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律师男神这生物

034:蒋知夏你是个聪明人

律师男神这生物 思弦公子 3040 2019-09-27 19:00:00

  “上个楼,怎么上这么久,你推磨啊?”叶小柠补完了作业,才发现蒋梓修姗姗来迟。

  她做贼心虚,故意虚张声势。

  蒋梓修把水果捞递给她,“知道你乳糖过敏,我嘱咐了店员,淋了蜂糖,没加酸奶。”

  “哇!我最爱吃的百香青柠橙!”

  叶小柠拿勺子舀了一口塞进嘴里,甜丝丝酸溜溜的感觉交织在一起,还冰冰凉凉的。

  “嗷~好好吃!”叶小柠陶醉完了,神秘兮兮地问:“那个,蒋同学,你有话还是一次性说完。”

  上次也是,给她买了份酒酿圆子,居然还让她写一篇收到夜宵后心情的随笔,还要英文的。

  那200个单词,叶小柠搜肠刮肚了一晚上,把酒酿圆子的祖宗都掰扯了个遍。

  “说什么?”蒋梓修放下书包,掏出了一整套《高考冲刺700分》给她。

  “这、这什么?”叶小柠险些没把水果捞扣他脸上,那一套题共六本,对应六大主科,每一本都有砖头厚,三百多页。

  “给你的。”蒋梓修把书放到了茶几上,分量还不轻。

  “上个月刚出的9012版,出题组的每个出题人,都送了一套样书,我的给你咯。”

  “出、出题人?”

  叶小柠再次咬到了自己的舌头,《高考冲刺700分》是各种压轴难题的合辑,被高三党称为是[死神篇]。

  她还卡在中档题上被折磨得死去活来,他已经去给压轴题出题组出题了?

  “嗯。”

  蒋梓修应了声,拿起她书桌上的习题本,一手握着红笔,开始给她检查作业。

  “你理化生三科的基础已经扎实了,今天下午,试着做一套理综题吧,我给你计时。”

  一下午,叶小柠快把头发扯秃了。两个半小时,她脑细胞的尸体成堆,脑部的组织液泡着一堆脑细胞的“尸体”,堪比福尔马林了。

  她做题,蒋梓修就拿着罐酸奶,一边喝,一边站在她身后看着。

  “时间到!”两个半小时过去,蒋梓修给她定的闹钟响起。

  叶小柠推开书桌上的草稿纸和卷子,一脑袋就砸在了桌上,发出咚的一声。

  蒋梓修拿过卷子细看,她进步很快,虽然大题还是做得惨不忍睹,但是答题卡上的公式起码都对了,选择题也对了一半多。

  “你走吧,我歇歇。”叶小柠头没抬,无力地摆手道。

  “看你颓废的,跟我去趟学校,放松下?”蒋梓修把人拉出了书房,压根不容她拒绝。

  “放松什么呀,学校除了图书馆就是自习室,大周末的!”

  叶小柠不想跟他在学校同框出现,她现在已经和蒋梓修牵扯不清了,补课是她家男神找的,不好推掉。

  但……蒋梓修扯着她就走了出去,还顺手拿了件她的轮滑鞋。

  她最近在学轮滑,上学都不忘滑着。

  “你干嘛干嘛呀,我不去!蒋梓修我都说了我不去!”

  “你确定要在这里跟我闹?”小区楼下,散步下棋的老人,都偷偷地瞄着和蒋梓修拉拉扯扯的叶小柠。

  到了饭点儿,甚至还有些下班的白领在围观,叶小柠噎了下,乖乖跟了上去。

  万一碰到沈律认识的人,把她和蒋梓修拉拉扯扯这模样告诉了她家男神,她非得呕死不可。

  反正是周末,学校里都没什么人。

  校园,体育场

  蒋梓修从打卡机上拿了两张电子卡,递给叶小柠一张。

  “你、你说的放松,就是跑步?”

  衰!他没发烧吧,她这个八百年都不跑步的运动渣,他居然要拉她跑步,是脑子锈垢了么?

  “对啊,跑两圈,就放松了。”蒋梓修一脸真诚。

  他在做热身运动,看着想偷溜的某人,友情提示了一下。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的体测今年如果再不及格,可是拿不到高中毕业证。”

  “那我也不想跑……啊!”

  叶小柠不情不愿的声音,在她被蒋梓修扯着跑出去的一瞬,湮灭在了惊呼声中。

  “杀猪嚎?”蒋梓修扯着她,一边倒着跑,一边看着她问。

  叶小柠叫嚣着,九月末的晚风直往肺里灌,呛得她咳嗽起来。

  “十七岁一丫头,咳得像个七十岁老太婆!”

  “蒋——咳咳……”

  “调整呼吸,鼻子吸气,舌尖抵住上牙膛,嘴呼气!”

  “喂!我都说了我不、不要跑!”任凭叶小柠怎么叫嚣,蒋梓修抓着她的大掌始终没有放开。

  叶小柠被他拖着在操场上跑过了两圈,累得气都喘不上来,嗓子火辣辣的。

  她累瘫在了打卡机旁,无力地摆着手,脑袋耷拉着:“不、不跑了,我快要累死了!”

  叶小柠仰坐在地上,仰头看他……深隽的双眸荡漾起月光般的柔情,鼻梁高挺,薄唇染着笑意。

  “怎么,终于良心发现,爱上我了?”他问,眉梢微挑,朝她伸出了手。

  叶小柠囧了下,没伸手给他,手撑地面自己站了起来,“爱上你?和爱上我爸有什么区别,管这管那的。”

  【那殷瑶她舅舅就没对你管这管那的?】蒋梓修话到嘴边,咽了下去。

  他突地想到,那天他在电梯里,问沈律——

  【我想拜访认识下叶小柠的父母,沈先生既然跟叶叔叔和时阿姨熟悉,不知道可否帮我引荐下?】

  沈律回他的是【你是叶小柠的同学,同学间交际往来,她的父母当然会支持。】

  蒋梓修忍不住问【沈先生,冒昧问一句,你并不是叶小柠的监护人,这么事无巨细地管她……】

  电梯【滴——】地一声,已经到了一楼。

  沈律踩着锃亮的皮鞋踏出电梯,没有辩驳,亦没有解释,而是未言一字。

  无论是看在蒋传烨的面儿,还是二人的年龄差,沈律都不会和蒋梓修计较。

  **

  叶小柠满身是汗,就近回了宿舍,准备去洗个澡。

  晓相思和艾心居然都在宿舍里,前者还捧着本练习题在做。

  晓相思成绩好,华大、京大、交大、南大这四所顶尖学府中,她的目标是南大的导演系。

  “你们没回家?”叶小柠拿着沐浴乳和毛巾进了浴室,探头问了句。

  晓相思手里的练习题翻了一页,“哪里有时间啊,我哥总睡在律所的办公室,家里就我一个人,在这复习和回去没区别,还节省点时间。”

  她自幼父母双亡,是跟哥哥相依为命长大的,尝惯孤独,兄妹关系也格外亲近些。

  艾心给她递了瓶玫瑰精油,“都九月了,你怎么出了这么多汗?”

  几个姐妹关系好,叶小柠倒也不避忌着她,脱了衣服跨入浴缸,摆了摆手:“别提了,刚刚被人硬拖着去操场跑步了,唉,累死了。”

  艾心内心的八卦之火熊熊燃起,“谁啊?”

  “还能有谁,这么夫管严的事,必然得是蒋校草啊。”晓相思做完了题,铺了个瑜伽垫,练着瑜伽回了句。

  隔着浴室门,叶小柠吼了一句:“怎么就不可能是我男神呢?”

  经历了上次在医院的那回,整个501宿舍都知道了叶小柠的男神是殷瑶的舅舅沈律。

  “你男神?他要是开着玛莎拉蒂Levante陪你跑,可能还有几分真实感。”

  叶小柠洗了澡出来,看到蒋知夏不知何时已经坐在了宿舍的桌边,水壶放在她脚边。

  她支起镜子和华丽繁复的化妆台,把瓶瓶罐罐的东西涂抹在脸上。

  叶小柠擦头发时瞄了眼,全英文的说明,是她不认识的国际品牌。

  但她发现,蒋知夏的眼眶是红的,她在用化妆品遮掩。

  【你还好么?】顾虑到蒋知夏的面子,叶小柠没惊动宿舍其他人,拿手机发了条微信给她。

  蒋知夏瞥了眼亮起的手机,就收回了视线,没回。

  她喝了杯热水,没几分钟,就拿着手机和钱包走了出去。

  晓相思、叶小柠和艾心都在,她却没和任何人说半个字,冷着张脸,人缘不好是有原因的。

  叶小柠愣了愣,但因为那次在医院蒋知夏对她施放的善意,她拿了包纸抽,追了出去。

  出了宿舍,左侧小路上的几株竹子下,站着两个人,一男一女。

  “陆北琛,损人阴德的事,我不做!”女孩儿的声音带着哭腔……蒋知夏。

  叶小柠眼尖地看出了背对着她的那个颀长身影,蒋知夏的称呼证实了她的判断。

  陆北琛!

  谁让他是那种扔到人堆里都能万众瞩目的呢。

  上次滴滴打车打到陆北琛的事件,至今叶小柠还有心理阴影。

  她想走,却挪不动步子,心里想的是……

  【“给你的。”

  “啊?你怎么知道我在医院?”

  “与你无关。”

  “那你给我送东西?”

  “爱要不要,不要我卖去废品站了。”】

  她一直以为蒋知夏是个为了物质连自己都出卖的人,可那天她来医院看她,让叶小柠明白,人性格的多面性。

  要不要管?该不该管?叶小柠心里犹豫着。

  陆北琛的声音清晰地传入她耳中,“蒋知夏你是个聪明人,我不想多费唇舌,你想好聚好散,总要让我看到你的诚意。”

  好聚好散?叶小柠愣住,这两个人是在闹分手?

  啊不对,分手是男女朋友之间的,陆北琛和蒋知夏的关系,说难听点就是包……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