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律师男神这生物

025:你喜欢叶小柠?

律师男神这生物 思弦公子 3171 2019-09-18 19:00:00

  说完,殷瑶直接挂断了电话,叶小柠还坐在餐桌边,手一抖,滚烫的蛋花汤打翻在了她的右腿上,她才尖叫一声,如梦初醒。

  “叶小柠你疯了!”蒋梓修刚打完餐,手里的餐盘直接扔在地上,他看也不看,朝叶小柠冲了过去。

  他身边几个同宿舍的男生一脸茫然,从未见过蒋校草这么着急。

  蒋梓修买了瓶冰水,立刻拧开,倒在叶小柠腿上,她才吁了口气。

  “喂!你干嘛?放我下来!”被蒋梓修打横抱起时,叶小柠整个人都慌了。

  殷瑶对她的误会已经够深了,再和蒋梓修牵扯不清,她不用做人了。

  周围同学都在窃窃私语,甚至还有人在起哄,喊着【亲一个!】

  “你想自己爬去医务室?”蒋梓修长臂一收,把叶小柠抱得更紧了点。

  他直接无视叶小柠的瞎叫唤,疾步向医务室走去。

  偏巧叶小柠嘴馋,今天在教职工食堂吃水煮肉片,食堂里还有不少老师,纷纷侧目。

  叶小柠快飙出口的脏话,在看到蒋梓修抱着她跑时满头的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你这样我们就更说不清了!”叶小柠想哭,她明明只想和男神纠缠不清。

  蒋梓修帮着校医把她放到校医院的床上,已经恢复了冷漠的冰块脸。

  他只点了点头,“噢。”

  噢?噢是什么意思啊?

  “你不是喜欢我妹吗?你这……算怎么回事?”

  蒋梓修没理她,跟校医简单说了下叶小柠的情况,随后就走了出去。

  叶小柠的烫伤在大腿和小腹处,他得回避。

  他走后,叶小柠的注意力聚焦在伤口上,才感觉到烫伤处火辣辣的疼。

  她呲牙咧嘴,疼得眼前发黑,眼眶红了一圈,比之前熬夜时还要红。

  女校医朝她轻柔地笑笑,拿着消了毒的医用剪刀走过来。

  叶小柠腿上的烫伤已经和裤子的布料黏连在一起,需要把布料剪开。

  剪开后,女校医脸色凝重起来:“叶同学,建议你马上去大医院看看,这伤在校医院可能没办法得到最好的治疗。”

  这是实话,校医院最多就治个感冒发烧,这都快二级烧烫伤了。

  市医院

  沈律得知消息赶到时,叶小柠的伤口已经做了处理,挑水泡时哭喊得累了,现在还躺在观察室里沉沉睡着。

  她腿上的烧伤太严重,需要观察一段时间,看是否会发炎、发烧。

  蒋梓修坐在病床前的陪护椅上,目光深沉地看着叶小柠。

  最初,他是因为她是叶小檬的姐姐,所以才接近她的。

  可后来……

  “蒋梓修,蒋同学,学霸,校草,我错了,我真错了,我哪儿哪儿都错了,你别走,别走啊!”

  “求孔子爷爷保佑,我叶小柠和校草蒋梓修,不求同登科,但求同阵亡。”

  “是,我是蒋梓修的女朋友。”

  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沦陷的……

  她那双古灵精怪的大眼睛,像一张大网,铺天盖地地向他张开。

  蒋梓修不得不承认,叶小柠散发着妖.精一般的魅力。

  她不经意的一个动作,单纯,干净,却偏偏让他注意到了。

  病房门被无声地推开,穿着白衬衫的沈律未系领带,手臂上的袖扣只有一枚,袖口挽在肘弯,露出腕上的手表。

  此时,他头发微微凌乱,深邃的眸子盯着叶小柠,气息还有些紊乱,是快速奔跑的缘故。

  “沈先生?”蒋梓修起身,给叶小柠掖了掖被角,不卑不亢地叫了一声。

  一早知道沈律对叶小柠不一样,但蒋梓修未想到,他来得这么快。

  沈律身后跟着姜怀安,H市鼎鼎有名的医生,安和私人医院的院长,市医院的名誉院长,主任医师。

  “多谢你送她到医院。”沈律语气平和,听不出喜怒。

  蒋梓修身形瘦削,但寸步不让:“是我该多谢沈先生,请了姜医生过来。”

  到底是谁感谢谁,像个文字游戏,却代表着谁和叶小柠的关系更近。

  姜怀安金丝眼镜下的双眸在沈律和蒋梓修之间逡巡,一副看戏的样子。

  “你跟我出来下。”沈律转身出了门,蒋梓修跟了上去。

  那个被称作“别人家孩子”的蒋梓修,一改往日的淡漠,眼神诚挚坚定。

  “你喜欢叶小柠?”沈律不想和他兜圈子,虽然他不知道自己持什么立场来问。

  “是。”蒋梓修想也不想地答,“我最初是抱着追她妹妹的心思接近她,但后来,我发现我可能对感情有什么错误认知。”

  蒋梓修的手隔着观察室的玻璃,像在轻轻地抚着玻璃墙之内叶小柠的鸭蛋脸。

  “我很欣赏叶小檬,因为她优秀,我一度认为我喜欢的是优秀的人,但后来我懂了,感情的事,不在乎谁比谁优秀,我喜欢叶小柠,我想跟她在一起。”

  沈律裤袋里的手机一直在响,他只是把电话铃声调了静音,任凭手机亮着。

  “我只问一句,她喜欢你么?”沈律问。

  蒋梓修手抄裤袋,一个动作,似让沈律看到了十年前的自己。

  一样的桀骜不驯,一样的快准狠。

  “我会让她喜欢我,不过……沈先生是以叶小柠的什么人问我这些?她闺蜜的舅舅?”

  沈律能感觉到他的咄咄逼人,但也没错过他黑眸中的心虚。

  他在怕,似乎也没那么足的底气。

  “叶小柠和叶小檬的妈妈,是我的师姐,我有我的身份和立场,同时,也想告诉你一句,她不可能喜……她不可能在高中谈恋爱,她妈妈不准。”

  沈律掌心濡湿,庆幸自己及时改口。

  “高三,学习为重,我有轻重,她的成绩,我负责。”

  蒋梓修从堂哥蒋传烨那知道,叶小柠的母亲确实是沈律关系不菲的师姐,所言非虚。

  “若她考不上大学呢?”沈律倒并不在意叶小柠能否考学,他不过是在试蒋梓修的态度。

  蒋梓修耸了耸肩,黑眸染上无奈:“那就只能算我倒霉了,得养她一辈子。”

  姜怀安看着玻璃外气氛诡异的两人,饶有兴致地坐下,给未来媳妇儿蒋梓馨发了条消息。

  姜怀安【最近你弟命犯桃花呀】

  蒋梓馨【哪家的姑娘?只要不是沈家人就行。[瞪眼][瞪眼][瞪眼]】

  姜怀安【看来,沈三哥给你留下的心理阴影,不小。】

  蒋梓馨【你可以求一下阴影面积。】

  当年蒋梓馨被前男友甩了要跳楼,姜怀安吓得快疯了,没了主心骨下意识打沈律电话。

  沈律来了后,看在姜怀安的份儿上上天台去劝蒋梓馨。

  两分钟,沈大律师说了三句话,就让蒋梓馨歇了想自杀的心思。

  “你死,抛弃你的男人绝对不用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他可以摆脱你这个废弃品,连送去废品厂的车费都省了。”

  “20层,摔碎成渣,不必担心火化烧不成灰。”

  **

  叶小柠再醒来时,腿上灼烧的痛感没了,清凉凉的。床边塌下去一块,坐了个人。

  “醒了?”沈律放下手里的一沓资料,拿了个靠枕扶她起来,又架了床桌。

  “舅舅,你怎么来了?”她看着他端了保温盒过来,诧异了下。

  “我不该来?”沈律一想到她病号服下被烫得惨不忍睹的一大块皮肤,气不打一处来。

  他语气不好,叶小柠缩了缩脑袋:“不是,我这就小伤,不想折腾你这么兴师动众的。”

  市医院距离他的诺衡足足近二十公里的路,开车要一个小时呢。

  她家男神平时工作那么忙,她可舍不得让他来回折腾。

  沈律心里有点闷,蒋梓修能来,他不能来?她受伤了,居然还不告诉他?

  尤其是,他们学校的内网上,有关蒋梓修和叶小柠的绯闻,都登上榜首了。

  她被烫伤后,蒋梓修抱起她往外冲的照片,是几张高清的特写,男孩眼底的紧张呼之欲出。

  沈律虽然嘴上不说,但殷瑶和蒋梓修青梅竹马的关系他知道。

  蒋梓修和叶小檬的那些事,他也略有耳闻。

  也就叶小柠觉得蒋梓修是在拿她做挡箭牌,还傻兮兮地给别人牵红线,猪!

  观察室,叶小柠的哼唧声把沈律的神智拉了回来。

  “还疼么?”他心思百转,终究什么也没说。

  叶小柠扬起嘴角:“不疼了,清清凉凉的,这药好厉害!”

  能不厉害么?姜怀安马上要申请专利的灯融膏,价值不可估量。

  “怎么突然烫到了?那么不小心?”

  沈律有点怀疑,叶小柠虽然没心没肺,但绝不是毛躁的人。

  他这么一问,叶小柠又想到了殷瑶的质问和不信任,心里一阵压抑的疼。

  她和殷瑶认识两年了,从认识第一天开始就是同桌。

  两个人一起吃饭,一起自习,甚至连衣服都可以换着穿,东西也是共用的。

  殷瑶的眼睛很大,细看和叶小柠有几分相似。

  但她这样的女孩又是精明的,若是没有她,叶小柠那power歌舞社不可能撑得下来。

  “就、就是昨晚熬夜,吃饭的时候太困了才……”

  殷瑶的事,她没跟沈律说。闺蜜之间为了一个男孩子闹掰,她说不出口,挺丢脸的不是?

  沈彻走进病房时,看到沈律喂叶小柠吃东西的模样,愣了下神。

  “咳咳——”沈彻咳了咳,把手里的罚单递给沈律,“扣了两分,值么?”

  叶小柠眼尖地看到罚单上的超速行驶四个字,惊愕地问道:“舅舅,这什么情况啊?”

  沈律没答,沈彻回了句:“老司机弯道飙车了呗,车速都四百迈了,当年的赛车手,快要把当年的赛车开到马路上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