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律师男神这生物

029:不得带陌生异性回家

律师男神这生物 思弦公子 3107 2019-09-22 19:00:00

  “对、对啊,舅舅你放心,我是把功课做完了才开始看剧本的,绝对不会耽误学习。”

  叶小柠恨不得指灯发誓,人家是妻管严,她这是男神管得宽。

  沈律瞥了她一眼,“有纸笔么?”

  “啊?要纸笔干嘛?”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要黑笔。”

  沈律看着叶小柠递过来她在剧本上勾画用的红笔,蹙眉道。

  还挺挑剔!

  叶小柠没办法,踩着梯子往她床上爬,从书架上摸了支黑笔丢给他。

  然后,她就看到……男神趴在她那张堆满复习资料的小桌上,唰唰下笔。

  叶小柠爬下床,探了个脑袋过去,只看那纸上写着——房屋租赁合同。

  “舅舅,你代理的新官司?合同不是要打印的么?你手写的有法律效力么?会不会太草率了?”

  她趴在他肩膀上,探出的脑袋在纸上投下一道阴影。

  未涂任何护肤品的脸蛋,却依旧光洁柔嫩,贴在他的耳侧。

  沈律没理她,解开袖扣,挽起右臂的袖子,兀自写着,这是完全无视她的节奏。

  叶小柠目光灼灼地盯着男神削薄的唇,突然探头……凑了上去。

  还没等她偷亲成功,沈律已经用手捏住了她的脸,把那张纸塞到了她手里。

  “看看,没问题就签字。”

  “啊?签什么字?”

  叶小柠脸上写着个大写的懵,把那张纸拿稳,“不是吧,舅舅,我?”她指指自己,又指指纸上的房屋租赁合同,“租赁?我是你租户?”

  “有问题?”

  “不是,租户是给房东房租费的,我又没给你房租。”

  男人抬头看她,将手机放回了裤袋,“你想给,我不拒绝。”

  叶小柠心里突然有点难受……在他心里,她是租户?她是房客?

  她突然很想把手里那一纸满是法律专业术语的所谓合同揉吧揉吧扔到废纸篓里……

  她认命般地叹了口气,拿起那张纸时,眼角却抽了抽。

  说好满满一张纸的法律术语呢?纸上……只有寥寥几行,还都是她能看懂的话。

  【承租人叶小柠,在租住云顶公寓期间,必须履行以下义务:

  一、在租住期间,保持屋内整齐清洁,不得擅自损坏器物。

  二、不得擅自带陌生异性进入所租房屋,如有特殊情况,需向出租人沈律报备。

  三、除睡觉外,任何时间均需在租房内保持衣着整齐,不得穿着暴露。

  四、不得与任何异性有过于亲密的行为。】

  叶小柠瞪了他一眼,“你这摆明了就是霸王条款!”

  沈律系着袖扣的动作一顿,“怎么?”

  “那我要是有男朋友,也不能因为租房子,就不和他亲密接触吧。”

  “你有男朋友?”某人墨色的眸子温度瞬间降至冰点,语气不善。

  想到那天何东老师打给他的电话……

  【叶同学在跟a班的蒋梓修同学谈恋爱……】

  “没有。”叶小柠下意识地摇头。

  但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为毛每次男神一用这种眼神看她,她就怂得厉害。

  他能和那个陆南乔举止亲密,她还不能谈个恋爱了?

  “所以你的假设不成立。”

  “我的假设不成立,你的条款更不成立。”

  叶小柠一手叉腰,啪地把那张纸拍在桌上,指着“陌生异性”四个字。

  “我带回家的异性,肯定是熟人。”况且当初是他找了蒋梓修给她补课。

  “我说不准就不准!”道理讲不通,沈律索性不讲了。

  “你们法律上不是讲,权利和义务是相对的么?那我这么多义务,你总得让我提几条权利吧。”

  叶小柠窃喜了下,幸亏她高一的时候还学了两天半的政治。

  “你提提看。”某人没答应,但也没直接拒绝。

  叶小柠脸上的笑痕放大,抓起碳素笔,在纸上唰唰地写了起来。

  【在叶小柠履行以下义务的同时,可享有以下权利:

  一、出租人沈律不得擅自带陌生异性进入所租房屋,如有特殊情况,需向承租人叶小柠报备。

  二、任何时间,出租人沈律均可以在租房内衣着不整齐或穿着暴露。

  三、出租人沈律不得与任何异性有过于亲密的行为。】

  她的字圆圆润润,像她的包子脸一样,几行字罗列在沈律的行楷字体之下,却不会显得格格不入。

  写完,叶小柠似乎很满意自己的杰作,在下面龙飞凤舞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反客为主,契约书拍到了沈律面前,“沈先生,签字吧。”

  第二条她原本想写“必须”的,但怕沈律骂她,纠结良久写成了“可以”。

  沈律漆黑的眸子闪了下,望着她羞羞怯怯的小媳妇儿模样,摇了摇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但依旧面无表情。

  “你脑袋里都在想什么?我让你提提你想要的权利,不是让你来管我。”

  话至最后,已经有几分愠怒。

  声音平静,但……语气已经冷了下去。

  他把那张纸揉成一团,一手拿起她的手机和书包,一手攥住她的手腕:“跟我走。”

  叶小柠反抗了下,一把抱住床栏杆:“你别管我,我就要在这里!”

  沈律凑近:“你觉得,你是我的对手?”

  从宿舍一出来,叶小柠就看到,殷瑶站在楼梯口,拖着个行李箱,正在拿钥匙开她们宿舍的门。

  叶小柠的碎碎念的瞬间停住,走廊本就安静,殷瑶侧头,双方碰了个正着。

  她把行李箱推进宿舍,随手带上了门,殷瑶走上前,朝沈律道:“舅舅。”

  “嗯。”沈律轻轻颔首,叶小柠借机去扯被他攥在掌心的手,没挣脱。

  “我还有事,先走了。”殷瑶眉眼淡漠,全程没有对叶小柠说半个字。

  “瑶……”叶小柠张了张唇,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车内,沈律放了首钢琴曲,车驶出省实验时,他侧眸问了句:“吵架了?”

  叶小柠抱着膝盖,安全带没系,小小的一团蜷缩在座椅上。

  “嗯……”她不大提得起精神的样子,像是蔫掉了的花。

  沈律又问:“因为蒋梓修?”

  叶小柠抖了三抖,手按在天灵盖上,在眼睛处留了条缝,她透过缝隙看着他的侧脸。

  “舅舅,你是神么?怎么什么都知道?”

  沈律的黑眸酝着她看不懂的复杂情绪,叶小柠抓了抓头发,有点苦恼。

  他看在眼里,但没再问下去。

  即使殷瑶是他的外甥女,但很多时候,女孩子之间的事,他不方便介入。

  叹了口气,红灯时,他从后备箱里摸出只盒子,拆了,把一个抱枕扔她怀里。

  “抱这个,把安全带系上。”坐副驾驶不系安全带,不仅容易被查,也不安全。

  “噢。”叶小柠垂头丧气,但在她看到那只熟悉的抱枕时,愣了愣。

  浅蓝色的长草颜团子,约莫有三十公分长,抱在怀里软软糯糯的。

  “舅、舅舅,这……这个玩偶是?”

  他之前送过她一只浅粉色的长草颜团子,虽然叶小柠嘴上说着嫌弃,但宝贝似的放在宿舍床上,都不准别人碰一下。

  沈律没理她,但看她脸上雨过天晴的模样,唇角微勾,语气却依旧凶凶的。

  “不要?我送给沈微微了。”

  “别!就放这副驾驶座上,挺好的。”

  叶小柠说着,还侧了侧身,挪出小半个位置给长草颜团子。

  她心中一阵窃喜,原来……男神买了两个长草颜团子,粉和蓝,是情侣,是她和他么?

  沈律打着方向盘,心中一阵无语:“以后我出去应酬,这抱枕也放副驾驶上?”

  “放着,为什么不放,你是不是嫌它丑?”

  沈律:“……”

  另一边,殷瑶回宿舍收拾好行李后,打车去了[手心的暖],H市小有名气的网红奶茶店。

  她推开店门,环视一周,看到了坐在角落里的身影,走过去,坐下。

  “找我什么事?”

  殷瑶情商很高,人也圆滑,很少如此冷漠。

  “我听说,你和小柠吵架了,你们之间可能有什么误会,我想……”

  对方试探地说,不时地瞥向殷瑶。

  “爱新觉罗·心,你不用想,我喜欢有话直说。”

  殷瑶不耐烦地打断她,叶小柠的这个室友,她知道,也很了解她是什么人。

  艾心捧着杯杨枝甘露,脸上担忧的表情未散,“她一向单纯,和蒋同学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也并不喜欢……”

  “是,喜欢蒋梓修的,不是她,是你。”

  殷瑶让侍应生给她一杯柠檬水,打断艾心的话,果断地说。

  “你什么意思?”艾心错愕不已,瞪大了眼睛。

  殷瑶面带疲意,但继承了殷父的一双鹰眸,十分锐利:“艾心,跟一个不是你对手的人玩心思,这有点没水准。”

  话说到这份上,意图已经十分明显。

  艾心面无表情,“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蒋梓修的那条朋友圈,是你发给他班主任李平老师的,你发图的那个QQ小号,曾在你QQ大号的空间访问列表里出现过。”

  “论坛里,叶小柠被烫伤,蒋梓修抱她去医院的照片,是你拍了匿名传上去的。当初你我一起待过摄影社团,移动人物的拍摄,没有娴熟的拍摄技巧,根本不会拍出高清的效果,而你有这个能力。”

  “叶小柠先前收到的花,这个我没证据,不过我猜也和你脱不了干系。”

  艾心柔柔一笑,并不反驳:“既然知道她无辜,干嘛还跟她断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