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律师男神这生物

010:你是磨,还是驴?

律师男神这生物 思弦公子 3112 2019-09-03 19:00:00

  叶小柠强撑着听了一整天的课,到了晚上放学的点儿,她终于撑不住睡倒在了最后一节自习课上。

  铃声响起的时候,她被班级女生的尖叫声吓醒。

  叶小柠下巴还黏在桌子上抬不起来,眼睛没睁,问道:“怎么了?谁诈尸了?”

  一旁的殷瑶推了她脑袋一把,“去去去,什么谁诈尸了?放学了,快收拾东西,梓修在等我们呢。”

  “啊?”叶小柠一下子清醒过来,梓修?蒋梓修?她睡意朦胧地抬眼,果然看到了站在他们班级门口的蒋梓修,整个省实验妹子的梦中情人。

  当然,她除外,叶小柠对蒋梓修没半点兴趣,她只想约男神、撩男神、嫁男神。

  简单说,就是与男神发生一些不可描述的举动。

  云顶公寓

  “昨天给你留的那几道例题,做得怎么样了?拿出来我看看。”蒋梓修放下书包,就朝着叶小柠伸出了手。

  叶小柠心里咯噔一声,昨晚她看到男神大晚上出去了,满脑子都在担心男神被外边的女人拐跑,哪里顾得上物理题。

  蒋梓修看着她唯唯诺诺的模样,还有什么不明白?

  昨儿个刚压下去的火,又疯狂地涌了上来。

  “叶小柠,我不是神仙,如果你觉得补习是我一厢情愿就能提升成绩的话,那你想多了。”

  蒋梓修的语气硬邦邦的,他可以忍受叶小柠学的慢,但受不了她态度不端。

  殷瑶见状,忙拉了拉蒋梓修的袖口,“梓修,别生气,我现在立刻看着小柠子把题做完。”

  殷瑶拿起蒋梓修的iPad,输入开锁密码,把游戏给他登录上,“你先去下会儿棋,一会儿我叫你。”

  “不必了。”蒋梓修拿过iPad,抓起沙发上的书包扔了进去,“她这样的学习态度,不教也罢。”

  蒋梓修把书包往肩上一甩,转身就走。

  叶小柠看呆了,连忙抓住蒋梓修的手臂,拖住他不让走,“蒋梓修,蒋同学,学霸,校草,我错了,我真错了,我哪儿哪儿都错了,你别走,别走啊!”

  如果在叶小柠身后加条尾巴,现在她的尾巴都转得像电风扇一样了。

  殷瑶被她蠢得难以直视,蒋梓修依旧不为所动,“砰——”地一声,关上了公寓的门。

  她心里一咯噔,叶小柠背对着她,肩膀抖动,这丫头该不会是哭了吧?

  殷瑶上前,就听叶小柠的声音带了鼻音:“你说他还会回来么?我是不是真的太不可救药了?”

  叹了口气,殷瑶把人拖到桌边坐下,“我陪你做题,不会的问我,做好了再去找梓修赔罪吧。”

  下一秒,叶小柠幽幽地问道:“要是我这么两天就把补课老师气走了,你说男神会不会嫌弃我?”

  殷瑶:“……”当她什么都没说。

  殷瑶无奈,但并不怎么担心。蒋梓修从小跟她一起长大,他的为人她最清楚了。

  他是个有始有终的人,不会就这么一走了之的。

  果然,过了约莫一个小时的时间,蒋梓修估计是消了气,折返回来。

  刚好,叶小柠也以生平最快的速度,在殷瑶的帮助下做完了那些物理题。

  一连几天,叶小柠除了跟着老师正常的进度外,还要额外做蒋梓修出的物理课外题。

  他每次来补课,还都要给她写十几个化学方程式或者勾几个重点生物定义。

  经历了蒋梓修的两次暴走,叶小柠就算是熬到凌晨两三点钟不睡,也不敢不完成任务了。

  一周时间很快地过去,周日上午把蒋校草送走后,叶小柠无力地瘫倒在了床上。

  七天,瘦了五斤,比减肥茶都管用。

  殷瑶每周日都要去健身房,家里只有她一个人。

  叶小柠点开微信,在[妇愁者联盟]群里发了条消息。

  柠柠有点甜❤【我要被榨成干尸了。[抓狂][抓狂][抓狂]】

  柠柠有点甜❤【蒋梓修属白骨精的吧,吸的简直就是我的血。】

  艾心【[偷笑]有没有借机发展个恋情?】

  柠柠有点甜❤【狗屁的恋情!没有恋情,只有仇情。】

  大鱼【你就偷着乐吧,全年级多少女生想让校草给补课,校草都不鸟她们。】

  大鱼【不过小柠你可是成女生公敌了,每天放学让蒋校草亲自来接。】

  大鱼发了学校论坛的链接过来,果然,论坛上,借机黑叶小柠的帖子不在少数,下面几百条评论,有褒有贬。

  501的几个舍友和殷瑶都有在下面帮她澄清、替她说话,不过收效甚微。

  叶小柠也不在乎,反正这些人又不敢当着她的面指着鼻子骂。

  晓相思❉【听他们胡扯,等这次月考,咱们柠柠小火山爆发一次,打肿他们的脸!】

  晓相思❉【柠柠,理综考个150+让他们看看!】

  叶小柠想哭,她现在理综连120分都没有,还150?

  她又点开[柠小宝家滴男神],眉头皱了皱。

  连着一周,她发了那么多条微信,他出差在外,一条都没有回过。

  虽然……她发的也都是一些,没什么营养的话。

  但是每天早中晚三餐的时候,她都准时问沈律吃饭了么?这种红果果的关心,他是get不到么?

  电话突然响起,叶小柠看到[柠小宝家滴男神]几个字,连忙接了起来。

  对面声音挺嘈杂,她听到一个好听但陌生的男声:“喂,嫂子……”

  “年怀瑾!”叶小柠听到了沈律带着薄怒的声音,随后,电话被掐断。

  她懵逼了一下,从床上翻腾起来,这什么情况?

  出租车上,年怀瑾和沈律坐在后排,商策坐在副驾驶上。

  沈律从年怀瑾的手里劈手夺回自己的手机,按着一抽一抽地疼着的太阳穴,“别乱动我手机!”

  年怀瑾忙扶住他,“不是吧三哥,你喝多了几杯,我给嫂子打个电话都不准?”

  “别乱叫,她不是!”沈律拿过冰水灌了口,黝黑的眸子才清明几分。

  商陆发了高烧,他只能带着商策出去应酬,那些个企业老板看到美女就来灌酒。

  沈律和商家十几年的交情,商策又是他助理,便挡了几杯。

  每一杯都是高度烈酒,换做是商策,未必能撑得下来。

  年怀瑾双手抱臂,“好好好,不是,都把人家妹子的号码存成快捷拨号了,还不是?”

  “滚回你的刑警队!”出租车经过警局门口,等红灯的时候,沈律一脚把人踹了下去。

  年怀瑾就地一滚,身手敏捷地站稳,车已绝尘而去,气得他打了沈律的电话大骂:“卧槽沈三你卸磨杀驴啊,你忘了是谁把你和你那助理从虎狼堆里拖出来的!”

  沈律微醺,闭着眼睛,手撑在脑后,“你是磨,还是驴?”

  “我……”年怀瑾听到对面挂了电话,气得肝疼,他堂堂一刑警队队长,被沈律随便一个电话叫过去,他还敢嫌弃他?

  “老板,我现在去给您买醒酒药。”被老板帮挡酒,商策挺不好意思的。

  要不是因为她心里有蒋传烨,商策还真有可能对这个年轻有为的老板动心。

  能力出众,高瞻远瞩,又体恤下属,你见过会替下属挡酒的老板?

  当然,若不是因为知道商策和蒋传烨之间的苗头,沈律也不会安心放个年轻女人在自己身边。

  “不用,你回去照顾商陆,顺便再买个云南白药吧,算工伤,明天给你报销,记得把案件的总结报告发到公邮。”

  沈律闭目养神,但商策踩着高跟鞋意外崴伤脚的事,他一清二楚。

  云顶公寓

  沈律从出租车上下来,提着公文包往小区走的时候,在楼下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叶小柠和一个比她高了半头的男孩子站在一起,显然不是之前来给她补课的那位。

  男孩子挺沉默,叶小柠叽叽喳喳手舞足蹈地说了一堆,他只是双手抄裤兜,微微颔首,或者轻笑一下。

  叶小柠伸手要掐他的脸,却被他侧头夺过。

  沈律看着男孩子抓住叶小柠的手,颇为无奈地说了些什么,眼里满是宠溺。

  那视线他再熟悉不过,自从叶小柠闯进他的生活,在镜子里,他也经常会看到自己眼里这样的眼神。

  看着两个人走远,沈律捏了捏眉心,高大的身影有些不稳地上了楼。

  叶小柠踩着凉拖上了楼,刚一开门,看到沙发上坐着的人,瞬间眼前一亮。

  “舅舅,你回来啦!”她飞扑过去,脸上是青春洋溢的笑。

  沈律挡住扑过来的叶小柠,将她的手臂锁在身后,避免她扑到自己身上。

  他现在酒没醒,自制力最薄弱的时候,由着她再闹下去,容易出事。

  “你刚才去哪儿了?”他问,身上的酒味儿直往叶小柠鼻子里钻。

  叶小柠一愣,眼神就有些躲闪,“没、没去哪儿啊,我下楼倒垃圾了。”

  只是,这结结巴巴的语气和躲闪的目光,在沈律看来,就有大问题了。

  “舅舅你喝酒了?我去帮你放洗澡水,冰箱里有牛奶,可以解酒的,你吃饭了么?我去给你点外卖。”

  下一秒,身体突然翻转。

  叶小柠倒在沙发上,沈律站起身,但一个不稳,腿在沙发上撑了下,膝盖抵在她侧腰,“说实话。”

  许是喝了酒的缘故,沈律眼神深邃,嗓音带着几分低哑,却更能令人脸红心跳。

  “我、我去见了一个朋友。”叶小柠觉得自己魔怔了,居然能从沈律的眼神里感觉到热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