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律师男神这生物

012:你是煮粥还是炸爆米花?

律师男神这生物 思弦公子 3266 2019-09-05 19:00:00

  翌日清晨,沈律起床时,厨房的灯亮着,阳台的栏杆上,坐着个人,腿在半空中晃荡着。

  沈律吓得睡意全消,三两步冲上前提着叶小柠的后领把人从栏杆上扯了下来。

  “叶小柠,你干什么?想死么?”这可是十二楼,她不要命了?

  叶小柠摇摇头,咬唇道:“可是我一背单词就好困,还有其他的公式和定义,真的背不出,头悬梁都不管用!”

  “背不出你就敢往那么高的栏杆上爬?再让我看到一次,我打断你的腿。”

  沈律恼火道,拉过她的胳膊把人扯进厨房,一撩她头发,发根处果然秃了指甲盖大的一小块,还渗着血。

  “啊疼疼疼,轻点轻点!”客厅里,沈律正拿着棉签和酒精给她脑袋擦药,叶小柠就发出了杀猪嚎。

  柔顺的发梢,自他鼻尖擦过,带着她身上丝丝缕缕的清香。

  “安静!”涂好了药,沈律别过眼去不看叶小柠被他凶得委屈的小模样,洗手准备做饭。

  “舅舅,我已经做好早餐了!”叶小柠还在没心没肺地喋喋不休:“我煮了粥,还切了菜,一会儿加虾仁炒一下就可以啦!”

  她说完,突然尖叫一声,跑进厨房打开电饭煲的锅盖,锅里的粥……

  Emmm……准确地说仍是生米和水的混合物。

  “我忘了插电源了!”她懊恼地一拍脑门,一旁的沈律忍不住勾唇:“容我提醒,你要是插了电源,这会儿屋里应该都能闻到糊味了。”

  “啊?什么意思?”

  “你那水和米的比例还不到1:10,炸爆米花么?”

  沈律从冰箱里拿出了昨天的米饭,拿鸡蛋和叶小柠切好的青菜炒了个蛋炒饭。

  时间一晃到了晚上,沈家的餐桌上,沈家老妈孟简说道:“老三,我明天约了你姚阿姨一起喝早茶,你跟着一起吧。”

  沈律眉心微不可察的蹙起,姚家的女儿姚佳雯,纵衡律师事务所的高级律师。

  纵衡和诺衡是多年的竞争对手,倒也有几分实力和底蕴。

  对于姚佳雯这个竞争对手,沈律是有几分敬佩的,但……他没有孟简那方面的意思。

  “明天有个案子,没时间。”

  孟简手里的筷子一顿,“老三,不是妈说你,你都已经二十八了,妈不指望你像陆家陆北琛那小子一样身边花枝招展,但你最起码得谈个恋爱吧,外面对你和欧景尧的闲言风语,传得有多难听你知不知道?”

  沈律姿态优雅地喝着汤,“妈,你儿子性取向正常,三十之前,我向你保证能给你带个三儿媳妇回家,成么?您别乱点鸳鸯谱。”

  “不是,我这怎么就乱点鸳……”孟简说到一半,戛然而止,“等等,难道你……有情况了?”

  沈律按了按太阳穴,“妈,您不去当主持人,实在是可惜了。”

  “什么?”

  “非诚勿扰那档节目的主持人。”沈律吃完晚饭,踱步去了厨房:“罗嫂,我让你帮我打包的那份晚饭呢?”

  罗嫂忙递了个三层的保温盒给他,沈家老四沈微微来了精神,抹了抹嘴几步跨到沈律面前,揶揄道:“三少爷,这是给妹子带晚饭?”

  沈家大哥沈彻一边给儿子剥蟹壳,一边接了句:“是老三家里养了像猫一样的小动物了吧。”

  弟妹?虽说他们家老三是一表人才,但女人这种生物,一向只游离在他的世界之外,像是跟他有种族隔离一样。

  “瑶瑶和她朋友一起住我公寓。”沈律朝他爸沈伯庸轻轻颔首:“爸妈,你们先吃,我走了。”

  沈律去提车的时候,沈微微的手搭上了他的车窗,言语暧昧:“三少爷,我可是听说瑶瑶回了殷家,你和小柠丫头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啊。”

  “有问题?”沈律眸子沉着,反问一句。

  “没问题。”沈微微双手抱臂,“容我提醒,未成年的祖国幼苗,你可别憋出内伤。”

  “她只是晚辈。”沈律无奈道。

  云顶公寓

  沈律的车开进小区时,刚好碰到蒋梓修骑车离开。

  他回到家,叶小柠还在做作业,两米长的餐桌被她的课本和习题堆得满满的。

  “过来吃饭。”沈律把保温饭盒推到她面前。

  叶小柠还在解一道几何题,“等一会儿的,我做完这道题!”

  沈律也不急,坐在她身边,随手抽出叶小柠的一本数学书看着。

  书扉页写着大大的一行字——【识食物者为俊杰】

  第二页,又是一行——【不食食物者亦为俊杰】

  沈律微微勾唇,几乎能想到叶小柠写下这两行字时,是怎样的表情。

  她的字没什么棱角,偏圆,软软的,字如其人,古灵精怪的。

  这一会儿,就等了近半个小时。

  现在已经将近晚上十点,沈律抬腕看了眼表,起身抓过叶小柠手里的习题本,合上,扔到了一边,他把保温盒放到叶小柠面前,打开。

  食物的香气瞬间窜入鼻息,叶小柠的肚子不争气地叫了起来。

  糖醋排骨,鱼香茄子,粉蒸肉,酸菜鱼,紫菜蛋花汤。

  标准的四菜一汤,看得叶小柠食指大动。

  “哇!这是罗阿姨的手艺吧,谢谢舅舅,好好吃啊!”

  叶小柠跟着殷瑶去过沈家,沈家保姆罗姨的厨艺,她有幸尝过。

  趁着叶小柠吃饭的功夫,沈律进了趟书房,十分钟后才出来。

  “一会儿就要睡觉了,吃多了不消化。”

  叶小柠吃到七分饱的时候,沈律收拾了残羹,又把人叫进书房,“你以后就在书房学习吧。”

  他指了指那张巨大的红木书桌,桌上原本堆满了他的文案材料。

  沈律刚刚收拾出了一半给叶小柠,自己用另一半。

  叶小柠的心不争气地噗噗直跳,和……和男神坐在一起?那绝对是她学习生涯中巨大的挑战。

  晚上,在感觉到叶小柠不知道第多少次偷偷看过来的视线时,沈律放下手里的平板。

  “怎么了?”

  “舅、舅舅,这个题……”

  沈律叹了口气,接过她手里的数学卷,“你的补课老师没给你讲?”

  叶小柠摇摇头,笑呵呵地捧着脸看他:“蒋同学在给我补物理化学,他说有沈先生在,我的数学不用担心,是不是啊沈先生?”

  沈律没理会她的谄媚,拿起碳素笔在草稿纸上画起图来,“过来。”

  叶小柠绕过桌子,跑到他面前,半弓着腰身,看纸上的草图。

  刚刚吃完晚饭,叶小柠冲澡后换了件睡裙,这么一弯腰,领口就变得宽大起来。

  沈律别过眼去,“拿凳子过来坐。”

  叶小柠果断摇头,眼巴巴地盯着男神大腿,凳子哪里有男神的大腿坐着舒服?

  “坐下会困的。”叶小柠找了个合适的借口。

  “首先,连接AD,三垂线定理证AD和BF垂直,再以两线交点M为原点建系,以空间向量……”

  理科状元的名号,真不是盖的。

  叶小柠一连问了几道题,沈律读完题之后,立刻就能给出最简单易懂的解法。

  叶小柠最初是抱着窥视男神美色的想法来的,但是讲了几道题,她也认真起来。

  在沈律这里,她真的能学到很多东西。

  沈律很欣慰,这丫头终于走上正道了。不过……当他某天下午在街上碰到叶小柠时,他的欣慰,顿时烟消云散。

  某日下午,沈律刚跑了趟隔壁市的农村去采证,回H市的时候,正在开车的商陆突然道:“老板,你看那个是不是您外甥女的朋友叶小柠?”

  沈律抬眸看过去,果然,Coco专卖店门前,叶小柠正跟一个店员说着什么。

  他下意识地看了眼手机,周四,她该在学校上课的。

  “停车。”沈律俊脸沉下,踩着皮鞋下了车。

  叶小柠刚为他们的power歌舞社拉到一笔赞助,转身,就看到了人群中黑着脸走来的沈律。

  叶小柠吓得魂儿都飞了,沃日!她高三唯一一次逃课,还被男神抓包?

  叶小柠压低帽沿,打着他可能没看到她的主意,转身就跑。

  下一秒,她就感觉到自己的后领被扯住,“去哪儿?”沈律不愠不嗔的声音,却更让叶小柠害怕。

  “那个,舅、舅舅,好巧啊,在这也能遇到,我还有事,我我我……诶别掐我脸,疼!”

  叶小柠被沈律扔进了汽车后座上,帽子都掉在了一旁,沈律拉开车门,面无表情地坐了进去。

  他的气场太怵人,叶小柠下意识地去拉另一侧的车门把手。

  沈律长臂一捞,精准地勾住叶小柠的腰,“胆儿肥了,敢逃课,是么?”

  逃离无望,叶小柠僵硬地转过身,“舅舅,我这不是出来化缘么?”

  “说人话。”

  “就……我们那个power歌舞社,我是社长,这不我上了高三,要换届招新了么?需要拉点赞助。”

  “你还知道你上的是高三,不是小学三年级。”

  沈律脸色阴沉,高三,她逃课出来拉赞助?

  “舅舅,你说的对,我这么做实在是太不应该了,为了我能更好地学习,也为了您的事务所能得到推广,你看……我们power歌舞社四十多名正式成员,办过十几场大型舞会,你要不要考虑赞助下?”

  “多少钱?”沈律好说话到让商陆都诧异了下。

  “一共1万,我现在拉到了3400,还差……”

  “把账户给商陆。”沈律无语了,一共就1万块钱,也值得她满大街地招摇?

  “噢好,诶不对啊,我凭的是本事拉赞助,但这钱要是舅舅你出,那不成我欠你的私人人情了么?不行不行。”叶小柠断然拒绝,慢三拍地突然反应过来不对劲。

  “小柠,你就放心吧,1万块,老板3个小时就赚出来了。”商陆劝道。

  这还只是基础的律师费,去年沈律打的一个公司破产案,两个月,就入账了八千多万。

  “3个小时?不是吧,沈先生你抢银行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