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律师男神这生物

033:叶小柠,我是你舅舅

律师男神这生物 思弦公子 3066 2019-09-26 19:00:00

  “我还要出差半个月,今晚就出发,你就自己住在这。我给你设置好了,我不在的这段时间,点外卖只准点盛唐、蓝湾、天信和瀚宫的,知道么?”

  他可真会挑,H市作为美食之乡,仅有的四家五星级酒店,都被他勾出来了。

  叶小柠接过手机,还未问他刚回来怎么又出差,就听沈律道:“你微信绑了我的副卡,付款密码是你生日,让外卖送到小区保安室,你下去取,不要让他上来,明白么?”

  他看着面前的女孩儿,叮嘱道。

  叶小柠懵了下,没想到他居然会给她的微信绑他的银行卡,她感觉自己幸福得快要化成水了。

  “需要的复习资料、生活用品,刷卡去买。”他道。

  叶小柠大大的眼睛此时红了一圈,手臂抱住他的腰,就撞进他怀里。

  “叶小柠,你给我放开!”

  “我不放!”叶小柠在他胸膛上蹭了蹭脑袋,他身上的气味很好闻,她才不要放开。

  沈律去扯她的手,她却更紧地搂住他的腰身,仰着头看他:“你可以再亲我一下吗?像上次那样。”

  她素颜很美,白皙且无一丝瑕疵的脸蛋,似上好的羊脂玉,染着一抹绯红。

  他没答应,但也没愤怒地教训她,似轻轻地叹了口气,将她纳入怀中抱了抱。

  但短短数秒,颀长的身子立刻离开了她的。

  从小她妈就不跟她提外公那边的亲戚,叶小柠接触到的,只有爷爷奶奶叔叔伯伯。

  沈律淡淡地说:“卡里的钱是你妈打过来的,让你买点吃的。”

  “另外,以后别随便往我身上扑,那合同,你忘了?”

  叶小柠却趾高气昂,“欺负我是法盲?那合同虽然规定了义务,但你又没说我违约会有什么后果,我才不怕你嘞!”

  得亏她把合同这事跟叶小檬提过,那个在参加围棋大赛的女学霸,只淡淡地回了她一句——

  【履约义务又没有对应的违约责任,你怕什么?】

  沈律突地一笑,堪比总裁文里男一号的邪魅式勾唇,让叶小柠心里发毛。

  “敢违约,我就告诉你妈,你勾引我的事。”

  叶小柠听了一乐,学着他的语气,“你要是敢,我就告诉她,你亲我的事!”

  “不对!”叶小柠反应过来,叉腰怒视:“谁、谁谁勾引你了?”

  “噢,那这一个月,你扑到我怀里四十七次,亲到我的脸十二次,趁我出差不在家偷偷跑到我床上七次,还有……”

  “停停停!”看着男人好整以暇的模样,叶小柠忙阻住他要说下去的话,被他噎得小脸通红。

  一想到每次他不在,她就偷跑到他屋里,她就觉得极其羞涩。

  但是他的床很宽敞,深蓝色的床单,被褥沾染了他身上的气息。

  淡淡的薄荷味儿,清清凉凉的,很好闻,她恨不得一辈子都被那气息包围着。

  “我出差这半个月,别给我乱往家里招人,让我知道你乱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叶小柠平时不化妆,但顶着她那张脸,省实验论坛上不安全指数排行榜,她可是靠前的。

  一想到她对他又亲又抱的那些事,也可能对别人做,他一张脸就阴沉下去。

  “家里?”叶小柠嘟囔了一句:“反正外面酒店多的是。”

  沈律瞥她一眼,慢条斯理地摸出手机,拨了个号出去。

  “喂……小律,怎么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小柠那丫头给你惹麻烦了?”

  叶小柠扛着轮滑鞋往外走的动作,在听到母后大人的声音时,彻底僵住。

  沈律怕她听不到,还特地开了免提。

  “姐,是我。”沈律扬唇,一手举高电话,一手攥住叶小柠跳起来抢电话的手。

  他一米八三的身高面前,她就一小萝卜头,他哪里能让她抢得到?

  “十一长假过后,她也快模考了吧,十月中旬我回来,就省得麻烦你看着她了。”

  时桦那边的跨国项目已经谈了下来,只等着十月初签约,最后的慈善晚会结束,她就可以准备返程了。

  “妈,你怎么那么快就要回来了?”

  叶小柠的声音里,惊讶、茫然、纠结、失落。母后大人那个项目,原本是要在国外待到年末的。

  时桦微愣,没想到叶小柠就在沈律旁边,语气微微严肃:“干嘛?不希望我回去?我走的时候,是谁哭哭啼啼地让我早点回来的?”

  叶小柠撇嘴,那时候希望,是因为没搬到云顶公寓啊,时桦回来,肯定不会让她再住在她家男神的公寓了。

  虽然叶家的房子离省实验有几十公里的路程,但时桦早就有意要租个学区房陪小柠小檬姐妹备战高考。

  叶小檬现在是独住,她喜欢刑侦学并且颇有造诣,一个人靠给推理大师写剧本赚房租,住在规格不亚于云顶公寓的天府公寓。

  天府一个月的房租要小6000,但身为推理大师的白金作者[萌神],叶小檬一个月靠写剧本能赚9000,除了房租和水电还有剩余。

  “我那不是怕你回来,又拿小皮鞭子抽我学习么?”叶小柠嘟囔一句,声音有点闷。

  “你还知道你欠抽?”时桦又嘱咐了她几句,都是叮嘱她学习不要放松的话。

  叶小柠一一答应,忍不住吐槽:“妈,你一边让我好好学习,一边还给我打钱让我买吃的,你不知道你闺女吃饱了就犯困啊。”

  “打钱?什么钱,你缺钱了?”时桦问,国外跨行转账手续复杂,这段时间叶小柠和叶小檬姐妹的生活费,都是叶邵庭在打理。

  “咳……姐,一会儿我要去趟所里,小柠也要补课,先不跟你聊了。”沈律忙把话题岔过去。

  “噢好,你忙。”时桦挂了电话,刚好她的助理提着一大包东西进了屋。

  “What’s this?”她问。

  项目助理是她到英国后从人力市场雇的,小伙子名叫Allen,比叶小柠大不了几岁,二十三四的样子,做事还挺靠谱。

  Allen解释了下,时桦要回国,这是他送她的特产,感谢他的照顾。

  时桦道了谢,拿了自己的卡给他,让Allen去帮她再置办一些英国的特产,要规格最高的。

  沈律照顾了她女儿那么久,这个礼,是肯定要慢慢还的。

  只是时桦不知道,等她回国后,向来高贵温雅的女人,却恨不得撸起袖子揍人。

  沈律挂了电话,问叶小柠:“你几点补习?”

  “下午一点。”叶小柠老老实实地应了句,原本是上午的,但蒋梓修上午有两场围棋比赛,所以来不了。

  她说着,下意识地看了眼腕表,瞬间跳脚:“天,怎么都十二点五十了?”

  叶小柠穿着件粉红色睡裙,踩着拖鞋哒哒地跑进了屋。

  沈律以为她是去换衣服,可她再出来时,手里捧了一堆参考书。

  脚踢开书房的门,书挡住了脸,叶小柠走得踉踉跄跄。

  她把书堆在桌上,抽出一本《高考直通车》,摊开,另一只手拿着手机,给蒋梓修发着微信语音。

  “学霸,校草,大哥,你先在楼下晃两圈消消食,你昨天留给我的作业我、我我……已经做完了,就是要检查一下!”

  她一边说,一边手忙脚乱地摸了几张草稿纸,唰唰地写了起来。

  要死了要死了,昨天程清北过生日,宿舍几个姐妹去了小吃街撸串子,把这事给忘脑后了。

  微信提示音响起,叶小柠一手正龙飞凤舞地写着,像鬼画符,另一只手在亮着的屏幕上按了下。

  蒋梓修发来的语音直接外放出来——【我在上楼。】

  卧槽!

  叶小柠加快了手上忙活的动作,有了蒋梓修之前从基础开始的补习,她的理科已经提升了太多,否则,也不可能短短五分钟就解了两道化学题出来。

  沈律走进客卧,从柜子里拿了条长裤和宽大的T恤扔到她身上,“把衣服换了。”

  穿着个睡裙,成何体统?

  沈律提着公文包出了门,在电梯间迎面遇到了蒋梓修。

  他微微侧身,给蒋梓修让出从电梯里出来的通道。

  蒋梓修未动,僵持良久,电梯门要关上时,蒋梓修按了下开门的按键。

  “不进去?”沈律问,他俊容温润,并不会把心思挂在脸上,显得风度翩翩。

  蒋梓修手里还提着一份水果捞,沉默地自沈律身边走过,未言一字。

  他觉得一定是他疯了,居然会把殷瑶的舅舅当成他的假想敌。

  即便他对叶小柠真的有什么心思,他也是个长辈,况且……

  诺衡的一把手,雷厉风行,月薪千万,不可能看上叶小柠这样的女孩儿。

  “沈先生。”蒋梓修突然回头,手伸进电梯阻住合上的电梯门。

  “还有事?”沈律在看商陆发给他的行程表,抬眸问了句,语气不带一丝温度,不过还是按了下电梯开关,避免夹伤蒋梓修的手。

  蒋梓修顺势走进电梯,“我想拜访认识下叶小柠的父母,沈先生既然跟叶叔叔和时阿姨熟悉,不知道可否帮我引荐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