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律师男神这生物

022:你是不是养猫了?

律师男神这生物 思弦公子 3178 2019-09-15 19:00:00

  沈律久待应酬场,给叶小柠介绍起他的几个下属来,丝毫不会让气氛冷掉。

  “这位是诺衡的合伙人律师之一,顾南城顾律师。”

  “这是安律师,业内赫赫有名的行政诉讼律师……”

  介绍完,叶小柠主动站出来,小大人似的伸出手:“你们好,我是叶小柠。”

  “叶同学你好,请代我们向令堂问好。”

  又聊了几句,叶小柠戳了戳自家男神的腰,示意他差不多适可而止了。

  沈律对身边的几个人说:“那我先带她回去,工作上的事明天再谈。”

  叶小柠虽然害羞,但不失大方地和这几个人摆手,说了再见。

  坐上沈律的车,叶小柠忍不住问:“令堂是谁,为什么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沈律握着方向盘的手一抖,险些没在马路上走出一个S型。

  “看来,你语文的120分,名不副实。”他淡淡地说,墨镜下的双眸染着笑意。

  叶小柠看着车外飞速倒行的树木,“为什么你一提到我们家母后大人,那些律师都像见鬼了一样?”

  等红灯的时候,沈律侧过头看她:“有那么夸张?”

  “当然有,你没看那些个律师,脸白地像泡过福尔马林一样。”

  “……”这什么形容词?谁教她的?“时桦姐曾经也是一名律师。”而且,是在法庭上从无败迹的律师。

  “啊?我妈不是做市场营销的么?”叶小柠摸出一包梅子果脯,扔嘴里一颗。

  沈律看了眼被她塞满了各类零食的车子,原本低调奢华的玛莎拉蒂Levante,现在活脱脱像个婴儿房。

  那次老大坐他的车,都忍不住问他:“你是不是养猫了?”

  叶小柠的手里捏着颗梅子送到他嘴边,沈律下意识地低头,从她手上衔住那颗酸酸甜甜的果子,薄唇擦过她指尖……

  “你刚退烧,怎么出来了?”沈律看着她巴掌大的小脸还有几分苍白。

  “随便逛逛。”叶小柠扭过头去,视线有些不自然地落在窗外。

  “怎么不回我消息?”

  “啊?我手机没电了,放在公寓充电呢,舅舅你给我发什么了?”

  叶小柠拿过沈律的手机,点开他的微信,一看,沈律果然给她发了好几条。

  【吃饭了么?】

  【体温计在茶几下的药箱里,每隔一个小时测一次。】

  【晚上我回去。】

  她笑得嘴都快咧到耳根了,突然往沈律身上一扑。

  沈律没防备,前面就是个转弯,他险些没一脚油门踩到底。

  “叶小柠,我在开车,你给我老实点!”他怒不可遏,叶小柠却没被他凶到。

  刚刚他和那几个同事谈话时,淡漠腹黑的模样看在叶小柠眼里,活脱脱一大反派。

  堂堂诺衡一把手,H市有头有脸的人物,每天跟她朝夕相处下来,居然会有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温馨感。

  “晚上要吃什么?”车子驶过小吃街时,沈律放慢了车速,在给叶小柠挑选晚餐的时间。

  这话就是说,他晚上不回家了。

  “你要去哪儿?不会是和那鲍鱼阿姨有约会,嫌我碍事吧。”

  叶小柠嘴撅得像包子的褶,大大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说了多少次,不要随便给人家起外号。”沈律没来由地烦躁起来。

  他最重规矩,一个晚辈而已,岂能一而再再而三地容她僭越?

  叶小柠被他吼得特委屈,平时就算了,偏偏她一提到陆南乔,他就急了。

  她想到从叶小檬手机上拷贝到的照片,黑白分明的眸子红了一大圈。

  “你、你那天和她一起在盛唐世纪,是不是确定关系了?”

  据殷瑶说,她外公外婆,也就是沈律的爸妈,一直很看好陆南乔这个准儿媳妇儿。

  学历高,工作稳定,出身名门但又没有千金小姐的娇气,爽朗活泼却又机敏从容。

  和沈律同龄,又不显得老气横秋,很有活力,但不失稳重,在检察院深得上司器重。

  叶小柠想起她第一次在锦里看到陆南乔时的样子,她不得不承认,自己连陆南乔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了。

  沈律蹙眉,她怎么知道?谁告诉她的?商陆商策跟在他身边数年,嘴比什么都严。

  陆南乔和叶小柠没交集,不会跟她说这个,那么……是叶小檬?

  “与你无关。”

  车已经到了公寓楼下,沈律有几分不耐烦地下了车,走了没几步,发现她没跟上来。

  沈律跨前几步,拉开车门,车座上的某小柠,大而清澈的眼睛里,已经蓄满亮晶晶的东西,氤氲雾气。

  沈律心突地一跳,别开了眼,不想理她,可他却听到了自己不争气地开了口:“今晚我要去蒋传烨那,蒋氏对林晟企业的收购案,要通宵出个方案。”

  声音轻轻的,但叶小柠却觉得听完后,她心里软软糯糯的。

  她瞬间由阴转晴,笑起来时露出两颗小虎牙,甚至还带出个鼻涕泡。

  沈律把车钥匙塞到裤兜里,又摸出包纸巾,抽出一张纸按在她脸上。

  “鼻涕收一收。”语气里满是嫌恶。

  过了近一分钟,叶小柠一动不动。

  他颇为无奈地弯下腰,拿纸巾把叶小柠脸上的鼻涕眼泪擦干净。

  “这是什么?”叶小柠好奇地看着沈律从后备箱里捧了只箱子出来。

  她踮着脚尖去看,奈何沈律太高,什么都看不到。

  “把车钥匙拿给我。”沈律说,箱子太大,他的头都被挡住了。

  叶小柠伸手去掏他西装上衣的兜,兜在胸前,叶小柠一爪子下去,沈律瞬间颤抖了下。

  “裤兜。”沈律的嗓音已经有几分低哑。

  叶小柠噢了一声,一手撑在车身,微微踮脚,把爪子伸进自家男神的兜里。

  “你这怎么混成搬砖工了?三少爷?”不远处一个熟悉的娇媚女声,由远及近地传来。

  叶小柠吓了一跳,像是考试被抓到作弊的小学生,毕竟她和沈律这个姿势,太容易引人误会。

  她脚下一滑,身形不稳,手在男神身上支撑了下。

  叶小柠慌忙仰头看他,诶……怎么看到的是只箱子?噢对,男神还搬着个箱子。

  “还不拿开?”沈律低吼一声,脸上的镇定之色不复存在。

  叶小柠慌忙收手,沈律把怀里的东西往地上重重一搁,脸色十分难看。

  “你怎么来了?”沈律看向来者,语气带着几分诧异。

  沈微微穿着条v领高腰酒红色T恤,配了条黑色包臀裙,腰肢纤细,年轻的身体没半点赘肉。

  蓝紫色的头发垂在锁骨处,是最近流行的睡不醒卷。

  白皙的手腕上戴了一大堆首饰,随着她走来的步伐叮咚作响。

  叶小柠一向知道殷瑶的这个小姨品味独特,装扮潮流,但每次见……都能让她下巴脱臼。

  要不是沈家基因好,沈微微颜值在线,这个杀马特风格,妥妥的车祸现场。

  “你个没良心的,臣妾好心带了晚膳来,你居然不欢迎人家。”

  沈微微没有错过刚刚沈律和叶小柠的暧昧姿势,虽惊讶,但她一向不拘世俗,还在能接受的范围内。

  否则,也不会从名牌大学计算机系一毕业就跑去搞电子竞技,当初没被沈伯庸打断腿,绝对是令骁棠护得好。

  沈微微把餐盒往沈律怀里一塞,和叶小柠勾肩搭背道:“小柠丫头,你得加把劲,我还期待着三哥这冰山变火山呢。”

  “小姨你说什么呢?”叶小柠有些局促地扯着领口。

  她平时撩自家男神的功夫,到了沈微微面前,就自动罢工了。

  隔着衣裳,沈微微扯了扯叶小柠的肩带,活脱脱一街头痞子,“别害羞啊,改天跟小姨我去买两套性感点的衣服,你这都是高中生装扮,太学生气了,女孩子就要大胆地秀身材,是不是……三少爷?”

  沈微微是天生的自来熟,和叶小柠也有过数面之缘。

  她尤嫌事不大,水眸一挑,朝沈律抛了个媚眼。

  十四岁就敢强吻令骁棠的沈微微,没啥是她做不出来的。

  进了电梯,四下无人,沈律一脚踢了过去。看得出,兄妹感情是真的不错。

  “小姨,舅舅顾忌令大神,不敢打你,但我就两条腿,被打断我就得坐轮椅了。”

  叶小柠在沈微微耳边嘀嘀咕咕,偏偏对方不是个低调的主儿。

  “他敢打你?”沈律拿钥匙开门的时候,就听到一句:“他敢揍你,我打断他三条腿!”

  “咳——”叶小柠险些没被自己的唾液呛死,憋笑憋得脸都红了。

  难怪每次沈律提到沈微微,都是一副无语的模样,噗哈哈哈哈哈哈……

  沈律一把将叶小柠扯进屋,放下沈微微带来的晚饭,随后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沈微微没留神,险些没被撞断鼻梁骨。

  “喂喂喂——三少爷,你开门啊!你再不开门,信不信我带瑶瑶正月里去剪头发?”

  沈律进了自己的卧室去换衣服,完全当沈微微是空气。

  他衣服很多,每天必换。

  叶小柠悄悄给沈微微开了门,给她拿拖鞋时好奇道:“小姨,为啥要带瑶瑶正月剪头呢?”

  沈微微把她的10cm恨天高放到鞋架上最显眼的位置,抽空回了叶小柠一句。

  “正月里剪头……死、舅、舅。”

  叶小柠嘴里的花茶喷了满地,沈律卧室的门猝不及防地打开,“沈微微,你过来。”

  沈微微把餐盒包装打开,把速热米饭的加热包撕开,给叶小柠处理好之后走了过去。

  叶小柠趁着没人注意,好奇心驱使下,打开沈律带回来的那只箱子看了眼。

  箱子里是各种各样的小零食,都是她平时爱吃的牌子和口味,半分不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