些嘶哑:“要我向你道歉?”

  叶小柠没察觉出她语气的不对,只以为她是被陆北琛伤到了。

  她又一向心大,天生豁达,就摆了摆手表示不计较:“算了,千错万错都是那个渣男的错,知夏你没……”

  蒋知夏突然甩开被她扯着的手,“叶小柠,我的事不用你管,管好你和你男神的事就行了。”

  “你!”叶小柠气笑了,“我看错你了,你既然要自甘堕落,今天的话当我没说过!”

  陆北琛是什么人,跟蒋知夏不明不白着,还在外面偷腥。

  他和那些嫩模的绯闻都炒上娱乐晚报的头条了,微博热搜上他也是话题大佬。

  “自甘堕落?”蒋知夏背着香奈儿新款的单肩包,把包带往肩上提了几分,“叶小柠,你都和男人同居了,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堕落?大家都是靠身体赚钱,谁比谁高贵多……”

  叶小柠忍无可忍,转身一把扯住她的头发,“谁跟男人同居?你脸不要,我还要!你别把其他人都看的跟你一样肮脏,我跟你不一样!”

  蒋知夏头发被她扯得吃痛,抡起包包就朝她脸上砸了过去。

  “你他妈敢说你跟殷瑶她舅没半点关系,你敢对天发誓么?”

  好在包的四角是皮质的,叶小柠脸上砸青了一大块,好在还没出血。

  “我为什么要跟你发誓?我跟他没关系,你犯不上把在陆北琛那受的气发作到我头上,有本事你去骂那个人渣去,我不允许你侮辱他!”

  叶小柠平时古灵精怪的,但唯独把她家男神保护得死死的,岂会容许别人辱骂?

  “男人都是衣冠禽兽,你以为你跟着殷瑶叫他一声舅舅,他就是什么好东西?说不定人家正等着你投怀送抱,想着怎么把你骗到床上去呢!”

  “啪——”叶小柠一个耳光甩了下去,蒋知夏5cm的高跟鞋,也直接踩到了她的脚趾上。

  晓相思和艾心正提着夜宵有说有笑地回来,看到走廊里的一片狼藉连忙跑过来拉架。

  此时,叶小柠和蒋知夏厮打在一起,脸上身上全是抓痕,头发也散乱不堪。

  晓相思抱住蒋知夏,艾心拉开叶小柠。

  “这是干什么?都是一个宿舍的姐妹,什么事不能好好说话?”

  晓相思是宿舍长,板起俏脸道。

  “小柠你傻呀,好好的打什么架?”艾心扶住叶小柠,后者穿着双板鞋一字拖,脚趾已经被蒋知夏的细高跟踩得出了血。

  “谁他妈跟她是好姐妹?”蒋知夏啐了一口,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转身从宿舍拿了东西出门,将门板摔得震天响。

  叶小柠拂开艾心想给她包扎脚上伤口的动作,眼神空洞:“我想自己待一会儿。”

  “啊?”艾心半蹲着,手里还拿着碘伏棉签和绷带,“你都伤成这样了,还逞什么强?我陪你去医院吧。”

  周末,医务室只有紧急值班的医生,只接急诊。

  “真的不用,我心情不好,想出去走走。”

  艾心哦了一声,忙回宿舍把她的手机和钱包拿给她,“你要是有事,就给我们发消息,我和相思去找你。”

  叶小柠下楼时,碰到了往回走的殷瑶,她下意识地用手挡了挡脸,不想让殷瑶看到她脸上的狼狈。

  她能明显感觉到,在殷瑶与她擦肩而过时,在她身边停驻了一瞬。

  叶小柠很难说,她是希望殷瑶关心她,还是不希望她关心她。

  殷瑶最终还是默不作声地走了过去,只是叶小柠不知道的是,殷瑶捧着一盒黑松露巧克力,望着她的背影,发呆良久。

  那盒黑松露巧克力,是殷瑶一早就想要的,叶小柠因为借了钱给穆懿轩,小金库虚空,攒了很久的钱才买到。

  即便两人已是陌路,她还是托殷瑶的室友送给了她……殷瑶的生日礼物。

  叶小柠似一个游魂般在校园里走走晃晃,出了宿舍楼,穿过食堂,操场上只有几个在打篮球的男生,路边亮着几盏灯。

  她没有停,去了学校的小花园,她心情不佳时一贯喜欢和殷瑶待着聊天的地方。

  蒋知夏掐她的那几把其实没多疼,但她几句话,却戳到了她心里。

  同居……靠身体赚钱……衣冠禽兽……

  她不是没想过,她家男神对她这么好是为了什么。

  只因为他和她家母后大人亲如姐弟?那也没见他对叶小檬多加照顾。

  他那么优秀,别人大学毕业后奋斗二十年都未必能拥有的,他二十八就已经做到了。

  叶小柠和其他的女孩子一样,做着少女时期青涩的梦,但是梦醒,她也感觉得到她与她家男神之间巨大的差距与……不般配。

  他恐怕……一直就只把她当做是一个晚辈。

  论门第家世、论学历资质、论能力背景,她都不可能排除万难站在他身边。

  若是有一天,他真的像陆北琛对蒋知夏那样对她,叶小柠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变成第二个蒋知夏。

  她不喜欢蒋知夏的那种生活,但如果对方是她家男神,叶小柠居然会可耻地觉得,似乎……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此刻,叶小柠把自己逼入了情感的死胡同里。

  是希望她家男神平等地对她,即便最后不能跟他在一起;还是希望无论什么形式,她都要待在他身边?

  不!不该是这样的。

  她坐在小花园鱼塘边的木桩子上,托腮沉思。

  背后,一道黑影正在悄无声息地朝她靠近。而叶小柠,并未注意到。

  **

  机场,VIP候机室

  彼时,沈律一手捧着杯咖啡,腿上放着电脑,另一只手里是一叠案件资料。

  这几天接连出差,辗转多地舟车劳顿,他脑仁有些胀痛,咖啡已经见了底。

  不远处,商陆正站在落地窗前打电话,不知说到了什么,朝沈律的方向看了眼,走上前问:“老板,下个月十七号能回来么?”

  沈律将空掉的咖啡杯放到一旁,修长的双腿交叠着,轻轻颔首。

  商陆捂着手机,压低了声音问沈律:“Clifford Chance LLP事务所的Gavin律师带队的华国考察团十九号那天要到H市,那天周六,你的时间可以么?”

  沈律从案件资料中抬起视线,周六那天那丫头是要补课的,他也没什么事,诺衡一直在拓展国际法律师业务,见一见倒也是应该的。

  “可以。”

  商陆拿着电话走远,操着一口流利的英语,和对方敲定具体的时间,挂断电话后,又在沈律的日程表上记了一笔。

  鼻尖撩起一丝咖啡的香意,一杯新泡好的咖啡递到了沈律手边。

  姚佳雯在他身边坐下,“喏,沈律师,你的咖啡。”

  是杯卡布奇诺,还打了精致的奶泡,洒了少许巧克力粉。

  不是他常喝的摩卡,但据说这咖啡口感也香馥柔和。

  “多谢。”沈律伸手接过,轻轻颔首。

  他指尖有节奏地在椅子扶手上敲击,“怎么这么早?”

  这次诺衡和纵衡两所里的律师共同代理的一个案子,开庭是在十一长假之后。

  沈律本打算十一假期过后再飞M城,可顾虑到他和那丫头同住一间公寓对她名声不好,他就提前了出差的时间。

  却不想,姚佳雯竟然会和他一起出现在候机室。

  “沈律师你不是也很早么?”姚佳雯偏头看了眼,黑白分明的眸子里满是浓郁的情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