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律师男神这生物

032:真的只把她当晚辈看待么

律师男神这生物 思弦公子 3120 2019-09-25 19:00:00

  “是、是的。”叶小柠吸了吸鼻子,“沈奶奶,我是power歌舞社的社长,马上要退社换届了,十一月份有个话剧演出,上课时间太紧张,我跟同学逃课去校外找场地拍剧,被舅舅逮到了,我妈让他盯着我的学习,这才……”

  孟简松了口气,叶小柠低着头未看到,沈律却尽收眼底。

  他蹙眉,这丫头,怕他说出来什么,竟然扯谎掩饰。

  “小柠啊,你还小,高三虽然辛苦,但关键时期做了错事,当心后悔终生。”

  孟简言辞和缓,但不忘敲打。

  “是,我知道了沈奶奶。”叶小柠浅吸了口气,说着话,也和孟简走到了楼下餐厅。

  “老三呢?”沈伯庸蹙着眉,问了句。

  孟简拉过椅子坐下,“有个当事人打了电话来问点事情,接电话呢。”

  主宅门口的座机突然响起,罗盼接起,是沈宅门卫打来的电话。

  “老爷,老夫人,瑶瑶小姐的同学来找她了,对方叫蒋梓修。”

  刚好沈律下来,坐下时抬眼望了下对面的叶小柠,后者听到蒋梓修的名字,下意识地一抬头,便碰到了他深邃的黑眸。

  她像是视线被烫到了般,又低下头去,捧着碗海鲜汤小口地喝着。

  孟简颔首:“请人进来,一会儿去叫瑶瑶下来。”

  叶小柠便加快了喝汤的速度,小半碗米饭也见了底。

  “沈爷爷,沈奶奶,我、我学校还有功课,就先回去了。”

  沈彻坐在她左侧,按住了她要起身的动作,“这都晚上七点多了,天黑,你一个人不安全,正好你的补习老师过来,让他在这陪你做功课。”

  说着,沈彻夹了块炸小黄鱼给她。

  叶小柠没走成,嘟囔了一句什么,沈彻没听清。

  她的嘴型,沈律看得清楚,她在说:“他陪我在这做功课,我才不安全呢。”

  蒋梓修很快敲响了主宅的门,和客厅众人打完了招呼。

  “你怎么在这?”蒋梓修问了句,叶小柠正被沈微微搂在怀里,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电影频道播出的《憨豆的黄金周》,喜剧片,她却如坐针毡,像在看鬼电影。

  “我、我我……”叶小柠真不知怎么解释她和沈家人的关系才最合适。

  另一边,正在跟老大说话的沈律,余光瞥到她紧张到话都说不全的模样,眸色微沉。

  “老三,想什么呢?”沈彻推了他一下,把一叠材料递给他,“看看,有没有法律问题?”

  沈律翻了翻,一目十行地看完,“这里,义务主体不明确……下一页,这里,格式条款排除对方主要权利,条款无效……最后这个,先履行义务……”

  沈彻比了个大拇指给他,美滋滋地拿回去改。

  “偌大个方锐科技,你这个CEO找不到个法务?”沈律看着叶小柠结结绊绊地答蒋梓修的话,莫名烦躁,语气便不怎么好。

  沈彻一勾他肩,“商业机密,方锐是电子科技企业,想转型兼做娱乐,方锐投资的《魔道帝尊》可是娱乐界的敲门砖,走法务科的程序,一早曝光了,宣扬出去是想被寰宇娱乐打压得胎死腹中么?”

  娱乐界的蛋糕就那么大,陆家的寰宇是娱乐界的老牌造星集团,方锐想分杯羹,他们自然不会听之任之。

  楼上,殷瑶的房间

  阳台上,殷瑶靠在栏杆上,攥着栏杆的手握成拳:“有事么?”

  蒋梓修站在她身后,“你跟叶小柠吵架了?”

  殷瑶转身,凌乱的头发随便束了个高马尾,粉黛未施,话语生硬:“梓修,如果你今天是为了这事来找我,你可以走了。”

  蒋梓修迈着修长的腿上前,手抄裤袋,让殷瑶有些恍惚。

  曾经就是这样一张帅气的脸,让她不断提升自己,让自己能配得上他。

  “丫头,你到底怎么了?”蒋梓修停在她三步处,语气温和,但距离感明显。

  殷瑶眼眶一热,因这个称呼过于亲密,几年前他就不再这样叫她了。

  “梓修,其实我……”

  “你和叶小柠,都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人,我不希望你们闹僵。”

  蒋梓修的话,让殷瑶未出口的表白,破碎在了喉咙,扎得她嗓子鲜血直流,如鲠在喉。

  他未明说,但……十七年的青梅竹马,他却把她和叶小柠并重,意思再明显不过。

  “好。”殷瑶听到她的声音,轻轻的,带着一股坚定,“如果这是你的愿望,我答应。”

  “丫头,谢谢你。”蒋梓修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像小时候一样。

  殷瑶有那么一瞬,真的以为蒋梓修其实什么都知道。

  蒋梓修从肩上的黑色书包里摸出一个盒子,递到她掌心,“生日礼物。”

  今天,是她的生日。

  殷瑶摊开着手,没有收回,“你为什么喜欢她,我能知道原因么?”

  “她学习没有你聪明,社交没有你圆滑,遇事没有你机灵,但是,殷瑶,这里……喜欢着她。”蒋梓修的手按在心口,“理智位于大脑,它管不了心。”

  蒋梓修走后,殷瑶走进浴室,打开水龙头,任凭蓬蓬头里的水当头淋下。

  凉水混合着泪水,这是她人生中第二次哭,第一次是为了祭奠她离世的母亲,第二次是为了祭奠她未出口就葬送掉的爱情。

  殷瑶换了件家居服出来后,听到了房门口的敲门声。

  “进来吧。”她道。

  沈律推门而入,拿了瓶果汁给她,说道:“聊聊?”

  殷瑶接过果汁,她自小崇拜沈律,只是不同于叶小柠因崇拜而衍生的暗恋。

  “去京大的自主招生考试,第几名通过的?”沈律笃定,甚至不问她是否通过。

  “第二。”殷瑶拿吹风机吹着头发,“1分之差,输给了一个叫时予琛的人。”

  “你们的那场面试答辩,我看了。”沈律递了干发帽给她,京大的面试答辩是全网直播,叶小柠每天晚上都守着电脑看。

  “舅舅,如果是你,那场面试不会输,我不是输在技不如人,而是输在心态。”

  父亲殷洛引导的是她的能力,而小舅沈律引导的是她的心态。

  “你父亲从政,得失利益在第一位,但是瑶瑶,不圆满的才是人生,有得不到的和失去的,你才会有继续走下去的勇气和毅力。”

  “你父亲教你的是得失心和自尊心,而我教你的,是放下得失心和自尊心。”

  沈律不多言,但该说的,却一字不差,随后,起身离开。

  他相信,凭殷瑶的悟性,说这些,已经足够了。

  **

  某天,沈律出差后回到云顶公寓。

  桌上放着一盒药,厨房门开着,叶小柠正用水把药送进口中。

  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叶小柠蹦蹦跳跳地从厨房里跑出,撒欢似的往某人身上一扑。

  沈律没想到叶小柠这一扑,她柔软的身子一下紧贴住他的。

  “舅舅,你回来啦!”

  沈律目光落在她手里的说明书上,“吃什么药?生病了?”

  叶小柠一惊,又强撑镇定,“就是维生素,补身体的。”

  她要是告诉男神,她为了拍话剧,吃避孕药延后经期,他估计得骂死她。

  沈律“嗯”了一声,拖着行李箱往卧室走,但看到客卧门口的粉红色小号行李箱时,黑色的眸子顿时阴沉下去。

  “叶小柠!”

  某小柠吓了一跳,手里捧着的一摞复习资料都掉到了地上,卷子如仙女散花般。

  “舅、舅舅,怎么了?”

  沈律指着她门口的行李箱,“这是要干什么?”

  叶小柠犹豫了下,“我、我打算这个周末搬回学校,瑶瑶不在,我不能一个人和你……”

  她再喜欢她家男神,但也知道,没了殷瑶,她和男神住在同一屋檐下,若传出同居的绯闻,沈律的职业生涯,也就毁了。

  身为律师,律师法对他们这一职业群体的规定,近乎严苛。

  “你放心,我已经找了大鱼和清北她们帮我搬东西,我还有一部分东西在小檬那,不会……”

  “叶小柠!”沈律喝住她未出口的话,可转念一想,他到底在恼怒什么?

  以前她和殷瑶一起蹭住他公寓,但现在殷瑶搬去她父亲那住,叶小柠理所当然要搬回去。

  他考虑过,自己是否真的不改初心,只将叶小柠当晚辈看待。

  从前坚定不移的答案,动摇了。

  他一直知道她喜欢他,但他一直认为是小女孩对自己长辈的一种崇拜。

  可真正当在沈家大宅——伯南山庄他的房间里,他吻住她的唇那一瞬,二十八年来他第一次感觉到心如擂鼓的感觉。

  他觉得羞愤,又有些可耻,沈律,那是个十七岁的女孩,她年轻不懂事,难道你也不懂么?

  他浅浅地吸了口气,墨色的眸子敛了怒气,平静地望向她,“手机给我。”

  “啊?”叶小柠脸上写着大写的懵逼,身体却很实诚,想也不想地递了过去。

  “密码。”男人鼓捣了一会儿,问。

  叶小柠握住他的食指,直接按到了指纹识别器上,咔哒一声,锁开了。

  沈律就看到,她的桌面壁纸,正是他在厨房里做饭的照片。

  似乎是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叶小柠局促不安的视线与他的眸子在空中对上时,他未言一字。

  叶小柠看着他拿着她手机噼里啪啦地敲着,心里想过了N种念头。

  他是在删她的游戏?

  还是在查她的社交软件?

  亦或是在尝试给她的手机加几个应用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